我從沒想過陳楓居然帶著這麼多人。

    他們的人數足足是我們的兩倍,這架還怎麼打?

    看到我以後,陳楓的眼楮眯了起來︰「唐森,你來干什麼?」

    他忽然看到我身後的人,又看了看我們手中的木棍,不屑地笑了起來︰「你該不會是準備找我報仇吧?」

    陳楓身後的人都笑了起來,像是看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群混混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在我周圍的人都有些緊張了,閆胖子連站都站不住了。





    我咬咬牙,不再猶豫,大吼一聲︰「干他丫的,打!!」

    隨著我的怒吼,我直接沖了過去,拿起棍子朝著陳楓砸了下去,他身邊一個混混抬腳踹過來,卻被我的棍子砸在腿上,頓時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還有人朝我沖過來,我不要命地砸在了這家伙的胳膊上,這家伙一聲慘叫,抱著胳膊還要沖,我又一棍扔在了他的腦袋上,他整個人直接倒在地上,抱著頭亂叫。

    所有人都被我驚呆了,陳楓眯起了眼楮︰「你不要命了?」

    沒錯,老子就是不要命了!今天老子就算是被開除,就算以後被關進少管所,我也要弄死你!」





    我已經被欺負的夠久了,我不想再慫下去了。

    或許是被我激起心中的熱血,之前還有些退縮的我的人全都沖了過來,陳楓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冷意︰「不要命的東西,兄弟們,給老子弄死他!」

    一群人的混戰開始了,之前在這里的小太妹本來想出手幫忙,結果閆胖子個不要臉的家伙直接撕爛了人家的衣服露出了內衣,幾個妹子破口大罵的同時又不敢插手,只能匆匆跑了出去。

    剛開始我們還落在下風,我帶的人都被欺負很多次了,一開始都有些膽怯,但是在我的帶領下全都瘋狂起來,所有人都想到了曾經被侮辱的場景,嗷嗷叫著往前沖。

    盡管對方人多,但是我們手里有工具,在身高體重都差不多的情況下差不多打了一個平手。





    我紅著眼楮,像是瘋了一樣拿著木棍砸著陳楓,這家伙連從地上撿塊石頭的機會都沒有,只能抱著頭連連後退,沒多久就被我打倒在地。

    你不是很狂嗎,給老子繼續啊……」

    他還想罵,我直接一棍子砸下去,這家伙終于倒在地上,倒在了我的面前。

    我深吸了一口氣,大罵了一聲騎在了他的身上,扔掉棍子,一拳一拳地砸在了他的臉上。

    陳楓!你有今天都是你自找的!」

    陳楓,別忘了你當初是怎麼侮辱我的!」

    陳楓,今天我他媽就弄死你!!」

    我成了一頭失去理智的野獸,只是胡亂地喊著陳楓的名字大罵,拼命地砸著他,沒多久陳楓就反抗了︰「握草,我他媽給你臉了!」





    隨著一聲怒吼,他從地上翻身而起,直接把我推倒在地,一拳砸在我的臉上,我眼前一黑險些昏厥過去。

    連自己都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我只是感覺周圍全都叫聲,不知何時,我張開嘴咬在了陳楓的臉上,雙手也死死地掐著他的脖子,手指甲都掐在了肉里,我能感覺到自己已經拼盡了全體,眼前一片模糊,不知道是血還是失去了知覺。

    唐森!今天老子殺了你!」陳楓忽然摸到了一塊磚,拿著就朝著我的後腦勺砸來。

    我忍著疼,終于恢復了意識,拼盡全力狠狠地掐著他脖子的肉,手上全都是血︰「好啊!今天看看誰弄死誰!」

    周圍所有人都驚呆了,全都看著我們,沉默了許久,不知道是誰帶了頭,一聲怒罵,混斗繼續了下去。

    沒多久,隨著一團嘈雜的腳步聲,我們所有人都被分開了,不知何時,秦春楓帶著一群老師趕了過來,在他們身邊還有之前的那幾個小太妹。

    我這才回過神來,所有人都被控制住了,陳楓的臉上和脖子上全都是血,當著老師的面都在罵罵咧咧的,說一定會弄死我。





    我笑了笑,感覺全身上下疼痛無比,走了兩步就摔倒在地,不知何時我的腿上也挨了一棍子。

    我轉頭看了看,一場大戰下來,我們這里幾個人都掛了彩,但是對方也不好受,所有人看著我的眼楮里都充滿了恨意。

    在閆胖子的攙扶下,我們來到了教導處,看到我們秦春楓就破口大罵︰「唐森,你能不能有個學生的樣子,你他媽自己說說,這幾天你惹了多少事兒?!你違反了多少條學校的紀律?你還是個學生嗎?!給我叫家長!」

    我只是冷笑,這個家伙故意在公報私仇,之前陳楓打我的時候怎麼不見他出來主持公道。

    對于陳楓,在秦春楓的幫助下,幾個主任都一致認為是我先主動惹他,因為很多人看到我帶著一群人拿著棍子沖進小樹林,因此他們沒有對陳楓做什麼處罰,只是象征性地批評了一下他就讓他走了。

    臨走時陳楓還捂著臉上的紗布,陰沉地看了我一眼。

    辦公室里只剩下我們幾個人,秦春楓的聲音很冷︰「唐森同學,讓你家長過來,他們怎麼還沒動靜?」

    我低下頭︰「我父母工作忙,我不想讓他們過來。」





    秦春楓怒了︰「我看你就是不配合,告訴你父母,如果他們還不來,就直接開除!」

    這家伙不依不饒,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打電話之前我還專門提了一句林晴裸貸的事情,果然,秦春楓的臉色一變,態度緩和了一些。

    這件事情是在校外發生的,學校也不想鬧得太大,秦春楓本來想讓我回家反省,沒想到校長忽然過來了,接通我父親的電話後聊了幾句,最後只是給了我一個警告處分草草了事。

    在我們離開辦公室的時候,父親專門在電話里罵了我一頓,末了才嘆了一口氣︰「你能不能懂點事?我和你媽媽在外面工作,再過幾天就是你妹妹的生日了我們都回不去,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點?!」

    再過幾天就是林晴的生日了?

    我這才意識到這個事情,我記著她生日的日期,卻是忘了今天是幾號了,只能迷迷糊糊地離開了辦公室,想著回去以後查一下日歷。

    閆胖子喘著粗氣︰「嚇死我了,還以為會被開除呢。」





    我不置可否,這個家伙忽然笑了起來︰「唐森,你信不信,經過這件事兒以後一定會有更多的混混要來和你混的!到時候你就是咱們學校的新一個霸主了!興許還能成為高二的混混頭!」

    我愣了一下,高二混混頭?

    看了一眼周圍那群人崇拜的樣子,我撓了撓頭,想到自己曾經最看不起混混這種人,隨即笑了笑︰「別鬧了,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森哥你家人都和校長有關系,你沒看見剛才校長和你爸通完電話後態度立馬就變了!」

    一個黃毛混混急忙拍我馬屁,我皺眉剛要辯解什麼,身旁忽然傳來一個弱弱的聲音︰「唐森,你沒事兒吧?」

    我嚇了一跳,轉過頭才看到張黎心正弱弱地看著我,眼神中滿是擔心。

    閆胖子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帶著猥瑣的笑聲和一群人離開了,我急忙走過去,問她怎麼來找我了,張黎心低頭絞著衣角︰「學校的人都知道你打架了,我害怕……就一直在校長辦公室外面等著,你沒被開除吧?」

    我的心中一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被人這麼關心過了,急忙笑了起來,說放心,我一點問題都沒有,倒是陳楓被我打殘了。

    就在此時忽然傳來一陣咕嚕聲,我已經吃飽了,聲音是張黎心的肚子里傳來的。

    她頓時羞紅了臉,低著頭不敢看我,我沒想到她還沒吃午飯,不顧她的阻攔拉著她的胳膊就走向了餐廳,張黎心一開始還有一些緊張,但是發現四周沒人後,就雙手抓著我的胳膊,嘴角露出了一絲溫馨的笑容。

    對了,你中午為什麼不吃飯啊?你家人不給你做飯嗎?」

    我忍不住問了一句,張黎心的眼神忽然黯淡下來︰「媽媽有事……爸爸他……,總之,家里沒有人給我做飯吃的,我很少吃飯的,都已經習慣了。」

    我心中一疼,她和我一樣的年紀,卻要經歷這麼淒苦的日子,急忙拍著xi ng部保證她以後頓頓能吃飽飯,張黎心低頭道謝,眼神中有些自卑。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們的身後,手中拿著一瓶創傷藥的林晴正雙眼莫名地看著我們說笑的樣子,臉色漸漸變冷,轉身離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