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閆胖子的說法,那群社會上的混混就在學校後面的小樹林里等著我們。

    我來到那里的時候,閆胖子正帶著十幾個人,和樹林里的一群黃毛紅毛對罵,那群紅毛中還有幾個長頭發的紅毛,顯然是一群女混混。

    我能看到那群非主流中央,陳楓正一臉裝逼的站著,顯然是看不起我們這群人。

    雖然閆胖子罵的厲害,但是我們的人都不敢動手,對方的經歷不是我們這群學生能比的,都在互相試探。

    我已經理解了這群混混的態度,其實就是在比裝逼,裝完了,看到周圍沒圍觀的人了自然會開打。





    吸了一口氣,我直接走了過去,看到我後陳楓在一個紅毛耳邊低語了幾句,紅毛走了過來,上下打量我︰「就是你把我兄弟打傷的?」

    我點頭,紅毛笑了起來︰「那你說怎麼辦吧?再怎麼也得有點補償吧?」

    我問他補償是什麼?紅毛直接開口五千塊,外加一個女人。

    我的聲音冷了下來,問他女人是誰,紅毛y n笑起來︰「當然是你妹妹林晴啊,我看過她,嘖嘖,真水嫩!我們幾個總得嘗嘗鮮吧?」

    一群非主流都在大笑,我也笑了起來,彎腰從地上撿了一塊石頭,直接砸了過去︰「水你麻痹!!」





    所有人都沒想到我突然動手,在他們還愣神的時候,閆胖子率先反應過來,大吼一聲干他媽的,一群人的混戰再度開始。

    紅毛被我砸在頭上,眼楮里迷進了灰塵,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我正要騎在他身上打個痛快,一個紅頭發的女非主流沖了過來︰「喂喂,只是鬧著玩的,別太過分了!」

    我第一次和女混混打架,本能反應地想要收手,沒想到這家伙下手很重,長長的指甲直接朝著我的臉上招呼,我險些被她戳破眼楮。

    這下子我直接怒了,這個女人和我差不多一樣高,我不知道該怎麼還手,糾纏的時候她忽然悶哼一聲,驚呼一聲就往後退,我的手也感覺到一絲軟綿綿的觸覺。

    原來這個女人怕被抓胸!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在我眼里這種非主流混混根本算不上女人,一念至此我也顧不上客氣了,抓著她的胸使勁地捏了起來。

    女混混的胸部規模很大,我抓的還挺舒服,她也只是慘叫著罵我,撓打著我的胳膊,我感覺手感不錯,不得不說,這女人長得也可以,雖然看起來比林晴差遠了。

    很快女混混就掙脫開了我的手跑到了一邊,一邊揉著自己的胸一邊瞪我︰「真是的,我就是來看個熱鬧,都是校友,至于這麼狠嗎?變態!」

    我傻眼了,這家伙居然還是校友,不過現在她不會出手了,我直接沖向了陳楓,這家伙就像是瘋了一樣,拿著棍子亂砸,我沖過去之後他的棍子直接砸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差點沒跪下去。

    忍著疼,我一躍而起沖到了他的身前,抬起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林晴的事情讓我感覺很惱火,所以我把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在了陳楓的身上。

    我直接繞在了他的背後,一只手挖著他的臉,一只手死死地掐著他的脖子,陳楓一開始亂罵,很快就說不出話了,雙手亂比劃,雙腿亂蹬,蕩起一片塵土。

    我沒有松手,臉上發熱,青筋都暴了起來,現在我只有一個念頭,我要殺了他!





    我要殺人!

    我想起了葉雨時的話,不要壓抑自己,現在我已經徹底放縱了,我一定要解決掉陳楓!

    周圍有人看到了我的狀況,有幾個非主流想要過來幫忙,我直接大罵︰「誰他媽趕過來,我現在就弄死他!」

    幾個混混都在看著我亂罵,之前領頭的紅毛也有些緊張︰「大家別怕,這家伙不敢殺人!」

    誰說我不敢!」

    我笑了起來︰「老子還不到十八歲,就算殺了人我也不會判死刑,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們有多少人趕過來,來多少我就弄死多少!!」

    陳楓已經開始翻白眼了,臉上充血紅得像是猴屁股一樣,他已經無力掙扎,眼楮開始充血,身上的動作越來越少。





    我用力掐著他的脖子,我能想象到,我現在的表情已經猙獰到了極點。

    所有人都安靜了,我獰笑著掐著陳楓的脖子,右手越來越用力,閆胖子走了過來,臉色有些發白︰「小森,行了。」

    我沒說話,閆胖子直接沖了過來,使勁掰開我的手︰「行了!!」

    我倒在地上,這才回過神來,此時陳楓趴在地上,不顧地面上的灰塵大口喘著氣,拼命地咳嗽,像是要把膽汁咳出來一樣。

    那些非主流看著我,眼神中都有些忌憚,我站起來,一腳踩在了陳楓的頭上,看著周圍的人,又看了看陳楓,笑了起來︰「今天我不殺你,只是讓你知道,我只要想,沒有我不敢干的事情!」

    陳楓剛才差點就死了,終于開始害怕了,抬頭看著我,不反抗,也沒有說話。

    我今天只想告訴你們一件事,我不想打架,我不想當混混,我也不想惹事,但是……」

    我看著周圍的人,瘋了一樣的大吼︰「你們都別他媽惹我!!!!」





    領頭的紅毛眼神一顫,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我一腳把陳楓的頭踢在了一邊,喘著粗氣,和一群人離開了這里。

    臨走時,之前的紅毛女非主流忽然開口了︰「你是不是叫唐森?我記住你了!」

    我沒理她,直接走了出去,身上酸疼,舊傷未愈又添新傷,簡直要死了。

    回去的路上,閆胖子有些緊張地說不應該輕易惹社會上的人,他們和學校的關系網也很亂,今後恐怕在學校麻煩不斷了。

    我翻了一個白眼,怕什麼,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差點殺人的瘋子,不會有人輕易來惹我,實在不行,我還可以找葉雨時幫忙。

    這時候,一群人才緩過勁來,都在吹噓著我好厲害,還沒到校門口,閆胖子直接提議叫來所有的人,晚上讓我給大家訓話,幫派成立以來的第一戰就贏了,自然應該鼓舞一下士氣。

    因為不用上課,我們直接在外面包了一個KTV,唱歌到了晚上,還叫來了幾乎所有投奔我們的人。





    我不習慣KTV的環境,也覺得我們這只是逗比打架根本算不上什麼幫派,一直玩到天黑,本想回家,閆胖子還沒忘記訓話的事情,無奈之下我們一群人只能在一個廣場上圍成一圈。

    我笑了起來,正在猶豫要說什麼,忽然發現廣場門口一個身影正在看著我們這里。

    距離很近,我一眼就看清了那個人,林晴啊。

    我黑了臉,讓閆胖子自己訓話裝逼,直接追了過去。

    看到我過來以後,林晴的臉色冷淡下來︰「你打架了?」

    我點頭,看到林晴的臉上全是汗水,問她怎麼來了。

    林晴轉過頭︰「我從中午听說你們又在小樹林打架後就去找你了,一直找到現在。」

    這個家伙找了我一個下午?

    我有些好奇,問她聚餐的事情怎麼樣了,林晴的視線有些飄忽︰「朋友們都回去了。」

    意思就是她放棄了生日的聚餐,跑來找我了。

    不知為何,我的心里忽然涌現出一絲感動,低頭說了一句對不起。

    中午我的態度太差了。

    沒什麼,也是我先錯了。」

    林晴看了我一眼︰「我並不是不想承認你的身份……只是,有點別扭,你不會還在生氣吧?」

    我急忙擺手,說我根本不生氣,咱們本來就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兄妹。

    林晴嘴巴翹了起來︰「切,我也不想承認……不過你耽誤了我的生日宴,你該怎麼補償我?」

    我猶豫了一下,說要不然我再給你買一個生日禮物?

    林晴白了我一眼,轉身就走,我急忙拉住了她︰「你還沒吃飯,我請你吃飯吧!」

    你?」

    林晴的眼神有些懷疑,我說我卡里還有些錢的,保證能讓你吃飽飯,求求你給我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吧。

    她的嘴角動了一下,貌似想笑,終于像是一個公主一樣高傲地點點頭︰「好吧,就給你這麼一次機會!」

    我哭笑不得地跟她離開了,閆胖子在短信里罵我沒有一個老大的樣子,我直接關掉了手機,這個家伙還真是中二。

    我本以為林晴隨便吃點西餐就算了,沒想到她直接帶我來到了一個小吃街上,各種平時被人鄙視的垃圾食品,這個家伙居然吃的不亦樂乎。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林晴這幅少女模樣,心里有種暖暖的感覺,看著林晴窈窕的背影,修長的雙腿,和瀟灑的身姿,我也越來越痴迷。

    不知道走了多久,林晴幾乎吃遍了整條街的零食以後才終于在一個奶茶店旁邊消停下來。

    走了許久,已經到了夜闌更深時分,林晴有些抱怨地皺起眉頭,端著奶茶咬著吸管吐槽著我為什麼不能開車帶她,真是個廢物。

    我還未成年不能考駕照,怎麼可能開車。

    林晴還在抱怨,而我則是看著她撒嬌的樣子,腦海里卻是浮現出了葉雨時的面貌。

    當初葉雨時也是如此,把我當成一個小根本使喚,但是她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股不屬于她這個年齡的成熟風韻,讓我同樣痴迷。

    林晴雖然也早熟,可是她的言談舉止仍然有些幼稚,我打量了一下這家伙,因為要參加聚會所以一直穿著一件超短裙,一雙白嫩的大腿翹在一起,我能看到那雙充滿稚嫩的粉腿,裙底一閃而過的風景,心里一蕩,整個人都看呆了。

    林晴皺起眉︰「你在看什麼,變態!」

    她拉了一下裙底,紅著臉瞪我,我急忙尷尬地轉移視線,這時候,奶茶店旁邊的夜市攤上忽然來了一群混混,領頭的長發男嘴里不住的抱怨︰「真他媽倒霉,好不容易勾搭的一個妹子就這麼失聯了,不爽!」

    我愣了,這聲音有些熟悉,轉頭一看我驚呆了,居然是上次那個調戲張黎心的混混,武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