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張黎心吃過飯後我就回到了班級,閆胖子說的果然沒錯,還真有很多混混過來投奔我。

    所有人都知道我把陳楓打掛了彩,還把秦陌給趕出了這個學校,一時之間聲名鵲起,甚至有幾個小太妹用那種充滿誘hu 的眼神看著我。

    閆胖子想讓我直接當老大,可是我的心里依舊有一種厭惡混混的感覺,盡管我自己已經是一個混混了,可我還是讓閆胖子替我出面。

    一個下午,足足有二三十個混混要來投奔我們,有高一的也有高二的,不管如何,在勢力上,我已經不亞于陳楓了。

    說到陳楓,這個家伙請假沒有來,他的那幾個小弟看到我的狀況全都蔫了,時不時用一種嫉妒的眼神看著我。





    不知為何,這種感覺倒讓我有些美滋滋的,可是當天晚上我就不美滋滋了。

    林晴要過生日!

    父親的話還在我耳邊,我之前和林晴的關系很冷淡,但是在她生日的時候我還會象征性地給她發個紅包,盡管她從來沒要過。

    可到了如今,我們的關系緩和了那麼多,我想著這一次不能再這麼敷衍了。

    想到這兒,我的心情就有些緊張,整整一夜都沒有睡好,第二天專門去林晴的班級,找到了他們那里的一個混混,旁敲側擊之下才知道,林晴早在一個星期前就發出了邀請,兩天後的周末要提前聚餐。





    我暗罵自己白痴,怪不得最近林晴一直不對勁,這麼重要的事情我居然不知道。

    想明白了,我開始發愁該送給林晴什麼禮物,她是一個白富美,吃喝不愁,我送出的東西她根本不會多看一眼。

    一直持續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和我一起的張黎心看出了我的憂郁,緊張地開口︰「唐森……你是不是不想請我吃飯啊?」

    啊?」

    我有些詫異,因為擔心張黎心餓肚子,我讓她每天中午和我一起吃飯,一開始張黎心還抗拒,因為她沒有錢還給我,我答應她先請她吃飯並且讓她打了借條,她這才同意。





    我急忙解釋,張黎心的眼神里露出一副自卑︰「我知道的……你只喜歡和葉雨時那樣的漂亮學姐在一塊,你們一起吃飯才是最合適的,你是不會想和我一起吃飯的,我身上的衣服那麼破,還不好看,你還要多花一個人的錢,對不起……」

    這個家伙也太自卑了吧!她這麼漂亮的女生,如果放出話去不知道多少高富帥搶著和她一起吃飯呢。

    無奈之下,我只能說出了我郁悶的來源,听完我的描述,張黎心眨巴了一下還掛著淚珠的大眼楮︰「你在發愁該送什麼禮物給妹妹過生日?」

    我點頭,張黎心也不哭了,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我覺得,只要是家人送出的東西,不管是什麼都會喜歡的!」

    我搞不懂張黎心在說什麼,但是想著女生喜歡的東西都是一樣的,便讓她放學後和我一起出去選禮物。

    張黎心急忙答應,我也興高采烈地回到班,發現陳楓已經回來了。

    他的脖子上還有傷痕,看著我只是陰冷地笑︰「唐森,別以為秦陌走了就沒人制得住你了,你給我等著!」

    我皺起眉,雖然現在我不害怕他了,但是總感覺這個陳楓還有什麼後手。





    當晚和張黎心一起出去給林晴選禮物的時候,我依舊有些心神不寧,不多時,我忽然看到了一個鑰匙鏈。

    那個鑰匙鏈上掛著一個粉紅色的小兔子,小兔子的懷中抱著一個「幸福如意」的小紙條。

    我的眼神瞬間被這個小兔子吸引了,所有的不安一掃而空,據我所知林晴喜歡粉紅色的東西,不知為何,我總感覺她會喜歡這個小兔子!

    在張黎心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就付錢買了下來,她看著小兔子一臉的羨艷,我也買了一個白色的遞給了她。

    謝謝你!」

    張黎心興奮地跳了起來,胸前顫了幾下,讓我忍不住臉紅了。

    送張黎心到她家的小區門口我就回去了,整整一晚我都抱著這個小兔子,感覺自己也萌生了一些少女心。





    第二天放假後,我就馬不停蹄地趕回了家,想著用這個小兔子給林晴一個驚喜。剛打開房門進去,就看到了一群男男女女在一起嗨歌,把客廳里打扮成了KTV的樣子,林晴坐在沙發中央,被一群圍著,簡直就是一個公主。

    這些學生都是一些富二代,很少是混混,但是學校里的混混一般不會惹他們,像我這樣的家伙在他們眼里就是最底層的迏麊§搳@br />
    看到我以後,他們都有些尷尬,我本來想笑笑就離開,忽然意識到這里是我家,我不應該害怕!

    深吸了一口氣,我想著張立新的話,終于鼓足勇氣在所有人注視下,我掏出了那個兔子鑰匙鏈︰「妹妹,今天是你的生日,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希望你喜歡!」

    我盡力讓我自己露出一副和藹的「哥哥」一般的笑容,但是周圍的人忽然抽了嘴角,我也感覺有些不對勁,順著他們的目光看過去,卻發現在沙發旁邊擺著一個半人高的粉紅色兔子玩偶,外面還貼著一個紙條︰「祝林晴妹妹生日快樂!」

    好尷尬呀……

    我只感覺羞愧到死,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一個人忽然皺起眉︰「你是林晴的哥哥?」

    我還沒開口,林晴忽然擺了擺手︰「他……他不是我的親生哥哥,我們沒有血緣關系,我們父母是……再婚的。」





    原來如此!」

    一群人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情形,看著我笑了起來,眼神中帶著隱約的諷刺和蔑視。

    我低下了頭,林晴急忙把我手中的鑰匙鏈接過去,說了一聲謝謝,算是緩解了我的尷尬。

    我能察覺到她口中的愧疚,只是笑了笑,毫不在意地回到了房間。

    這種事情已經經歷過很多次,我早已不在乎。在林晴的面前,我只能永遠自卑。

    我的心里很別扭,這時候客廳的音樂忽然停止了,我隱約听到那群人提到了我的名字,忍不住湊在了門邊。

    一個男生的聲音傳了過來︰「林晴,你哥哥是初中生嗎?怎麼打扮那麼幼稚啊?」

    幼稚?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全是便宜的地攤貨,難道在這群家伙眼里便宜就是幼稚?

    林晴貌似在為我辯解說我不喜歡花錢,另外一個人有些無語︰「你家條件不錯啊,他怎麼穿成那樣?听說還經常打架,簡直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家伙,跟你完全不一樣啊,他是親生的嗎?做過親子鑒定了嗎?」

    我一口老血噴了出來,差點要沖出去教訓一下這群不懂事的學弟學妹!

    接下來依舊是不停的討論,我听不下去了,只能悶在房間里面玩電腦,不過我的心卻是放了下來,我一開始還擔心裸貸這件事情給林晴的人際關系造成什麼影響,現在看來事情並沒有進一步發酵。

    不知過了多久,林晴忽然推開了我的房門,眼神帶著一絲愧疚︰「我們要去吃飯了,我訂好了西餐,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皺眉,看著外面那群人冷漠的目光,只好說我不喜歡吃西餐,沒想到林晴居然也皺眉︰「那你……中午吃過飯了?剛才……是我有點過分,你別鬧別扭了。」

    我沒有鬧別扭,我真的吃過了,和張黎心一起吃的。」

    我黑著臉隨口一說,林晴的臉色冷了下來︰「那就好,沒餓死就行。」

    說完她就要走,我氣壞了,剛想問她是什麼意思,就在此時手機響了起來,是閆胖子的電話。

    接通後,閆胖子那緊張的聲音傳了過來︰「小森,出事了!」

    原來,陳楓認識很多社會上的混混,這一次我打了他,這家伙心里不服氣,居然找了二三十個社會上的混混來報仇。

    那些混混根據閆胖子所說都是一群初中畢業就不上學的家伙,從小打架到大,打起來的話我們現在這點人很危險。

    亂世啊,要不是葉姐坐鎮,咱們這個市的地下黑道就都亂了,小森,你現在就是異軍突起的謝文東,絕對不能讓陳楓這個老牌勢力壓倒啊!」

    閆胖子的聲音帶著一絲滄桑,我的臉更黑了︰「黑道你大爺,白痴,打回去不就完了,等著我!」

    掛斷電話我就要沖出去,林晴忽然拉住了我的胳膊︰「你要出去打架?」

    跟你無關!」

    我白了她一眼,沖出了房門,身後只剩下了林晴那憤怒的呼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