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接打車來到了小吃街,找遍了所有的奶茶店都沒有发現葉雨時的影子。

    幸好她名氣很大,一個老板告訴我葉雨時剛走沒多久,走之前幾乎喝光了他庫存的奶茶。

    我急忙按照老板指示的方向追了過去,沒多久就在小吃街的路口看到了葉雨時的身影。

    她抱著胳膊,手里居然點著一根煙,時不時抽上一口,我急忙跟過去,還沒到她身前她就轉過頭:“你來幹什麽?你照顧你妹妹了?”

    我笑了笑不知道該說什麽,只是擔憂地看著她。





    葉雨時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身後把煙遞了過來:“抽完它!”

    我弱弱地拒絕,說我不會抽煙,葉雨時皺起眉:“不抽完我就找人把你揍一頓然後趕回去!”

    我這才注意到不遠處還有幾個混混再跟著她,貌似是和葉雨時關系最好的一些人。

    無奈之下我只能接了過來,才抽了一口就嗆得滿眼是淚,止不住地咳嗽,葉雨時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真是白癡,我還是第二次看到你這麽倔的家夥!”





    葉雨時上下打量我,眼神飄忽,我有些好奇,問她第一次見到的人是誰。

    她的眼神有些暗淡:“是我弟弟啊,小時候就去世了。”

    我尷尬地說了一聲對不起,葉雨時擺擺手:“多久的事兒了,早不在乎了,少假惺惺的。”

    不知為何,我感覺葉雨時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就在此時,我們的前面忽然出現了一輛很大的黑色轎車。

    我不認識車的牌子,但是看車型絕對是一個豪車,沒等我反應過來,副駕駛上面就下來一個西裝男,把後面的車門打開,一個威武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看著葉雨時皺起眉:“小雨,你在搞什麽鬼?”





    葉雨時冷著臉:“不錯啊,都找到這兒來了!” WWw.5Wx.ORG

    中年男人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這人的氣場太強大了,我急忙竄到了一邊,之前跟著葉雨時的那幾個混混全都一臉崇拜地看著那個男人。

    男人看著葉雨時就大罵,葉雨時轉過頭,一臉不在乎的樣子。

    我有些詫異,正好看到了上次我打的那個混混,就湊過去問他发生了什麽。

    這個平頭混混看了我一眼:“是你啊,我可告訴你,這個人是葉姐的老爸,一個大土豪,不對,是大董事長,你可別去招惹!”

    不得不說,被葉雨時看中的人人品還真不錯,我對這個家夥也有些好感,就多問了幾句關於葉雨時的事情。

    他吧唧吧唧嘴:“我不太清楚,不過這個老大別說在咱們市,就算省里也是數一數二的土豪啊,唉,這年頭土豪遍地都是,偏偏輪不到我們。”

    一群人都在感嘆,就在此時,里面忽然傳來葉雨時的大罵:“我不是告訴過你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你……你混賬!”

    中年男人擡起手就要打下去,一群混混站了起來:“靠!怎麽又打起來了?!”

    我心急如焚地就要沖過去,沒想到葉雨時直接上前一步,把臉放在了中年男人的手下:“打啊!打死我算了!反正我他媽早就不想活了!”

    中年男人看著葉雨時的目光,猶豫了許久,終於放了下去:“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他轉身上車,其余的西裝男都沒說話,黑色豪車無視了我們,揚長而去。

    平頭男又在感嘆:“真是土豪啊,那種氣場,那種話語值得我們好好學學!”

    我沒理會他,急忙跑了過去,此時葉雨時忽然沖著豪車把手機扔了過去:“想個屁!給我滾吧!”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拔腿就跑,我急忙把手機撿了起來,屁顛屁顛地跟了過去。

    葉雨時現在心情不好,我不敢跟太近,她跑了沒多久就坐在路邊抽煙,看了我一眼,我才敢跟過去。

    她一直在抽煙,抽完一盒煙以後才笑了起來:“真是的,快高考了,我要放松一把,剛才約了一個炮友在如家等我還沒去呢,別跟著我了,回家吧!”

    我楞了一下,約了一個炮友?

    我急忙站起來問她要幹什麽,葉雨時白了我一眼:“當然是啪啪啪了,這麽大了還沒啪過丟死人了,我也想體驗一下真正的啪啪是什麽滋味,總是用手好沒意思啊。”

    我搞不懂她的思想跨度怎麽這麽大,搞不懂她為什麽忽然要約泡,還提前約好了,只是說不行,不能去做這種事!

    “關你什麽事!”

    葉雨時冷了臉:“我告訴你,之前我給過你機會讓你上我,你不肯,就別怪別人上我了!”





    “那也不行……你現在還是學生!”

    我心急如焚,想不到該怎麽說服她,葉雨時笑了起來:“學生上床的多了去了,白癡!”

    她轉身就走,我拉住她的胳膊,葉雨時沒說話,招呼了一聲,之前的混混手忙腳亂地把我拽開了。

    我掙紮著,呼喊著,可是葉雨時完全不看我,在路口攔下了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

    我直接甩開這群白癡:“腦殘,葉雨時要去約泡啊!”

    “那怎麽了,現在約泡多時尚?!”

    平頭男有些無語,我更無語,直接沖了過去。





    到了路口我就看不到人影了,葉雨時的手機也扔了,我有些絕望,忽然想到我們這附近只有一個如家,應該可以去碰碰運氣。

    雖然只是一瞬間,我已經記下了那輛出租車的車牌號,我直接從路邊騎上了一輛共享單車,飛奔著抄小道沖了過去。

    不知道騎了多久,這共享單車騎著很不舒服,我只感覺雙腿发酸,像是灌了鉛一樣沈重,可是心中只有一個信念,絕對不能讓葉雨時去約泡!

    我終於從小路沖到了馬路上,這是一條最近的路通往如家,我就在這里等著,果然,沒多久一輛出租車孤零零地駛了過來。

    隔得很遠,我能看清那個車牌,我騎著單車沖了過去,到路邊的時候把單車一甩,整個人沖到了馬路中間,站在了那里一動也不動。

    出租車已經距離我近在咫尺,我能清晰地看到那遠光燈下隱藏著的,出租車司機驚恐至極的面孔,和他後面同樣震驚的葉雨時。

    我睜著眼,就這麽看著他們的表情,一動也不動。

    一陣急促的剎車聲,出租車在我的身前堪堪停下,司機直接打開車門破口大罵:“你他媽找死啊!想死跳樓去,別連累老子!”

    我沒理會他,直接沖到了車後座,打開了車門,葉雨時無奈地下車:“你到底要幹什麽。”

    “總之,你不能去約泡!”

    我甩給了出租車司機一張百元大鈔,他罵罵咧咧地開走了,馬路上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葉雨時看著我:“我說了,你沒資格管我。”

    “可是我不能看你這樣!”

    我握緊了拳頭:“不就是和父親關系不好嗎?你可以在外面住啊,你可以反抗啊,為什麽要作踐自己?這樣有意義嗎?!犧牲的只有你自己啊!”

    葉雨時怒了,罵了一句就繞開我要走,我不肯,攔在她身前。

    她有些生氣了,之前的混混跟了過來,罵罵咧咧地還要攔我,我直接看向了他們,從懷中掏出了水果刀:“誰過來我就弄死誰!看我敢不敢!”

    因為林晴的事情,我已經決定刀不離身了。

    一群人看著我发瘋了,都不敢上來,葉雨時驚訝地看了看我,然後皺起眉:“我再說一遍,讓開!”

    “不讓!”

    “你找死?給我滾開!”

    葉雨時推我,我硬撐著不懂,死活不讓。

    “你他媽的!”

    葉雨時終於发火了,擡手就要扇我,我根本不害怕,直接上前一步把臉湊了上去:“打啊!你今天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能讓你去!”

    “你……”

    葉雨時徹底怒了,擡著手在猶豫,眼神淩厲。

    我咬著牙,倔強地看著她,她看著我的眼睛,忽然楞了一下,貌似想到了什麽,一動不動地看著我。

    良久,葉雨時笑了起來,擡起的手拉住了我的胳膊:“好,我不去,那你跟我走吧。”

    我放下心來,跟她走了幾步,忽然感覺不對:“跟你去哪?”

    “約泡啊!”

    她咧嘴笑,露出一副光潔的牙齒:“你不讓我跟別人上床,那和你上床可以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