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傻眼了,葉雨時到底要幹什麽?

    我不知道該說什麽,她妖嬈地笑了起來:“你不願意,那我和別人去了?”

    “不行!”我咬咬牙:“好,不就是上床嗎?我早就會了!去就去!”

    “呦呵,口氣不小!”

    葉雨時不再說話,反而握住了我的手,繼續向前走。





    我跟在她身後,就像是一個孩子一樣,被她拉著手,被動地跟著她。

    那群混混都傻眼了,此刻都識趣地散開回家吃飯去了,空曠的馬路上,只剩下了我們兩個人。

    時不時呼嘯而過的車輛,讓我的身體顫了一下,同時葉雨時的長裙也飄蕩起來,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墮入凡塵的舞女。

    我吞了一口唾沫,我今晚真的要和她上床?

    沒過多久,我們就來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小旅館,葉雨時直接掏出身份證開房,前台看著我們露出曖昧的笑容。





    事到臨頭,我忽然害怕了,剛才雖然說得信誓旦旦,但是一旦想到待會兒要做這種事,雖然激動,但是更多的是害怕。

    葉雨時看出了我的臉色,沒說話,臉色冷淡。

    她走進房間,一言不发,當著我的面脫了衣服,只穿內衣進去洗澡。

    嘩啦啦的水聲讓我心神不寧,我不知道該說什麽,像個傻子一樣站在原地。

    沒多久,葉雨時就裹著浴袍出來了,她直接躺在床上看著我:“好了,我不介意你有沒有洗澡,我們開始吧!”





    她靠著靠枕,身上只有一件單薄的浴巾,姣好的皮膚上還有些許水珠,看上去很誘人。

    我有些生理反應,可是看到了葉雨時臉上的紅腫,心里卻顫了一下。

    她忽然拉掉了一半浴巾,露出了誘人的溝壑,輕笑地看著我。

    她的身材很好,我承認我可恥地激動了,卻依舊不敢動。

    她就這麽一動不動地看著我,我們對視著,良久,我終於慫了,低下了頭,不敢看她的眼睛:“你……你別鬧了。”

    “哼,廢物!”

    葉雨時笑了起來,穿好衣服就往外走:“在這里好好休息吧,你還小,我去找真正的男人了!”

    她還要去約泡,我生氣了,直接追了出去,葉雨時不理會我,我就拉著她的胳膊不讓她走。





    這次她发狠了,拖著我向前走,我們沖出了賓館,來到了馬路上,我這才发現其實葉雨時的力氣很大,比我大很多,她應該經常鍛煉。

    最後,我忍不住了,在她又要伸手攔出租車的時候我抱住了她的腰:“葉學姐……求求你,求求你了!我不管你經歷過什麽事情,我不管你爸爸對你怎麽不好,但是我不想看到你糟蹋自己,我不想看到你這樣……求求你,我求你別去了!求求你了!!!”

    說著說著,不知為何,我居然窩囊地帶上了哭腔。

    已經不知道多久沒哭過了,何況是在一個女生面前哭,我自己感覺很尷尬,可是卻緊緊地抱著她的腰,死活不讓她走。

    葉雨時掙紮了一下,聽到我的哭腔後終於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你這小屁孩……算了!”

    她揮揮手讓出租車走了,发現我還抱著她的腰,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我不去上床了,我要回家睡覺,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

    她的聲音變了,我終於放下心來,把手機還給了她,笑嘻嘻地掛著眼淚看著她:“走,我請你去喝奶茶!”





    “喝個屁,都幾點了!”

    她瞪了我一眼,忽然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個家夥還在如家等著我呢!都怪你!”

    我才不管,那種色狼,就讓他等一晚上!

    葉雨時終於開心了,她要回家,我不放心,死死地跟著她,不管她怎麽罵我都不走。

    好不容易到了一片別墅區,她終於無奈地敲了一下我的頭:“我要進去了,這里不讓你進的,趕緊回家睡覺去。”

    我點點頭,目送著葉雨時通過門禁進入別墅,然後躲在暗處偷偷地看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我哈欠連天的時候,幾個保安忽然沖過來,懷疑我是小偷,要讓我去保安室接受詢問。

    我嚇尿了,轉身就跑,跑了沒幾步,葉雨時的電話響了:“繼續盯著啊!我說了不出去就不出去,你還不相信我?”





    我黑了臉,原來那群保安是她找來的,我問候了一下她,急忙跑回了家。

    不過葉雨時確定不會去約泡了,我心里激動,也沒多想。

    回家後我才发現林晴一直沒睡,黑著眼圈瞪著我,我苦苦道歉後她才原諒,依舊冷冰冰地回房間睡覺了。

    我洗完澡以後才发現客廳里還擺著藥酒和棉簽,看樣子剛才林晴是想給我擦藥的,我忍不住暗罵了一句葉雨時,如果不是她我今天一定能和林晴更近一步。

    雖然郁悶,我只能一個人擦藥睡去,接下來幾天時間,一切都安然無恙,我把陳楓徹底打怕了,他雖然不甘心,卻已經不敢惹我了。

    葉雨時自那以後沒找過我,不過我能時不時地看到她在高三的教學樓喝奶茶,看到我以後卻是挑dòu地嘟起了嘴唇,做出一副接吻的動作,我臉色一紅,急忙跑走。

    之前閆胖子一直提醒我,上次我打的那群社會混混和我們學校的人關系匪淺,我一直不在乎,沒想到沒過幾天,就有人找上了門。





    那天中午我本要和張黎心一起吃飯,在餐廳門口等了許久都沒等到人,我本能反應地感覺到不對,就直接沖到了張黎心的班級。

    果然,在她的班里烏壓壓地擠了十幾個人,我急忙发短信讓閆胖子帶人過來,隨即沖進房門,看到人群中,張黎心和另外幾個女生都被十幾個混混圍著挑起,那群人時不時拍一下她們的屁股,捏一下臉蛋,這些女生不敢反抗,只能緊張地低著頭。

    我沒說話,拿起一個板凳沖著為首的人砸了過去:“我去你們嗎的!”

    所有人都回過頭,我直接沖進了人群,把張黎心拉了過來,那幾個女生也隨即跟在了我的身後,我看著那群混混,手里提著一個板凳小心戒備。

    這時候,一個留著飛機頭的男生走了過來,他的個子很高,眼角一個疤痕,看著我笑道:“你就是唐森啊,我還以為你不敢出來了呢!”

    我皺起眉,問他要幹什麽,飛機頭只是輕笑起來:“沒什麽,最近你挺狂的,我只是想看看你有多狂,卻總找不到你,只能先找你女朋友了,放心,我們都沒動她!”

    我這才回過神來,高二除了陳楓還有很多混混的,這個人應該也是其中一個。

    我有些無語,這群人居然還真把自己當hēi社會了,就在此時,閆胖子帶人趕了過來,沖著對方大罵:“敢來找茬?找死是吧?”

    雙方開始對峙,我的底氣也漸漸足了起來。

    “呦呵,不錯啊,比我想象的牛bī多了!”

    飛機頭不屑一笑,閆胖子湊在我身邊:“這是張明輝,高二的老大,當初連陳楓都不敢惹他,但是這個人不經常惹事,所以很不顯眼,但是傳聞很能打。”

    我點點頭,急忙笑了起來:“這位同學……兄弟,我只是為了自保,放心,高二的老大還是你!和我沒什麽關系的。”

    我不想輕易結仇,沒想到話一出口,閆胖子就白了我一眼,飛機頭張明輝則是笑了起來:“少他媽裝孫子,我告訴你,明天帶著你能找到的所有人在小樹林等著我,我教教你做人!還有,你女朋友我早就看上了,如果輸了,借我玩幾天!”

    他說到最後的時候拍了拍我的肩膀,每一下力道都很重,我差點蹲在地上,他隨即收手,輕笑著帶著所有人離開了。

    我咬緊了牙,我本來想息事寧人,沒想到他居然把念頭打倒了張黎心的身上!

    等到他走後,我立刻讓閆胖子找人收拾飛機頭,沒想到他很無語:“收拾個屁,人家是高二老牌老大,在外面連武飛都給面子,當初秦陌都沒怎麽惹過他,咱們麻煩了。”

    我皺起眉,難道就這麽任人宰割?

    張黎心忽然拉了一下我的衣角:“唐森,沒關系的……實在不行,我就去陪他,你不用介意的,反正我不是你的女朋友。”

    我忍不住握了一下她的手:“放心,我說過不會讓你再受欺負,就絕對會幫你!”

    閆胖子嚷嚷著要找葉雨時幫忙,我直接拒絕了,這種事情必須自己解決,我不想讓葉雨時因為我的事情分心。

    這一次,就讓我自己解決這個麻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