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雨時還要去約?!

    我瞪大眼睛,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沖到了會所的門口,我急忙追了上去,說你上次說過了不會去的,你不能去!

    葉雨時白了我一眼:“我也說過了,我不用你管!”

    我心急如焚,死死地拉著她的胳膊不放開,這一次葉雨時貌似下定了決心,直接擡腳把我踹倒在地上。

    葉雨時走出大門就攔下了一輛出租車,我從地上爬起來,死死地抱住她的腰:“你這是怎麽了?好好地又发什麽瘋?你不準去!”





    “去你媽的!滾!”

    她真的发怒了,抓著我的胳膊捏了一下,我整個胳膊都麻了,只能放開她,隨後葉雨時就坐上了出租車準備關門。

    我整個人都撲到了車門上,死活不讓她走,葉雨時正要发怒,忽然間林晴出現了:“唐森,你在幹什麽?”

    我看著她氣喘籲籲的樣子有些詫異,她是怎麽找到這里的?

    但是我來不及解釋了,只是說我要攔住葉雨時,你快來幫忙,別讓她发瘋。林晴皺眉沒有過來,葉雨時忽然朝著我小肚子狠狠砸了一拳,我彎腰蹲在地上,趁著這個空擋,她直接關上車門揚長而去。





    我記下車牌號,剛要攔下出租車去追,一旁林晴氣呼呼地走過來:“你瘋了是嗎?跟那個女混混糾纏不清幹什麽?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林晴的臉上全是汗水,我不好意思了,她的生日我沒有一天好好陪著她。

    “那種人你以後遠一些,說實話,你剛才是不是打架了?!”

    林晴的目光很嚴厲,我本想撒謊瞞過去,但是看她的神情我總以為她知道了,只好乖乖承認。

    她的臉色這才緩過來:“還算你說實話,閆福都告訴我了!”





    我黑了臉,閆胖子這個不要臉的叛徒!

    但是我不敢違抗林晴,只能乖乖跟她回家,一路上她都在吐槽,說我只知道騙她,最近越來越壞了。

    我吱吱嗚嗚地承認,心不在焉的,好不容易回到家,陪林晴吃了蛋糕,等她睡覺之後就急忙給葉雨時打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她那邊很吵,放著說不出名字的DJ音樂,我問她在幹什麽,她迷迷糊糊地笑起來:“挑帥哥啊,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上我了!他們長得都不錯,等會我直接躺在外面,誰撿到算誰的!”

    這個家夥還真打算當“屍體”!我問她酒吧的名字,她直接掛斷電話,再打關機,我只能沖了出去。

    憑著記憶,我知道市區有幾家酒吧,可是都很分散,這麽一直找下去葉雨時就已經被人撿走了!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我找了沒多久就看到了之前的那輛出租車,遞上一百塊就詢問葉雨時的去向,他說了一個酒吧的名字直接把我帶了過去。

    根據出租司機所說,這里是我們市區最豪華的酒吧,金碧輝煌的樣子讓我有些膽怯,但是想倒葉雨時的安全還是沖了進去。





    “小夥子,那是你女朋友?快去把她帶回來吧,那地方龍蛇混雜,一杯酒就能讓一個女人昏迷一整天,醒來後什麽都不知道!”

    出租司機好意提醒我,我的心里更緊張,給了錢就讓他走了。

    門前保安看到我穿著校服還有些驚訝,卻沒有阻攔我,進去以後就是震耳欲聾的聲音,我強忍著想吐的味道四處尋找,終於看到了最里面正在一杯一杯喝酒的葉雨時,在她身邊有幾個心懷不軌的男人正在拼命給她倒酒。

    她的身體都被酒撒濕透了,姣好的身材露了出來,整個人如同瘋了一樣。

    我皺眉走過去,擠進了那群男人中間,抓住了葉雨時的胳膊:“你瘋了是嗎?”

    葉雨時醉眼迷離地看著我,忽然笑了起來:“你是誰阿,我不認識你!”

    此言一出,之前因為我擠進來有些不高興的男人都皺眉了:“小屁孩兒,這沒你的事兒,回家吃奶去!”





    其中一個人拉著我的胳膊就要拽開,我死活不放:“她是我姐!你們都給我滾開!”

    幾個男人都发怒了,他們都是成年混混的類型,興許還有些不務正業的富二代,不是學校的人能比的。

    當時就有一個人站了起來:“小子,你他媽哪個學校的?把你家長找來!”

    這個人長相還行,他剛站起來,一旁的一個寸頭男就笑了起來:“小少爺,別生氣啊。”

    我這才知道這個人是個二世祖,他根本不看那個寸頭男:“不生氣個屁!好不容易有看上的肉就被搶走了,我能甘心?!”

    我沒說話,只是拉著葉雨時就走,她倒也配合,一副徹底喝醉的樣子趴在我身上,一動也不動。

    所有人都認為她喝醉了,二世祖直接攔住了我:“小子,這個妞我早就看中了,酒錢都是我付的,你不能這麽不厚道吧?”

    我不想招惹社會上的人,有些緊張:“多少錢我賠給你!這真的是我姐姐,請你讓我走吧!”





    “那可不行,多少錢都不行,老子的錢可不能白花!”

    這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男人生氣了,揮了揮手,頓時七八個人圍了過來。

    我有些害怕,眼看他們就要圍毆我,一旁一個西裝男走過來,嚷嚷著要打架出去打,別耽誤他做生意。

    這個人很有威視,連這個不可一世的二世祖都害怕他,冷笑地看了我一眼:“我倒要看你怎麽出去!”

    二世祖笑了一聲就走出去,看樣子是要在外面解決我。

    我背著不知道是裝醉還是喝醉的葉雨時,所有人都在外面虎視眈眈地看著我,我握緊了拳頭,之前的經理拍了拍我的肩膀:“孩子,回家吧,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這幾個人就算鬧出人命也不會有多大事兒的。”

    我咬了咬牙,謝過了這個經理,然後拿起了一個酒瓶。





    我背著葉雨時走了出去,之前的騷動吸引了很多人,酒吧里一大半的人都過來看熱鬧,我把葉雨時放在一旁的台階上,遞給了她早就準備好的奶茶,然後站起來,看像剛才那個二世祖:“能讓我走嗎?”

    “你走可以,你姐留下!”

    我苦笑一聲,那就沒辦法了。

    我直接沖過去,拿著酒瓶子就要朝著二世祖的頭上砸下,可是跑了一半,不知道是誰絆了我一下,我整個人都趴在地上。

    周圍一陣噓聲,我的嘴巴上都進了灰塵,臉上滾燙,雖然丟人,但是我依舊不放棄,從地上再度爬了起來,撿起酒瓶子又沖過去,這時候另外一個高個抓住了我的胳膊,輕輕一拍我的酒瓶子就掉了下去,他順手接住,朝著我肩膀狠狠一砸。

    我只感覺一股劇痛,再加上之前的傷,整個人都跪倒在地上,高個男一只手就抓住了我的肩膀,竟然把我提了起來,像是扔玩具一樣把我扔了出去:“真他媽沒意思。”

    所有人哄堂大笑,我的臉在地上摩擦了許久,蹭破了皮染了一滴血,火辣辣的疼,趴在地上抽搐了許久我才站了起來。

    他們每個人都比我高,都比我壯,單打獨鬥我根本就不是對手,更別說群毆了。

    圍觀的人都在嘲笑我,所有人都在鄙視我,冷言冷語傳入了我的耳朵,我咬著牙,我絕對不能倒下。

    我瘋了一樣站了起來,拿起了剩下半個酒瓶子就沖向了這個高個男,他隨手躲了一下,我用力一劃險些劃到他的胳膊,高個男嚇了一跳,擡腳就踹在了我的臉上,我中招了,後腦勺著地,險些昏過去。

    這一次我真的站不起來了,身上痛得要死,一點力氣都沒有,高個男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塵:“小屁孩兒,死了?算了,太沒意思了。”

    就在此時,一直在一旁喝醉的葉雨時忽然走了過來,她踩著高跟鞋,腳步有些搖晃,來到了二世祖身邊:“不錯啊,我跟你走,放了這個……我弟弟吧,他還小,穿著校服,不懂事。”

    二世祖瞇起眼睛打量著葉雨時的身材:“真不錯啊,居然選中了我,你挺有眼光的。”

    他的眼神,恨不得活活把葉雨時吞進肚子里。隨後揮了揮手,帶著一群人轉過身,向著不遠處的一輛奔馳走了過去。

    所有人都要散開了,之前一直看著我的黑西服經理貌似搖了搖頭,也轉身離開,空蕩蕩的路上,只有我一個人倒在地上,吹著冷風,滿臉是血,狼狽地像是一條狗。

    開車門的聲音響了起來,我一個激靈,用盡全力從地上站了起來,直接脫掉了校服,刷的一下掏出了水果刀:“我看你們誰他媽敢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