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這個抱住我的人是林晴,可我回頭一看,卻发現是張黎心。

    她身上好多土,看樣子一直在附近看著。

    她哭喊著抱著我,淒慘的叫聲讓我清醒過來,我扔掉了水果刀,恢覆了神智,從張明輝的身上爬了下來,無力地倒了下去。

    張黎心把我從地上攙扶起來,對面的三個人也帶著張明輝去醫院了,我看著滿臉是血的他笑了笑:“如果還想來,我隨時奉陪!”

    張明輝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身邊的張黎心,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然後苦笑一聲回過頭,去醫院了。





    剩下的人全都在歡呼,我只是笑了笑,這一次我們算是和張明輝打成了平手,不過看他的眼神,應該不會輕易找我們的麻煩了。

    閆胖子帶著眾人去喝酒慶祝,張黎心攙扶著我,滿臉是淚:“對不起,都是因為我你才變成這樣的。”

    我擺擺手說沒事,讓她把我帶到賓館里去上點藥。

    “不要了……我帶你回我家去休息休息。”

    張黎心的眼神里露出一副堅決,我也清醒過來,終於能去她家看看了。





    閆胖子頓時yín笑起來:“呦呵,打完勝仗就要一起回家睡覺豈不是美滋滋?”

    張黎心紅著臉低下頭,我一巴掌拍過去,這家夥頓時帶著人跑了。

    這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左右了,我擔心我一個男生打擾她會些不方便,張黎心眼神飄忽地搖搖頭,說她媽媽晚上上夜班,她家里只有她自己一個人。

    我這才放下心來,不過也有些疑惑,那她為什麽一直不讓我去她家呢?

    我們攔下一輛出租車,車上張黎心看著我手臂上的傷痕一直流淚,不住地幫我吹起,問我還痛不痛。





    少女的芳香讓我心猿意馬,早就感受不到疼痛了,只是笑著摸著她的頭,告訴她已經沒事了。

    張黎心不相信,抱著我的胳膊不放,我感受到一團軟綿綿的東西擠壓著我,在司機猥瑣的目光下臉都紅了。

    很快我們就到了張黎心的家,這才发現小區里面其實都是老樓,樓梯有些破舊,從外面看起來倒是挺新的。

    張黎心的家在二樓,我們打開房門,里面只有一個簡單的兩居室,大概只有七八十平米的樣子,一股子潮氣。

    我不經意地皺眉,在這種環境下張黎心還能這麽漂亮,還真是不容易。

    她不好意思地低頭:“唐森,我家里很破,你別介意。”

    我摸了一下她的腦袋:“哪有,好著呢,有你在的地方都好著呢!”

    她紅著臉說我故意逗她,轉身去找藥水了。





    我環顧四周,客廳里居然還擺著一台老式的黑色大背頭電視機,桌子上放著一些剩飯菜,都是一些便宜的蔬菜。

    張黎心拿了藥走過來,我擔心她的自尊心就沒有繼續看下去,一邊享受著美少女的按摩,一邊詢問她家庭的環境。

    我這才知道張黎心的父親早逝,早年也一直賭博,只有她母親照顧她,還要還很多賭債。

    說到這兒,張黎心嘟起嘴:“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學習,幫媽媽分擔家務!”

    我笑著摸了一下她的臉蛋,這個家夥可愛的讓人心疼。

    這時候,房門忽然被人用鑰匙從外面打開了,一個男人走了進來:“小心心,你怎麽這麽晚才回來?”

    這個男人看上去十八九歲的樣子,長得很精壯,看了一眼我正在撫摸張黎心的手,眼神縮了一下。





    我急忙站起來,張黎心的臉也紅了:“表哥……這是我同學。”

    張黎心的表哥?

    我看著這個人作自我介紹,這位表哥看了看我,眼神中閃過一絲冷意,然後瞬間消失,溫柔地開口:“既然是小心心的同學,那就在這里休息一下吧。”

    他走過來,摸了一下張黎心的頭发:“我晚上要出去,明天才能回來,你一個人在家要小心哦!”

    我能感覺到張黎心再和他接觸的一瞬間顫抖了一下,臉上都沒了血色,只是不住地點頭。

    男人看了我一眼就走了,我急忙詢問張黎心這個人的身份,他低下頭:“這是鄰居家的表哥,他經常照顧我和媽媽,好多錢都是他幫我們還的。”

    不知為何,我總感覺這個人有些古怪,作為一個男人我能察覺到,他看向張黎心的眼神里一直帶著一股占有欲。

    我想留在這里陪她一晚,我總覺得那個表哥很不對勁,可是張黎心瞬間急哭了:“你必須回去,被媽媽回來看到會罵我的。”





    我不忍心看她這麽為難,只能讓她一定要注意安全後離開了,下樓後我向上看了一眼,忽然发現在張黎心的隔壁房間里,一個男人正居高臨下地看著我。

    距離很遠,我看不清他的眼神,男人在我发現他之後就轉身離開了,不過我能確定這個人就是張黎心那個所謂的表哥。

    難道張黎心不讓我去他家的原因是因為這位表哥?他到底是幹什麽的?

    就在我想著這些離開小區的時候,一個瀟灑的身影閃了出來:“嘖嘖,我還以為你在里面過夜呢!”

    我嚇了一跳,擡頭一看,頓時驚喜,葉雨時啊!

    我問她怎麽來了,她只是笑了笑:“聽說你要陰張明輝一頓,我過去看看熱鬧,不錯,還挺熱血的。”

    我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還別說,葉雨時還挺關心我的。





    “剛才看你差點殺人,我都想過去攔你了,沒想到除了你妹妹,你還有一個紅顏知己啊!”

    葉雨時遞給了我一杯奶茶,滿臉的戲謔。

    我尷尬地接過來,說那不是什麽紅顏知己,只是朋友。

    葉雨時很好奇,我只好把我和張黎心相識的經歷告訴了她,她聽得很認真,不過眼神有些莫名的古怪。

    從剛開始見她我就感覺不對勁,她貌似依舊心情不好,現在我反應過來了,她一個人在小樹林里盯著我看了那麽久就不出現,一定是又有些不開心了。

    我忙問她是不是出了什麽事了,葉雨時擺了擺手:“沒什麽,陪我走走吧。”

    我有些猶豫,說今天是林晴的生日,我要回去陪林晴,而且張黎心那個表哥也有些不對,我有點不放心。

    “是嗎?既然你有那麽多女孩兒要關心,那你回去吧,我自己逛逛就是了!”

    葉雨時的臉色冷了下來,轉身就走,我感覺到她真的不對勁了,急忙跟了過去。

    我低聲道歉,她一直冷著臉不說話,我們就來到了不遠處的,洗浴中心。

    “你不回去?”她看了我一眼,眼神戲謔。

    我低下頭:“你不生氣之前我就不走!”

    “那你就跟著吧!”

    她看了我一眼走進去,我只好硬著頭皮跟進去,被人帶到了一個包間。

    這是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沒想到還能男女混浴,葉雨時瞬間換了一套泳衣,輕飄飄地下到了溫泉里。

    她的身材很棒,皮膚也很光滑,輕盈的水珠如同珍珠一半點綴在那上面,溫泉水滑洗凝脂,我到今天才理解了這句詩的意義。

    我穿著衣服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幹什麽,她白了我一眼,我急忙拿了一條泳褲換上,也鉆到了她身邊。

    這溫泉一點都不熱,泡著很不爽,但是葉雨時貌似很開心的樣子,一直用手撥弄著水,不知道在想什麽。

    我看到了她背後殘留的傷痕,期期艾艾地問她是不是她爸爸又打她了。

    她終於開口了:“放心,他早就出差了,半年才能回來。”

    我終於舒了一口氣,問她到底怎麽了,她不說話,忽然笑了起來:“幫我抹一點保濕乳!”

    隨即,她就到一旁的沙发上爬了下來,脫掉了泳衣的上半身,露出了光潔的後背。

    我只能依言照做,抹點保濕乳在她後背上輕輕塗勻,她詫異地看向我:“你還挺習慣的。”

    “之前經常幫我媽媽抹這個。”

    “呵,那你媽媽現在一定很喜歡你吧?”

    “她幾年前就死了。”

    葉雨時的身體顫了一下,說了一句對不起,爬了回去繼續讓我抹保濕乳。

    “想她吧?”

    她忽然來了這麽一句,我勉強一笑:“一開始很想,但是時間長了……就忘記了,人總要活下去不是?”

    “你還想的挺開。”

    她不說話了,不看手機,也不看電視,就這麽看著一旁的溫泉发呆,不知道在想什麽。

    抹完了保濕乳,她直接坐起來要貼面膜,然後我傻眼了。

    她還沒穿上泳衣,這一坐起來,我幾乎全都看見了。

    葉雨時看著我,忽然想到了什麽,一把穿上了泳衣,又白了一眼目不轉睛的我:“你還看?小色狼,要不要現在給你摸一下,舔一舔?”

    我紅了臉低下頭,剛才的那一幕讓我整個人都激動了,一直在腦海里不停地回放。

    看出了我的想法,葉雨時有些惱火,直接穿好衣服:“不玩了,我要出去了。”

    “你要去哪?”

    我一邊穿衣服一邊問她,她轉過頭,笑了起來:“去酒吧啊,我感覺上次被你騙了,你這家夥都開始三妻四妾了,我為什麽不能出去約個男人呢?就算約不到,躺在酒店門口被撿屍也不錯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