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我總感覺被非主流當槍使了,雖然暫時拯救了張黎心,可總感覺有些吃虧。

    周圍的人都散開了,閆胖子也摟著一個小太妹吹牛逼,這群人貌似都找到女朋友的樣子,我的心里有些不平衡,就沖著非主流的胸部抓了過去。

    然而,這一次依舊還沒碰到的時候,我就看到一旁的樹下站著一個人。

    林晴!

    又是她!





    我的眼睛一黑,怎麽每次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就會碰到她?

    我有些尷尬,我能看到林晴的臉色已經黑了,正咬牙切齒地看著我。

    非主流也看到了她,笑嘻嘻地抱住了我的胳膊,故意用胸部蹭我:“那個平胸女就是你妹妹?長得挺漂亮的!”

    她故意說得很大聲,讓林晴全都聽到了,我能明顯发覺林晴的臉色瞬間黑了,站在原地死死地看著我。

    我尷尬地想走,陳璐抓住了我的手:“你要是走,我就大喊你當初抓我胸口的事情,看你怎麽做人!”





    我苦笑不得地問她到底要幹什麽,她笑了一聲:“我要你親我一下。”

    我急忙拒絕,這不可能,陳璐再三威脅,我絕對不答應,不能這樣刺激林晴。

    林晴看了許久都沒見我,反倒是陳璐一直用挑釁的目光看著她,她跺了跺腳,直接朝著這里走過來,她可不是什麽弱女子,貌似要和陳璐理論。

    然而,剛走幾步,陳璐忽然緊緊地抱住了我,一動不動。

    周圍的混混都在歡呼,就在我楞神的時候,陳璐擡起頭在我臉上吧唧親了一下:“我先回去,你好好哄你的妹妹吧!”





    我捂著臉站在原地楞了半晌,第一次被除我媽以外的女人親,居然是在這種情況?

    然而林晴已經轉身離開了,我急忙追了上去,這一次她直接暴怒,根本不理會我,我拉著她的胳膊解釋,她直接甩開,眼圈都紅了:“滾開!別碰我!你這個混蛋一直都在騙我!”

    我苦笑著說我沒有,她停下來瞪我:“你胡說!你明明說了不會打架,可是你還打架!要不是我聽說了小樹林出事來找你,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幹什麽!”

    我只能解釋說張黎心被欺負了,我不能不幫她,沒想到林晴更加生氣了:“你誰都要幫,只要是個女生你都會幫忙!那天晚上為了幫葉雨時,連我的生日都不顧了!”

    怎麽又扯到這件事情上了?我哭笑不得地解釋,良久林晴才終於消氣了:“那剛才的那個女生是怎麽回事,居然當著我的面親你,明顯是給我示威……氣死我了!你必須給我解釋一下。”

    這個家夥簡直就是一個管家婆,我只能說了非主流是在胡鬧,林晴皺眉:“胡鬧就能隨便親你?那種女生太放蕩了,你爸爸也不會喜歡的,你這樣丟的是我們家的臉面,以後不準和她交往!”

    我急忙點頭,林晴白我:“你剛才被她親了以後還呆住了,以為我沒看到?”

    無奈之下,我只能繼續求饒,哄了半天,林晴才終於平覆下心情:“你以後不要跟那麽多女生鬼混,好好學習才是真的!”





    我連忙點頭:“怎麽感覺你像是我的女朋友一樣。”

    林晴的腳步顫了一下:“你……你胡說什麽!變態!”

    我知道這個家夥臉皮薄,只能繼續道歉,不過這一次林晴的態度好了很多,我們一起回家,在她的吩咐下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餐,權當是賠償她生日的空缺。

    吃著香噴噴的飯菜,林晴的態度終於好了很多:“算你有點良心!我和媽媽說過了,讓她不要怪你了,你爸爸也不會罵你,你以後就好好在家住著吧,不要去學校了!”

    我忽然想到了之前後媽說過要趕我去學校的時候,現在发生了這麽大變化,一定是林晴的努力吧。

    我的心里很感動,急忙道謝,林晴輕哼一聲,說才不是為了我。

    這個妹妹還挺傲嬌的,我心中很暖,兩個人罕見地聊了許久,我第一次发現林晴和表面的禦姐樣子完全不同,內心其實是一個柔弱的小女生,讓我的心里更多了幾分愧疚。





    現在時機成熟,我期期艾艾地提到了之前的裸貸,還有那個女人的事情,林晴低下頭:“這件事情我暫時不想告訴你,因為說了也沒用……你放心,我自己會想辦法的。”

    我有些無語,但是看她不相信我的樣子也只能作罷,說如果真的出什麽事千萬要告訴我,就算砸鍋賣鐵我也能幫你!

    林晴笑著答應了,仿佛是開心了一樣,林晴嚷嚷著說之前把我的扣扣刪除了,要再加回來。

    我急忙答應,掏出手機剛要輸入扣扣號,林晴就把我的手機搶了過去:“我要看看這里有沒有什麽不良的東西!”

    我笑她,說我早就不看那種片子了,然後,我的身體緊繃了。

    我忽然想到了葉雨時发來的照片還在手機里,那些照片絕對不能被看到!

    我急忙轉移話題,想把手機給要過來,林晴頓時生疑:“怎麽,你手機里真的有什麽不能看的嗎?”

    說完她就開始翻我的相冊,我驚呆了,急忙思考該怎麽和林晴解釋。





    就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林晴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眼神呆滯,隨即整個人的身體都在发抖。

    我意識到事情不妙,瞬間站起來,发現屏幕上赫然是我和葉雨時的照片。

    照片里的我們都沒有穿衣服,我雖然閉著眼睛,但是身上還有些痕跡很像是吻痕,照片的背景就算是腦殘都能看的出來是賓館。

    葉雨時拍的照片角度很用心,完全能看清我們的臉,根本無法解釋。

    空氣安靜了,我幹笑著擺手:“林晴,不是你想的那樣。”

    林晴終於回過神來,放下手機輕笑:“她是葉雨時,對嗎?這是什麽時候的照片?”

    我急忙賠笑:“這是她PS的,你不要相信……”





    “說!什麽時候拍的!”

    她的聲音很冰冷,帶著一絲淒涼,我的心里一顫,終於低下頭:“在你生日的那天晚上。”

    林晴的眼圈紅了:“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我等了你一夜?那天晚上我一夜都沒睡,甚至還想著怎麽給你道歉?那時候你在幹什麽?你說啊!”

    我的身體一震,頭皮都在发麻,我真的不知道還有這種事。

    在我楞神的時候,林晴猛地站了起來:“你他媽去死吧!”

    她发瘋了,像是一頭野獸,直接掀翻了桌子,把所有的飯菜都灑在地上,碎裂的聲音,暴怒的咆哮充斥著客廳,我只感覺眼前一陣眩暈,腦袋都要爆炸了。

    不知道林晴鬧了多久,她終於哭著跑了出去,我急忙轉身就追,但是眨眼之間她就沒了蹤影。

    我一路追到了小區外面,可是就連保安都沒有看到林晴跑出去的方向,就在我有些絕望的時候,忽然看到了張黎心的身影。

    她提著一個袋子,正在小區外面緊張地看著四周,看到我以後急忙笑了起來。

    我沒時間和她說話,沖過去就問她有沒有看到林晴,她楞了一下,然後弱弱地指了一個方向:“她剛才哭著向那里跑過去了。”

    我急忙道謝,剛要走張黎心就叫住了我:“等等……我聽說你打架了,就給你買了點藥,你帶回去吧。”

    我看了一眼那袋子里面有各種創傷藥,顯然很貴,頓時止住腳步,說你不用幫我買的,我自己來就是了。

    張黎心指了一下我的臉:“你自己都不顧,還是我幫你吧,沒關系的,我打工掙了很多錢的。”

    我猶豫了一下,終究接過了袋子,張黎心笑著讓我去追林晴,隨機離開了。

    最難消受美人恩,我不敢違背她的意思,朝著張黎心所指的方向找了一個小時,依舊沒找到。

    等我狼狽地回到家以後,卻看到林晴的房門緊閉,我推了一下,里面反鎖了。

    我喊了一嗓子,林晴不說話,我一看手機,扣扣已經被拉黑了。

    苦笑一聲,只要回來了就可以了,我急忙收拾了這一地的狼藉,然後在房門口給林晴解釋,可是就算我嘴皮子都磨破了,她也不聽我的話,整整一個下午都沒動靜。

    傍晚時分,後媽和父親同時回來了。

    父親進來直接給了我一巴掌:“你他媽在家總是欺負你妹妹,真是個孽種!”

    後媽根本無視我,沖進來林晴的房間就開始勸她,我從父親的責罵聲中也明白他們給林晴打電話,卻正好聽到了林晴的哭聲,這才急忙趕回來。

    我能看到林晴那紅腫的眼睛,貌似哭了一夜的樣子。

    我的心里很愧疚,也沒有責怪父親,正要想辦法給林晴解釋的時候,房門忽然被敲響了。

    我皺眉走過去,打開門以後,一個一身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兒站在我面前,看著父親那驚訝的目光和目瞪口呆的我笑道:“不錯啊小森森,聽說你又出名了,來,咱們今晚出去和我聊聊!來個不醉不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