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沒想到葉雨時居然會在這時候來找我,剛发生了這麽別扭的事情,她居然可以像是一個沒事兒人一樣找我出去玩。

    我有些尷尬,一旁的父親看著充滿成熟風韻的葉雨時驚呆了,他見過一次,卻沒有見過這麽風騷的她,此刻也是尷尬地搓搓手:“你是誰家的姑娘?長得真漂亮!”

    葉雨時輕笑一聲,說是我的學姐,父親笑了一聲,正要招呼葉雨時在家里坐坐,里面忽然傳來了林晴的哭叫,以及後媽的安慰。

    我隱約聽到了後媽在責罵我的聲音,只能紅著臉不說話,葉雨時瞬間反應過來,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要拉著我出去玩,父親也沒拒絕,只是滿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就這樣被葉雨時從家里帶了出來,她一直不說話,我有些郁悶她為什麽這個時候來找我,她頓時翻白眼:“找你出來玩玩不行嗎?再不找你你就被高三那群人給打死了!”





    我嚇了一跳,這才知道因為我打了那個高三的紅毛女混混,一群高三的老大都覺得丟了面子,盡管紅毛阻止,卻嚷著要找我報仇,幸虧葉雨時說了一句我確實是她包養的小白臉,那群小混混才安分了。

    我黑了臉,說你真不害臊,誰是你包養的小白臉啊?

    葉雨時完全不在意,拉著我的頭就埋在了她的懷里:“怎麽,當我的小白臉還不樂意了?不然的話我就去找別人了喲,去酒吧賓館都可以找到!”

    我急忙阻止:“我願意我願意,你別找別人!”

    葉雨時笑尿了,她的身上很軟,還有一股淡淡的體香,我很享受,但是還沒享受夠她就把我放開,直接拉著我來到了小吃街,大熱天嚷嚷著要吃烤串,還非讓我請客,我只能忍著肉痛買了許多烤腰子,這個家夥一邊吃一邊罵我不要臉。





    看到我興致不高,葉雨時眨巴眨巴眼睛,問我是不是在賓館的事情還沒安分下來。

    這個家夥果然很敏銳,我只好承認,問她我們兩個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麽。

    葉雨時翻白眼:“那天我們都喝醉了,你放心,就算你想幹都幹不了,真是的,如果真的幹了我就把你表情全都錄下來了!”

    這個家夥還真是一個魔女,我抽嘴角,說你跟我說實話,如果是真的一定要給我保證,因為這件事情林晴已經发飆了。

    葉雨時楞了一下,忽然停下了在吃烤串的嘴巴:“你告訴她了?”





    她的聲音很平淡,但是我聽到了一種久違的冷漠,我總感覺她生氣了,急忙解釋,說因為林晴翻看了我的手機才发現的。

    葉雨時還不高興,問我為什麽要這麽聽林晴的話,我只好說那天晚上為了找你,我沒有陪著林晴過生日,她才這樣发怒的。

    不知道為什麽,聽到我這麽說,葉雨時貌似又高興了,輕笑了一聲就點了一瓶啤酒:“放心,那天晚上我們真的什麽都沒做,當然,如果你想做我現在也可以陪你!”

    神他媽還想做!我激動無比,正要打電話給林晴解釋,葉雨時直接奪過了我的手機:“這件事情我幫你解釋,現在你的手機我來保管!”

    我有些無奈地想要奪過來,但是葉雨時貌似鬧起了小孩性子,死活不給我,無奈之下我只能任憑她折騰著,同時吃著辣死人的烤肉串。

    一直吃到半夜,葉雨時才終於停了下來,這期間她喝了三四瓶啤酒,一直在吃烤串,每個烤串還只吃一半,剩下的全都給我,我不想吃她的口水,這個家夥就用女混混的身份強迫我,還威脅我不吃的話就不給林晴解釋,無奈之下我只能全都吃了她剩下的烤串。

    吃完烤串,她又嚷嚷著腿酸,當著一群人的面威脅我蹲下給她揉腿,周圍好多認識她的混混都很驚訝,我無奈地辦了一個板凳坐在她身邊,拿起她的腿放在我的腿上輕輕按摩著。

    她身上穿著短褲,擡起腿以後幾乎短到了大腿根,我紅著臉脫下外衣蓋在了她的腿上,她頓時調笑:“不舍得我被別人看?放心,我只讓你看!”





    這個家夥很妖嬈,我不敢招惹她,只能幫她揉腿,幾乎整條街上的混混都用一種曖昧的眼神看著我。

    一邊喝酒一邊揉腿,眼看著已經到父母睡覺的時間了,我只能催促她盡快趕回家去和林晴解釋,葉雨時磨蹭了許久才不情不願地站起來,在我的催促下才走回去。

    一路上她都擺出一副醉醺醺的樣子,貌似隨時會摔倒,死死地抓著我的肩膀不放手,我稍微有些抱怨就叫嚷著不去了,一直折騰了好久才來到了我們小區。

    在樓下我就看到我家的燈還沒有關,這讓我松了一口氣,我怕她和林晴发生矛盾,讓她說話客氣一點,特別是面對我父母的時候,葉雨時有些無奈:“我倒是感覺她一直討厭我,放心,只要她不過分,我就不會過分。”

    我急忙說無論如何都不要過分,看到我這副樣子葉雨時頓時無語:“那麽一個小丫頭你都搞不定,放心,我上去幫你說一下!”

    我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一個人在樓下等了許久,葉雨時終於下來了,臉色平淡,看不出結果。

    我急忙問她怎麽樣了,她只是擺擺手:“放心,沒說通!”





    我剛興奮起來的心情又冷淡下去了,這個家夥要不要一直這麽耍我?我問她发生了什麽事,葉雨時卻是看向了我:“話說回來,我很奇怪,她明明和你關系不怎麽樣,你們之間貌似一直零交流,那就算我和你睡覺了,又和她有什麽關系?她憑什麽這麽生氣?”

    我被這句話問住了,的確啊,林晴的反應也太激烈了,我猶豫了一下回答:“林晴一直讓我學習,難道是因為這個生氣了?”

    葉雨時搖頭:“不一定,我和她解釋了,她一句話都不說,只是瞪著我,讓人发毛,就跟我把她的什麽東西搶走了一樣。”

    這樣一說,林晴的表現的確有些奇怪,就算我和葉雨時真的做了,她也不該這麽傷心欲絕的表現。

    葉雨時撇嘴:“你可小心一點,別和你妹妹发生了什麽,我總感覺這丫頭不對勁,逼急了我找人收拾一下她!氣死我了!”

    她罕見地被氣到了,我急忙過去哄她,絕對不能讓她對林晴產生敵意,過了許久她才消氣,卻是讓我陪她一起出去玩,不準回家。

    我只能答應下來,心里還擔憂林晴的事情。看我還不高興,葉雨時告訴我林晴的態度緩和了不少,最起碼還關心我是不是打架了,所以我不要太在意,盡情玩耍就是了,聽到這話我這才放下心來。

    這一次葉雨時和往常不同,沒有去喝奶茶而是帶我玩遍了幾乎這個城市所有的遊戲廳,跳舞機拳皇各種遊戲她都熟練無比,我作為第一次進入遊戲廳的新手都快被她虐哭了。





    整整一晚,葉雨時都不準我回家,到淩晨時分,太陽都出來了她才終於盡興,一臉興奮地送我回家。

    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勸她不要總是熬夜,對身體不好,而且她已經是高考生了,應該為將來做打算。

    葉雨時輕笑一聲:“我知道啊,所以我才玩這麽痛快的,你以為我和你一樣是學渣啊,我可是年級前十的學霸好嗎?”

    我有些不信,這家夥整天想著約泡還能年級前十?葉雨時直接讓我查學校的成績表,她說的信誓旦旦,我只能相信了,這個家夥果真很厲害。

    葉雨時拍了拍我的肩膀:“不過現在我考北京的重點大學有點危險,過一個月,寒假前我老爸大人就讓我轉學到省城的重點高中了,到時候可不要想我哦!”

    我楞住了,忙問她為什麽要去省城的高中,她輕笑:“沒辦法,我可不想走一個普通的211,將來我要考985,還要出國考研呢!”

    她想得很遠,這些事情在我看來都是很遙遠的事情,她已經有了完美的人生規劃了。





    我忽然感覺到了我們兩個人之間的差距,閉上嘴不知道說什麽。

    葉雨時的臉色平淡下來:“以後少瘋了,你妹妹說的不錯,你家境還可以,不要總是當一個流氓混混,更別和那種小太妹混在一起還想占人家便宜,除非你想一輩子當這種屌絲。”

    她這是知道非主流的事情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心里更多的是失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到了我家樓下,葉雨時拍了一下我的腦袋:“好好學習吧,我回去了,以後沒什麽事不要來煩我了!”

    說完這句話,她轉身就瀟灑地走了,我看著她的背影有些莫名地失落,鬼使神差地買了一杯奶茶,咬著吸管回到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