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後林晴也沒有理會我,第二天更是一個人早早地就離開了家門去學校,我連她什麽時候走的都不知道。

    不過在我給她发了一條道歉的短信以後,林晴還回覆了一個微笑的表情,讓我的心情寬慰了許多。

    葉雨時要轉學準備高考這件事情刺激到我了,我也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學習上面,閆胖子他們則是大力招收小弟,說要用我的名號一統高二的江湖。

    我任憑他瞎折騰,本來不想理會,可是沒過多久,非主流陳璐忽然找上我了,還和閆胖子一起。

    兩個人現在是高二的兩大巨頭,看到我以後同時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閆胖子直接開口:“小森,張明輝要跟我們來場決戰。”





    我有些無語說那你們就去唄,跟我說幹什麽,陳璐笑嘻嘻地抱住了我的胳膊:“他點名要你一起去,來一場最後的決戰,決定誰才是高二的王。”

    我差點噴了,這群家夥真是古惑仔看多了,我擺手拒絕,閆胖子知道無法說服我就走了,陳璐卻是抓著我的胳膊,用那幽深的溝壑摩擦著我胳膊:“小森森,森森,你就答應我嘛,那麽多人都是因為你的存在才答應加進來的,你要是不去,影響軍心就麻煩了,我們的人本來就沒張明輝的能打啊!”

    我皺眉,說我要認真學習,不想摻和這種事情,非主流直接把我的手臂放在她的胸口:“就答應這一次!好不好?你要答應了,我可以用胸給你……”

    說著,她就瞄了一眼我的下體,我嚇了一跳,這還是在教室,這個家夥也太瘋狂了。

    幸好現在還沒上課,教室里沒多少人,不過非主流這大膽的舉動已經讓很多人震驚了,之前一直挑釁我的陳楓也徹底不敢惹我了,低著頭一言不发。





    我說你別鬧了,陳璐握著我的手,輕輕地摸了一下我的大腿:“你別這樣,我真的求你了,這一次我們不能輸的!”

    然而,不管陳璐說什麽我都不想答應,無奈之下她只能離開,臨走時還抓了一下我的****:“真是看錯你了,沒用的男人!”

    我慘叫一聲,罵了幾句就又坐下去看物理題了,臨近下課的時候我還收到了張明輝的短信,也不知道這家夥從哪弄到了我的手機號,內容很簡單:“你真是個廢物!”

    我翻了個白眼,直接刪除了短信,腦殘才跟你玩古惑仔。

    我只感覺自己的思想都升華了,中午安頓好張黎心就回家看望林晴,我還專門買了一個幾百塊的半人高的玩具玩偶,想要彌補上一次的過錯。





    到家以後,家里面空無一人,我本以為林晴還沒回來,就悄悄地走向林晴的房間,想要把玩具熊放在她房間里給她一個驚喜。

    然而,剛到她房間門口我就聽到了一陣低語,是林晴的聲音。

    她回來了?

    我嚇了一跳,剛想離開,卻聽到里面傳來了一陣驚呼:“連內衣都要脫下來嗎?”

    我楞住了,皺眉湊在了房門前,想聽聽她在幹什麽。

    里面的聲音很模糊,但是我能聽到林晴貌似在說什麽脫衣服,拍視頻之類的。

    這個白癡還在拍裸貸?不可能吧?

    我急了,擔心這個家夥因為我的事情想不開,急忙撞門:“林晴,你快開門!”





    讓我沒想到的是房門沒有反鎖,我擰了一下門把手就打開了,映入眼簾的就是林晴赤裸的背影,以及她手中的自拍桿。

    雖然隔得很遠,但是我能看到,手機上是視頻聊天的界面。

    我驚呆了,林晴也驚呆了,嚇得手機掉在了地上:“你……你怎麽來了?”

    我呆呆地看著她,急忙關掉房門,整理剛才的思緒。

    林晴……這是在跟別人裸聊吧?她為什麽要這麽做?為了報覆我?不可能……但是不知為何,我的心里酸疼的緊。

    沒多久林晴就走出來了,我站在她面前,問她剛才在做什麽。

    林晴的臉色一紅:“沒什麽,換衣服而已。”





    “你當我白癡嗎?”

    我冷笑:“脫了衣服,還拿著手機,手機上還是視頻通話……你能跟我說實話,你在幹什麽嗎?”

    林晴的眼神飄忽:“真的沒什麽,你別想多!”

    她滿不在乎的樣子讓我惱火,我忍不住大吼:“你他媽以為我聽不到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麽傻逼事兒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跟別人裸聊?!”

    林晴被我嚇到了,眼圈都紅了:“不錯啊,你還挺聰明的,沒錯,我就是在和別人裸聊,怎麽了?只準你和別人上床,我連裸聊都不行了嗎?”

    一瞬間,我只感覺心痛無比,他媽的,林晴居然和別人裸聊!

    她是我一直珍視的親人,是我一直仰望的女神,是我一直想要傾盡所有保護的最重要的人,可是如今,因為這麽一件事情她居然和別人裸聊!

    之前的裸貸視頻是她在騙我,但是這件事情被我全都看在了眼中,我的身體氣得发抖,忍不住抓住了她的肩膀:“我說了,我和葉雨時沒发生什麽,就連她自己都給你解釋了,你他媽為什麽不信?和別人裸聊,你以為你在報覆我嗎?你他媽是傻逼嗎?!!”





    林晴猛地推開了我:“我願意,我早就說過了,我的事情和你無關,你憑什麽來管我?你也配?你他媽滾啊!”

    她拿起周圍一切能拿的東西朝著我砸了過來,一邊砸一遍哭著,嘴里面也不住地亂罵:“你願意和別的女生亂搞,我就不能嗎?而且你看到了事情的全部嗎?你就相信自己看到的,你他媽就是一個醜屌絲,一個爛人,一個廢物,你他媽有什麽資格來罵我,你以為我願意和你住在一起嗎?!你個白癡,滾啊!我永遠都不想看到你!滾啊!”

    我站在原地看著她,任憑各種東西砸在我的頭上,終於,不知道什麽東西砸在我頭上之後,我眼前一黑,額頭发亮,伸手一摸,一絲紅色的血跡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我笑了笑,好,你不想看到我,我就如你所願!我現在就滾蛋!

    任憑林晴亂罵,我轉身就走,不再回頭。

    沖到了小區外面,我直接找到了附近的健身房,戴著拳套就開始打沙袋,這是我第一次玩這種拳套,還有些不熟練,一些教練想過來帶我,被我直接罵走,只是一個人打了一會兒沙袋就出去了。

    一個中午我都在馬路上閑逛,看著周圍的車水馬龍,內心很是哀傷,下午上學後心情也沒能平覆,看誰都不順眼,連閆胖子都被我嚇到了。





    我的心中有一團火,拼命地想要发泄,然後,張明輝來了。

    因為沒能答應他的挑戰,張明輝感覺很沒面子,來了以後就站在我面前:“唐森,你還真想當個好學生?你他媽還是不是男人?”

    我擡起頭冷笑,看著他臉上的傷:“怎麽,好了傷疤忘了疼了?腦殘!”

    張明輝楞了,沒想到我忽然這麽沖,然後瞬間冷下臉:“不錯啊,總算有點男人樣了。”

    我冷笑,說我看你才是一直太監樣,他发貨了,剛要動手我就站起來:“誰說我要好好學習了?誰說我不答應你了?我現在就告訴你,明天的中午咱們在小樹林等著,單挑群毆隨你選!”

    所有人都楞住了,張明輝也笑了起來:“好,這可是你說的!”

    “我還沒說完!”

    我也笑起來:“要玩就玩一個大的,這一次誰輸了,誰就自己退學,永遠滾出這個學校!”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楞住了,張明輝看著我发呆,我逼視著他的眼睛:“怎麽,你不敢了?”

    張明輝終於大笑起來:“好!痛快!這一次誰他媽輸了誰就滾出學校,再加一個,輸了的人就永遠不要靠近張黎心!”

    我皺眉,張明輝不屑地嘲笑:“怎麽,你不敢了?”

    我說我不是不敢,只是不想用張黎心當賭注,這樣太無恥!張明輝冷笑,說我少他媽裝紳士,就問我敢不敢!張

    我一拍桌子,幹了!

    他很滿意地要離開,他的手下看著我比了一個中指,我直接抓住了他的指頭,用力一掰,這個家夥頓時慘叫著倒在地上。

    我沒說話,拿著桌子上的一摞書就砸在了他的頭上,又一腳提在他頭上,這個家夥慘叫著滾了一圈,又爬了起來,剛想還手就被張明輝攔住了:“唐森,你什麽意思?”

    “管好你的狗!”

    我只是冷笑,閆胖子站了起來,嗷嗷叫著要開戰,張明輝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轉身就走。

    然後一節課的時間,我們約戰的事情傳遍了全校。

    陳璐第一時間找到我,上下打量:“你是怎麽了?轉性了?”

    我搖頭不說話,她四處看了看,发現閆胖子出去找人以後坐在我身邊:“還是說,你想摸我的胸部,迫不及待了?”

    我無語地看了她一眼,這個家夥還真是放蕩。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忽然在窗外看到了林晴的身影。

    她看著我,貌似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眼神中有著些許不自然。

    這時候非主流也看到她了,只是輕笑著挺了一下胸,林晴頓時黑了臉,轉過頭就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