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能力者的接觸

項愛本來還想解釋,卻想不到雪梅竟這麼簡單便接受了。他也不多言,邊走邊繼續注視著六樓的動態。

還好女人只是緩步而行,當她到了後樓梯,並開始往下走時,他倆已回到了正門樓梯。樓下人也少了,反正雪梅走得不快,他們便跟在人群後面慢慢走著。

這時,陸陸續續有特警衝上來,跟他們刷身而過。這些人和剛才的騎警差遠了,身上都掛滿了專業裝備,手持各種衝鋒槍或突擊步槍,臉上戴著防毒面具,二人也不禁多看兩眼,酷!

沒多時,樓上傳來了猛烈的槍火聲,雖震耳欲聾,卻令人安心。



項愛的全景視點,早已翻過了走廊外牆,直接往下移動到四樓某個暗角,並監察著這一切。他看見那女人,被無間斷的火力打得滿身彈孔,竟也還能跌跌碰碰地走了一段路,才倒在地上;特警也是錯愕,不敢胡亂靠近女人屍身。等了好一陣子,才有一些全身都穿上防化裝備的人員,接手去作檢查。

「剛才在課室時,那女人往後倒退的事,我看還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雪梅輕聲耳語。

「嗯,有人問的話,就說當時我們瑟縮在地上,沒敢去看那女人好了。就算有神槍手看見剛才那女人的異常狀況,他們也不會看到倒在地上的我們在幹甚麼。」

他們到達了校門,馬上有穿著防化裝備的人員上前,檢查他們身上是否有外傷。對於只有遇襲班級的學生有這種特別待遇,也算是合理。

一輪檢查完成後,便是向警察錄口供。他倒不敢把窗簾布的那段事情略去,只是把後面的改為倒在地上後,他和雪梅二人抱在一起沒敢看那女人,但過了一會,她還沒打過來,於是便逃出去。



那警察也沒有追問太多,不久就讓他倆離去,二人也各自打電話向家人報平安。

雪梅因為腳踝扭傷,直接坐救護車到醫院,便在校門外與項愛道別。

「阿愛,你不用陪我去了,家人會去醫院接我,男友也說要來看...安頓好後我再打給你吧。」

項愛剛才聯絡的其實只是他的親戚監護人,對於家人已去世的他來說,聽到後心裡還是有一點隱隱作痛。

「嗯,那麼小心身體,我們之後再談吧。」



為免雪梅男友發現他們有不尋常關係,還有一個從沒說出口的不成文規定,就是他們之間的通話,總是先由雪梅聯絡。

項愛的名字中性,他還特意在WhatsApp貼上布娃娃的相片,有文字紀錄的對話都相當克制,他的男友一直只以為她有個叫阿愛的同性好友。

等救護車離去後,項愛便急急往回家的方向走。

雖然經歷了很多怪事,但都可留待晚上再去想。他現在還有需要急切去完成的任務,就是回收還留在學校的彈珠。

學校現場被警方封鎖,剛才他也被告知了明天會停課,想必校園會被徹底檢查。要是有人發現了一顆自己會動的彈珠,那可就不妙了。

他的腦海還能連接學校那邊的畫面,也很相信這映像是來自那彈珠,就在剛才在查看完那女人被殺後,他已引導彈珠躲藏到一道隱閉的夾縫。

他的家就在緊貼著校園後方的一個屋苑,那屋苑的平台是建在三層高的停車場上,因此可從平台上看到整個校園的背面部份。

項愛在學校生活了數年,很了解校舍的布置。他到了屋苑平台,找了個有利位置,利用兩個視點的來回切換,小心地回避其他人及閉路電視的視線範圍,指揮彈珠向屋苑進發。



他決定將彈珠移到屋苑內一個無人會關心的草叢,那裡上方還有遮閉物,即使是用間碟衛星也不能從上方觀察,會是個很好的回收地點。在進行回收前,他需要小心整理一下頭髮,以防掉落並遺下DNA,也想好了要把所穿的鞋子消毀。

他不認為這是過份小心,要是政府知道有這麼一種能力,肯定會相當感興趣,難保他們會以黑暗手段做出多非人道的事情。

從學校步行回屋苑,大概也就五分鐘的路程,那彈珠的推進速度不比他步行慢,但是由於要小心地操控,竟耗了半小時才完成。

項愛這番操作讓他精神上相當疲累,看來這能力也不適宜長時間操作。

忽然,一把陌生的沙啞女聲,在項愛身旁對他說:「這位小哥,你還真是看得入神呢。」

項愛一驚,即急忙跳開,同時轉身查看。只見有一位年約二十多的女性,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站在他的身邊,而他竟然沒有絲毫察覺。

女生轉頭望向前方的校園,似乎很欣賞這個景觀。「呵,這位置真方便,可以看到整個校園哩。」



這女生有著長度及肩的棕色曲髮,面容清秀,帶著兩個笑窩。她的身形高挑,有傲人雙峰和水蛇腰殷的魔鬼身段,身上穿著養眼的低胸黑色套裝。整體感覺,既不失俗套之餘,又像個愛泡愛玩的美人兒;項愛甚至能想像她在某酒吧內,輕鬆地舞動“無雙”秒殺複數男士眼球的模樣。

但美歸美,尤物歸尤物,無故近前,她絕對是個需要警惕的人。

「哈哈,哎喔,不好意思嚇著你了。」

女生無視這裡是屋宛禁煙環境,自顧自地點起她的健牌香煙,慢慢吸了一口才接著道:「最近發生的煩事還真多呢。」

項愛本能地維持適當距離,試探性地向那女生詢問。

「不妨,剛才只是我在想東西想得有點出神,妳是有甚麼想跟我說嗎?」

她帶著一副興味盎然的樣子說:「看校服,你也是那所學校的學生吧?剛才那校門前發生的事我也有看到,真是相當可怕喔,你在學校時,有看見那女人嗎?」

「我有看到,因為她剛才有接近過我的附近,混亂中也有隱約看到她的樣貌。」



項愛也不怕帶有保留地把事實說出,他也想套一下這女子甚麼來頭。

「我想她大概是個瘋女人吧。」他又補充道。

「嘻,是嗎?不好意思向你問個不停,我實在對她有點興趣。我叫Alice,可以怎樣稱呼你呢?」

「我叫項愛,叫我中文名就可以了。」

「嗯,叫你阿愛好嗎?我蠻喜歡這名字。不過說真的,你會覺得這只是單純的發瘋嗎?還是甚麼類型的感染了?」

怎麼這麼巧她也用阿愛這個稱呼了?嗯,可能是已沒有其他比較好的親切叫法吧。想說感染嗎?這話題還尚算是合理範圍。

「假如是發瘋的話,從剛才我觀察時所看到她的動作和力量,就算那是瘋子的蠻力也未免太誇張了。若這是源於某種感染,像那女人般的喪屍行為要是擴散開,恐怕人類要滅亡呢。我真希望她只是單純發瘋。」



「嗯,我也不希望是感染呢!我剛才在外面看著她的時候,就不覺得她是個瘋子,但又不像甚麼喪屍感染,反而覺得她像是有甚麼特殊能力。」

來了!果然來者不善!

「哦?妳是說像超人、蝙蝠俠或特異功能一類嗎?這我就不知道了,也許世上真的有人有這類能力呢。」

「對丫!我總覺得她這麼厲害,就這樣掛掉有點奇怪呢。可能是某個正義的超能力者,在剛才暗中協助市民也說不定哦!你剛才有沒有發現到,某些正義超能力者留下的蛛絲馬跡了?」

時間倒流!她一定是有看到了,或是知道當中的一些事情。

「她也不是簡單的掛掉,我聽說我們有些學生遇害了。正義的超能力者嘛,如果真的有也不錯,那是妳嗎?」

「哈哈,如果我有超能力的話,一定會救阿愛你哩,畢竟我們在這認識算是有點緣份吧。」

「不過哩,剛才阿愛說的遇害學生裡,不會也有你的同伴吧?嗯,對啊,既然你平安無事,可能在你身邊就有一個有超能力的同伴,在暗中保護著呢。」

「又或是,可能你就是那個不能說出身份的正義超能力者哩,哈哈。」

她說甚麼!?這個叫Alice的人知道得很多!彈珠被發現嗎?嗯...雪梅!?

對啊...就樣“時間倒流”便說得通了!“時間倒流”出現後,那女人也沒有想要殺她!

他腦海中重溫了剛才“時間倒流”的片段。

項愛沉默起來,他開始假設Alice是個能力者了,而這人還不知是敵是友。

「我也有想過,人類、還有這個地球可能都要完了。如果某日滿街都是這種喪屍怪物,還真是世界末日的景象呢。」Alice又把話題拉回喪屍女人。

「那麼,妳是覺得這是種感染嗎?還會大規模爆發?」項愛又試探著。

「哎喔,我也是猜猜而已,不知道是感染還是其他東西呢。有備無患嘛,誰也不能保證有多少個像剛才那個女人一樣的人呢,多起來便會有大混亂了。我們來個設想吧,就當滿街都是這樣的喪屍,你會打算怎麼樣?」

「找個地方躲起來吧,不過像香港這樣高密度的城市,也許沒甚麼地方是安全的。」

「嗯!你說得不錯。又如果,這事情只在一些地方發生,比如說香港好了,也許還因為旅客來來往往,有好幾個城市都出現了這種情況,這危機你想你會怎樣處理呢?」

「正常來說,應該封鎖這些地區,抓一些來做研究實驗。如果散佈速度相當快的話,要是發現感染不會透過空氣擴散,必要時可以用核彈或甚麼的炸了這些城市。」項愛說著也不禁一驚,這是合理的一個推斷,這使他開始感到不安。

「嗯,也許要在封鎖前逃到比較偏遠的地方,會比較安全吧。」Alice附和著說。

「我想還是要看規模有多大吧。像城市裡一些核電廠或病毒實驗室,要是無人管理出了意外,偏遠地方也不見得安全。」

Alice深深閉上眼睛,然後正經地若有所思。

項愛的警戒也減少了些,畢竟她似乎提供了一些情報和思考方向。現在Alice沒注意著他,他不禁把視線注視到她那豐滿的胸脯上去,想像那酥軟而富有彈性的質感。想了想又覺得不好意思,有種犯罪感,他也只能嘆息所有雄性構造的生物,都會有這種不可抗力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哎丫!」

Alice忽然莫明地捧腹大笑,轉過身來重重地拍了幾下項愛的膊頭,笑聲還是停不下來,項愛不明所以地望著她。

「男性來說,你是相當紳士了。你知道嗎?有很多人只要我跟他談上幾句,就已經讓我相當噁心哩!如果有那天要作一次逃亡旅程,找你作伴也相當不錯呢。」

「吓?」他想她忽然把話題扯到那裡去了?

「噗,哈哈,呀...不好意思。跟我保持聯絡好嗎?跟你聊聊天感覺也不錯。你不會拒絕我這個美女的邀請吧?」

「呀...??不會哩,那麼我加妳WhatsApp吧。」

兩人留下了聯絡,Alice說她還有點事要先走了。項愛向她道別後,也急忙去回收他的彈珠。

走遠了的Alice,還是禁不住在偷笑,她自言自語道。

「意想不到的收獲!嗯...是彈珠嗎?真有趣的物種!」

「天幸想要找的人會是他嗎?這甚麼年代了?還有這麼純情害羞的孩子喔?還好是我喜歡的類型!跟這個孩子一起的話,我看應該還不錯,雖然他在學校還是遺下了漏洞,但也算是個聰明謹慎的人。還有那個叫雪梅的女孩...」

「那現象真的是時間倒流?的確無解啊,這能力的原理是甚麼?發燒嗎...那麼幾秒鐘應該是那能力的極限,另一個新物種應該就是她沒錯了。」

「現在還有時間,今晚也去偵察一下教授吧,看看那個變態還有些甚麼有用的想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