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圖畫

「請問妳是愛麗斯姐姐嗎?」 一把小女孩的聲音問道。

Alice回頭一看,抓住她手臂的是一個約7至8歲 的女孩子,差點把才剛死裡逃生的她嚇壞了。

小女孩有著黑亮的長髮,前髮是平齊的瀏海,有一雙神秘和富有東方美的細長眼睛,正在帶點緊張而又童真地發出微笑。她身上穿著淺藍色的連身長裙,裙上刺有白色花邊作襯挓,雙腳穿著一對小小的黑色鞋子,看上去像個被偷換了東方臉孔的洋娃娃。

Alice第一時間潛入了她的意識,一邊問道「嗨,小妹妹,妳是怎樣知道我的名字?」



「太好了!真的是愛麗斯姐姐嗎?我是天幸,我在等姐姐妳呢!」話剛說完,她已急不及待地把藏在身後的一本繪畫册雙手交給Alice。

Alice糊裡糊塗地接過繪畫册,並感應到這個叫天幸的孩子沒有惡意,但她是怎樣認識我的?

天幸又急急忙忙地在把Alice手上的繪畫册翻到了其中一頁。

Alice仔細觀看,這是一幅小孩畫的彩色圖畫,相信便是這個叫天幸的孩子畫的。圖畫裡,畫了一個小女孩,在她旁邊還有一個女人,她們手拉著手站在一起。

畫中的小女孩有著黑色的筆直頭髮,似乎就是天幸。那女人的胸部誇張地畫得比頭還大,頭髮塗上綜色,穿著黑色上衣。Alice看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著,也是一件黑色襯衣,不禁驚訝。



她又看見背景中有一個英式鐘樓,時針指向晚上9時,天上掛著月亮;她急忙確認一下尖沙嘴鐘樓上的時鐘,也是指向9時正,畫中的地點和時間竟然都和現在的情景一模一樣。

女人的旁邊寫著“愛麗斯”三個字。

Alice看著被寫在畫中的名字,認定這絕不可能出於偶然。「這幅畫裡面的愛麗斯是我嗎?旁邊的女孩子是天幸妹妹?這是在甚麼時候畫的...妳能夠把未來的事畫出來?」

「嗯,是我畫的,我知道這個地方,畫好了便來這裡等妳了。」

Alice再一次確認她的意識,這女孩子沒在說謊,小孩的心裡已回答她能畫出未來。



「妳...是跟著這幅畫找我的?就靠這樣一幅圖畫?」

「其實也不用找,這幅畫的事情是一定會發生的。」天幸自信地回答。

Alice心裡驚嘆,又發現有能力的新物種了,世上還真的有預知能力...。但是,我和她在這裡相遇,對她來說有甚麼意義嗎?預知在尖沙嘴裡遇到一個陌生人會有甚麼用處?

﹝姐姐妳一定要跟我在一起,我不要被吃掉!﹞

被吃掉!?她是指其他獸化類的新物種?

雖然Alice正在窺探她的意識,但小孩子的思考是想到甚麼便說甚麼,比較簡單直接,少有反複思考和計算其他事情,那倒不如用一問一答的方式來誘導她談話。

「天幸妹妹,為甚麼妳覺得一定要跟著姐姐一起呢?不一起的話,會有甚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嗎?」

「是好可怕的事!姐姐妳快看看後面那頁!」



Alice翻開下一頁,只見分別畫有兩幅圖畫,她疑惑地細看和比較著這兩幅圖畫。

在左邊的圖畫上,也是畫了一名女性和一個小女孩,女性的特徵還是有著又圓又大的胸部,想必這兩人就是指我和天幸吧,不禁概嘆她在小孩心裡的形象竟是如此。兩人在一個小房間裡坐著,看上去都很高興,中間還有一個心形的符號。

她再看一看這個房間的布置,有一張日式矮桌,地上有一些坐墊,一張配有小王子圖案床套的單人床,一張電腦桌,桌上放了電腦筆記本和一堆書,還有那衣櫃和冰廂...。太誇張了!這些布置不是和我家一模一樣嗎?還有些小小的長方型圖案是甚麼...裡面有星星?啊!是罐裝飲品,我們在渴著。

再看右邊的圖畫,上面有兩個人,一男一女。這兩個人的表情兇殘,在吃著一些手手腳腳,地上有個人頭,那人頭的樣子...似乎是天幸。

「這兩幅都是天幸妳畫的嗎...?它們是甚麼意思?」

「這兩幅圖畫,有其中一幅之後會發生。如果我不跟姐姐一起,像左邊圖畫那樣照著做,便會像右邊那樣被吃掉了。」天幸的眼神和口吻帶著哀求。

Alice把她親切地抱近,天幸會意,心情又變得喜悅。



「妳知道這兩個人是誰嗎?」

「我的哥哥和姐姐。」

可憐的孩子,她的親人要演化。不過他們看上去還是人形,那就不能說能保有人形的演化,便能保有理智。

「姐姐一定會幫妳,不過可不可以告訴姐姐,妳是用甚麼方法把這些圖畫畫出來的?」

「這是我做夢時看到的!」

預知夢...原來這也是一種演化。

「嗯,姐姐覺得妳畫的地方好像我的家,妳想跟姐姐回家嗎?」

「YEAH!現在就去!」



Alice心想她的地址大概還未被共制會發現,便招了計程車,以離家5分鐘步行時間的某地點作目的地。她帶著天幸回到家中,天幸轉看了一圈,即滿意地點頭說:「就是這裡!」。

Alice笑了笑,便去打開冰箱。一看不禁漸愧,裡面果然塞滿了她的Heineken啤酒,卻竟連一支清水也沒有,她才想起她很久沒渴清水了。

「哇,姐姐的冰廂裡只有啤酒嗎?」天幸也探進來,想要查看冰廂有沒有好吃的東西。

「哈哈!不好意思囉,姐姐馬上給妳煲一些熱水。」

「不用啦,姐姐妳看!在這圖畫上,我們都有在渴這個。」天幸把手指向了那些啤酒。

仔細一看,真的是兩人都有包著星星的長方型在手,那就沒有理由阻止她渴酒了。在Alice那邊還堆了差不多十來個罐子,是她平時一個人飲得醉倒的份量,不禁又再一次漸愧。

「如果我們都按左邊的圖畫做了,那麼接下來會怎樣呢?」



「每次我實現了最後兩張圖畫的其中一幅後,再睡覺時又會再作另一個夢,然後又會看到三幅新圖畫。」

「那不就沒完沒了?」

「就是這樣!」

都到這步了,Alice決定忠實地完成這個預言,她給了天幸一罐,自己又按圖畫中的數量拿了10多罐,一邊愉快地跟天幸談天一邊渴著。她得悉天幸是在一個月前開始有這種能力,還好沒被其他人發現,不然很可能當上那變態教授的實驗品。她也把自己的能力向天幸說明,天幸倒是沒覺得驚訝,只是好奇地追問潛入的感覺,她早便知道Alice會跟普通人有點不同。

「姐姐之後妳會照顧我嗎?」

「放心!以後我們都在一起。」

為甚麼毫不猶疑地答應呢?我這算是出現了母愛?

天幸不曾渴酒,快要醉倒,Alice怕那圖畫裡十多個在地上堆著的長方形都是空罐子,只好在天幸睡著前不停地灌著渴。完美地模仿後,她便把天幸抱到床上去睡覺。

Alice坐到床邊,她見天幸已熟睡,便開始集中精神,潛入天幸的意識。

最初,她感覺到和平常人睡了時差不多。

過不久,天幸開始做夢,Alice也更加集中起來。

這畫面很清晰?和正常的夢境很不一樣!

Alice有試過感應鄰居的夢境,那些人的意識都是濛濛濃濃地進入一個夢世界。她現在卻感到天幸的意識在飛奔,還好像漸漸飄升起來。

她看到了一個房間,是Alice的家沒錯,意識還在慢慢地向上升。她接著看到房間裡有兩個人,是她和天幸!

Alice愕然了,她試著向天花板處揮手,在天幸的意識中也看到自己望向上方在揮手。天幸的意識越升越高,只有一條銀色線連接著身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