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共制會

曹教授駕車前往白石某貨櫃倉區,Alice窺聽到目的地後,便招了一輛計程車尾隨。

這處貨櫃倉區,本為一間供租戶寄存貨物的小公司所有。由於地點偏靜,亦接近他的大學,曹教授以手段收購了這個位置。

公司表面上繼續經營貨倉業務,客戶都是共制會成員。裡面劃有一個外人禁入的區堿,在這區域內的貨倉,除了存放著一些掩人耳目的藝術品外,其實還有一個地下入口。這入口連接了一個佔地甚廣的實驗室,地深九層,進行各種非法的活體實驗。

這項工程是他利用人際渠道,雇用了一些非法勞工來完成,裡面有各類實驗儀器,並且有周全設施監禁著他的實驗品,包括了他的兒子。



能在香港合法而又不為人知地完成這些事情,便不得不提曹教授的共制會360+度成員身份,這身份讓他輕易地串通社會統治階層,他的“兄弟”。

在這裡,有必要說明一下共制會,“共”是共同的“共”,“制”是控制世界的“制”。當然,凡事不要說得太明白,你懂的。

共制會最初成立於18世紀的英國,是一種准宗教的兄弟會,表面的宗旨為倡導博愛和慈善,追求美德和完善社會,為了不引起公眾質疑,組織對外則改用了一個相對好聽和近似的名字。現時,它在全球主要地方都有支部,香港的共制會成立於1844年。

歷來會員都包括了很多權貴、富商和政治家,申請人必須是有神論者。

其社團形式相當封閉,如無兩位共制會成員推薦,外人無法加入。其考核兄弟的時間,短則半年,長則無限。只有一般會員,即3度至33度的成員,可以自願向外界透露身份,但他們內部之間的暗語和手勢,仍沒有對外界透露。



其會核心成員,則屬於沒有向外公布的360+度成員。這些核心成員全球不超過99人,他們都是最位高權重的能源富商或政治人物,部份則是掌有重要知識技術的科學家。

360+度成員都是世界的真正統治者,除了他們已經有點厭倦的淫亂派對和活人獵殺遊戲,也會定期進行一些正式會議。

主要內容為控制世界的“秩序”,例如修訂和監察對勞工的剝削力度,以保證權貴最大利益的同時不致出現社會動亂、對黑歷史和產品副作用的資料進行修改、以暗殺或戰爭方式推翻不聽話的商家和政權等。

他們的輝煌戰績包括了越戰、甘乃迪遇刺、水門事件、石油危機、星戰計劃、致癌性產品的隱暪等等數之不盡,但這些都只不過是維持營運的必要手段,他們還有更宏大的目標。

這個最終目標,就如同360+度這個稱號所比喻的,要突破四維的界限,成為神一般的統治者。



由於曹教授發表了權威性的基因改造食品無害論文,使大部份國家通過了生產和出售這類食物,不少商業活動得以順利進行,使他獲提拔為360+度成員。當然,他們的會員都明白這篇論文的目的性,還是選擇了吃未經改造的食物。

他豐富的生物學知識也是他成為360+度成員的一個因素,誰不想要延長壽命?

過往的香港成員在共制會沒有甚麼地位,他們多只是欺壓一下小商家或剝削工人,以及像阻礙非會員申請電視台營運權等等這類小動作,還要幹得不好。曹教授是香港首位能進入360+度的成員,他十分滿意自己的表現,感到相當光榮。

然而,曹教授對於現正進行的新物種研究,他還沒有把關鍵性的研究結果分享給甚他成員,他是一神論者,多神論已是過期產物。

曹教授把車停泊好,通過幾道保安關卡,進入了地下的研究室。

研究室內的科研人員,在曹教授經過時,都恭敬地點一下頭,一些幹部向他報告最新的研究成果。只見他一如以往地,對進展相當不滿意,他向這些幹部指示了後續重點,也不忘提點他們加緊進度。

曹教授心裡著急,現時變異案例不多,共制會的骨幹成員雖然對現象不斷查問,但他們的知識顯然還沒能了解事態的嚴重。他一邊向組織作誤導性的報告,一方面加緊研究,只要他能破解和利用這次不明所以的大量基因突變事件,便不用再看組織的臉色了。

他從統計數字中算出,突變個案的數量正在按混沌理論的方式非線性地增長。現在看來少量及穩定的突變數量,將會在某個時間分岔,爆發性地出現突變。當然,因為受到相當多的因素影响,他無法算出爆發的時間分岔出現在甚麼時候,只能粗略估計某時間後可能的變化幅度。



他心裡慶幸共制會中另一位生物學權威在半年前無故消失,使他能順利地向共制會成員隱暪事態的發展。

曹教授把他桌上的最新簡報閱讀過後,便向著監禁實驗品的區域走去。

監禁實驗品的區域位於地下最深的第九層,這裡約有十個以厚重鋼板建成的房間,在每個房間對上兩層高的位置,有著由一米厚度的強化玻璃阻隔著的觀察室,使研究人員除了從閉路電視的映象外,也可以直接從上方觀察房間內的實驗品。

其中的三個房間裡都有住客。

一號實驗品是一隻三米高的人猿,牠的爪硬如鑽石,爪身比日本刀還鋒利。肩背已相當硬化,使他突進時身軀可以有坦克般的威力,腿部的肌肉粗壯得就如戶愚呂般從外表也能看得出來,這使他擁有驚人的彈跳力。為了困住這頭猛獸,房間的上方和四邊也加裝了高壓的電力網,否則厚重的房間鋼板恐怕也捱不住他的不停撞擊。

二號實驗品是一匹半人馬生物,就如傳說中的半人馬般,她赤躶的上半身一如普通人類,下半身連著的則是一頭馬匹。那人類容貌看來是個約15至16歲的少女,她除了有馬匹的奔跑速度外,沒有甚麼特殊能力,並在房間內不停哀求著「請把我放出去。」「我不要吃這些奇怪的藥物。」這類說話,當然沒有人會理她這個要求。

三號實驗品是一個男孩,年約10歲,他雖只有普通人類的外觀,卻擁有讓每一位研究人員都驚嘆的技能,他的眼睛能進行立體打印。只要把一件物件讓他觸碰,他便能從眼球中放出一束彩色光線,像立體打印般織出一件完全相同的物質。經過連番試驗,他已成功地織出一隻手錶,一磚金條,以及一隻白老鼠。由於他不太合作,加上每次發動能力後都會消耗大量身體能量,故此研究人員在他身上插著很多輸送營養的喉管,他被鎖在椅子上,附近還放有一些刑具,通常在他不願意合作時會用到。



這三個實驗品,在一個月前還都是一個活生生的普通人,被特工發現後轉送給曹教授研究,還好都發現得早,只有他們身邊的一些目擊者以“被意外身故”方式處理掉。

研究人員視他們為珍寶,每一個實驗品都是那麼讓人噴噴稱奇,但前兩者也只能算是奇異生物,顯然比不上三號實驗品的價值,他擁有的是一種無法用科學解釋的能力。

這男孩攝取的不過是普通人類所需的營養,如何能無中生有地造出金條這種完全不同的物質?

那用來給他複製的白老鼠曾做過一些電擊訓練,讓牠在吃某特定食物時總是受到電擊,研究人員發現被複製出來的白老鼠,也有了恐懼這特定食物的習性,也就是說連記億也複製了。

曹教授明白到只要能研究出三號實驗品的能力原理,量產一支忠心的軍隊就不是甚麼難事,這也是為甚麼,曹教授開始有了背叛組織的想法。而且,這只是冰山一角,只要有更多的實驗品,破解更多的異能並留為己用,要成為神也不困難。

他對於把兒子不人道地進行各種實驗,沒有半絲愧意,現在時間就是關鏈。

不說曹教授繼續忙於觀察各種實驗,卻說Alice到了白石下車,尚未走近貨倉,已掃瞄到內裡警衛深嚴,不尋常的保安數量引起了她的注意。

這地點外圍以鐵絲網包圍,佔地有一個足球場大,只有一條道路連著入口。鐵絲網外其中三面都是樹木林立,只有背面向海,四周都裝了相當多的閉路電視,外人根本無法潛入。還好Alice也非常人,她沒必要親身進入貨倉場地,這周邊環境反而有利了她的發揮。



她利用外圍樹木草叢的遮擋,接近到貨倉的外圍,即發動起她的意識間碟能力,100米範圍內一切生物和建築構造無所循形。

「還真是不知不覺便成了個情報間碟,可惜沒人發薪。」她苦笑地自嘲。

Alice仔細探查了保安人員的分佈,又試著潛入幾名保安的意識,發覺他們竟全都不是普通人,真正的身份是共制會的特工,每個都有戰鬥人員的水平,更覺這個地方不簡單。

雖然因為距離太遠,她探查不到研究室的入口,但由於入口下的地下建築佔地甚廣,她向下感應到地底還有數層建築,包括了那些正在忙東忙西的科研人員。

雖然曹教授和實驗品的位置並不在她的探測範圍,但她還是從那些研究人員的意識中,探聽到相當多的情報。

她心裡暗付道:「竟然有這麼一個組織在香港活動,還要做著這類活體實驗!」

在她的探測範圍內約有50個科研人員,她遊走於各人的意識中,大致上了解了幾項事情。



﹝這個是共制會控制的組織,他們約一個月前已注意到演化的發生,並且進行研究。﹞

﹝地下困著三個實驗品,大致的能力和外觀也從科研人員腦海中探到了,原來還有這麼大差別的演化。﹞

﹝這種演化在全世界都已有個案,但現時主要發生在香港,美國黃石國家森林公園,以及倫敦,原因不明。﹞

﹝估計這次演化的爆發源頭是這三個地方,一星期後又出現了第二次爆發,第二次的覆蓋範圍是世界各地,但在南美州,加拿大,俄羅斯,東南亞和非州中部較明顯,估計和樹林密度有關。﹞

﹝他們偷取醫院病患的DNA紀錄作對比,發現正常人口的DNA還未有改變。這和我的觀測結果不同,那麼除了DNA外,我的能力應該是還感應到了一些其他東西,以致我能比他們更早發現演化正在大規模發生。﹞

在Alice的探測範圍以外,一名坐在監視螢幕前的特工發現了不尋常,這研究設施四周除了有閉路攝錄機作監視外,還有紅外線感熱監測。由於Alice身體卷作一團,最初那名特工還以為是有一頭狗伏了在外面,只是Alice長時間呆在樹後同一個地方,他才開始懷疑那個會不會是人,即以對講機向地面人員作出指示。

地面的特工馬上行動起來,想要悄悄地對Alice進行包圍。雖然她在潛入個別腦海的意識時,會大大減弱了她的區域掃瞄能力,但由於地面上特工的情緒忽然都變得警惕,並且開始移動位置,這麼大的變化她還是能察覺得到。她心知不妙,也不再花時間潛入他們的思考,隨即轉身便跑。

螢幕前的特工見Alice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心中一愕,暗付此人必不簡單,也沒時間去想為甚麼她會知道他們正要調動人手包圍,即命令所有特工都追捕過去。

Alice知道在道路上跑必定會被他們的車輛趕上,即向樹林之中逃去。由於樹林面積頗大,又沒有燈光,環境對她非常有利。

她感應到有人正向她瞄準鎖定,嚇得馬上閃身,一下槍擊隨即打到了她的腳旁。原來遠處已有狙擊手向她射擊,雖然狙擊槍配有夜視功能,還好由於樹木的遮擋,加上他們被命令了要進行活捉,只能瞄準她的手腳部位攻擊,她的感應能力幫她躲過了這一擊。

Alice深入樹林後,狙擊手已無用武之地,但後面還是有大量突擊人員在追趕。

她掃瞄到樹林內再沒有監視器,心神稍為鎮定,但想到那些地下的實驗品,仍是倍感緊張。雖然Alice的體力和速度完全比不上特工,又沒經過戰術訓練,本應是束手受擒;但她邊逃邊鎖定了他們當中的一名指揮官,窺探他的意識並掌握了所有特工的行動,竟也找到了包圍網的缺口,沒命地向那方向跑去,順利地逃出了樹林。

剛離開了樹林,正好一輛計程車駛過,她馬上登車向司機隨便指示了個地點後,即全身發軟臥在車中。

「真白痴啊,這麼危險的事以後都不幹了!」

她仔細回憶那些特工的意識,確定他們沒有發現自己的容貌,情況還不算惡劣。但為了小心起見,她仍決定轉移幾個地點,換乘幾輛車後才回家,畢竟那個叫共制會的組織相當不簡單。

在到港島轉了數圈後,她在尖沙嘴海旁下了車,經過鐘樓,站在海旁欣賞夜色,不覺感到一絲孤獨。

就在她認為已經安全並放鬆下來的時候,她的手臂卻忽然被人從後抓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