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若即若離的關係

第二天的清晨,項愛被室外射進的耀眼陽光喚醒,習慣了校園生活的他,感到要遲到而條件反射地彈起身體。他環顧四周,才想起正身處在Alice家中,昨天中午的喪屍女人事件後學校已宣布暫時休課,他不禁為剛才的愚笨行為騷了騷頭。

想到現在的演化狀況,要謀劃將來在亂世中求存的時間也不足,復課後還回校上課這種事情便顯得像個玩笑。他看了一眼手錶,原來已快11時,屋內Alice正剛剛準備好早餐,三份精美的餐點就像被考慮過美學構圖的因素後,才分別排放在桌上最洽到好處的位置,每人都有一份煎蛋、腸仔、茄汁豆、多士和鮮橙汁,對習慣了獨居生活的項愛來說還真是豐富。

Alice看到項愛剛才彈起床的舉動,已禁不止在偷笑,一邊又繼續把餐具都排好在桌上。「嘿,這小懶豬終於起床了嗎?快去洗個臉便來吃東西吧。」

「 哈哈,原來哥哥比姐姐還要貪睡呢。」天幸正在玩手機遊戲,似乎已玩到某個緊張關頭,但也不忘邊玩邊調戲這位傻愕愕的新同伴。Alice以一笑回應天幸,她如常地只穿著胸罩和內褲,但項愛已沒有任何不自然的感覺,大家都理所當然地接受這種共處環境。



「呃...早晨,這早餐真是豐盛啊,感謝妳了。」項愛把地板上的被子和床墊摺好,放到廳中的一角,屋內融和的氣氛,就像他和Alice之間似乎從沒發生過任何關係。

Alice等他收拾好東西後便說:「嗯,話說回來,雖然現在還不能把雪梅帶來,但你是不是應該給她聯絡一下?」

項愛聽罷也同意Alice的提議,便翻查了手機,只見還沒有收到雪梅的訊息,按雪梅過往每天總要招喚他數次的習慣,這次也確實等得太久。他進到浴室簡單地刷牙和洗臉後,便走到餐桌跟大家一起用餐,邊吃邊給雪梅發了個WhatsApp短訊。

【項愛:嗨,現在沒打擾到妳吧?身體好點了沒?還在醫院嗎?。】

不消一分鐘,他已收到雪梅的回覆。【雪梅:嘻,腳沒甚麼大礙已能走動,發熱也退得七七八八,但還在留院觀察。現在家人和男朋友正照顧著我,不過中午過後只會剩我一人留在這裡,大概等到晚上便可出院。】



【項愛:嗯,那我便放心了,我現在去看書,下午1時後再聊吧。】

【雪梅:好哇,等下再聊。】

Alice八卦地看過短訊內容,眉頭皺了一下,她似乎對項愛的態度有點不滿。「就這樣?還以為你對她滿有情義的,不打算到醫院探望嗎?那有甚麼書好看?」

項愛不好意思地回答:「不是真的去看書哩,她會明白這短訊的意義。呃...還是坦白說好了,我們只是怕內容被她的男朋友看到,看書是我會等待他男朋友離開的替代語,聊天其實就是見面了,算是我和她之間的暗語吧。」

「哇丫哈哈哈,兩個古惑的小鬼!你們的關係實在很難不用偷情來形容吶,相當愛暧眛和有趣!」Alice邊大笑邊用力地在項愛肩上拍了數掌,似乎這是她感到愉快時的專用表達方式,她對這兩個小鬼頭的聯絡方法感到樂透了。



「嘰嘰,這個我也懂!哥哥和她已接吻了嗎?」天幸也加進來要八卦一下,她狡滑的眼神配合著她那雙細長的東方眼睛,看上去竟也像個情場小老手,項愛心想這孩子才跟著Alice沒多久便學習了她的壞個性!

「沒有哩,我們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她已經有男朋友了,我們只算是互有好感吧。」

天幸即便反駁:「所以我說我懂啊,這就叫偷情!」

項愛無奈地看著這個小鬼,甚麼也沒做過算不上偷情吧,不過Alice剛才怎麼會問他暗語的事情呢,便轉向她問道:「奇怪,妳不是會探到我的意識嗎?」

Alice祟祟肩,吞下了一口鮮橙汁。「我嘛,也不是無時無刻發動著能力哩,就像你操控彈珠時那樣,時間久了也會累。」

「嗯,說的也是。那麼吃完早餐後,我便去醫院探望她了,把天幸的圖畫和大家的能力告訴她沒問題吧?」

「嘻嘻,早就該去了嘛,懶懶的話小心雪梅不再跟你幽會了!不過說回正事,我已有九成肯定畫中的女孩是她,可以把事情都向她實說,但你能把那彈珠留下來嗎?」

「哦?妳還想對它研究嗎?那我便把它留下吧。」項愛把彈珠喚來交到Alice手中。



Alice邊翻弄著彈珠邊說:「在你出發前我想要先做個測試,既然你可以命令彈珠做各種事情,那麼不知道你能否指示這彈珠聽從我的命令呢?」

項愛聽罷精神一抖,心想這確實是個好主意。「值得一試喔!為甚麼我會一直沒想到可以這樣利用它呢?成功的話運用起來便靈活多了!」

項愛急不及待地運起意念,指示彈珠聽從Alice的命令,然後便滿心期待地望著Alice。Alice試著指示彈珠移動,果見彈珠聽從了她的意思,朝著各個她所示意的方向滾動起來,然後她又閉起雙眼,嘗試像項愛那樣聯繫上彈珠的視點。

「呵呵,成功了!我真的看到彈珠的映像呢,大老遠的東西也能看得非常清晰啊,這全景視點比看太空館的片子爽多了!」她驚喜地繼續嘗試各種變焦和夜視功能,試了一會後才張開眼睛,喚那彈珠子回到桌面中間。「雖然之前有進入你的意識看過彈珠映像,但直接去使用的感受果然不同,我剛才在操作這彈珠時,你還能看到它的映像嗎?」

「可以啊,它仍會把所有資訊都分享給我。」項愛有點高興,他相信這種彈珠特性很有利他們的團隊合作。

「哥哥我也要玩,該換我看了!」天幸見二人玩得開心,也嚷著項愛給她操控彈珠,項愛便依樣葫盧地指示彈珠聽從天幸命令。天幸早已雀躍地閉起雙眼,很快便接通了彈珠的視點,她大喜道:「哥哥的能力太神奇了!我好像進了高達的駕駛倉啊!」

天幸得心應手地操控著彈珠,讓它沿著廳內的四面牆壁爬上爬落,彈珠的視點讓她感覺像駕駛著一架微型的機動戰士,雖然無法在半空中飛行,但它卻可無拘無束地黏在任何平面上四處奔馳,甚至可以對抗引力在天花板上移動。沒花多少時間,她已能得心應手地操控彈珠,看著彈珠那靈活的轉角和順暢的走位,這操控技術甚至連項愛都只愧不如。



「原來天幸也喜歡看高達動畫嗎?駕駛倉的比喻很好啊,不過RX78還沒有這種視點,這比較像進入了Nu Gundam的駕駛倉中...」

「你說甚麼哩?我不認識這些高達啊。」天幸自然是沒接觸過這些舊片。

「喂喂,真受不了,天幸妳以後不用叫他哥哥哩,叫他小宅宅好了。」Alice停止了這個讓她發悶的話題,她又對項愛說:「你命令彈珠聽從天幸的指揮後,我便看不到彈珠的映像了,不知道能不能使它同時受我們全部人操控?」

三人反覆嘗試,發現除了身為主人的項愛可以無時無刻地指揮彈珠和看到映像,便只能有一名獲他授權的人可以分享彈珠的能力。獲得授權的人可以透過放棄操控權,指示彈珠聽命於第三方,故Alice和天幸雖然不能同一時間使用彈珠,仍可透過把操控權交換給對方,交替地使用這彈珠。

雖然有點美中不足,但Alice還是相當滿意。「這少許缺點還可接受,能授權別人使用彈珠已經是很好的發現,暫時我和天幸交換著操控權來使用便好,反正我估計你在將來還可以多生出一些彈珠。」她想了一下,又對項愛說:「第二個測試,便是看看它的有效距離有多遠,你在前往沙田途中,可以不時留意著我們這邊,要是看到我的頭部像第一幅圖畫那樣受傷,便趕緊帶雪梅過來吧。」

項愛穿好衣服準備出發,便向還在玩著彈珠的天幸打了個拜拜,他想是不是可以向Alice來過擁抱或吻別,但又覺得彼此談不上這種關係。「那麼我出門了,妳們多加小心。」

Alice送到門前又補充道:「對了,如果你途中有生出了彈珠,便通知我們一下。」

「好的,妳可以準備一張“碟仙紙”,要是彈珠操控距離太遠而失效,我才用電話聯絡。」



項愛離開旺角前往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他在沙田第一城下車,步行經過學校和自己的家,卻不打算回去小休,難得多了很多情報,他想盡快跟雪梅說明一切。

他到了醫院,乘升降機登上了雪梅所在的樓層,發現還可以看到遠在旺角的眼球彈珠映像,這倒是超出了他的期望,心中一喜。但他又想,如果這麼遠的距離也能感應到彈珠,似乎這種聯繫不是靠腦電波一類形式作功,那又會是甚麼原理讓他和彈珠之間聯繫起來呢?

叮──!

升降機到了目標樓層,他便步出到走廊查看牆上的指示牌,卻看見有三名便衣探員向他走近。

這三名便衣探員都是牛高馬大,胸前扣有證件,耳邊戴著像Matrix裡那些Agents專用的通訊耳機,每人腰間都有槍袋掛著他們的配槍,臉上表情相當嚴粛,似乎是有備以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