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塊魂

貨車離開西貢市區進入白沙灣,經過遊艇會再沿路南下便是匡湖居,這路上正是西貢半山位置。Alice感到附近人煙稀少,便想找個落腳地點,她感應到一座獨立樓房似乎不錯,即以能力對屋內仔細搜查。

這是一座三層樓高的建築物,有數面以棕色和白色相間的外牆,簡約的建築設計把自然與知性融和結合,相當富有文化品味和藝術氣質。屋外花園是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地上有一排精心布置過的石階通向大門,花園外圍都種植了青翠壯健的喬木,是個適合臥虎藏龍隱居的山莊。放眼遠望,整個社區規劃在一座人口密度極低的小山頭,附近只有十多座優雅的獨立樓房為鄰,沒有半點城市痕跡,好個世外桃源。

香港經濟結構經過共制會多年的精心規劃,已成為富人天堂、窮人地獄,最近平民居所的每尺售價相比豪宅還要高,這為組織開拓了不少財源。Alice心想這位置偏離市區,價格應該相對便宜,但畢竟是佔地甚廣,保守估計也要索價2000萬。

Alice探查了一會,見屋內無人居住,大概是“放盤炒賣”的吉屋,便決定佔據這裡作根據地。她把貨車直接駛進花園停泊,並使用移動珠從浴室抽氣窗的間隙潛入建築物把大門打開,眾人進入新居,只見內裡裝修豪華,睡床和嵌入式家電也是一應俱全,便把項愛和雪梅從貨車移送到睡房床上休息。



Helen的醫學知識有限,雖已在車斗上以消毒藥水為項愛清洗傷口,及作了適當的包紥,但也沒法作進一步的刀傷處理,只能祈望他沒有受到嚴重的細菌感染。她讓項愛和雪梅嚥下少量清水,觀察到二人已呼呼入睡,便離開房間回到廳中。

只見Alice已把平版電腦設置妥當,正在查看實時新聞報導,電視台正在播放的映像猶如戰場廢嘘,城市內四處是損毁冒火的建築物,背景的街道上有不少倒臥在血泊中的平民和軍人,也有軍隊與新物種激烈戰鬥的鏡頭,偶然看見專門人員在運送奇形怪狀的生物屍體。

報導員以帶有神經質的緊張語氣,述說現時已發生了過百宗的不明襲擊,事件還在不斷爆增。警方和駐港解放軍為應付戰事已陣亡近半,廣州軍區也應香港政府的要求派出增援,正在從邊境陸續開入,以航母遼寧艦為首的戰鬥群也正從青島趕赴維多利亞港。

Alice以另一平板電腦查看討論區,裡面的標題大概是生化武器陰謀、外星侵略以及宗教團體在宣揚末日云云,總的來說是一遍混亂和謠言四起。

Alice細心查看有沒有其他“能力者”想要跟 “同類”接觸,但沒有任何發現,只好查看早些時候曾出現過的“怪物”資料,她最關注的是新物種所能演化出的“形態”。



除了混合上動物形態的新物種,當中還有不少奇特生物,有些是演化出未來戰士般的半人半機械身體,有些卻是演化出二次元“萌物”的可愛造型,甚至有些在演化後已看不出五官,身軀只以簡單的幾何圖案構成,這各式各樣的造型實在讓人驚訝。

小威也在一旁觀看,感到像在看一本怪物圖鑑,不禁接連地發出驚嘆。「比科幻片還誇張!這還能算是生物的演化嗎?我感覺他們比較像“使徒”一類怪胎!」

Alice點頭同意,又查看這些新物種的詳細“履歷”,發現不同物種的戰鬥能力差別很大,有些是全無戰鬥能力,簡單地被軍警槍擊數下便死掉,有些卻是殺傷力強大,甚至曾把軍方一整支部隊消滅。

她發現除了香港,倫敦那邊的情況也是相約,聯合國已把演化事件定義為恐怖主義,北約部隊和解放軍在執行這場“反恐作戰”都顯得很吃力。如果新物種只是單純地作出猿人般的物理強化倒是容易應付,但多樣性的演化卻讓軍方束手無策;牠們有些是行動快速難以捕捉、有些能放出毒氣、甚至有些能像“變形金鋼”般把自己變成了其他物件。

Helen看過討論區帖子上的一系列新物種,便感到奇怪。「我有疑問呢,新聞上出現的都是奇形怪狀生物,那麼說來我的變化並不算太多,你們幾個看來更是沒有任何變化。」



Alice解譯說:「演化現象應該有某種規律或準則,越是接近人型的演化,越能夠保有原來的思維,而且會獲得難以理解的“能力”。我猜想應該還有其他像我們般的新物種,他們很可能都躲了起來。」

「快來看這個!這球體不是生物吧?會不會是一種能力?」天幸就像有了很大發現,並指著正在直播新聞片段的平板電腦。

Alice和Helen回頭看現場報導,只見畫面上有一直徑約10米的巨型圓球,這球體由一些巨型垃圾所構成,桌椅、電單車、垃圾箱、路牌等等雜物竟都應有盡有。它似乎帶有某種引力,一邊滾動一邊把途經的物件黏上,並似乎是有意識地四處滾動。軍隊正以炮火從四面八方的遠處朝向球體射擊,爆炸使部份雜物被打得飛脫,但球體很快又把其他東西黏上。

「這球體還算是生物?會不會是一個能力者在進行遙距離攻擊?我猜他的異能是引力吧?」Helen看到這怪異物體,便猜測這是某種異能攻擊。

Alice倒是充滿疑惑,這又是一種難以用科學理解的異能。「太怪異了!如果這原理是引力,毫無疑問是過於強大!但怎麼看這景象確實是基於某種吸引力在發揮作用…」她低頭苦思,又自然自語道:「這也不可能是“強力”,距離太遠,力量也太弱。難道這新物種的異能是改變了“宇宙常數”?把這個球體的引力以另一個“維度”的常數來計算?」

「喂喂,沒人能聽懂妳在說甚麼啊!妳可以用人類語言給我們說明嗎?」小威聽到Alice在說一堆“外星人話”,便不耐煩地提醒。

「嗯,這世上所有物質運動,看來是形形色色,但其實都只是源自四種“力”,這包括“強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電磁力”和“萬有引力”。」

「引力來自質量,質量越大的物體,其引力也越強,但這是世上最為微弱的一種力。」



「最為微弱?我還以為引力很強大啊。」天幸感到這有點出奇。

「即使是質量相當巨大的球體,其產生的吸引力還是非常微小,我們很容易能觀察到這現象。想想看吧,雖然我們比地球細小得多,但還是能對抗地心吸力往上跳躍,鳥類甚至能在空中飛翔,可見引力其實是相當弱。」

「比“引力”強的是“弱力”,它和“電磁力”是同一種力,可以合稱為“電弱力”。 “弱力”的有效範圍很短,只發生在質子的微觀世界,反正你們也沒必要了解得太詳細。嗯,拿磁石作例子吧,一塊細小的磁石已能緊緊地黏住鐡質材料,可見磁力比引力強得多。」

「我想到了!妳知道“超力電磁俠”嗎?它用的就是電磁力!」小威想起他玩過的“超級機械人大戰”裡的某款機械人,它能以電磁力作攻擊。

「嗯,你也可以這樣理解,其實從無線電、合金、光子、電磁力、超能力、人工生命、意識與維度的認知過程來看,日本動畫不過是在述說一系列科學發現的歷史。」

Alice接著道:「我們已知宇宙中最強的是“強力”,由於它比“電弱力”更強,使質子能維繫在一起而形成原子,但他們的作用距離也是極短,只發生在核子之間。」

「那麼從射程距離來看,最近似這球體的力應該是引力,但任何物體本身也有質量,擁有引力不能算是一種異能。引力有固定的數值,在宇宙中任何地方的引力,都是按同一條公式來計算,若以異能來猜想,這異能可能是把這球體引力的公式改變,使這種力量大大加強。」



「這要涉及到維度的概念,在更高的維度中,我們假設了在人類所認識的這個宇宙之外,還有無限多的其他宇宙,這些宇宙都有不同的物理常數,也就是那些宇宙的物理公式會跟我們這個宇宙不同,因此引力的表現方式也不相同。」

Helen深入地思考這概念,只感覺到玄幻,但又無法想到其他更妥當的解釋,便問道:「那麼這便不是賦與物件吸引力,而是某種改變物理常數的異能?」

「暫時只能作這種假設,有一點很奇怪,能被這個球體成功黏附的物件,都是剛好比它小的東西,就是說隨著它的體積變大,它便可以吸引更巨大的物件。難道只要是被黏附在這球體上,物件的引力常數便馬上被改變?是因為那些物件的意識出現改變?」

在看過雪梅的能力後,Alice便相信異能和意識有關,假如發動這異能的人可以改變引力常數,利用增強了的引力吸引其他物質,那麼只要到達特定體積,理應無法再吸下去。情況就如同一塊磁石,在黏住了相當多鐡硝後,便會到達極限無法繼續黏下去。

現在看到的是這引力會隨著球體的大小而變化,它竟然是黏得越多,引力卻和常理相反地變得越大。要解釋這現象,便只能假設那些被黏附到上面的雜物,都捨棄了原有的引力公式,並改用了新的引力常數;本來毫不相關的各類物件,它們的意識很可能已被球體合而為一。

「如果讓它一直發展下去,豈不是會變成無限大?政府已有相當充份的理由以戰略武器炸沈香港!」雖然被定義為“恐怖分子”的Alice和政府現在是處於敵對狀態,她也不禁為正在戰鬥的解放軍擔心,普通的炮火只能限制這球體的增長速度,要盡快解除這個危機,便必需動用戰略性武器一次性地把它毁滅。

天幸若有所思地說:「姐姐,我對那東西好像有點印象。」

「妳的預知能力有看過它?」



「這和預知能力無關,但記不起來了。」

天幸想了良久還是沒有進展,反正這球體也只能讓軍隊去忙,Alice便開始向Helen和小威詳述共制會、意識演化、圖畫預言等情報, 並分析將要作出的部署。

小威最關心的自然是天幸,聽過圖畫預言的情況便說:「那麼說來妳們還沒有脫離危險啊。」

「嗯,要實現圖畫結局,阿愛和雪梅都必須處於健康完好的狀態,現在阿愛肩上有傷,雪梅仍在昏睡,短時間內是無法完成預言。」

Alice接著說:「在預言的結局出現前,兩幅圖畫的機會都不會被抹殺,所以我和天幸被抓去肢解的機會還是有的,雖然共制會暫時已無法對我們搜捕,卻怕敵人已換成了中國政府。現時解放軍收集到的都只是作出物理演化的生物樣本,想必會對我們這類異能人很感興趣,共制會很可能已把我們的資料轉交給她們。」

Helen說道:「共制會不是跟中國政府對立嗎?若各色人種的演化比例相同,那麼像中國、印度、印尼這類人口大國便會有很多異能人,也許中國政府會積極拉攏我們為國家所用,這樣國力便能大幅上漲,對以歐美為根據地的共制會情況不妙啊,為甚麼他們還要把情報送給中國?」

Alice搖頭否定說:「各國加劇對立是一種可能,但更可能的情況是所有當權者為了保障既得利益,會帶領人類對抗新物種。中國的官員早已全屬右派,他們和共制會也不再是敵人,而是兩組理念相近的團體。我估計共制會或許已和中國共產黨聯手起來。」



「右派?我看電視上都說中國政府是左派啊。」

「唉,確實連很多在香港搞運動的人,把最基本的概念都搞錯。左派和右派這名詞最早出現在法國大革命時期的議會,當時想要改變和追求平等自由的黨派都坐在議會左則,人們便稱有這類理念的人為左派;想要保住既得利益和不願作出改變的黨派都坐在右則,這類人便是右派。」

「後來馬克斯主義出現,他們想要推翻資本家,自然便被稱作為左派。可是這樣留傳下來,人們卻誤會了左派便是指共產政權,這年頭早已沒有國家意識型態,兩大陣営的統治者都成了資本家,都是不願意社會趨向平等自由的既得利益者。」

Helen聽到這種利益關係,也開始感到處境危險。「嗯,妳的意思是資本家害怕像我們這類能力者會取代他們成為統治階級吧?留在香港確實不妙,我們要盡快動身。」

「可惜邊境已被封鎖,要逃出香港並不容易。還好滿街都是新物種,相信沒有人要來這裡看盤,要是有這種蠢貨過來便當作入侵者殺掉好了。現在還不知道解放軍會否對表示善意的新物種都是格殺勿論,但演化情況越來越壞,前幾天合共只有二十宗,今天是一百宗,明天後或許便是幾百宗,軍隊面對這種危機,也只能把任何發現到的新物種通殺。」

小威有點不憤,他相信擁有異能的各人也不是容易對付。「大姐,我們的組合其實非常強大,大堆的特工也被我們兩下子幹掉了,沒甚麼好擔心的。」

「若政府要消滅我們,你以為會像電影那樣派大隊人馬持槍來圍攻,讓我們能像英雄般以異能作戰嗎?不可能哩,對付恐怖分子常用的手段就是精準打擊,只要我們一旦被發現,一枚導彈足以把這個山頭的所有東西轟掉。」

Alice補充說:「你配合上阿愛的異能,的確是相當恐怖。但新物種的劣勢是年紀太輕,保有理性能互相合作的物種數量太少,在經驗、知識、生產力和技術上都處於極度劣勢。」

「新物種與人類的戰爭是後事,擁有異能的其他新物種也值得擔心。最危險是出現了像曹教授這類有野心,而又得到強大異能的“能力者” ,這種生物的威脅不比人類低。」Alice不禁想到剛才新聞報導上的球體,要是她們受到這種攻擊,即使有彈珠也難免全滅。

「其實即使狀況再亂,我們也沒有太多選擇,天幸的圖畫百分百準確,我們需要按著預言來行動,之前的圖畫仍有效吧?」

天幸沒半點遲疑便說:「嗯,圖畫的結局還沒應驗。」

「那麼有件很重要的事,妳在白石的預言是新能力嗎?」Alice看來很認真,似要確認一件重要事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