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兩小無猜的歷險

Helen躺下身體讓項愛伏在胸前,便小心檢查他的傷勢。她不敢把包紥著傷口的衣服鬆開,但見出血已停止便略為寬心,只是項愛由於失血太多已是半昏半醒,身體也冒出大量冷汗。

一直感應項愛狀況的Alice也是憂心,但外面的情景更是讓她感到怪異,貨車沿西沙公路南下,一路上竟沒能碰見幾輛汽車,那些難得遇到的車內乘客,都是處於驚惶緊張的狀態。

Alice對路上經過的幾條新界村屋進行掃瞄,在這些人口密度不高的村屋內,竟也潛伏了不少新物種,粗略估計約每千人中便有一人出現了演化,這比例相較被關進研究所前竟高出不止十倍。若按香港人口推算,能發展出異能或物理變化的新物種約有7000多人,大概這數字仍會每天暴升,演化的速度已失控,難怪這期間會有近二十宗物種暴走事件。

Alice想到曹教授的物種更替觀點,不得不同意這狀況已開始在人類社會中展現。絕大部份的既得利益者在年紀上已無法演化,像貨幣房產這類資源也將失去作為剝削工具的價值,社會結構要翻天覆地改變,前提是如果人類還能夠形成社會。



演化與意識的關係密切,難道演化的條件並非生理結構因素,而是和思考或想像力有關?

大部份成年人確實已失去形而上思考的習慣,但要是說天幸這種年紀的人能夠比較深刻地思考也是奇怪,Alice心想要是能夠從成年人中找到自然突變的例子,透過研究這種人的思維,便可以大大了解演化現象的原由。

貨車在西沙路走了一段時間,便進入大網仔路,這裡已是西貢市中心地區,街上卻是沒有半個行人,市民都躲進家內,商店也沒有開門,甚至能發現一些商店有被搶掠過的痕跡。

這狀況是不是實施了戒嚴?看來有必要盡快取得新聞資訊!

Alice看見了藥房和超市,便停下車向四周掃瞄,確認百米範圍內都沒有新物種,便決定去搜集物資。「我要去拿一些救急用品和食物,妳們在這裡等我回來。」



天幸見有機會外出活動,即從車斗爬下。「姐姐也帶上我,我能幫忙拿東西!」

「我也去,我已悶得發慌!」小威確實是有點感到悶,但主要還是想跟著天幸。

Alice不打算把他們當作孩子保護,要在這世界生存,他們要學會獨立和作出貢獻,便答應帶上他們。Helen的外形不宜走到街外,她擔心項愛和雪梅出現狀況也不打算離開,便向各人叮嚀:「妳們要小心點,若有危險便趕快回來,我留在這裡照顧他們。」

Alice點頭同意便開始分配彈珠,她決定把切割珠留給守護在車斗的Helen,兩顆移動珠則交給天幸,那麼要是任何一方有危險出現,外面的人也能踏上移動珠逃跑,Helen也有能力守住貨車。

三人帶上足夠彈藥,提上槍械便往商店街走去,雖然沒有看見街上有人影,但Alice能感應到不少普通人都把自己鎖在家內。他們一路上看見不少被破壞的地方,似乎都不是被現代武器攻擊造成,各人都不禁警掦起來。



他們走到某藥房的後巷,開槍打壞了閘門鎖,便進內拿了不少消毒藥水、抗生素、止血粉和紗布一類藥用品並放進塑膠袋內。Alice不忘抽出數張千元紙幣放到收銀枱,然後便把藥物轉交給天幸說:「阿愛的情況不好,妳先把這些都交給Helen,回來再去超市找我們。」

「Easy Job!」天幸接過藥物後即踏上彈珠滑溜出去,她的操控技術非常靈巧,體重也較輕,這使她的移動速度比項愛快了近一倍,轉眼便已回到貨車。Helen看見藥物後不勝喜悅,她曾因意外失去雙腿,在醫院生活過一段時間,多少也了解一點救護知識,便開始為項愛的傷口消毒及重新包紥。

天幸把藥物留下便趕去超級市場,這裡的入口沒有被鎖上,但卻有數具屍體伏在門口附近,這些軀體都是四分五裂,能猜出是被新物種所殺,似乎已死去一段時間。她聽見超市內傳出Alice和小威的聲音,便慌忙地集合過去,一看見兩人便說:「好嚇人!我看到超市門外有人死了!」

「嗯,我們有看到。放心好了,我掃描過這裡沒有任何活人或新物種。」

天幸見Alice氣定神閑,便安心下來,才發現眼前有兩架已被商品填滿的購物車。

Alice對二人說:「我還要到外面收集一些通訊器材,你們先回貨車吧。」

天幸看了看便抗議:「唉…這裡面全都是一般食品,我想拿點喜歡的東西。」

小威也說:「反正附近連半個人也沒有,我們趕快送完這些,再回來挑些好東西吧!」



Alice感到附近確是沒半個人影,天幸的速度也是任誰都追不上,便答應了他們。「嗯,看來門前的屍體把打算來搶掠的人都嚇跑了,新物種似乎對超市食品沒有興趣…妳們也不要待太久。」

兩人高興地鑽進了購物車,即以移動珠驅動購物車往貨車方向駛去。Alice沒有為“只有一百樣貨品為佳”的超市付錢,便走向附近一間電話小店,放下一磗千元紙鈔換了平板電腦和大量儲值卡作上網用途,也不忘到便利店取了一排香煙。她想了一下,還是有樣東西她需要用到,便決定回去藥房。

卻說天幸和小威回到貨車,Helen聽過情況便說:「我總覺得奇怪,怎麼沒有人出來搶掠,難道是曾發生過甚麼可怕的事情?還好沒有軍隊開進這裡,他們大概都先到了人口密集的香港和九龍市區。」

天幸解釋Alice掃瞄了附近沒有任何人,安撫Helen大可以放心。兩人放下東西後,便急忙回去超市,天幸看見了遠處的零食區,便心花怒放地對小威說:「哈哈,我們這次發達了!快到那邊看看!」

小威心想這世界都沒人管了,怎能不對自己好一點,難得可以跟天幸獨處,他也希望這是個愉快的約會。「好啊,我們比比誰快吧。」

「好!」天幸也不作倒數便率先推著購物車奔跑,小威雖然好勝,但看見如此高興的天幸,他也只是裝著跑尾隨其後,感到這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到了零食區,兩人看到林林總總的精美零食,便笑個不停地把能看到的東西都撥進購物車中。

「哈哈,爽死了!妳有看過那種在限時內,任意把東西都搬進購物車的遊戲節目嗎?我以前便覺得那會很有趣,不想能在這情況下玩著這個!」



「嘻嘻,我們的貨車那麼大,要搬多少都可以啊!」

他們把購物車塞得半滿,天幸想了想便對小威說:「時間還早呢,剛才你有看見嗎?在大街外還有一些玩具店!」

「有看到啊!我們別拿零食了,快點跑去拿些玩具!反正在車內沒事做,這次回去便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碰上玩具。」

兩人意見一致,便坐上購物車向街外遠處的玩具商店駛去,他們小心翼翼地看過附近沒有人,便把一些電子遊戲都搬進車內。小威相當滿意這次收獲,卻看見遠處還有一間以 “BABY, THE STARS SHINE BRIGHT”為商店名的童裝店,櫥窗展示了數件精緻漂亮的古典歐式碎花連身裙,心想若天幸穿上這種華麗的衣服必然相當好看,便呼喚天幸過去。

天幸追上小威說:「我們會不會走太遠了?」

「沒事啊,妳看街上都沒半個人,回去的路我都記住了。而且我們不是玩啊,衣服也是必需品,總不能一直穿這種不合身的軍服吧。」

天幸覺得有理,而且女孩都愛美,兩人便合力把衣服都拉下來,反正不用錢,她也懶得試穿,兩架購物車很快便被她們放滿。天幸看見店內有一件長長的藍色連身裙,這成人裝與四周的童裝顯得很不協調,便好奇地進入店內深處查看,又把小威呼喚過來。「好奇怪的衣服!你看這幾個字是甚麼意思?」

小威走到天幸身旁,只見衣服上印有“鋪爾威帝劉”五個奇怪的金色中文字,還貼上了標示非賣品的紙條,便說:「亂寫的吧?真搞不懂,總覺得這家店怪怪的。」他又看見一些印有“Versace”的T恤,便說:「這些會比較合穿,我們帶幾件回去吧。」



「我覺得姐姐穿那件長裙看起來會很帥,幫我一起拿下來!」

小威不想逆天幸意思,兩人便合力爬到牆上,好不容易才把長裙拉下。他們把衣服都往購物車內用力塞,但購物車的東西還是堆得太滿,便找了一卷透明厚膠紙把車的上下都包起來。

等到一切都搞妥當,兩人正要離開商店,卻聽見店外有人傳出了慘叫,他們嚇得馬上蹲下到收銀枱背後,都不敢向外張望,天幸輕聲說:「那人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受到襲擊。」

「妳仔細聽聽!好像還有些奇怪的移動聲音。」

他們安靜下來,果然聽見一種怪異聲音,發出了像是濕滑物體反覆黏貼地面般的“達撘”聲,便想到這怪聲很可能是來自某未知的新物種。小威感到需負上把天幸帶來的責任,便鼓起勇氣說:「妳躲藏在這裡不要動,我偷看一下外面。」

小威把頭伸到收銀枱上快速瞄了一眼,便急忙蹲下來一動不動,等了一會才說:「有一頭怪物在外面吃人!」

「我們慘了,那是甚麼怪物?」



「沒看得清楚,只看見有很多觸手!」

天幸回頭看這商店還有後門,心想一直躲著也不是辦法,既然那怪物在進食,說不定沒有在注意他們,現在便要找機會逃出去。

她小心地從收銀枱旁往外偷看,只見那怪物分明是一頭附有人類臉孔的章魚,數條粗長觸手從牠身體內伸出,正把一名男子吞送進口中,在這怪物身後拖著一個巨大的章魚腦袋,這腦袋因過度澎脹而呈半透明狀,能看見已有不少東西被吞進裡面,她心生害怕便又退回到櫃後。

「看到了!那傢伙根本是頭章魚,怎會有人想要演化成那種樣子。」

「妳說章魚!?就像“暗殺教室”裡的那頭章魚?這人生前肯定是看太多漫畫!」

「別胡說,漫畫裡的章魚跑得比音速還快,還能毁掉月球…我看這傢伙只是外形有點像章魚。」

小威心裡暗叫不妙,就像猿人、曹教授和Helen,他們的身體出現變化後都比所模仿的動物強得多,那麼這頭章魚也很可能是非常厲害。他和天幸都想要從商店的後門逃出,便商議道:「牠正在專心進食,等到吃完後我們便沒有機會了,離這麼遠應該不會引起注意,我們現在輕聲地從後門離開吧。」

兩人以貨品的陳列櫃枱作掩護爬向後門,卻不小心把一件衣服從架上撞下,這小變化讓章魚怪受到刺激發出低吟聲,並伸出一只觸手向那仍在半空中的衣服突刺。

章魚和兩人頭上的衣服有30米距離,牠的觸手雖然只有3米長,卻有著驚人的伸展性,竟能如彈射般拉長直接把30米距離外的衣服刺穿。躲在櫃後的兩人看見觸手從頭頂飛過,嚇得臉色都青白起來,章魚把衣服刺穿後收回觸手,四處張望見沒有任何動靜,才安靜下來繼續進食。

小威焦急地說:「這分明是像“橡膠果實”的一類能力吧!?不行啊!牠對環境變化很敏感,那以鐵製的後門看來會發出很大聲响。」

「我們等切割珠來好了!姐姐見我們這麼久還沒有回去,應該會來找我們。」

﹝愛麗絲姐姐聽見嗎?有怪物敵人啊!趕快帶上彈珠來!﹞天幸在腦海反覆想著這段求救訊息,又不安地說:「我們離貨車太遠,姐姐不一定能探到我們在這裡。」

「對了!試試用移動珠吸引那頭怪物注意吧,也許牠會對珠子有興趣並追趕過去。」

「好方法!讓我來吧,我的技術最好。」

天幸命令移動珠滾動到章魚面前,章魚怪果然受到吸引,並好奇地觀察彈珠,沒多久卻又繼續進食。天幸控制彈珠在地上轉了幾圈也不見章魚追上,便直接讓移動珠在牠身上亂跑。

使用彈珠的時候,珠子一般都會和四周保持著1微米的空間,但要是它們作出攻擊,便會直接碰上目標而不再保持距離。普通人若被移動珠高速輾過,皮膚肯定會受到嚴重灼傷,但這章魚怪物的身體異常黏滑,外層有著厚厚的油膏,移動珠未能對牠構成傷害。

章魚怪感到煩厭便伸出了數條觸手,快速地連環攻擊那兩顆彈珠,動作就如變色龍在吐舌。雖然缺少了眼球珠的配合,但有著時速600公里的移動珠,還是順利地躲過了攻擊。這怪物脾氣極好,很快已不理會彈珠的騷擾又再專心進食,就如人類看見蒼蠅時,隨意撥了兩下手便作罷的行為。

天幸試了數次還是沒有效果,開始感到困惱。「怎辦?牠沒有追上去。」

「這頭章魚真沒邏輯啊!對衣服掉下有這麼大反應,卻不去理會彈珠!」小威又偷看了一眼,只見章魚快要進食完畢,心裡越發焦急。「我踏上彈珠前去吸引牠,妳從後門逃走!」

「不行!那些觸手的速度很快,即使移動珠更快,你的眼睛也跟不上章魚的動作。」天幸想了想又說:「有方法了!記得那頭猿人嗎?我們用移動珠黏著這章魚不就成了?」

嘭──!!

一條粗壯的觸手打在兩人用作遮擋的陳列櫃,把這櫃枱打得碎裂,上面整齊排叠的衣服也被撥得四散,小威和天幸都馬上閃身後退,只見章魚怪已發現了他們。

「混帳!快找掩護!」

小威才剛剛喊話,章魚怪的第二波攻擊已打出,兩人慌忙四處閃躲,還好店內有不少陳列櫃,章魚的數次攻擊只把店內打得一遍零亂,卻沒有擊中他們。

天幸不作細想,即命令移動珠衝向章魚怪,黏住了牠其中兩條用作支撐身體站立的觸手,想要把牠向後拉倒。觸手在移動珠的拖動下被拉長,卻像橡皮圏般產生出強大的反作用力,彈珠把觸手拉出了一段距離後便無力再前進,怪物使勁把觸手捲起,兩顆彈珠竟都被包進觸手之內。

小威看見彈珠失利,不禁大亂陣腳喊道:「媽的!彈珠被抓去了!」

「逃不出去!那觸手的吸力很強!移動珠被困在裡面轉不起來!」天幸也是一臉驚惶。

章魚抓住了彈珠,便又把注意力放到天幸和小威身上,兩人都身在觸手的射程範圍,突擊步槍又放了在購物車內,手無串鐡的他們已是汲汲可危。小威顧不得危險,跑到天幸身邊把她用力推往商店後門,即以身體保護在天幸前面,章魚的觸手已向他刺過去。

就在章魚把觸手射出之際,卻忽然跌了一拐,攻擊的角度也因而打歪,觸手從小威的耳邊擦過,把他身後的牆壁打個碎裂。

啪啪啪啪啪啪──

兩人回神一看,章魚正受到攻擊,支撐身體站立的觸手正被子彈掃射,還看見切割珠黏在牠的身上鑽刨。

「別發呆!快跑啊!」

兩人聽見這是Alice的喊聲,都馬上振作起來,冲冲從商店的後門逃出,沒命地往外奔跑。他們看見Alice站在遠處向章魚射擊,並一邊忙著控制切割珠,便馬上跑到她的身旁。

兩人神情都是猶有餘悸,直到Alice解釋現在的位置是在觸手攻擊範圍外,章魚的移動速度也是奇慢,他們才定下神來。Alice不打算久留,她集中攻擊抓住了移動珠的觸手,把被困的珠子救出後,便馬上帶著兩個孩子離開。.

原來Alice離開藥房回到貨車,卻久久不見兩個小孩的踪影,便和Helen商議要不要到外面找他們。Helen也是擔心,只怕天幸和小威可能遇上危險,便把切割珠交給Alice,自己則留在貨車等候,並約好半小時後再集合。Alice冲冲往外面跑去,不停掃瞄四周環境,幸運地感應到一些從購物車上掉下的零食,沿著線索找到被困的兩人以及那頭章魚,便焦急地跑來支援。

三人遠離章魚至相當安全的距離後,天幸想要道歉,Alice卻是把她抱緊安撫。「嗯,不用自責,妳能平安無事便好。」她又轉向小威說:「嘿,剛才看見你捨命保護天幸,確實像個男子漢!」

小威不好意思地點頭,過往從沒有人曾肯定過他,他覺得能加進這個團隊是相當幸運。

「放心吧,章魚怪不會追來。我感應到那頭生物很懶,對打鬥也沒有興趣,只喜歡能輕易到手的新鮮食物。」

「原來是這樣?姐姐等我一下!」天幸馬上專心控制彈珠,只見兩顆移動珠向著章魚那邊跑去。

「哦?妳還要幹甚麼?」

彈珠過不多久便回來,還牽引了兩架裝得滿滿的購物車。「嘻嘻,我們的戰利品啊!最後也成功帶回來了!」

「呵,服了妳!我們趕快回去哩。」

他們帶上購物車,便開始講述剛才的經歷,邊談邊返回貨車去。Helen看到各人平安無事回來也是放下心頭大石,眾人快手快腳地把東西都搬進了車斗,Alice也回到駕駛座去開動貨車。

「小威…多謝啊,你剛才不要命了嗎?」

「被抓去研究所後,我已把自己當作死去,這條命算是賺回來的。」小威想借此機會向天幸表示愛意,可惜還是沒能鼓起勇氣,最後才說:「除了妳們,我已沒有其他同伴。」

「我也是呢。」天幸不禁便想起了家人,她的父母早逝,一直被年紀大得多的兄姐撫養,卻因時間關係很少接觸,此刻他們很可能已化作怪物,說不定還在四處吃人。

Alice把肽盤盡扭來了個U轉,貨車便往西貢半山方向飛馳,路上已沒其他車輛運行,她大可踏盡油門高速行車。項愛的情況穩定下來,加上獲取了大堆戰利品,她的心情大好,只是腦海中還是有不少疑問。

現在好像隨便也能碰到新物種,這類怪物的數量只會每天以倍數遞增,香港恐怕是撐不了多少日子。還有天幸在白石的預言…她是不是擁有兩種能力了?無論是根據我或是組織的觀察,也從沒出現過有兩種異能的新物種,她是非常特別的物種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