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生態珠

由於沒有其他辦法,小威只能採用傳統的自然戒毒方式,就是在只提供食物和水的情況下把毒癮戒除。為防止心癮復發,眾人協議將來不會轉移“生態珠”的操控權給小威,以防他命令彈珠製造和注射毒品。“生態珠”也就是項愛傷口上的新彈珠,是Alice起給它的名字,她相信這項專門化有相當重要的意義,甚至比外界演化還更值得關注。

到了晚上,Alice留下Helen和天幸照看小威,自己帶上平板電腦到了項愛的房間。 小威接受毒品的時間不算長,只有短短三個星期,只要撐過這晚,要戒掉並非不可能。反正沒有組織提供毒品,小威的唯一選擇只有全力忍耐,他已作好心理準備背水一戰。

當然,毒癮發作的難受還是非同小可,否則特工也不會對他用上這招。隨著小威的毒癮發作,他漸漸痛苦起來,開始時是口水鼻涕直流,後來更在連連的呻吟和吼叫。

天幸看著小威的變化感到吃驚,要是像平常的時候,她應該會向其他人請求幫助,但此刻她決定不這麼做,而是上前緊緊抱住小威,給他安慰和鎮定下來的力量。天幸感到這樣做能使她從預言能力的困惑中解放出來,她雖然沒想到將來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但確實正從Alice、Helen和雪梅的身上模仿。



小威初次被組織注射毒品時,並沒有“如遊仙境”的感覺,他只是感到相當難受,那是一種接近死亡的感覺,他甚至以為是被打了致命毒針,最後意識模糊繼而暈倒。接著過了一些日子,他開始感到渾身難受,每根肌肉和骨頭都在隱隱作痛,頭腦變得凌亂,他用力晃動身體以減輕痛楚,卻顯然是沒有太大效果。

研究員看準時機進至囚室,要求小威進行立體打印,他服從了,並為組織打印了一只手錶。研究員也帶上禮物作回報,小威自己靠前讓他們把毒品注射,接下來的感覺相當舒服,痛楚隨之消失,也沒有了精神上的崩緊。

小威需要毒品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他感到自己的靈魂在毫無拘束地燃燒,四周都是自由自在;在那個虛無的環境,沒有任何煩惱痛苦,只有歡愉。此刻天幸正抱著他,體溫和身體氣味使他感到並不孤單,這感覺成為助力,給予他精神上的對抗力量,他有了目標,他的存在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天幸。

毒癮的作用漸漸強烈,小威雖然不停和慾望鬥爭,但身體開始不受控,竟生出壯漢般的蠻力四處亂撞和滿地打滾。還好Helen有足夠的力量把他壓下,天幸則操控移動珠黏住他的行動,不讓他撞得頭破血流。

這過程就像個周期,在毒癮最猛烈的時候,強烈的欲求超出了小威的身體觸覺,他甚至是連看也看不見,全身不受控制,只能在腦海中想著天幸的形象。經過了一陣強烈發作後,他便回復到比較漫長和穩定的作悶周期,這時候他能稍作休息,天幸便會給他擦汗和渴水。



這樣反覆十多次,已是花一整夜時間,每次發作的間隔漸長,威力也漸減弱,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小威不再發作,爭扎得無力的他終於也呼呼入睡。Helen看見天幸疲倦地抱著小威,身上都是他的涶液和噁吐物,便以濕毛巾幫忙搓抹。

天幸看見小威已沒事,一股成功感湧上心頭,她向Helen愉快地笑了起來。「毒癮發作真的很可怕呢,不過小威真是厲害,他撐過去了。」

「嗯,我認為天幸的功勞很大。」

「嘻,我對他有幫助嗎?」

「嘿,當然有啊!妳就像是加爾各答的天使。」



Helen帶著天幸一起洗澡,她們已是累極,從浴室出來後便找了個房間睡覺。


*********


Alice從昨晚進入項愛房間後便一直沒有出來,除了透過互聯網監察外界情況,也仔細端詳依附在項愛傷口上的“生態珠”。 她思考了很多事情,又不時默默地望著項愛,似乎這副可愛的熟睡臉孔能讓她的疲累精神得到休息。她知道自己追求的不是這類男人,沒能從項愛身上找到愛的感覺,她撫摸一下自己的肚子,這段無法結出果實的關係難免讓她感到嘆息。

這時天色已亮,項愛受到生態珠的治療及經過一晚熟睡,終於也精神飽滿地醒來,他看見身旁的Alice,似乎她在房間內待了很久。

「呃…這裡是?」

「我們在西貢附近一個很少人的位置,這裡還算安全。」

「謝謝,妳一直在看著我嗎?」



「嗯,不用謝我。」Alice望向房門,似乎是在感應身在別個房間的雪梅。「嘿,雪梅在白石可是不顧一切地救了你啊,你還是想想該怎樣答謝她吧。」

「果然!我也想到雪梅曾經向我發動能力,妳們在白石發生了甚麼事?」

Alice把雪梅和研究所的意識集合現象對項愛說明,也提出了雪梅利用研究所資訊作重組的假設,項愛不由得感到不可思異。「要是她曾經和研究所成為一體,那麼雪梅還是雪梅嗎?她的性格會不會因此改變?我擔心她會不會就這樣一直睡下去。」

「這個嘛…要等到雪梅醒來才能確認她的意識是否有了改變。我們要相信天幸,既然圖畫內有雪梅,她最終必定會醒來。」Alice把平板電腦交到項愛手中。「你先看看這個。」

項愛查閱平板電腦上被Alice整理過的資料,驚見外界情況已發生了極大變化,新物種的各類演化形態更是讓他啞口無言。「沒想到演化速度比我們的預期快上這麼多,邊境肯定都被軍隊嚴密把守,這樣看來我們的逃亡計劃已很難實行。」

「之前我透過組織了解到演化現象都是發生在倫敦、香港和黃石公園,雖然新聞上有很多倫敦和香港的新物種事件,但美國似乎把黃石公園的消息封鎖起來。除了這三個地方,其他城市也有單一個案,若假設其他地方的演化只是比香港起歩較慢,那麼將來必然是內亂四起,也許全球會發展為四分五裂的地方割據局面。」

「看來我們的計劃還是要先逃往人煙稀少的地方吧?」



「對,我們要找個安全地方躲起來,往後再分析有沒有值得我們加入的政府或勢力。新物種的變化和能力比我預期強大,現在我只希望地球文明不會很快便在衝突中消失,說起來…」Alice把生態珠交給項愛,開始向項愛查問彈珠的事情。「這顆彈珠在你昏睡期間被專門化,我給它取名為“生態珠”。」

「哦?它看起來很特別,可是我甚至已記不起曾生出彈珠,它有甚麼功能?」項愛觀察了生態珠一會兒,他對這專門化完全沒有印象。

「這是一顆能夠生產各類型細胞的彈珠,會按照目標的身體狀況輸入適當細胞,例如生產出白血球一類身體所需的免役力細胞,有點像為病患度身訂造抗體。」

「度身訂造?那麼它便能替我們治病!」

「沒錯,生態珠確實是好東西,新物種的身體經過演化,人類藥物不一定對我們適用,這種專門化能解決我們的醫療問題。」

項愛頓了一下,他沉默片刻凝望彈珠,開始想到這種專門化的可怕之處。「那麼進一步來說,它也能生產病毒細胞吧?」

Alice心想項愛果然聰明,馬上便看出了這專門化的前景和重要性。「嗯,你果然也想到了,它既然能夠生產各類細胞,自然也能夠製造各式病毒。我們的祖先曾經歷過多次病毒浩劫,大部份致命病毒都已在現代消失,或只在高設防的實驗室中保存了樣本,可是它們都也在人類的DNA中被記錄下來。」

「我明白妳的意思了,這能力若不妥善運用,將會給世界帶來災難。我玩過一款讓病毒消滅地球生物的手機Apps,能了解病毒漫延的危險,政府若知道這種異能,肯定會非常著急地要殺掉我吧。」



「沒錯,我估計生態珠有能力生產出歷史上曾出現過的病毒,若將來配上專門化計算能力的彈珠,它甚至能像實驗室那樣研製新型病毒,以及對付該種病毒的抗體。事實上全球有不少病毒樣本被存放在高設防的實驗室,任何一所實驗室出意外都可能導致人類滅亡。 」

「嗯,要是對邊境駐防部隊散播病毒,便能順利通過關卡,這世上就只有我們能製造抗體。」項愛作出了驚人假想,馬上又向Alice笑道:「放心吧,我自己也否決了這個選擇。隨便傳播病毒的後果無法估量,或許會出現無法收拾殘局的情況,我沒有瘋狂到想要毁滅世界。」

「這也是我命名它作“生態珠”的原因,這生態除了適用於人體也適用於大自然,既能回復生態平衡,也能進行生態破壞,就看我們怎樣運用。」

Alice早預料項愛的異能會使他有機會成為地球的統治物種,生態珠的出現更是讓她感嘆,甚至有點防範。項愛雖然是同伴,卻又是非常危險的物種,要是有甚麼事情觸發他不顧一切,彈珠絕對有能力把地球上的一切生物滅絕。對人類而言,項愛的存在是巨大威脅,不可能獲得共制會及各國政府組織允許,甚至連Alice也打算嚴密監視項愛的心理變化。

項愛看出Alice的態度有了轉變,也不作迴避說:「妳在防備我嗎?」

「當然,你是個可以把世界摧毁的人,將來也有能力研發出曹教授還沒完成的合成病毒。」

「曹教授的合成病毒是要建立一個只會順從他的喪屍世界吧,妳知道我沒有這種想法。」



「嘿,要是你有這種想法,應該在睡著時已被我殺死了。」Alice靜默了一會,然後淡然地說:「你會一直在心中記著我吧?」

「當然會,但妳怎麼忽然講這種話了?感覺很不吉利。」

「這很重要,危險使人慌不擇路,權力也會使人腐化。沒甚麼能保證我能一直留在你身邊,如果將來你對人類絕望的時候,請記起我喜歡的是善良溫柔的阿愛。」

項愛感到迷惑,他只覺Alice的語氣有點奇怪,似乎還有些事情沒有對他說出來。

Alice玩了幾把彈珠,又回復了理性的語調。「雖然白石的研究資料已徹底消失,但共制會和中國政府肯定會著手研究曹教授那種合成病毒。這生態珠對我們很重要,它能生產抗體應付這類病毒攻擊,也不用害怕以毒液作為攻擊手段的新物種。」

「嗯,病毒攻擊已對我們沒有威脅,接下來專門化甚麼類型的彈珠好?」

「先睡到中午再討論吧。」Alice靠前抱住項愛,她的胸脯緊壓著項愛胸口,並伸手撫弄項愛的性器。「嘿,這是慶祝我們大難不死。」

項愛已沒有初次的緊張感,他和Alice自然地吻起來,互相愛撫一輪後,他探進了Alice體內。


*********


小威睡醒的時候已是中午,他見房內已沒人便走出廳外,只見項愛已好起來,正和Alice及Helen在商討彈珠的事情。

「彈珠老大好了?你的彈珠厲害啊,這麼快便把傷治好了。」

項愛說:「看見你沒事我也很高興,全靠你的立體打印能力才把大家都救出來呢!我們當拍檔的話,這團隊以後便強大了。」

「嘿,我早跟大姐說過我們其實是很強的。」

Alice見小威精神奕奕便不客氣地說:「嗯,那麼就請你先打印一顆彈珠來用好了。」

小威看見他們三人中間有顆肧胎珠,原來是項愛今天又已生出了一顆彈珠,他即把彈珠拿到手上發動能力,沒多久便織出了另一顆胚胎珠。眾人見有了兩顆胚胎珠,便繼續討論彈珠的專門化事宜,小威倒是沒多大興趣聽,他裝作閒逛,在各個房間尋找天幸,卻沒能看到她的身影。

Alice放下正在凝神細看的彈珠,回頭對小威說:「天幸在屋外發愁,你去找她聊聊吧。」

小威被Alice說出心事,不禁臉紅耳熱起來。「大姐知道甚麼是私隱嗎!別隨便感應我的腦袋,被妳這樣監視真不自在啊!」

「我才沒有感應呢,誰都能看出你在想著天幸哩。」Alice倒是把事實說出,旁邊的項愛和Helen也不禁偷笑。

反正事情敗露,小威也不置可否,便向Alice探查情報。「既然這樣,你們怎都不去看看她?大姐知道她為甚麼事情發愁嗎?」

「你剛才不是反對探查私隱的做法嗎?怎麼馬上又問我天幸在想甚麼了?」

「我又不像你們八卦,我只是關心她啊!」

「呵,你這小子少來語言偽術,用不同修辭描述同一件事,不會把事情變得道德哩。現在是增進感情的好機會,你自己親口問她吧。」

小威為免繼續被眾人取笑,也急著尋找天幸,便含糊地抱怨了兩句後走出屋外。

Alice見小威外出後便繼續講解彈珠的各種可能性,她雖然睡眠不足,還是興致勃勃地安排彈珠的專門化試驗。「現在有兩顆胚胎珠,我們先用來做較有潛力的兩項試驗好了。」

項愛點了點頭說:「嗯,那麼先試試讓彈珠專門化出大家的異能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