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烏托邦

命令彈珠專門化出其他新物種異能是個非常貪心的想法,項愛和Alice對成功機會也不樂觀,他們目的是測試彈珠專門化的極限。以Alice的意識間諜能力為例,即使彈珠無法完全模仿這種異能,但專門化出一個弱化版本又是否可行?它可能是感應的範圍和時效較短?能獲取的資訊量較少?或是有其他方面的限制?

三人滿心期待地圍坐起來,以帶點宗教儀式似的恭敬態度把胚胎珠放在正中央,項愛便以向燈神許願般的語氣對彈珠作出指示:「胚胎珠,請專門化出Alice的意識間諜能力!」

待了半分鐘,就如三人所料,胚胎彈珠沒有任何反應。

項愛見狀便接連嘗試專門化其他異能,包括馬克士威妖、預言、立體打印,甚至是自己的複製者能力,但是胚胎彈珠仍然沒有任何變化。雖然他沒有理由要為此負上責任,但還是不好意思地對同伴笑道:「不行,天下間果然沒有這種好事,各種異能都超過了彈珠的變化極限。」



「沒關係,我們給彈珠比較寬鬆的指示吧。」Alice不太失望,反正這本來便是個妙想天開的實驗,她主要是想收集與彈珠專門化相關的寶貴資訊。

項愛點頭,他想好合適的句式後又指示彈珠:「胚胎珠,請作出盡量接近意識間諜能力的專門化!」

彈珠有了反應,它的表面化為閃亮的全白色, Helen喜歡各種彈珠造型,甚至已有點想要成為彈珠收藏家,她打量了彈珠一會兒便說:「這顆也是很漂亮啊,看來就像貝殼的珍珠!」

「阿愛,也給我控制權吧,我想親自看看它能模仿到甚麼程度。」Alice對彈珠的外觀倒是不感興趣,她更想知道彈珠的功能。

「好啊,我們一起試試它。」



項愛命令彈珠聽命Alice後,兩人便閉上眼指示彈珠感應四周,一幅以他們為中心的全景觀映像即浮現在腦海,這是一個以簡單多邊型所構成的世界。

項愛感到興奮,他就像以虛擬角色身份,進入了早期的立體遊戲世界。「感應到了!物件都好像積木啊,妳覺得這跟意識間諜能力差多少?」

「呃…差得遠,意識間諜所感應的世界比眼睛看的還要細緻,這映像也沒法看到物體的內部構造。」Alice接著便作出指示:「彈珠,請探測四周物件的五感和意識。」

彈珠的反應卻是讓Alice失望,它沒有取得任何思考和五感資訊,連目標的物理構造也無法獲得。她又作出其他嘗試,發現彈珠能對目標分類,例如是把生物、汽車,房屋等作出標示,也能鎖定特定目標,顯示該物體的運動方向和速度。

「可惜啊,它沒有得到我的異能精粹,這該說高興還是失望?」Alice嘆了口氣,便把控制權轉給Helen。



本身沒有意識間諜能力的Helen卻是覺得這“探測珠”很厲害,至少它還是能對缺少這方面能力的同伴非常有用。「這能力還是很神奇呢,你們留意到嗎?它的探測範圍還可以擴大!」

Helen指示探測珠擴展掃描範圍,雖然這進一步拉低了物件的解像度,卻能看見500米內的情景。

Alice聽過Helen的描述,總算有點安慰。「能探測這麼遠的話,這顆彈珠也不算浪費,我的警戒範圍只有100米,這顆彈珠能讓我們更早察覺危險。不過我能感應到有某種電波從彈珠向外射出,這可能是雷達原理?發動這能力不知道是否會被反偵測…」

項愛望向另一顆胚胎珠問道:「我們還要繼續專門化異能嗎?」

Alice點頭說:「多試一顆吧,試試專門化天幸的能力,我想看會得出甚麼結果。」

項愛也不反對,他馬上向彈珠下了指示。「彈珠,請專門化出盡量接近天幸的預言能力。」

胚胎珠很快便按指示作出變化,這次專門化後的外形是一個全透明圓球,就像一個玻璃球。Helen近前觀看,發現裡面還有一些如網狀的透明細絲,就像有一堆蜘蛛絲被塞了進去。「這顆也漂亮!但除了一些細絲,裡面看來甚麼都沒有,這些細絲會有特別功用嗎?從外觀真的很難理解彈珠的能力呢。」

Alice也把彈珠拿在手上仔細查看,過了好一會後說:「嗯,真的很難理解。這些絲線的分布並不平均,它們以很多個小集團的型式糾纏在球內,我還以為會看見象徵平行世界的樹狀分布。」



「試一下便知道了。」項愛也是把控制權分享給Alice,才向彈珠作出指示。「彈珠啊,請預言一分鐘後的情況。」

彈珠沒有任何反應,項愛便改為命令彈珠以它能力所及的方式來預言未來,可還是沒能從彈珠得到半點兒訊息,項愛不禁困惑。「奇怪啊,完全無法預言呢,看來這項專門化失敗了?」

「不一定,我一直在感應彈珠的反應,它在接到指示後沒有呆著,裡面產生了大量電子訊號。這感覺我熟悉不過,那是生物的大腦活動,這彈珠專門化了運算能力。」Alice整理一下思緒又說:「看來我的思考方向有錯,實在出乎意料,難道說天幸不是透過跳躍時空來預見未來,而是計算出未來?」

「是大腦的話便能思考!」項愛一直想要得到專門化計算能力的彈珠,他聽到這是一顆“運算珠”便產生興趣,還馬上連連向彈珠作出指示。

「運算珠,把你的面積告訴我。」

「不行嗎?那試試排出A至Z。」

「唔…2+2是多少?」



「把你知道的告訴我?」

「請以任何可能方式跟我溝通!」

「呃…原地轉圏吧。」

彈珠一直沒有給予項愛任何資訊,卻聽從了轉圈的指示,他又是摸不著頭腦。「這彈珠真的有運算能力嗎?怎麼都無法做任何計算?」

Alice想了想才回答:「大腦活動就是運算和儲存資訊,但一開始可能就像個嬰兒殷一片空白,需要時間學習來吸收知識,它現在缺少軟件。另一方面,完全專門化運算能力後,它可能也欠缺了硬件。」

「如果這“運算珠”就像電腦內的CPU、RAM和硬盤,我假設它可能有最基本的驅動程式,那麼還是少了像圖文檔案這類軟件。它可能也沒有合適的硬件和外界聯動,比如播放音樂便需要揚聲器,視像會議便需要鏡頭。」

Helen笑說:「這個容易解決,要取得外界資訊,我們可以利用剛才的探測珠。」

大家也同意這個點子,項愛把運算珠和探測珠串連起來,便急不及待開始探測四周,終於高興起來。「探測變得清晰!雖然還是多邊形,但這3D圖像明顯細緻多了!」



項愛又試著把探測範圍擴大,畫面很快地被拉遠,最後他看到一個熟悉的圖案,是香港的立體地圖,他能感應整個香港地區!

「這有用啊!它能探測的範圍變成整個香港了!雖然這樣的話便沒有任何詳細資訊,只剩下一團模糊的綠點標示了大型建築分佈和山脈高度。怎麼說?若說這是意識間諜加上預言能力,倒不如說它像個雷達,妳們看探測珠的外形其實很像軍艦上的雷達裝置!」

Alice不解問道:「雷達嗎?但為甚麼只是加上計算能力,探測的範圍便能有這麼大增幅?」

項愛解釋道:「原來妳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呢。雷達的效率除了依賴射出訊號的功率強度,以及能盡量接收反射回來的訊號,更重要的是靠電腦分析和排除雜訊,即是需要計算,彈珠組合的探測距離和精密度得到增長便很合理。如果對訊息的處理能力和範圍再提高,也許真的能透過探測珠“預言”天氣。」

項愛從失望轉為大喜,運算珠沒有讓他失望,他又想到預警機和驅逐艦的情況。「要是在陸地也能感應到整個市區,那麼在空中或海上應能探測更遠,雖然這組合只是花錢也能建造的科技品,而且連半點思考也沒能感應,但這麼微型化的雷達實在是好東西。」

「原來如此!那麼這探測距離對我們有優勢了!我們可以設定追踪目標為新物種、軍隊調動、以及接近這建築物數百米範圍內的任何東西,它的警示能大大提高我們的存活機會,說不定以後還能有更好的組合方式。」Alice還是不忘天幸的預言能力。「只是我不懂,如果天幸的能力是計算,就像氣象局透過計算去預言天氣那樣,圖畫預言的計算量豈非要比“馬克士威妖”高上不知多少億倍?似乎不可能啊,天幸發動能力時非常輕鬆。」

Helen笑說:「沒關係哩,這次試驗很成功,我們得到部份異能線索,而且運算珠也是有用的輔助品,只要生產少量來加強各種彈珠能力,我們便可以有很強的彈珠串。」



項愛回說:「嗯,初期而言是對的,但我認為運算珠才是最重要的彈珠,只要我們有了足以自保的防衛力量,我打算把全部新生彈珠都專門化計算能力。」

Helen對這部署感到奇怪。「為甚麼?沒有其他彈珠配合,運算珠也沒法展現出價值啊?」

「其實我早就想好把運算珠發展起來的計劃,妳們聽聽看是否可行。」

項愛花了一段時間向Alice和Helen講解他的發展藍圖,按他的想法,雖然運算珠現在還沒有發揮應有的威力,但這項專門化潛力驚人,彈珠的發展能分成三個時期。

在第一階段,運算珠的主要功能是協助使用者能夠有效運用所有彈珠。

不少人都錯覺以為自己能一心多用同時做好幾件事情,但其實這只是一種錯覺,已有研究證明人腦頂多能集中做好一件事情,一邊駕車一邊回答數學題是注定要翻車的。控制彈珠要求高度精神集中,當同時操作數顆彈珠進行多項任務時,使用者便會開始感到吃力,彈珠的效率也大幅下降。

若把各種彈珠與運算珠組成一串,或讓它們依從運算珠的指示,使用者便只需要對運算珠作出簡單指示,由它來統籌其他彈珠行動,發揮出百分百的效率。

在第二階段,便是讓運算珠發展出人工智能。

人腦是由大量神經元構成,超級電腦則是大量CPU的組合,運算珠的情況也是類同。若把大量運算珠連結起來,計算能力便會得到提升,當加入到“超級電腦”內的運算珠增長至一定數量,項愛相信這便會發展出人工智能。

高階人工智能的好處多了,它能夠閱讀和學習,只要找機會潛入大學圖書館讀取知識,甚至偷取國家機密級別的科學技術,這時便會進步神速。掌握知識和技術後,項愛的作戰能力便不僅僅是來自彈珠,運算珠能夠設計和建造珠子以外的殺戮機器,只要有足夠原材料,要做戰機、軍艦、導彈、衛星、甚至核武也不是問題。

在第三階段,是數量上的爆發增長期。

這時每日一顆的彈珠對總合力量的增長已是微不足道,總合力量的增長是來自彈珠設計的全自動工業生產線所建造的機械人圑隊。各種工業活動,從生產糧食、軍工用品、大型建築等等,都可以靠機械人圑隊完成。原材料可以利用各式彈珠或微型機械人像螞蟻般收集,甚至是設計出更優良的再生能源取代石油和煤炭。

這是個科幻世界般的社會面貌,以項愛為王,運算珠作為政府行政階級,機械人為勞動力,其餘物種則為休閒階級。相比人類社會,彈珠和機械人沒有任何罷工、休假、娛樂、以及內部的勾心鬥角,彈珠和機械只追求效率,資源的充足將使沒有任何物種受到剝削。這將會是一個成功的計劃式國家,分配將更有效率,並在科技上出現跳級式增長,資源的取得也能照顧自然環境的永續性,各式物種也能在創作和藝術等領域上專精於自己喜好的事物。

Helen感到驚歎:「原來你有這麼長遠的想法,那第四階段又是甚麼呢?你想成為神嗎?」

項愛說:「我只想要形成一個物種和平共存的世界,沒有強權,所有人都愉快地生活。」

「嗯,花不光的資源,無窮的生產力,是個烏托邦呢。」Helen沉醉在這個構想世界,這構思對她來說衝擊很大。

項愛以每天自己生産一顆彈珠,小威複製兩顆彈珠粗略算了一下。「時間越久我的異能便越強,大概兩個月至半年時間已足夠,我們現在只需要穩妥地保命,不過香港沒法待這麼久。」

「獨裁者項愛嗎?所有革命家在開始時都是滿腔熱誠,有說人性本惡,就算能隨手得到各種資源,人還是喜歡支配其他人。」Alice潑了一下冷水,看見兩人啞了似地看著她,卻又笑道:「不過我對這個大型實驗也感興趣,希望你不會走歪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