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微風女神的傳說

小威走到屋外花園,這裡環境閒適恬靜,仿如是外國郊區,他才剛從研究所囚室中被救出來,這巨大落差就像從地獄跳上天堂,真有種衝動在大片草地上打滾。他看見天幸臥在樹下,身上穿著粉藍色的碎花連身裙,感覺就如進入了童話世界。

「嗨!」

天幸察覺到小威接近,本在發呆的她便轉頭露出微笑。「嗨,好過來啦?昨晚被你嚇壞哩。」

「嗯呃…都是靠妳的幫助,謝謝!」小威對天幸的喜好沒多少了解,一時間也想不到接著要談甚麼話題。「喂喂,別獨個兒發呆了,我選了幾款昨天到手的遊戲,覺得妳會喜歡,要一起玩?」



天幸搖頭說:「不玩哩,我現在想看看天空。」

「看天空哦…主意不錯!我也來看看。」小威心想這絕對是個壞主意,但為了找機會拉近關係,即使怕天幸感到打擾,他還是不自然地坐到天幸身旁。

他裝作悠閒望天,才發現原來過往都沒有認真地直觀天空的模樣。天際廣闊而深遠,大海倒影出的渾沌天藍色富含生命力,三維構成的天空又似層層叠進,這無窮盡的感覺不同於二元電子屏幕上以顏色光點陣所構成的天空。雲的形狀、雲的緩慢變化,也和影片中的白雲有所不同,他不禁回想已多久沒有抬頭瞧一眼真正的天空?

雖然小威覺得遠望天際的感受也不錯,但片刻後他已無法繼續投入情懷,他有比觀賞天空還更值得去感性的事,他的心思全放在天幸身上。該做些甚麼來討好她?她會喜歡甚麼話題?
 
天幸的髮絲隨風輕輕晃動,她閉上眼感受一切,但覺身體與環境融為一片。「怎樣?被微風吹拂的感覺好嗎?」



「對啊,這樣真舒服!其實嘛…只要妳喜歡,我也可以像微風那樣在妳身邊,一直給妳幸福感覺。」

天幸沒有回答,兩人就繼續各自敞著,小威心思零亂,正在緊張剛才是否有說錯話。她會不會覺得我故弄玄虛?這樣間接示愛會不會過早?這話讓她覺得我很無聊?她會打算跟我保持距離?

「我在想著我的哥哥和姐姐。」

小威聽見天幸把愛情相關話題帶開,難免有點失意,但談及親人感受卻又是密友分享,似乎他尚有機會。「對了!妳打算去找家人?既然我們已逃出來,即使其他人反對我也會協助妳…」

「不用,預知夢裡有預言,他們在幾天前已演化為殘暴的物種。」



「原來他們也像我的變態父親那樣變成怪物,哦呃…」小威似乎又說錯話,心裡抱怨Alice怎麼不先告訴他這麼重要的情報。

「我也不知道他們會有甚麼命運,很可能已被軍隊殺害吧,每當我抬頭望向天空,便隱約感到能跟死去的人連繋起來,我在嘗試感應他們。」

「妳能知道他們有沒有死了!?」小威想起他們曾在互聯網上搜集新物種資訊,天幸沒有一起查看,她是不敢看嗎?

「要是成為沒有理性的怪物,其實我不清楚是活著還是死去更好。」天幸以帶有悔意的語氣說:「愛麗絲姐姐說異能和願望相關,我的異能沒有嘗試去救他們,這異能不關心其他人的命運,你覺得我自私嗎?」

「不!這種事肯定與妳無關!呃…遇到怪物啊,當然要逃走來保命,這根本沒有問題!」小威不知道自己的話是否有說服力,對小威來說,即使天幸要他去殺人放火,他也不會介意。「妳會這樣想來想去,已經表示妳不是個自私的人。」

「嗯,不如說說你的能力吧,那是你的願望嗎?你喜歡複製東西?」

「沒有…我不知道。可能就如那個“世事都被她看透”的大姐所說,在出現能力之前,我的確是想引起別人注意。」

小威翻開雙手在天幸前示意空無一物,然後拉起天幸的手緊握一下,一朵小野花便神奇地被天幸握在手上。



「我的異能嘛…也許真的就像魔術那樣無中生有地變出東西吧,現在想來,真不值得去吸引那種人的注意。」

天幸把野花別在胸口,雖說魔術只是一種障眼法,但還是能討女孩歡心。「你是說教授?」

「沒錯是因為他。這個父親每天只關心研究,他回到家裡的時候,從沒去叫我一聲或關心過我。從前,我很喜歡做各種事情引起他的注意,但他始終沒理會我。」

「一個月前,我發現了立體打印異能力,我向父母展示這種能力,他們才忽然對我著緊。」

「我以為生活終於能有了變化。但幾天以來,卻只聽見他們在激烈爭吵。」小威的語調變得傷感:「然後某天,母親忽然帶上行李,要我跟她逃往遠方。我們正要離家,卻看見門外站著特工,後來我才知道他們都是父親的部下,他們射殺了母親,並把我送到研究所。」

「我痛恨他們!我發誓要殺了這個出賣我和母親的人渣,以及殺光這幫研究員。我拒絕使用異能,他們便對我動用刑具,都是一些制造痛楚的道具,我知道他們不敢殺我,他們只怕我寧死都不合作。」

「不過他們想到了好方法,就是對我注射毒品,我上癮了,我的意志敵不過那該死的毒品,開始妥協使用能力。在那囚室中,我以為我的人生就這樣完結,也許我會老死在研究設施,沒有人知道我曾經存在。」



「從前我不太了解母親,現在我知道她為了我,放棄了自己的一切,賭上了自己的性命。我知道她也是為那個組織工作,但我已願諒她,也很想念她。」小威感到歎息。「可惜她已不復存在。」

天幸搖頭說:「人死後不是甚麼也沒有。只要看著天空,我感受到大家都還在一起,你有這種感受嗎?」

「我沒有這種感受,妳的話還真像通靈一類鬼東西。這個…要說我現在的感受嘛,那就是我喜歡妳。」小威決定豁出去。「我是真的愛妳,妳讓我看見世上還有美麗純正的事物,我想像自己是這陣微風,在任何時候也願意無償地給妳舒適快樂。不管妳是不是喜歡我。」

天幸回了小威一個甜蜜笑容:「嘻,你是個人,又怎能成為風呢?」

「我可以複製風。」

小威雙眼放出兩道彩色光線,在他所照射的前方圓點,有一股涼風送出,吹拂到天幸身上,天幸驚訝於小威竟然連“動能”也可以複製出來。

「哈哈好棒!但我可不想要一把風扇。」

「我不是要當風扇啊!我的意思是…這異能以後都只為妳用。這異能還沒有名字,就叫作“微風”好了。」



「這名字怪怪的,想來我的預言能力也沒有名字,該命名作甚麼好呢…」

「就叫“女神”吧,反正妳是我的“女神”。」

「真俗氣!我才不會要這種名字!」天幸正色著臉反對。「不過,你為甚麼要對我這麼好呢?」

「唔…這種事不需要理由。」

天幸從沒被人表白過,有點不知如何應對,她是沒甚麼地方不喜歡小威,但也談不上有愛的感覺,她感到這個人真的願意無條件為自己負湯渡火,這確實讓她感動。為了報答小威的真誠,她靠上前去,輕吻了他的唇。

小威神情激動,他的身體微抖,滿臉通紅,高興得像中了彩卷。「嘿,現在我覺得過去在研究所的一切都不要緊了,若不是有這種遭遇,我便不會遇上妳。」

天幸看見小威神情得意便笑說:「哼,這吻不代表我答應了你甚麼事情,你要守好秘密。」



「呃…我會願意保守秘密,但總覺得大姐應該有偷窺…」

屋內三人在試驗過新彈珠後,正一起上網查看外面的演化事態。項愛和Helen見Alice忽然笑了起來,便奇怪地望著她,她擺了擺手說:「呵呵,沒事,只是覺得外面那對兩小無猜有點意思而已。」

眾人就這樣一直佔據房子悠閑休養,不經不覺已來到第六天,這期間大批解放軍從北方進駐到香港各區,機場被軍方徵用,市內四處都是路障,交通要道都設置了大量以沙包堆砌而成並架上重機關槍的火力據點。還好西貢半山位置偏遠,解放軍都投入到市區戰事,這房子倒是一直無人造訪。

Alice數日以來都透過探測珠監視外界情況,她粗略估計香港發生了約千宗新物種襲擊,被軍隊成功擊殺的沒到三成,街頭布滿軍人和平民屍體。市區內的火災因無人撲滅,已是連續燃燒好幾天,天空被濃煙染成灰黑一片,污染程度雖不及伊拉克的油田大火,但雨水也沾上了灰色。

由於解放軍佔據了中文大學內的國際互聯網交換中心,加上中國網絡軍人的攻擊,Alice無法了解香港境外情況,但她還是透過“探測珠”偷取了部份未加密的軍隊無線電通訊,又監視了幾場境內戰事,甚至是新物種之間的互相打鬥。她確定“巨球”已遭受長劍巡戈導彈攻擊,附在球上的物件被炸得四散,卻未能發現運用異能的本體,但這總算是好消息,不然雪梅醒來完成圖畫後,他們便要馬上擔心是否會有核彈從天而降。

項愛把彈珠一字排開檢視,這時彈珠的數量已增長至19顆,共計1顆眼球珠、2顆切割珠、8顆移動珠、1顆生態珠、2顆運算珠、2顆探測珠、1顆“飛行珠”、1顆“工業珠”、以及1顆“分裂珠”。

這麼大的增幅全靠小威每天額外打印兩顆彈珠,他的立體打印異能也因反覆練習慢慢進步起來,雖然圑隊戰鬥力直線上升,但新物種的演化速度沒有減慢,眾人仍未能談得上安心。

項愛除了探看雪梅的身體變化,大部份時間都是在試驗把不同類型的彈珠組合使用,發現了他一直夢想中的有趣用途。

他把突擊步槍設置成單發射擊,並把瞄準裝置拆下換上眼球彈珠,接著握槍進行射擊,竟是百發百中。眼球珠在得到探測珠和運算珠的輔助下,利用光學瞄準和測距來計算彈道,使用者便能以精確的射擊軌道來攻擊目標,甚至是對大量目標同時鎖定。

項愛的手腕動作追不上運算珠的射擊提示,為了加強步槍的射擊威力,於是他又加裝一顆“飛行珠”在槍上。“飛行珠”是專門化“馬克士威妖”異能的產物,但它的能力卻不是重組。這珠子表層物質近似太空金屬,內部異常高壓並充滿熾熱氣體,球面上有無數能開合並釋出氣體的小孔,當氣體從孔洞內噴出時便提供了推進力,這很像衛星在太空調節行進方向時的動力設施,登月衛星便是靠這種技術來調節降落速度和預定著陸點。

項愛宅性發作,它把飛行珠安裝在突擊步槍的扣指環,於是他連扣指動作也省下。這組合只需要項愛向運算珠指示攻擊目標後,一系列的射擊運動便會自動完成,飛行珠能配合運算珠的指示,調節步槍的瞄準方向,項愛雙手只需把槍拿穩,它便能自動和快速地對多個目標連環射擊。這已不能算步槍,倒更像現代驅逐艦上用來摧毁來襲飛彈的方陣艦炮,不但全自動和順暢,還能百發百中地以每分鐘打數千發的射速來打擊多個目標。

項愛把這發明向同伴示範,他看來就像個動作快了數倍的不定向飛靶射擊運動選手。

小威看得血脈沸騰,更是指手劃腳地說:「酷啊!哈哈,大哥你這個是好主意,這樣我們每個人都能成為神槍手!」

「嘿嘿,還沒完呢!你知道甚麼是“浮游炮”嗎?」

「吓!?你說甚麼?是指動畫那種從機動戰士裡放出來四處飛的炮?」

「對啊!示範給你們看吧!」

項愛利用探測珠搜索了一會兒,便指示運算珠攻擊數百米以外的幾顆樹上果實,只見飛行珠噴出強烈氣流,整支步槍即如彈射般飛了起來,就像火箭升空那樣一瞬間便離開了眾人視線範圍。

他們透過探測珠觀察,看到步槍飛近了遠處目標,接著 “雷達”上的幾個小圓球被分裂成碎,步槍在擊中所有目標完成任務後,又飛回來掛在項愛背上。項愛得意地大笑起來,他一直想設計出一枚像“飛翔炮”般的武器,現在他成功了。

小威興奮不已,他邊跳邊拍手叫喚起來:「行啊!這種攻擊好威風!」

「哈哈怎樣!這飛行珠雖然只能維持全力飛行數分鐘,但在必要時也很夠用了。我們有三十多支槍,如果我把這些槍都裝上彈珠,便能組裝出“一對翼”掛在背上,你們可有看過Full Nu Gundam…」

「不行,我反對!」

Alice沉默地看過一會便說:「百發百中是好,能攻擊遠處目標也不錯,但步槍的威力遠及不上彈珠,這樣花上兩顆實在很浪費。彈珠的有效距離很廣闊,這步槍卻既給彈珠帶來負重還要有彈藥限制,造一把來應付特殊狀況已是有點浪費,其餘步槍我們正常地握著用就好。」

項愛感到可惜,他的宅性和理性正在鬥爭。「這浮游炮並非全無用處,它們能攻擊空中目標啊,我也不是馬上要造,等到彈珠比較多…」

「等到你有一千顆再說,造三十多把槍掛在背上就只有好看而已。」

「大姐妳說話開始像個老太婆哩。」小威悶聲抱怨。

Alice盯了小威一眼,還真有種權威的氣勢,小威只好吐吐舌頭表示不再亂說話。項愛的理智也告訴他不應該浪費彈珠,只好想著Nu Gudam的威風形象嘆息。Alice向眾人解釋說:「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增加生存機率對吧?那便沒有必要參與任何戰鬥,我們需要的是索敵能力,並且在危險迫近時能夠快速逃走,我看這些彈珠特性還有更好的組合方式。」

項愛聽出Alice似乎已有計劃。「妳已想好怎樣運用彈珠組合?」

Alice笑道:「想好了,這也是為甚麼我安排你們把彈珠專門化為現有比例,我暫時把這種組合稱作“風火輪”和“內聯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