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如夢似幻

Alice對眾人說明:「我們首要的是情報能力,為了增強監察範圍和精密度,便需要建造一顆“衞星”。」

天幸歪了歪腦袋,想到一顆在太空中的人造衞星畫面。「彈珠在太空中還能生存嗎?」

「不用放上太空,這“衞星”只需要設置在數千米高空,放上高位置的好處是探測力能得到提升,以及防止彈珠在接送訊號時暴露了我們的位置。」

Alice從聚集在眾人眼前的彈珠裡選出幾顆,並串連起來。「這四顆是最基本的組合,“運算珠”可以分析數據和統籌“衛星”內的彈珠、“飛行珠”用來維持飛行高度、“眼球珠”提供畫面、“探測珠” 負責偵測和鎖定目標,以及向地面上的我們進行通訊。」



接著Alice一聲令下,“衛星”便在飛行珠的帶動下如火箭升空般騰飛起來,Alice和項愛利用剩下的一顆“探測珠”接收上空傳來的訊息,看到一幅清晰和精密的畫面。此前他們只能看到以“綠點”構成的建築物分布,現在已能分辨出大厦外型,“衛星”以密密麻麻的小點標示人類活動,眼球珠更對使用者想要細看的局部地區拍出“衛星照片”。

項愛就像換了台新電腦般雀躍,欲罷不能地透過“衛星”四處查看。「有趣啊,情報量果然大幅增加!這種掃瞄方式能探測得更細微,感覺像坐鎮在太空指揮中心!」

「效果比想像中好。」Alice也感到滿意。「只依靠飛行珠推進“衛星”升高有點浪費能量,我們將來可以利用氫氣球、風箏或“發泡膠製玩具飛機”把“衛星”帶上一定高度後,才讓“飛行珠”利用上升氣流維持衛星飛行高度,這樣應能減少飛行時的能量消費,在高空維持較長時間。」

「接下來便是“個人裝備”。除了阿愛,我們只有一人能透過操控權使用彈珠,但得到“衛星”後,我們就像擁有一個能把同伙聯繫起來的Hubs或雲端。要透過“衛星”共享訊息和溝通,每個人都需要有一顆“運算珠”和“探測珠”,以建立起我們之間的“內聯網”。」

由於現時的彈珠數量仍然不足, 眾人在考慮過各自的異能後安排了權宜之計,他們以項愛、天幸和小威一組,Alice、雪梅及Helen為另一組。項愛命令剩下的 “運算珠”和“探測珠”聽命於Alice,這麼一來兩組人都能得到“衛星”資訊,Alice也能透過她的“用戶端”向“衛星”上傳訊息,跟項愛組溝通。



分組過後,Alice便繼續講解。「我們的“個人裝備”除了通訊能力,還需要增強機動力。最初我們想到踏著兩顆移動珠來高速移動,但透過白石一戰的經驗,已得知要這樣控制彈珠並不容易,而且身體也很難承受反轉90度或180度的動作,於是我構思了“風火輪”這種交通工具。」

她取出昨晚所構思的設計圖,眾人圍上前看,只見紙上畫了一個圓形,裡面粗略能分成三圈層層叠上,整個圓形都是以密密麻麻而大小不一的彈珠填充而成,就像一個以發泡膠為材料的“計分箭靶” ,紋路又似“波板糖”的旋渦。

在“風火輪”中心處是“運算珠” ,它的職責是統籌整個輪子上的彈珠行動。雖然“移動珠”能夠高速行走,但其動作與使用者難以配合,速度過高時更會對身體做成負擔;添加運算能力後,使用者不用再花精神控制輪子上的每顆彈珠,經過計算後的動作也能顧及人體力學,不但走起來時自然舒適,行進路線也更流暢完美。“運算珠”更能夠在反復使用中學習,配合使用者的行為習慣,走出自己的風格。

夾在中間的第二圈是由“探測珠”和“飛行珠”組成, “探測珠”負責偵查和評估地勢,“飛行珠”按需要噴出氣體以調整和平衡身體,甚至提供浮力;通過這種設計,使用者在踏上風火輪時比起站在地上還更舒適,猶如踏在氣袋之上。若飛行珠馬力全開,還可以模仿Matrix電影中的遠距離跳躍動作,甚至是短暫飛行數分鐘。

第三圈相對較窄,就如單車輪上的車肽,裡面以移動珠構成,功用是負責陸路上的行走。



Helen熟讀傳說故事,一看這設計便發出感慨。「傳說中的“風火輪”暗藏風火之勢,車輪兩側噴火,行動時有風雷之聲,是青鸞火鳳所化,哪吒踏上它能上天入地,瞬息可行十萬八千里。若把“飛行珠”比喻作風,“移動珠”便是火,這個裝置竟然和傳說如此相似,民間流傳下來的故事真的只是偶然嗎?」

「哦?原來有這麼浪漫的典故?我設計時只是從功能去想,命名風火輪只能算是邏輯上的“自我實現”吧。」Alice雖然理性地以科學角度回答,但忽然想到這可能跟演化事件帶上關係,便沉思起來。

「嘻,你們想想移動珠的火紅色,在黑夜中看來應該非常耀眼,風火輪是個好名字,可惜這只是小宅宅的化身,若真是神鳥化身便浪漫得多。」天幸只驚嘆這裝置的造型威風,倒是樂於為它添加神話色彩,又向無奈的項愛裝了鬼臉。

Helen細看圖畫中的設計,還是有個疑惑。「設計圖上的彈珠為何會大小不一?彈珠不是只有一個相同尺寸嗎?」

項愛笑說:「嗯,除了Alice,我還沒有跟你們提及“分裂珠”, 昨天我嘗試專門化自己的異能,你們猜得出了甚麼結果?」

各人好奇對望向項愛,他便把一堆彈珠呼喚出來,只見這些彈珠的體積比一般彈珠小了好幾倍。

「我把它們命名作“分裂珠”,但其實“分裂珠”不是指實體而是一個概念,當我命令“胚胎珠”專門化我的異能時,彈珠在性質上沒有任何變化,卻是分裂成兩顆體積小了一半的小彈珠,兩顆小彈珠的特性仍舊是“胚胎珠”!」

「於是我和Alice繼續測試,發現除非我對它們作出其他方面的專門化,否則這些小彈珠可以一直分裂下去,估計這種分裂甚至能小於原子尺度!」



Alice接著項愛補充:「嗯,雖然體積變小後專門化出的能力也會相應減弱,但肯定能在運用上提供更大靈活性。為了避免混亂,我們決定把分裂任務交給將來的“超級電腦”,不過現在談這個有點遠,還是先讓天幸來測試簡化版本的風火輪吧。」

「嘿,我一直就在等姐姐這句話!」天幸早就想一試身手,已是急不及待動身。

為了測試,項愛先把“衛星”以外的彈珠控制權都交給天幸。Alice把“運算珠”和“探測珠”交到天幸手上,又替她在兩只腳底依車輛設計各安放4顆“移動珠”,並把分裂成8份的“飛行珠”分別黏附在天幸的兩肩、臀部、大腿和腳底。

布置過後,Alice滿意地說:「雖然縮小後的“飛行珠”推進力被弱化,但用作調節身體姿勢應該很足夠。」

天幸踏定彈珠,不忘向同伴作秀地脫口而出說:「Start Engine!」

簡化版的風火輪利用運算珠統籌身上彈珠,運算珠也能理解天幸的意圖而非字面意思。眾人只見“移動珠”高速空轉,彈珠的火紅色變得閃耀,“飛行珠”也以擴散方式釋出氣流,不但使天幸略微浮起,風聲還呼呼作响。

天幸今天身穿純白連身碎花裙,她的黑髮和長裙伴隨風壓飄揚,彈珠的火光飄忽不定和耀眼,使她看來就像踏上火炎,好個穿上洋服的日漫式哪吒。



小威興奮叫道:「你們看天幸多威風!根本就是天兵下凡,不愧是我的女友!」

「你少亂認!要當我男友,你還是多等十年八載吧!」天幸倒是沒有生厭,還爽朗地大笑。

Alice笑說:「妳在控制彈珠方面果然很有天分,不過不要貪心,先嘗試一些簡單動作,慢慢才加大難度。還有,控制一下火光,我們不要引人注意。」

「姐姐放心!我會小心行事。」

眾人上了屋頂觀看,只見天幸所謂的小心行事,卻都是在秀一些教人流一把冷汗的高難動作。她圍撓半山瞬間跑過一圏後,便開始沿房子外牆作90度移動,沒數秒已在房子外牆橫轉了數圏,然後一躍跳上了眾人所在的屋頂。

他們還沒來得及跟天幸談話,又見她已幾個箭步跳到另一所房子的樓頂,還在幾座房子的天台上來回跳躍,接著是用力一躍,跳出百米高度飛向大海,眾人以為天幸正要掉入水中,卻又見她竟然像玩Wakeboard般行走於水平線上,基本上已是任何地型都暢通無阻。

1顆移動珠的力量已是驚人,以8顆移動珠走動,這速度絕非人類所能控制,因此天幸的“運算珠”、“探測珠”及“衛星資訊”都顯現出重要性,它們能避免使用者意外撞死,“飛行珠”調整身軀和提供浮力也是功不可沒。

項愛看得熱血沸騰,不禁連聲喝彩。「好精彩!就是“百式”也無法做出這麼厲害的動作。」



天幸回到陸地上又疾走一圈後,發現彈珠動力漸漸減弱,便一躍至眾人所在的樓頂,只見她還是樂在其中的一臉愉快。「看到吧!這風火輪雖然還未完成,但已是非常神妙!只要每人都踏上一組,我們便很安全,即使再厲害的敵人也追不上!」

Alice想斥責天幸剛才太冒險,但見她遊刃有餘,只好有氣無力說:「我們現在持有大量槍械和彈藥,加上彈珠的威力,要守在這個地方不難,其他新物種不容易威脅到我們。但不要自滿,我們的彈珠仍然不足,先等雪梅醒來再看下一步怎辦…」

「大家留神!我們有客人了。」項愛忽然神情緊張地發出警告,眾人只見他正全神貫注地感應衛星畫面。

項愛命令“衛星”鎖定正在近前的20多個目標,又以“衛星”的光學功能拍了兩組照片,便急忙把“衛星”控制權逐一分享給其他人。眾人只見有兩組新物種分別從北方遊艇會及南方匡湖居接近,已逼至200米範圍內,這地方西面是高山,東面是海,他們正好被夾在中央。

小威大驚說:「這兩組怪物隊伍是甚麼回事!?牠們不是沒有理性的嗎?關係竟然變好了?」

天幸也是奇怪,便回問小威:「難道是兩幫怪物要開大片?」

「我認為牠們的目標是我們,總之不會是來找我們開派對。」項愛不安地看著牠們的移動路徑,但覺兩組物種的行進距離和速度似有默契,他不相信這是偶然。



「牠們確實怪異,竟然還會運用戰術分作兩路夾擊,待目標接近到100米內我便探測牠們的思維看看!」Alice正色對各人指示。「我們無法帶上雪梅逃走,當然也不可能放棄她,“阿愛組”留在天台戒備,我和Helen去保護雪梅。」

Alice和Helen急忙跑回屋內,見雪梅仍在熟睡,便去提取槍械,卻見“移動珠”正把一些槍械運上樓頂,項愛更是特意把之前分組時議定的運算珠、探測珠,以及2顆移動珠留給Alice。

兩人持槍靠著窗戶瞄向屋外的必經之路,Helen仍在疑惑,她不安地對Alice說:「剛才妳有看衛星照片嗎?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不但有九頭蛇和雙頭犬,還有兩個3米多高的巨人,一個全身白毛、一個長滿眼睛,不是很像傳說中的雪人和百眼巨人嗎?還有旁邊那個頭髮都是蛇的女人…是美杜莎吧?這樣還能算是偶然?」

「美杜莎!?難道看一眼她的眼睛便會變成石頭?」Alice想了想,越感到事情怪異,便以探測珠向衛星通訊。「阿愛聽到嗎?Helen說新物種裡有一頭美杜莎,你和小威都不要以肉眼觀看!傳說她有把人變成石頭的能力,不過只對男人有效。」

項愛以衛星回應:「妳竟然相信這種事?」

Alice回說:「這兩組物種有太多傳說生物,你設想一下,是否有可能歷史上早曾出現過小規模的演化?過往都曾發生過“奇點”!」

「妳的意思是傳說生物並非虛構,而是早已存在?」

「想想看!我們的異能來自願望,怪物化則源於慾望。在香港這種社會,不可能會有人著迷於傳說生物,那麼只能假設這些物種都是透過慾望演化。」

Alice繼續傳訊:「照理這類慾望演化物種的外觀應該是隨機的,但為甚麼裡面有幾頭怪物會跟傳說生物的形像如此相似?唯一合理解釋是演化事件曾在歷史中出現過!慾望演化出來的外觀原來並非隨機,而是有特定規律,各種慾望會演化出各種特定形態!」

「妳的意思是人類曾遇上這類生物,並把牠們的特性都記錄下來而成為傳說?」

「沒錯!人類的科技已有大幅進步,但是人類本身沒有任何演化,數萬年前的人類和現在的人類在生理上沒有任何差別!假設“奇點”在過去曾經發生,這些新物種都因為某種原因沒能成為新的統治物種,那麼從前科技落伍的人類是以何種方式戰勝新物種?是因為過往有先進的文明存在過?還是新物種沒有生育能力致使沒有後代?」

「這猜想有點意思,但牠們已逼近了,我們之後才討論吧。」

兩組物種已進入100米內,Alice急忙以意識間諜能力查探,結果讓她大感驚訝,即便向衛星通訊。「我感應到有幾頭物種比白石猿人還強,其他物種也有各式獨特強化,但都沒有理性思維。奇怪的是牠們不是打算路過,攻擊目標是阿愛、小威和Helen,現在快命令彈珠串攻擊!」

項愛命令手上的彈珠組成串子出陣後,馬上便追問:「這很奇怪,牠們為甚麼只打算攻擊我們其中三人?」

「天曉得!」

長長的彈珠串以6顆移動珠、2顆切割珠、1顆生態珠、以及8顆細小的飛行珠組成,這條靈蛇在陽光映射下,有如染血的彩虹般耀眼生輝。它所擁有的驚人速度,使它行經的地方甚至難以察覺殘影,就像一道閃電打擊,沒過幾秒已撲至約數十米外的一只怪物身上,彈珠串黏住怪物後,切割珠即瘋狂轉動,輕易地把這頭怪物的腰間斬斷。

一些皮肉較硬的物種,也被生態珠注射只有1分鐘壽命的病毒細胞,這種病毒無法向外擴散,卻能對受感染的個體做成致命傷害。彈珠舞動沒多久,已殺光北方物種,又回頭攻擊南方物種,20多頭物種還沒接近至50米內,竟然都被殺光。

小威看見這場殺戮,仍是呆望著不敢相信。「大哥你也太誇張吧!?沒花半分鐘已殺光牠們!我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

「這便完了?」天幸也是看傻了眼。

項愛搔了搔頭說:「好像有點簡單,但我們該高興吧?」

小威哈哈大笑道:「大哥,我就早跟大姐說我們很強!我們是較早醒覺的一批,異能也沒有重叠,還有我們知道很多情報,這種組隊在世上絕無僅有!」

「危險啊!Alice快跑!」項愛忽然大喊,即冲冲往樓下跑去,又回頭向兩個呆望著他的孩子喊:「有一頭怪物潛進屋內正向Alice走近!」

Helen聽見樓上傳來項愛的著急叫喊,便奇怪地望向Alice。「他在喊甚麼?我看見所有敵人都死光了。」

「嗯?無論是衞星的偵測,或是我的異能也沒感應到附近有人。」Alice也是奇怪便往上回喊。「阿愛你說甚麼?敵人在那裡?」

嘭────

屋外的彈珠串比項愛更早破門而入,這條靈蛇沒有半分遲疑,即冲前黏附在Helen身上。Helen難以置信地看著圍在自己身上的彈珠串,她只來得及感到一絲寒意,已看見“切割珠”鑽穿了自己的身軀,接著彈珠串尾巴一擺,Helen已是身首異處。

不要───!

項愛聽見Alice叫喊,即加快從樓上跑下來,只見Alice臉色蒼白,並以一副錯亂的表情對望著自己,她的雙手抖振,口齒也不靈利。

「項愛!你瘋了嗎!?為甚麼…你為甚麼殺了Helen!?」

「誰是Helen?」

「問得真好。」Alice以槍指向項愛,並以手指向地上的屍體。「就是她啊!我在問你為甚麼殺了Helen!」

「等等!妳還給怪物起了名字?這怪物剛才想襲擊妳啊!」

「別胡說!你要裝傻也像樣點! Helen是我們的同伴,那裡是甚麼怪物!」

「妳先搞清楚吧!看看這地上屍體,怎麼看也是一頭人馬怪物!而且我們那裡有一個叫Helen的同伴?」

Alice不禁火大,她已準備隨時開槍。「項愛,我無法接受你的解釋,你和你的彈珠都不要動,否則我殺了你!」

「好了好了!我不會動!但請妳告訴我為甚麼要把一頭新物種稱作Helen?」項愛擧起雙手,他想要搞清楚Alice發生何事。

Alice感應項愛的意識,在他的思維裡竟是完全不認識Helen,意識無法說謊,Alice也不禁在想精神錯亂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她看一眼倒在地上的屍首,這個人確實是Helen,是他們在白石救出的同伴。

Alice冷冷地說:「我能肯定這裡有一個人是瘋子,這個人不是你便是我!」

「我們都別緊張!先放下武器談談發生了甚麼事…」

啪啪啪啪啪啪────

一陣槍聲响起,卻不是Alice開槍,而是剛從樓上趕來的小威向項愛亂槍掃射,項愛感到死亡威脅,本能地命令彈珠串保命,彈珠串急速地爬上項愛身軀,擋住了打在他身上的子彈。雖然“飛行珠”噴出氣體形成氣袋效應,但子彈的衝力還是震動了彈珠串並傳遞到項愛身上,他退了數步跌倒在地。

項愛見小威又要射擊,便急忙擺手阻止。「你冷靜點!我是項愛啊!」

Alice以槍轉向小威,一邊又對項愛說:「項愛!我和你的事情等下再說,先反擊這頭怪物!」

「不要!剛才小威只是對我有誤會!」項愛見Alice要攻擊小威,嚇得急忙阻止。

小威也是驚訝於Alice以槍指向自己,急忙喊道:「喂喂喂,別把槍頭亂指!大姐妳也不要再靠近那怪物!項愛是甚麼?這怪物的名字?」

項愛見這兩人都在胡言亂語,急忙用力搖手說:「等等!我們都停下來!」

Alice也意識到這當中有嚴重問題,她沉思了片刻才開口:「把你們看到的情景全說出來,我現在看到的是項愛,在地上死去的Helen,還有剛才從樓上下來的這頭小怪物,他叫小威?」

「妳怎麼說他是小怪物?」項愛不敢再有遲疑,即向兩人報告。「我看到Alice和小威,地上的是一頭人馬怪物屍體。」

小威看見倒在地上的Helen屍身,已是激動得落淚。「大姐…妳還跟一頭怪物談話! Helen是被這頭怪物殺的嗎!?」

Alice見小威對自己指手劃腳,便轉向項愛查問。「阿愛,你能聽懂這物種的語言嗎?牠想跟我說甚麼?」

項愛解釋說:「他是小威!是在白石救出的同伴,我們已在一起好幾天了!」

小威也是奇怪,便向Alice查問:「這頭叫做項愛的怪物在跟妳交談?妳還能夠聽懂怪物的語言?」

Alice開始了解現正發生著不明狀況,她向小威說:「在我眼中你是一頭小怪物,如果你能聽懂我的語言,那麼在你眼前的這個男人是項愛,他不是怪物,是我們已認識好幾天的同伴。」

三人被這怪異的氣氛嚇住,都只能呆站著思考目前狀況。

Alice推斷出兩人都沒把她看成怪物,又聽得懂她的說話,便繼續說:「聽好!我們正被能力者攻擊,這異能很可能是某種幻覺,讓我們把同伙誤認作怪物,你們都不要胡亂行動。」

樓上又傳出急速的腳步聲,Alice猛醒覺到是天幸趕來,急忙喊道:「糟了!天幸不要攻…」

小威回頭,只見天幸以衝鋒槍對自己猛烈掃射,他的身體瞬間遭受破壞,就像忽然斷掉的影片般,他失去了視力和觸感,腦海只遺留下如夢似幻的天幸愛人形像,大概過了數分鐘,這份殘存著的意識也隨風而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