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草薙素子

白石消失事件後的某天清晨,強勁的季候風把城市污染物吹得四散,藍天白雲重現,空氣也是難得的爽朗,被雨水洗刷過的大地份外清新明亮。

在尖沙嘴的海港城碼頭,正停泊著排水量7萬多頓的巨型郵輪處女星號,一名19歲少女站立船首,涼風吹拂著她那黑亮色的曲髮。少女看來相當疲累,她正低頭苦苦沉思,對未來方向感到困惑,也對人情冷暖發出嗟嘆。

劇痛再度來襲,少女知道這是因為過度使用異能而產生的痛楚,只是沒想到這次痛楚比起之前曾經驗過的還要猛烈數倍,她甚至感到腦袋似要撕裂。少女痛得蹲下身體,四肢也瑟縮作一團,她以雙手抱頭一如既往地咬緊牙關忍耐,撐過漫長的5分鐘後,痛楚的感覺才漸漸退去。

她深深地吸入了一口冷空氣,等到精神勉強清醒過來,才艱難地站起身體,發覺原來一身都已沾滿冷汗。



「小燕,不要再發動異能,妳的身體無法負荷。」一名身材高挑、外貎俊朗的男生在少女身後說話,他托了一下他的銀絲眼鏡,動作温文意雅。

小燕看這與她年紀相若的男生雖然目無表情,但他忐忑不安的動作還是露出了蛛絲馬跡,估計這男生早已擔憂地偷看良久,卻又不敢上前參扶,不覺從心底泛起一絲感激。

「你來多久了?謝謝你,阿樹。」小燕看了一眼手錶。「“玉蝴蝶”的效力還有半小時,無法再延長了,我們是時候出發。」

阿樹點頭翻開手掌,無數紅色光束從掌心伸延開來,就似是以單手握著由光纖交織而成的蜘蛛網中心點。他靈巧地調撥光束,手勢之快速和純熟猶如一名花繩達人,接著他小心地以指尖挑起某幾條光束查看,神情就像在檢查樂器弦線般認真。

「10分鐘前我已派人通知明美等人撤退,“眾神之絆”顯示她的位置一直沒變,看來彌敦道那邊正陷入苦戰,“天鴿”已出發去接應她們。」阿樹輕揉著其中一條紅光束,仿如這條紅線便是他口中的明美。



「嗯,加上天鴿的幫忙,她們應該能夠趕及回來吧。」小燕的語氣温柔而堅定。「明美已在外面戰鬥了兩天,恐怕會撐不下去,等到“白之月”上的異能效果消失,我便會對處女星號發動“玉蝴蝶”。」

阿樹不禁皺眉,雖然小燕的異能對行動會有很大幫助,但他還是更關心她的身體狀況。「嗯,草薙素子傳來訊息,中共特工剛才離開了太空館,似乎已不再懷疑那兒是“白之月”,妳的努力沒有白費。」

只有小燕和素子知道香港太空館並非真正的白之月,她靠到船側,遙望著這座優雅地躺於尖沙嘴海旁的白色半圓形建築物。小燕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兩天以來她一直對白之月施放能力,負擔早已超出身體極限,此刻總算是能夠放下心頭大石。

「然後是關於“東北軍閥”和“迷霧”的情報。」阿樹的語調變得嚴肅。「最後的兩條線已折斷,確認“東北軍閥”的28條線在接觸“迷霧”後全數死亡。這場戰鬥只花了15分鐘,“迷霧”擁有相當驚人的實力。」

「15分鐘!?怎麼可能?在“東北軍閥”裡的大部份都是神話級人物啊!即使以我們的力量跟他們戰鬥,恐怕還是傷亡慘重吧?」



「“眾神之絆”不會有錯,雖然“迷霧”那邊也斷了兩條線,但令人驚訝的是東北軍閥當中有26條線是在半分鐘內被殺光,差不多一秒殺一個,那是真正的秒殺!我反覆檢查和研究了素子給我們的資料,還是無法得出合理解釋,實在是不可思議。」

「戰死的有包括“迷霧”嗎?」

「沒有,“迷霧”的兩個“圓周”仍在,這是素子最新傳來的資料。」阿樹把帶來的筆記本電腦遞給小燕。

小燕急忙開啓了筆記本電腦,點選了桌面上一個名為“迷霧”的資料匧,並打開了當中的“成員列表”檔案。

已查證之迷霧集團成員:
【1.王海琳•Helen,16歲,確認所屬神話物種:半人馬。生死未明。】
【2.曹小威,10歲,確認能力:物件複製。生死未明。】
【3.凌雪梅,16歲,推算能力:局部地區性的時間還原現象。存活。註:迷霧A中心點】
【4.方麗•Alice,24歲,推算能力:物理透視。生死未明。】
【5.風天幸,7歲,推算能力:預知未來。生死未明。】
【6.項愛,16歲,推算能力:不明的近戰能力。生死未明。】


註:各迷霧中心點1000米半徑範圍內無法進行任何觀測。

小燕越看越不懂,雖然這些人的異能很特別,但要秒殺“神話人物”可不是一件簡單事情。「嗯,原來素子也有無法掌握的情報嗎?」

只有少數“白之月”成員知道有“草薙素子”這個人物,只要見識過她的能力,無人不是既佩服又猜疑,素子也是提出把各式物種召集到處女星號的發起人。

素子本人從未現身,她只透過互聯網和成員接觸。

素子在兩天前開始和阿樹接觸,她除了給阿樹寄了一個包裹,還提出了一項古怪的請求。可能是基於好奇,阿樹答應了,即使他不知道素子提出的要求到底有何意義,還是按指示把包裹中那個像是污水渠作業專用的微型機械人,帶進被素子稱為“白之月”的香港太空館。

阿樹離開太空館後,便按照素子的安排入住處女星號。當然,阿樹不需要辦理任何入住手續,麗星郵輪公司的電腦主機早被素子入侵,住客記錄被加挿了阿樹的虛假個人資料。

素子為了讓阿樹了解局勢,傳送了大量機密資料到阿樹的筆記本電腦,這些資料包括各國政府、共制會、光明會、教會,以及正在入侵香港的解放軍情報,她不但比任何組織骨幹成員都更清楚該組織的狀況,而且對各種專門學科的知識,似乎也擁有諾貝爾獎級數的水平。

因此,阿樹給這個無名神秘人起了個名字──草薙素子。



無獨有偶,素子也和Alice一樣把發生了急劇變化的生物稱為“新物種”;為了方便分類,她把保存著原先人類外貌的能力者稱為“新人類”,其餘在外觀上有變化的物種則被稱為“神話人物”。

她對阿樹提出了幾項要求,這些要求包括:

(1) 守護“白之月”的秘密。
(2) 把新物種集合到處女星號,並盡量搜救其他智慧物種。
(3) 兩天後出航。

新物種佔據郵輪後,船上被掛上“白底紅十字”的旗旘,寓意他們救助一切智慧物種的抱負。阿樹在素子的引導下,短短兩天時間已集合了182名新物種到船上,除了新物種,船上還有1560名從戰亂中被救回來的普通人類,以及8隻貓和5條狗。

“白之月”能夠急速擴張,主要是由於“眾神之絆”和素子的配合,使他們掌握了香港內所有新物種的位置和狀況。

素子的情報收集能力優秀,她能夠輕易地入侵任何接通互聯網的地方,一旦阿樹鎖定了目標,她只需花上數分鐘,便能取得該新物種的一切資料。



所謂一切,即是這個人的一生。

巨細無遺的資料包括學歷、工作履歷、社交,附上的照片很多時是在不到數分鐘前透過CCTV、手機或電腦鏡頭,甚至是間諜衛星所拍攝。更誇張的是素子還會附上親自撰寫的分析報告,對目標的性格和異能作出初步評估。

除非目標人物是從小到大都在深山中生活,否則根本不可能逃過她的追踪。

素子會給目標發訊息,引導新物種安全地到達處女星號。由於素子無法入侵迷霧內的互聯網,甚至想要利用衛星觀察迷霧時也會自行斷線,明美的接洽任務則是由阿樹完成。

九龍各處駐滿裝備精良的解放軍,別說是只有普通身體質素的新人類,即使是神話人物也無法抵抗現代武器的優勢火力,能力低下的物種本應是無法順利到達處女星號。

然而,精良裝備反而成了解放軍的致命傷,素子控制了所有能夠連上軍用網絡的現代武器,無論是軍方發射的長程導彈或派出的攻擊機,都被素子入侵導航系統而在飛行途中墮毀,雖然如非必要她只會使武器無效化,但需要時她也會利用這些武器攻擊想要殺害新物種的軍隊。

這讓軍隊發現了素子的存在,解放軍也是在一天後,才反應過來關閉所有網絡系統,回到使用雷達和無綫電的古老方式。

只是一般槍擊對強頑的新物種很多時都是沒有太大效果,軍隊極需要得到區域性武器幫助推進,便調動了炮艇和多管式火箭炮車輛作戰,這類武器所負載的艦炮和短程火箭利用了火控系統和光學進行瞄準,是不受軍用網路影响的戰略性武器,準備在必要時炸掉整個九龍南部。



讓軍隊驚訝的是素子發現了這個威脅,竟然早一步派出無人機把所有接近的炮艇和火箭車炸毀。

高級將領終於了解到這是場非一般的戰爭,開始願意聽取前線軍官的意見,得悉在最前線的軍用網絡一直以來沒有受到入侵,部隊也不曾受過“自己人”的炮火攻擊。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這是因為軍隊進入了明美的“迷霧”範圍,致使素子無法在“圓周”內作出任何影响。無論如何,軍方總算是作出了正確決定,他們放棄現代戰爭方式,軍人改帶上最輕型的裝備,以韓戰中曾運用過的“人海戰術”作戰。

“Never fight a land war in Asia”是一句美國軍官的名言,地面戰爭意味著要付出極大的人命代價。雖然軍隊被命令要活捉新物種,但面對死傷慘烈的戰況,前綫軍人都只求保命,殺死任何看似有反抗能力的物種已是不成文規定,不僅活捉任務名存實亡,一些心智崩潰的軍人更是在任意殺戮平民。

因此,危機感也是“白之月”能夠快速擴張的原因,新物種面對嚴重生存威脅,這時忽然出現了阿樹的號召,自然是一呼百應。

新人類分工合作,小燕發動“玉蝴蝶”專責隱藏“白之月”的秘密,林明美則發動“Meme”操控幾名合乎條件的神話人物對抗解放軍的攻擊,阿樹和其餘人負責召集物種,並監視著幾個嚴重威脅。

他們的威脅除了解放軍,還包括“塊魂”、後來已滅亡的“東北軍閥”,以及被稱為“迷霧”的項愛等人。

根據素子的資料,全球只有四團“迷霧”,迷霧C的資料從缺,只知道其位置在中國雲南的香格里拉,而迷霧D則是正在“佐敦”至“旺角”彌敦道一帶作戰的林明美。

項愛的團隊收集了迷霧A和迷霧B,阿樹的紅線只能評估對方的位置和演化程度,卻無法得到任何其他資訊,全賴素子取得共制會和中國軍方的資料,才確認其中一名叫凌雪梅的女孩會在發動能力後昏迷,由於兩天以來“迷霧A”的“圓周”不曾有半點移位,阿樹連結向西貢的其中一條紅線也是沒有任何動靜,他們才估計“迷霧A”應該便是那女孩。

項愛等人收集了兩名迷霧,而且異能資料神秘和零碎,加上白石研究所的消失仍是難以解釋,自然引起“白之月”成員的相當重視,還索性把這個集團稱作“迷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