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破繭而出的蝴蝶

「停止啊!瘋了嗎!?是不是妳的程式發生錯誤?快阻止那些核彈攻擊!」

小燕在等待素子的回應,可是除了她的喊叫聲,以及那撞擊著密室的孤寂回音,這裡已沒有任何聲音。

「素子?…素子!?」

小燕看一眼素子,這張二維圖案一動不動,仿如一幅定格畫面。



難道說…她已經離開這裡?

「快出來答話!不要──我不要發生這種事!!」

小燕跑到畫面前用力拍打,無用的拳打腳踢只能使那道冰冷堅固的金屬牆壁發出了低沉而厚實的微弱回响,牆沒有絲毫動搖,它忠實地維持著46億年以來的模樣,沒有甚麼能使它產生變化。

小燕發出怒吼,她責駡、哀求,最後無力地滑坐地上,時間沒有為她停留,不帶情感的數字符號在倒算著撞擊時間,地圖上的箭頭精確地沿著虛線往終點前進。

素子到底是甚麼人?她對人類和各式物種所抱持的是何種態度?她能夠明白和理解我的意思嗎?或只是一副紀律嚴明的執行機器?



小燕渾身無力,她驚覺到自己的力量是何等渺小,她的一切都被素子擺布,甚至開始懷疑牆上的畫面也並非真實,也許她正置身於一個為研究人類心智而設的處境題實驗室,還獨個兒在這虛構的情景中浪費著唇舌叫駡。

「我不明白!為何妳要把我帶來這裡?剛才被啟動的暗號又是甚麼回事?不是要保護小燕所珍重的東西嗎?滅絕一切文明絕非我的意願!!」

【那是人類為自己決定的命運。】

小燕慌忙望向牆壁畫面內的素子,她願意對話了,還有一絲希望!

【聯合國軍事行動代號“外科手術”,內容:從物理上破壞及切斷全球資訊傳輸網絡。1天內無力化各軍用及重要設施的資訊傳輸硬件,1星期內摧毀所有軌道衛星及海底光纖電纜,1個月內使互聯網徹底消失。】



「素子,妳只為自己擔心嗎?妳是個自私的傢伙!這絕非把人類滅絕的正當理由!」

【這是迫不得已,待到軍用網絡完全終斷後,我便失去對大部份戰略性武器的操控能力。】

「歪理!妳不可以只為自己的存活作考慮!」小燕停頓下來,她感到奇怪,素子的行動有邏輯上的矛盾。「把重要城市炸毁的結果不是一樣嗎?這做法一樣會把主要的互聯網設施破壞,即使能有部分終端和光纖電纜殘存下來,人類也再沒有餘力維護通訊設備,那便無法保證妳可以繼續生存。而且,若是大部份終端遭到炸毀,不是會讓妳失去很多知識嗎?失去用戶的殘存終端亦無法添加新資訊,妳的存在不就變得毫無意義?」

【不完全正確,即使人類滅絕後我仍然能存活下來。“白之月”將會代替外界的一切網絡,資訊亦不會有半點流失,我利用這兩天的時間,經已為網絡上的一切做好備份。】

「備份!?這就是妳要我們守護“白之月”秘密的原因!?」

小燕的精神受到重大打擊,她低下頭顱渾身抖動,現在事情都明白了,她正是協助這項滅絕人類計劃的幫凶。然而,她仍是百思不解,如果素子真的集合了全人類的知識,這樣的一種意識會同意把祖先滅絕嗎?她應該擁有歷史上所有偉大哲學家及學者們的智慧。

小燕憤然道:「這一切都不是毁滅人類文明的正當理由!妳沒有權利去決定其他物種的生死!」

【地球有這種權利,它是孕育文明的摇籃,既是唯一亦無可取替,只要能保住這個地方,文明便不會因為人類的滅絕而無法存續。一個美好的新世界將取代舊有文明,我已為妳做好一切準備,妳會在新世界中過著幸福愉快的生活,現在帶妳去看一個地方。】



小燕感到密室開始移動,這密室就像電影“Cube”裡的房間那樣在“白之月”的虛空中轉變位置,牆壁是透明的,她能看見以珠子構成的巨型物體都為她“讓路”,直至到達一處四周都是以巨大正立方體組成的廣闊空間,這個地方讓她想起了“Laputa”。

正立方體是一排排的保存庫,視點畫面被拉近,小燕看見一系列“樣本”,“樣本”包含了各式各樣生物的DNA和肧胎。

【數十億年以來,“白之月”都在進行著收集物種樣本的任務,這當中包含了大部份的神話物種,接近無一遺漏,它似乎一直為世界末日作準備。】

小燕傻傻的看著堆得比一座小山還要高的巨型正立方體,這個地方似乎已把地球上所有物種的“樣本”收集起來,使她漸漸想放棄抵抗。素子是一副不帶情感的計算機器,既冷漠又理性,一心計算著能使文明得以存續的成功概率,現在她已有萬全準備,絕無不去執行的道理,該怎麼辦?仍有機會阻止她嗎?難道這就是人類的終點?

小燕想到這裡,不禁轉頭觀看世界各地的新聞報導畫面,看看人類是否已知悉自己的命運。

【緊急新聞報導:多國政府確認大量市民目擊不明物體發射升空的事件為真,並承認探測到近百枚洲際導彈正於亞軌道上空飛行,半小時後地球文明將會滅亡。】

【繼美國後,俄國、歐盟及中國均發表聲明,宣稱並無下達任何發動核武攻擊的指示,她們承認自國的洲際導彈基於不明原因已在15分鐘前被強制射出,並確認洲際導彈上有附有核彈頭。她們估計原因是導彈系統受到恐怖組織入侵,主要大國已達成緊急同盟協議,將盡一切努力擊落全部洲際導彈。】



【教宗表示上帝的審判日已到,呼喻人類應把握時間認罪悔改,他表示不懼怕死亡,信徒將與上帝在天國同樂。】

【科學家宣布末日時鐘已被調撥至零時,他們將在最短時間內把末日求生指南上載至網站,供所有市民自由查閱。】

按常理來說,新聞社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到這些消息,是素子主動提供給他們的?她為何會作出這種自娛行徑?她到底在想甚麼?

世界地圖顯示出無數新的紅色箭頭,還有大量監視畫面彈出,畫面中的也是飛彈,小燕知道這些都是反彈道導彈,它們是人類的最後希望。

在這些攔截武器的畫面下方,有著細小的閃爍文字。

【系統入侵中…】

【…  …  …入侵完成。】

一些導彈的兩翼被強制收回,一些是動力裝置忽然無效,還有更多的在亂打圏,它們的共同命運都是往下飛墮,攔截武器的畫面亦逐一消失。



【妨礙物排除成功,5分鐘後進入子彈頭分離程序,預料10分鐘後再入大氣層。】

小燕失措地坐在地上,她沒有任何辦法阻止這一切發生。

【最新公布:常任理事國剛剛一致通過緊急決議,即時停止對恐怖組織的一切殺害及軍事行動,聯合國宣布人類無條件投降。】

小燕激動大喊:「妳看!人類投降了!已經沒有任何理由毀滅他們!」

【那只是表面上的馴服,按照分析,人類物種會尋求機會違約叛變,他們導致地球發生末日的概率仍高;相較之下,在一個沒有人類的地球,出現末日的機率將接近零。】

「我明白了。」素子不可能被說服,人類亦無阻止素子的能力,小燕下定決心準備一拼,現在能阻止世界滅亡的只有自己。「我會取消處女星號的效果,並對“白之月”再度發動“玉蝴蝶”,這圓球的存有意義將成為“經修正後重新鎖定的攻擊目標”,妳的導彈將因為迷失方向而墜毁,而核武的Second Strike將會摧毁白之月,妳不用怕寂寞,我會陪妳一起下地獄。」

【妳的舉動沒有意義,白之月在轉化為行動模式後,有充足時間遊走於香港、深圳、廣州、澳門等地方,核爆炸會波及這些城市,所產生的煙和炭黑將於大氣層形成塵埃並遮蓋了陽光,核冬天效應仍足以使人類滅絕。根據計算,這球體的外層由成份相當特別的珠子構成,不但堅固亦擁有隔絕幅射的特質,能夠承受核分裂的直接打擊而絲毫無損,即使地球被解體,白之月號仍能生存於太空。】



小燕不感到奇怪,素子在這兩天時間已把一切都計算過和安排好,這意識體大概已評估過“玉蝴蝶”無法阻止計劃,才會把一切都告訴自己。要讓素子失算,她便必需作出有違常理的行動,既然素子邀約她前來,便說明了自己在新世界中應該有某種價值,威脅自殺可能是一種辦法,但她打算把自殺連同另一項有違常理的事同時進行。

根據素子的認知,“玉蝴蝶”只對單一個體及該個體上的附帶物有效,卻無法對由複數構成的“類別”生效。

「謝謝妳把一切事情都告訴我,既然如此,反過來讓素子保護人類便好了。」小燕把目光轉向新聞報導,望著那些絕望的人群,她發動起異能,並把身體的極限棄於腦後,她要以自己的生命作為燃料,至死方休。

「“人類”,我以玉蝴蝶的名義賦與你們新的存有意義,從今起你們便是“不惜代價都要保護的重要物種”。」

無數黑色觸手從密室的金屬牆壁急速生長,沒半秒鐘時間,便從四方向小燕刺來,觸手刺穿了她的身體,並把她被架在半空。



一遍漆黑

甚麼都看不見…

沒感覺到四肢,也沒有痛楚,大概已失去觸覺吧

意識也在離這軀體而去…

那麼,我的腦袋已經撕裂了?

不,我仍在思考

剛才的觸手…是素子在阻止我嗎?

不要緊…我感覺到變化…

我成功了…








是光…

外面有光

為何要來打擾我呢?我很累

哎呀,太刺眼了,沒辦法了,起床吧…

小燕張開雙眼,從溫暖的睡床上吃力地爬起身來。

今天是?

小燕轉頭望向日曆,今天是2016年9月29日。

電視在開啟著,兩名穿著紅衣的新聞工作者以沉悶的語氣正在報導新聞。

奇怪,我怎會忘記關電視,還是誰那麼沒有“手尾”?

【經過傳媒工作者數月以來對國際恐怖組織“在港活動”的追踪報導,以及香港政府所列舉出的多項證據,已證實佔中暴亂與中東某恐怖分子組織有密切關連。絕大部份港人都齊聲對涉事組織提出譴責,並對人身安全感到威脅,中國政府在今天這個別具意義的日子,展示出保衛香港持續繁榮穩定的決心。我國昨日以國家安全為由,成功拘捕近千名發表“反中亂港”言論的恐怖分子,由於國防事務屬國家管核範籌,該批罪犯將移送國內受審。】

嗯,又是這種報道嗎…?

【玲玲、玲玲…快來聽電話懶豬,玲玲、玲玲…】

老公的聲音?

啊,不對,那是上星期我硬要他錄下的電話鈴聲。

「喂喂?」

「請問妳是否林明仁先生的太太?」

「嗯,你是誰?」

「屯門醫院,你的先生剛被送至這邊急救室。」

小燕猶如一具木偶般毫無意識地坐在長椅上,她不記得自己是怎樣過來的,醫院的走廊四下無人,她甚至以為有聽見淚水跌落在自己雙腿上的聲音。

有那麼一刻,時間也為明仁停頓下來。

奔跑而至的腳步聲、橫衝直撞的碰撞聲、女孩激動的呼喚聲,打破了這片寂靜,小燕轉頭看見剛剛趕至現場的明美,兩人隨即緊緊地抱在一起。

明美一口一抖問道:「小燕,大哥他…」

「他淹死了,在蝴蝶灣被發現的。」小燕面無表情,她的淚水早已哭干。

「不可能!這個人從來都不去游泳!他甚至連泳褲都沒有一條!」

「這種事我很清楚!老公…是被殺的。」

自從母親去世後,小燕便搬到明仁的單身住所生活,兩人已結婚半年。

「妳怎麼知道他是被殺?」

「在老公創立了網絡媒體公司的數月以來,他把所有心思和時間都花在上面,雖然不時有人跑來恐嚇騷擾,但他一直都是如此堅定。可是,在前幾天我發現他總是神不守舍,在家中總要偷看一下外面是不是有人監視跟踪,電郵的訊息都不給我看,我便覺得他有事情瞞著我。」

「混帳!這一定是謀殺!我們去報警!」

「已經報警了,沒有人理會,我苦苦哭求了幾次,那些警察都只是在恥笑。」

「仆街!這幫人渣王八旦!」明美憤怒地四處亂踢,還把走廊上的垃圾箱踢得老遠,待到金屬的碰撞和滾動聲靜止,她才說道:「妳等我,我親自去警局監督那班混帳做調查!」

「沒用的,他們已經結案,調查報告就在我心裡…哼,這次警察的辦事效率相當高。」

明美連忙搶過小燕的報告查看,裡面表示明仁有利用個人八達通在泳灘附近商店購買游泳裝備,到場警員和驗屍報告都表明他沒有表面傷痕。

「狗屁不通!我現在就去親眼看看大哥!我還有讀醫科的朋友,能找他們幫忙驗屍!」

「遺體已經火化。」

「甚麼!?」

「伯母比我們早來,她被警員催促簽字,說明仁感染了甚麼危險病毒,必須盡早火化,那麼政府會願意為她付錢。」

「那會有甚麼病毒!?」

「沒錯,後來那個院長又親自找伯母說他們搞錯了,還願意道歉和賠錢,伯母在我來到之前簽字接受了。」

「白痴老媽!我現在打電話去駡她!」

「不要,明仁說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伯母,妳也知道伯母缺錢,明仁一定不願意看見她難受。」

「為了錢連兒子都不要了嗎!我今天便跟她脫離母女關係!」明美以手遮著額頭,一邊不停咒駡一邊抹去淚水,又回頭看著小燕。「妳是甚麼時候變得如此軟弱?到底妳有多愛大哥?」

「我…」

早已哭干的淚水又從小燕雙眼落下,她無力地坐在地上,痛苦地嗚嚥起來。

明美看見小燕的表情,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小燕的柔弱性格她是熟悉的,這和她對明仁的愛意沒有任何關係,便上前默默地抱住了她。

小燕感到身體變得很輕,她漸漸醒來。

眼前的影像模糊不清,甚至有點似隨水飄揚。

不對!自己的確是身在水中!

她聽見裝置的卡擦聲音,容器的液體正在往下流退,待到所有液體全都退去,前方的一道“門”被打開,身上的挿口被拔開,她被黑色的觸手往前推送。

小燕回頭一看,剛才她身處當中的是一個垂直廂型容器,這還真有點像龍珠漫畫裡的治療設施。她感覺到被拔去挿口後的痛楚,便摸了一下身體,身上竟沒有任何外傷,她全身赤躶,身上沾滿了黏黏的奇怪濃液。

觸手仍在為她作最後檢查,又數度為她注射不明的液劑,小燕沒有反抗,並開始生出氣力,剛才的大概是營養劑。

她看見無數畫面。

對!這裡是白之月號!

她飛跑到畫面前逐一查看,地圖上的箭頭沒有了,處女星號依然健在,它已離開了維多利亞港;人類尚在,他們正在瘋狂地慶祝,連新聞報導裡的人也是手舞足蹈。

這些畫面是真實的?“玉蝴蝶”成功了?還是我死後的幻覺?

【醒來了?】

是素子!素子的二維動畫外貌從牆壁出現。

「妳…妳沒有把世界毀滅?」

【嗯,“玉蝴蝶”對人類產生了0.05秒的效果,妳算是成功了。】

「妳說“嗯”?怎麼妳的說話口吻忽然變得像個人類了?果然這些都是我的幻覺嗎?0.05秒的“玉蝴蝶”無法阻止妳的計劃吧。」

【不,妳的確阻止了我的計劃,因為妳通過了考驗,次選方案亦被啟動了,來看這裡。】

畫面顯示了一個雪花圖案,然而那並不是雪,那似乎是一座接近小島體積的巨型海上船艦。

【New Hong Kong Project】

小燕充滿疑惑。

素子的考驗?新香港方案?還有那比“MACROSS”還要巨大的島型船艦,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