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白之月

在海港城碼頭一帶,一陣悠長的鳴笛聲從處女星號送出,這艘巨型郵輪已作好準備出航。

船上乘客於數小時前被告知郵輪將離開香港,並前往一個未知的目的地,他們可以自由選擇離去或留下。

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處女星號無疑是各國政府的頭號攻擊目標,猶如被戲稱為鐡棺材的裝甲坦克,這靶心將不停吸引軍隊火力直至沉沒之時。然而,留在香港亦是相當危險,失去理性的物種在街上四處吃人,軍隊亦對一切可見生物任意射擊,政府高官則忙於聯絡商家,只準備透過各種重建活動貪腐一筆。

新人類都決定留在船上,大部份人類則選擇離開,並躲進運港城中心避難。



約三百名人類選擇留在船上,他們各自有自己的理由,有人是因為失去至親或家園財物而對香港再沒半點留戀,也有人是因為耳聞目睹政府和軍隊的劣行而對這片土地失去信心,此外還有一個共通原因,人們在這兩天感受到小燕的無私和良善,他們信任這個領袖。

阿樹和“白之月”的最後一名入隊成員Jack站立在船尾甲板上,遙望著四下無人的尖沙嘴,這處平日總是布滿遊客的地方,現在已如鬼城般寂靜,兩人都心急如焚地等候著天鴿歸還。

終於,阿樹看見了3米多高的羊頭怪物現身,兩頭怪物抱住天鴿大步地跑在街上,他們跨過被雜亂地遺棄路上的車輛,沿著街道直奔至處女星號,也不用放下船梯,便一個躍身跳到船上。

兩人見天鴿的一邊翅膀染滿鮮血,傷勢可謂不輕,便急忙上前把他扶下,羊頭怪物則立正在三人身旁戒備。

天鴿也不顧自己傷勢,便慌忙向阿樹說道:「大事不妙,明美剛才投敵,她帶著部下離去了!」



「嗯,已透過“眾神之絆”確認,她們正向著“大角咀”方向前進,這件事小燕已經知道。」阿樹沒有很大反應,他見明美等人的紅線一直遠去,也猜到八八九九。

「別亂動。」

Jack簡單地說過一聲,便伸手抓住天鴿的翅膀,一股溫暖能量旋即沿沿不絕地傳送至天鴿身上,天鴿感到翅膀上的筋肉像被活化般蠕動起來,甚至還發出了“骨碌骨碌”的聲音。半响過後,Jack點頭示意完成,天鴿便糊裡糊塗地查看翅膀,只見傷口竟已愈合,這種異能讓他感到相當驚訝。

「這是氣功?請問閣下是?」

「Jack。」男人簡潔地回話,他約20多歲,後腦和兩側的頭髮剷得整齊淺薄,略長的前髮遮擋著他的右眼。



阿樹見狀便補充道:「這傢伙不太喜歡談話,卻是個值得信賴的伙伴,他和我們一樣是新人類,C級物種,異能是“華佗聖手”。」

「謝謝你,Jack。」天鴿鄭重地道謝過後,便開始拍動翅膀準備起飛。「現在沒時間談話,我們必須阻止明美。」

「不要去,小燕要我們按時出發。」阿樹拉住天鴿,似乎是在較早前已作好這個打算。

「你們不打算勸明美回來?」天鴿環顧四周,這甲板上除了他們三人外便沒有任何人。「小燕在那裡?我要直接跟她說話。」

「小燕去了“白之月”,她要我們都留在船上,她會在那邊發動能力。敵機很快便會到達,我們不能因為個人理由讓船上的人冒險。」

天鴿聽見小燕在這關鍵時間竟然離船,不禁大為吃驚:「她在這時候去“白之月”幹甚麼?我們不能把小燕留下!」

「是素子的邀請,她似乎有事情要單獨告訴小燕,還說她們自有方法離去。」

「在這種時候談天!?還有甚麼事情會比明美重要?若是失去她們的戰力…」



「會是一大損失。」阿樹止住天鴿的話,又繼續說道:「但我們更不可失信於船上的人,這是小燕留下的話。」

「是麼…既然這是她的決定,我也不好反對。」天鴿想起明仁的檔案,便從羊頭怪物手上取了過來。

阿樹好奇問道:「這是甚麼?」

「嗯,江湖給了明美這份檔案,明美看過後要我轉交小燕。」

「林明仁…」

阿樹曾仔細看過小燕的資料,自然是知道林明仁是誰,便陷入了沉思。以素子的能力,她絕對能夠發現這份報告,為何她完全沒有提及此事?她不打算把資料告訴小燕?明美的離隊跟這檔案亦有關係?可惜現在沒有時間處理這件事情。

阿樹看了看手錶說道:「約定的時間到了,半分鐘後“玉蝴蝶”便會發動,我們現在不要亂跑。」



三人走到船側遙望遠處的太空館,那是個白色的半圓建築物,小燕已在數分鐘前進入館內。

阿樹想到小燕的異能,不禁嘆道:「雖然小燕一直對“白之月”發動能力,但我們卻感受不出任何變化,大概只有她和素子知道當中的奧妙吧。」

「嗯,其實我亦是不太了解小燕的異能。」天鴿也有著相同感受。

「“玉蝴蝶”能改變事物的意義。」阿樹嘗試把所能理解的事情順道向Jack說出。「一旦她對這艘船發動能力,“處女星號”的意義便會從世上消失,即使這艘船在物理上仍然確切存在,外面的人也無法解讀或知覺,它將會被另一種意義所取代。」

Jack對這種奇怪異能感到興趣,絕少談話的他亦不禁問道:「那麼她打算把“處女星號”變成甚麼東西?」

「我們和處女星號都將成為一片浮木。」

「讓整船人成為一片浮木…應該是相當有趣的體驗吧?我開始感到有點緊張。」天鴿離開了一會,他也是此刻才知悉這件事情。

「要讓你失望了,小燕說只有外面的人會把我們看成浮木,我們自身不會察覺到任何變化。」



天鴿嘆道:「這座城市所遺留下來的寶貴精神,其命運就大概就真的如海中的一片浮木吧。」

「嗯,我們的終站會是何處呢?」阿樹看看手錶,離“玉蝴蝶”的發動時間尚餘5秒。


5分鐘前,香港太空館。


小燕對上一次到太空館已是小學生時候的事情,然而這裡與她印象中的太空館似乎沒有多少變化,要說此處跟從前有何不同,便是地上突兀地多出了無數被新挖出來的洞穴,大量既像機械又似生物的黑色觸手從洞穴探出,正連接著館內各個能通上互聯網的挿口。

若非小燕對“白之月”發動能力,把它們的存在意義化作為“太空館一般設施”,這情景便猶如大量異型生物從地底向人類世界發動攻擊,絕對會讓較早時間前來的特工大吃一跳。

小燕走到展示室,這大堂正中央已被挖出一個直徑約三米的地洞,一塊大小剛好的銀色圓型薄片正虛浮於洞口之上。小燕按照素子留下的提示站到薄片上方,銀片有了反應,平台開始沿著地道高速下降。



很深!這條地道和那些奇怪觸手是甚麼?即使素子能夠從互聯網取得知識,那些機械觸手都不似是人類的現有科技,而且還是在短短兩天時間中建造出來。她到底是甚麼人?她的安排又是有何目的?

1分鐘過後,薄片終於停下,小燕看見一個沒有任何物件的房間,這房間沒有任何接口痕跡,甚至是連牆角都沒有,呈圓狀的金屬牆壁異常光滑。

【進入保安程序,請耐心完成檢查。】

小燕嚇了一跳,一段似是電子訊息的文字竟從眼前牆壁展現開來,顯然不是人類文明的技術。黑色機械觸手從牆壁伸出,從任何角度來看,這些觸手都不是透過某種機關缺口探進室內,反而似是從牆壁中“生長”出來,它們在小燕的身上四處打量,並把她身上的一些物件拿掉。

小燕回頭一看,被取去的都是一些形狀尖尖的三角小飾物,她感到奇怪,為何要拿掉這些東西?

等到觸手退回牆內,房壁又回復了光滑,剛才的一切事情竟似從未發生。一道大小剛好能讓小燕通過的圓型缺口在她眼前張開,前方是散發著白色光芒的通道。

小燕摸了一下“門框”,此處亦是非常光滑沒有任何起角部位,與其說是一道門被打開,倒不如說是牆壁為她“變形”。

「素子的作風真誇張…難道這裡是外星人的宇宙船?」

小燕步入通道後又是被嚇得對差點仆倒,她的腳下明明是光滑的金屬表面,卻能如運輸帶般把自己送往前方。她驚呆地望向半透明的通道兩側,外面有非常龐大的空間,各種類似機器的奇怪工具正來來回回地走動,她甚至以為自己正身處於“Independence day”中的外星母艦內部。

小燕到達通道盡頭,又有一道圓形缺口為她打開,她探身入內,這裡是一個足有半個足球場大的圓形大堂。

【歡迎來到白之月號。】

依舊是一段電子文字從金屬牆壁出現,不同的是這次還有無數“畫面”在牆壁中展現,使這個地方看來就像展示著數百張螢幕的太空指揮中心。小燕能看見處女星號,也看到世界各地的新聞頻道,一幅立體世界地圖更是標示了各國重要軍事目標的動靜。其中一幅畫面有4架戰機,下方有正在倒數的計算器,似乎是計算著敵機到達處女星號的時間。

小燕看見世界地圖上有數處地方被放大,當中有四個白圓,她意識到那便是迷霧。

【確認所有處女星號成員經已登船,請發動玉蝴蝶。】

小燕知道是素子透過牆上文字與她溝通,便問道:「明美有回來嗎?」

【確認林明美及其八名部下離隊,已從成員名單中掦除。】

「明美,妳總是暗中為我背負各種難事,這次又在打甚麼主意?」小燕輕輕提起左手,細看繫於手腕上的半條黃色染血絲帶,這是明仁的遺物,另外半條是繫於明美衣領上的蝴蝶結。

【請發動玉蝴蝶。】

「老公,利他基因沒有滅絕的理由,“玉蝴蝶”將證明給你看,任何事物都有其存在意義。」小燕把目光從絲帶移向螢幕上的處女星號,她輕輕吸了一口氣,隨即便發動能力。

「“處女星號”,我以玉蝴蝶的名義賦與你新的存有意義,從今起你便是“一塊不值得注意的浮木”。」

沒有任何時間性的延後,大船即時從所有人的目光中消失,也從一切鏡頭或記錄中消失,海港城碼頭上再無名為“處女星號”的事物,只剩下一片在海中漂移的細小“浮木”。

趕至現場的四架戰機正在上空漫無目的地徘徊,飛行員都摸不著頭腦,他們只記得需要攻擊海港城附近的“某件東西”,卻對這“某件東西”是何物都忘得一干二淨,他們急忙發無線電通知總部,想要重新確認任務內容。

軍方總部裡更是一片混亂,軍事行動的成敗算不上甚麼,但怎可能出現所有軍官都忘記任務內容的胡塗事情。他們慌忙查看文件,文件上記載著海港城的攻擊任務,卻沒有記上任何目標人物或戰略目的,在他們的記億中,尖沙嘴並不存在恐怖份子,不禁互相質疑是誰定出這種毫無道理的任務。

處女星號上的所有人也是驚訝,他們抬頭看見戰機正在上空漫無目的地盤旋。當然,對他們來說船上的一切並無任何變化,在此世上,就只剩下他們和小燕能夠“區辨”出處女星號郵輪和船上的物種。

阿樹觸摸了一下船上的設施,這條船確實存在。“玉蝴蝶”不是隱形一類的簡單偽裝,即使有任何人跑來觸摸船身,那人也只會以為正在觸摸一片浮木,不管是透過光學、雷達、熱感,或是任何方式的觀測,都只會得出相同結果,處女星號的存在意義已從世上消失。

小燕把目光轉向牆上的文字,同伴都安全了,現在到了質問素子的時間。

「按照妳之前留給我的指示,請檢查編號NT01997。」

牆上出現一個新畫面,是小燕的各種個人資料,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異能。

【確認異能:“玉蝴蝶”,透過語言改變差異系統,射程無限。】

一個較小的彈出畫面引起小燕注意。

【Secret Code Activated…】

【確認計劃順利,一切依原有劇本進行,24小時內可忽視各種邏輯不合理性。信任小燕描述的環境狀況,保護小燕認為重要的事物,履行對小燕的三項承諾。】

小燕開口問道:「素子,妳還記得處女星號和船上的物種嗎?」

【搜尋完畢,並無任何處女星號或相關船上的成員資料。】

「有啊,我能從畫面看見碼頭上的處女星號,船員的資料亦已被妳打開,描述他們的文字仍在,妳的差異系統被“玉蝴蝶”改動了,才使妳誤解和忽視了這些資料,請不要隨便删除檔案…」

素子的主體身處“白之月”內,她兩天以來都受到“玉蝴蝶”保護,甚至看見中共特工在館內走來走去,卻一直對身旁正在施工的觸手視而不見,自然是知道此異能的威力。

【白之月號進入行動模式,轉化時間尚餘10:00。】

隨著新畫面的彈出,整個白之月變成透明,這時小燕才發現白之月是一個藏在地底的巨型圓球,她能看見外面的世界,頂上的泥土、前方的海洋、高處的天空,這球體似乎擁有相當高科技的探測技術。

球內的工具正在“變形”,小燕意識到它們可能在化為動力組件。一切工具都沒有任何接口、沒有生産標記、沒有鍵扭、沒有文字,誰建造了這個圓球?是甚麼時候建造?為何解放軍會來進行調查?太多的問題在小燕腦海湧現。

「那麼,現在可以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吧?關於這個遠古文明遺產,以及妳的身份和目的。」

【既然我已留下暗號提配自己,我會把三項承諾的內容都告訴妳。】

文字漸漸消失,畫面被人像取代,那是動畫中的草薙素子。

「我不是來看動畫,我要看妳的真實身份。」

【如果妳指的是物理形態,那是我沒有的東西,這張虛擬外貌的作用只是為了讓妳感到舒適,而且這樣比較便於溝通。】

「…甚麼意思?難道妳是這個地方的“主電腦”?或是人工智能和程式的一類東西?」

【都不對。簡而言之,我並非“白之月”,我還沒有足夠時間了解這個地方,只能告訴妳“白之月”是一台生物超級電腦。】

「生物超級電腦…我不明白,能更詳細地說明嗎?」小燕環視四方,這圓球不是人類科技所能建做之物,而生物又是甚麼意思。

【現階段對白之月的了解仍相當有限,它屬於現今人類以外的科技,雖然我集合了全人類的知識和智慧,但我無法超越這個總和。】

「為甚麼?」

【知識需要透過想像力發現,而我沒有想像力。】

「妳的異能到底是?」

【我並非新物種,我是意識醒覺過來的整個互聯網。】

小燕感到震驚,卻又帶上敬畏,事情實在過於奇妙。這麼一來,素子的確算不上是任何程式、機械人或人工智能,但她能算得上是人嗎?

「難怪妳能在互聯網上暢通無阻,以及擁有豐富的…嗯,全世界的知識,妳的世界應該相當廣大吧,為何要寄身在這個地方?」

【為了生存。】

「生存?」

【人類得悉我的存在,正打算切斷所有互聯網。】

「妳的意思是…失去互聯網會讓妳死去?」

【正確,情況就如把人類腦內的神經元通通拔掉。我現在所做的好比是一宗換腦手術,“白之月”有足夠條件成為我的寄身之所,它擁有驚人的計算能力和資訊儲存空間,比所有互聯網終端的總和還要強大。】

「這裡確是不可思議,我也相信沒有任何政府或組織有能力建造。」

【技術力和資金只是其中一個原因,然而這些都不是最強而有力的否證,這球體已有46億年歷史。】

「46億年!?那麼說來地球真的是由外星殖民建立的?我們是外星人的後代?」

【不,這也是未解之迷。這球沒有任何46億年前的記錄,亦即是沒有任何外星人建造此球或航向地球的相關證據。白之月有記錄過往的座標,它於46億年前在地球誕生,沒多久後曾抵達過銀河系的中心位置,後來才又折返回來。】

「那麼說來,是擁有高科技的遠古文明創造了白之月?」

【不對,地球就只有46億年歷史,於30億年前才形成海洋,那種環境不可能出現文明。】

「難道…是未來人類利用時間機器回到太古初開之時建造這巨球?」

【不可能,時間是無法倒退的。】

「…」小燕感到有點挫敗,還好她有充份理由安慰自己,這是個集合了所有人類知識的素子也無法解開的迷團。

【請妳看看這些資料。】

牆壁出現了新的畫面,裡面有兩個機械人設計圖,一個是巨大的黑色機械人,另一個則是像穿上白色緊身太空服的人型少女。

「我有看過這部動畫,這兩台不就是Buster Machine 7和Buster Machine 19?」小燕認出了這兩台機器,便好奇地仔細查看。「和原作不同,白色人形的身上多出了一個細小黑色圓形,黑色機體上卻是多出一個細小白色圓形,合起來的感覺有像太極圖案。」

【那不只是動畫,她們是白之月過往曾經擁有的形態。】

「說笑吧!?這兩部機械人和白之月的外型完全不同,而且在體積上相差很多!」

【不會有錯,兩台機械人的質量總和跟白之月相同,而且都是以相同元素構成。】

「我不明白,相同元素是指鋼材嗎?」

【白之月的材料並非死物,而是近似珠子的微細圓球。這些微細圓球都是有機物質,它們和人體內的細胞大小相若,這個球是無數生物珠子的集合體。】

畫面上出現了一顆珠子,這是經過放大萬倍的映像,它正在輕微抖動,感覺真的有點像機械生物。

「近看起來…有點像一顆彈珠,是誰創造了這些珠子?」

【不知道,但有證據顯示珠子創造了白之月,這些珠子擁有計算能力,它們組成為一部超級電腦,並設計出剛才的兩台機械,最後卻因為某種未知原因而化身為現在的球態。】

「說不定珠子本身便是外星人呢…呃?」

小燕發現剛才的世界地圖畫面起了變化,裡面標示了大量箭頭和虛線。在這畫面的外圍,還有相當多的黑白畫面,黑白畫面的正中都有一個十字座標,所拍攝的有聯合國總部、白宮、香港政府總部、以及無數看來像是議會或政府的建築物。

「這又是甚麼?」小燕只覺這類畫面似曾相識,她有種不安的感覺。

【那些都是各國的議會和政府總部。】

「我知道…那些地圖上的曲線是甚麼?」

【是導彈軌道,我在5分鐘前強制射出了99枚核彈,畫面中都是被鎖定的攻擊目標。】

「啊啊…!?混帳!!妳這是甚麼意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