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難禁,愛著你這個壞人 有什麼的吸引。....如同前世,欠下你的吻...」

每一次聽哩首歌都會令我諗起哩一個人 。
 
想你是我每一天都會發生的事。寂寞,就用另一份寂寞來填補。
 
想起這四年來的點點滴滴。
 
想起第一次annual dinner上,為了和你作伴而穿起的那條晚裝裙,那一雙三寸的高跟鞋。



忘了是不是grad din 之後的第一次。
 
很傻地 以為可以向你表白,怎知當天才知道原來你早已有女朋友。
 
於是當晚,我便到salon把我這把寶貝的頭髮剪成孫燕芝般的短髮。

之後,為免尷尬,我更加要忍痛和你說我是les...。

因為這樣才可以繼續和你相處下去。
 


我一直也有留意你的Facebook,只是一點一點的偷看。
 
有一天,我發現你與阿嫂分開了。
黑心的我竟然有點點的高興。
 

這一晚,見到你比平常早走,心裡面一直記掛著你是否有什麼事。
怎知道....在車上呆呆地望街的我,竟然發現了....你竟然和另一個女仔在街上甜蜜地拖著手。
我呆呆地望著那一刻,那一刻就像一世紀般的長。
 


想想那天我在酒吧把你送回家裡,你很重!是時間要減肥吧?大佬。
聽說三十幾歲的男人不開始操,到四十歲就收不到了!

這一程車,我幾乎都有望著電話。到底應否打給你呢?
我很想說:「那個女孩是誰?其實我也可以…」
但這一句終於是說不出口,所以我總是呆望著電話,打開直到佢自動進入休眠,又再重新打開。

我根本沒有勇氣打給你,只有默默的思念。
不知不覺,車已經到了總站中環。
惘惘然的下了車,醒來已經在一間酒吧的店前。

鼓起了勇氣打給了大佬。
一次一次再一次。還是沒人接。再傳出了幾個Whatsapp。只有一個剔。
忐忑的心像是沒了邊似的在上下跳動著。
酒,或者是這一刻我所需要的。



喝吧!反正也沒人會理我。
這一份工作一整天埋首工作,連多認識一個朋友的時間也沒有。
有不少客人曾經邀約我喝酒,但都也是交際的多,交友的少。而交友的,又絕大部份是以男女關係為目的。

是不是一個男性和一個女性必須要做那種事才可以交心?交流?
我記得Marslei(大佬)說過,男人和女人之間如果除了愛情之外已經容不下其他感情的話,人類早就滅絕了。

這個人,型英帥靚正五個字一個字也扯不上邊,但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魅力和親和力,還有就是很耐看。
哎!我怎麼了?怎麼會一整天想著這個人?!不要,不要。我要將他從我腦海內消滅。

獨坐在吧檯的一角,獨自享受著店內的這首Beverley Craven 的Promise Me。
這位英國的才女自稱「膽小鬼」,但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像她一般記情音樂?
她那獨特的嗓音,不單是男人,連女孩子聽到也會流淚。



之後是Adele 的Someone like you。
每一個節奏,每一顆音符都撥弄著我的心弦。一節一扣、一弦一柱…

我:「麻煩你來一杯Apple Martini。」
望著吧檯中那個沉默的男孩,我忽然很想和他說說我的感受。
我一直看他也是客人Order他只點頭作是或是招手回應。
除了酒名,他並沒有過多的回答,就像他並不屬於酒吧這個花花世界一般。
這個Bar Tender 有點像吳奇隆,就暫時稱呼他為Tender吳奇隆吧!

Tender吳奇隆:「Apple Martini。」

他的聲音就似春天的雨露,輕輕的向大地飄灑一下,卻點到即止。

深深的飲了一口,蘋果味很香,但Apple Martini 應該是甜的,為什麼今天入口卻這麼苦?
含著這一口的苦酒,我感到本來在心中深藏的眼淚很想流出來。


這是我飲過最難飲的Apple Martini。

我不禁對他的調酒技術有些疑問。所以不禁問了他一句:「點解咁苦既?」

Tender吳奇隆:「有d 野本來就係苦既,就算你加d 咩落去掩飾,佢既本質都唔會變。點解唔做忠於自己?」

想不到我今天遇到了一個禪學大師。不要掩飾自己嗎?

一面透過燈光去看這杯沒什麼甜味的Martini,我漸漸覺得這杯酒變得順眼。

Tender吳奇隆:「Martini不是用來牛飲的,要淺嚐過中的甘、香、醇。」說著,他便走開了。

看著這一杯Martini,淺淺的嚐一口,發覺這一次沒那麼苦,反而有點甘甜,加上蘋果香。這才發現,可能這一杯是我嚐過最好的Martini才對。

我開始愛上了Martini的苦。


 

喝著喝著,已經是嚐盡第三杯。
這種香甜也麻木了。

再致電Marslei的電話,依然是未能接通。
Marslei,你知道,我很想你嗎?這一次,能不能換你送我回家?可以嗎?
 
回家…家裡這幾天只餘下我一個在。回家對著一床四壁,那份寂寞,我受不了!
我受不了...
 
想到家,我不禁習慣性地摸一下那家的像徵鎖鑰...
 
等等!家裡的鎖鑰...好像...找遍了小手袋,也找不到!
 
糟糕!我的鎖匙好像放在公司的檯上了...怎麼辦?

星期五的晚上....我真的想不到可以找到誰來幫我的忙。
 
失落、無助,我第三次打給大佬,他或許會有辦法。
 
可惜一句「你所打的電話暫時未能接通…」令我絕望的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
 
失落的我不禁狠狠的想...算了...今晚或許是上天要我狠狠的放縱一晚吧!
 
我對著tender 吳奇隆輕輕招了一下手:「麻煩你,我要一杯Long Island。!」
Tender吳奇隆隨即轉身就走向酒框。
 
我相信很多人聽說過長島冰茶這一杯cocktail,但又有多少人知道這一杯入口有淡淡的香草綠茶味的cocktail是由一堆烈酒所混合而成?
 
Gin, rum, tequila, vodka, whiskey再加滿滿一匙的糖。
 
這一杯無疑是一杯傷身的毒物。
 
淡淡的香甜,就像愛情騙子輕輕的哄著每一個純情女孩。
 
到對方愛上了這一份甜,以致不能自拔時,猛烈的後勁就會於短時間內發散出來。

就像騙子開始揭開偽裝的面具。令嚐酒者醉一下子醉的不能自己。
 
醉醒後的那份宿醉就像心靈上傷口一般,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痊癒。
 
這種感覺很像怕死又要自殺的人選擇以燒炭這種懦弱的方面來了結自己的生命一樣可笑...
 

我懦弱,為什麼要掩飾?
其實我也是一個女孩子丫....
 
「即管揭穿我諷刺我毫無大志,錯誤投資不懂得點到即止。如明白我滲透我內心深處,看似剛強實質小女子。」by 心研姐姐。
 
Tender 吳奇隆的溫聲一下子打破了我的沈思:「Luna dream,我請。」
 
看著這杯沉鬱得氾紫的cocktail,我忍不住問了一句:「我唔係叫long island咩?」
 
或許我也有點醉,我也不肯定自己叫了一杯什麼。
 
Tender:「這一杯我請你,我獨創的。」

 
不知為何,我感覺到這一杯cocktail我好像不太抗拒,甚至說是有點喜歡那份濃濃的紫色。
 
或許是之前他說出來的Martini故事,令我對Tender吳奇隆產生了一份不知名的期待。
他說他自創出來的,我很好奇。
 
我慢慢我將這杯用高腳杯盛著的cocktail 放在手中把玩著。
 
或許任何一個男性這一刻看到阿芝也會有心動的感覺。
 
一名失落的時代女性,留著齊蔭的短髮。纖幼的玉指輕輕地夾著酒杯在出神。或許這對一眾狗公來就是太過誘惑了。
 
不久就有三三兩兩的男孩來搭訕。
 
但沒一位有能力引起這位麗人的興趣。
因為這位麗人的心中已被一個男人佔得滿滿的,並沒有一絲的空間留給外人。
 
靜靜的品味著這杯Luna dream,幾滴的眼淚不自覺地從眼眶逃出來。
 
雖然面上在流淚,但那股輕輕的、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卻是在一下下的洗滌著我的心靈一般。
 
Luna Dream... 嗎?發夢的月亮少女...?
 
我靜靜的在獨享這個夢境。
 
是你嗎?這杯Luna 內藏著的是我對你偷偷的愛嗎?我不禁在胡思亂想。
 
究竟是這一杯Luna Dream為我帶來的祝福...或是Apple終於收到了我的思念?我不知道。
 
但是電話顯出了來電顯示令我的心跳加速:Marslei Ma....
 
他終於打來了...衰人...
 
或許等待已經花光了我所有的氣力。和他的對話中,我甚至連告訴他我在什麼地方也做不到。
非常的感謝你,Tender吳奇隆。
如果不是你,他一定找不到我。
如果不是你,也許我待不到見到他。
 
或許,我是說或許,沒有這個玩世不恭的大佬,我或許會愛上你這個沉默寡言的世外高人。下一次,讓我再來這張檯上發夢吧~~可以嗎?
 
終於我醉得必須要大佬背著我走。
 
大佬,我知道你一直背著我回家,再到你的家。
 
尚算你有良心!本來我很恨你的三心兩意,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拼命的保護我,那一刻我就是覺得無比的溫暖。
 
好吧!這次就原諒你吧!因為我的臉上咀裡已經不受控制,只有在心中甜甜的一笑。
 
我可以做到的,就是在你的背上,借著你行動是的搖擺,不停輕輕的偷吻你的臉~~~
 
你沒有發覺吧?你就是一個這樣不解溫柔的人!傻瓜!白痴!蠢人!
 
到我略為酒醒的時候,我能做到的,就是為筋疲力盡的你送上一點點的溫柔。
 
輕輕的摸著你的頭髮,我感覺到這一刻,也許全世界叫幸福的鎂光燈也聚焦在我的身上。
 
這一晚,能不能過的久一點?
 
「為了他不懂禱告都敢禱告....」說的是不是就是這一種心情呢~~
 
這一夜...很甜...或許這一種,就是Apple Martini的真正味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