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過了三個月, 在Elven和Rachel暗地裏幫助下, Jacky 和Annie發展順利。 男有情, 女有意。 基本上只是差一個正式表白。 而Elven和Rachel 則繼續差不多每天都會MSN傾偈。 然後Elven發現, 原來MSN 太多msg是會爆history的。 之前這麼多年都從沒有試過, 但在這短短三個月他們卻已經爆過兩次history了。
 
和Rachel 傾偈, Elven 覺得很舒服, 大家好像永遠都有話說, 而且又好清楚大家在想甚麼。 不知多少次, 他們同時間send了一個相同意思的msg比大家。例如講開肚餓, ,大家會一齊講想食M記,有次講起Jacky和Annie不太急一起也不是一件壞事,他們會一起說「曖昧的時間係最開心」,「一齊左感覺又唔同」,又或是有次Rachel溫書溫到眼訓,大家都會一齊說明天早點起床才再溫習。 Elven未試過和另一個人有如此高的契合度和同步率。
 
這段時間,Elven每天還會想起Ada, 而每次想起心還是會痛。不過他並沒發覺近來這種痛感覺好像並沒有從前那麼強烈。
 
「Team captain! 有野搵你幫手呀」Jacky又突入然後叫到。
 
Elven: 「有咩幫到你呀大佬?」
 




Jacky: 「我諗住action喇, 小弟出唔出到pool就睇你喇!」
 
Elven: 「終放肯行動喇? 幾驚你攤到涷晒呀。」
 
原來Jacky這星期六晚約了Annie睇戲,打算睇完後帶她到某地方然後表白。而Elven的任務就是在適當時候把一束花預先放在那位置。兄弟要幫手Elven當然不會托手肘。
 
「喂,今個星期六晚係唔係hall?」Elven覺得既然有重要任務, 沒理由不告訴Rachel這個 "隊友",不然事後她實會嬲死自己。
 
Rachel:「應該係呀,做咩?」
 




Elven: 「國家岩岩委派左個重要任務比我, 你表妹應該好快要出pool了!」
 
Rachel: 「!!! 咩任務? Tell me!!」
 
Elven: 「你要應承我唔可以同任何人講, 包括你表妹喎。」
 
Rachel:「沒問題!」
 
於是Elven便把Jacky的計劃告訴了Rachel。
 




「我又要去!」Rachel要求道
 
「咁會唔會唔係幾好呀?」Elven猶豫道。
 
Rachel: 「Come on! 攪左咁耐好想見証住佢地一齊果一刻呀… 放心喎, 我唔會累事架~」
 
「咁好啦~」Elven都覺得大家應該一齊見証 "那一刻" 的來臨。
 
到了計劃當天,Elven吃完晚飯正在等待著Jacky的通知。望著地上那束鮮花,他突然想起和Ada分手前,自己也送過這樣的一束花給Ada。 失敗的是那時這原來才是他第一次送花給Ada, 不過那時他仍能感受到Ada當時是開心和感動的。只是那又如何? 女仔要變,是你做甚麼也改變不了,當然,一起了這麼久自己都沒送過花給她,Elven覺得自己其實也有很大責任。 這時,電話的震動,讓Elven回到現在。是Jacky的msg 「arrive in 30 mins」。
 
火速回了「ok」,Elven立即打電話給Rachel。「豬隊友,行動喇,五分鐘後樓下等。」
 
在樓下等待Rachel時,Elven才醒起這是他們第一次單獨見面。雖然他們現在可以說是friend過夾band,但一直他們都只是維持在msn和一隻手數得完的電話次數。這時,Rachel出現了。這天她紥了馬尾, 穿了普通黃色T-Shirt和牛仔褲。
 
(原來佢都幾靚, 感覺好清純。) Elven第一個念頭。




 
「送比你呀!」懈意式Elven將手中的鮮花送比Rachel,打算作弄一下她。
 
Rachel愕然了一下,然後臉帶點紅說道:「咪玩啦,快d行啦~」
 
(好可愛…)
 
Elven心入面又想了一句,然後就和Rachel開始行去預定地方。事隔很久,Elven在一次閒談間才知道原來Rachel那時也沒收過花,所以才會有一瞬間的愕然了。
 
預定地方其實是大學campus的一張椅子,椅子後是一個花叢,把花收在椅子後除非是故意向後看,不然是不會發現到這束花。 Elven和Rachel把花放好後,便躲在附近一處building從高處望著案發現場,始終都要親眼看見他們到達才會安心。
 
就在他們閒聊了一會,Jacky和Annie終於到達。Jacky不知說了兩句甚麼便和Annie一起坐在椅子上開始談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正當Elven和Rachel開始越來越焦急為甚麼Jacky這麼久都還沒行動,這時Jacky突然起身在椅後拿了一束花出來,同一時間,Elven亦突然感受到有人捉實了自己的手,原來是Rachel太緊張太投入不自覺捉實了他。不過Elven還來不及反應,他們便看見Jacky對Annie說了幾句話,後者點了點頭,然後Jacky便把雙手放在她肩上,慢慢把頭靠近了她, 再把自己的嘴唇貼近了她的嘴唇…
 
過了不久,Rachel意識到自己原來一直捉著Elven的手,便說了句「走喇,唔好阻住佢地啦 ~」,然後順勢鬆開了手。
 




「好呀, 難得出左黎, 好唔好去食過糖水慶祝下?」Elven問道。
 
「好呀 ,不過食完要快d返去, 我估我地今晚都有排聽故仔!」Rachel 一臉興奮答道。
 
當晚他們都各自聽了很久的故事,只是當事人們一直都不知道,其實Rachel和Elven本身就親眼見証著他們當時最重要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