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咩咁灰呀?」隔了幾天Elven看見Rachel MSN名字旁邊多了個”灰”字所以問道。
 
Rachel:「同男朋友d問題… 琴晚真係好好好好唔開心… 不過衣家好d lu。」
 
Elven: 「咁有無需要搵人傾下?」
 
Rachel:「越黎越覺得近排大家好似見到都無乜野講咁。 有時佢一無mood, 對我就會好冷淡…」
 
Elven: 「你地一齊左幾耐? 係咪近排先係咁?」
 




Rachel:「岩岩過左一年lu。 以前未一齊多好多野講, 差唔多晚晚都會講電話架。」
 
Elven: 「有無同佢傾過衣個問題?」
 
Rachel:「未呀…驚佢覺得我煩會發脾氣。」
 
Elven: 「點會呀傻瓜, 有問題就要講架喇。 兩個人一齊, 如果成日收埋收埋乜都唔講, 積下積下有日就會爆, 有時一爆就一發不可收拾, 然後講左好多傷害大家的說話, 到時就未必咁易救得返架喇。 兩個人相處, 坦誠係好重要。 特別係你地衣家生活圈子都唔同左, 好多野可能都會改變。 佢係你男朋友黎架嘛, 咁錫你點會因為咁嫌你煩發你脾氣呢? 比D信心佢啦。」
 
Rachel:「知道… 我諗我冷靜一兩日會好d 嘅。 你好似好有經驗咁喎。」
 




Elven: 「哈, 我好失敗架, 做反面教材就差唔多。 所以其實都無咩資格比意見你…」
 
Rachel:「點會呀… 不過我都聽Susan講過你之前同一個拍左好耐拖嘅女朋友散左。 但內容係點就唔知了。」
 
Elven: 「我衣D不值一提架,有機會先講你聽下啦。 衣家轉話題!」
 
Rachel:「好啦。 後日就第一場比賽了, 好緊張呀」
 
Elven: 「係喎, 唔駛驚呀,大家對你都有信心!」
 




Rachel:「都真係驚…你明天晏晝得唔得閒?」
 
Elven: 「朝早上完堂後應該無野做,係到黃昏先要練波。 做咩?」
 
Rachel:「想約你食lunch呀~」
 
Elven: 「好呀, 等為師同你定下經~」
 
Rachel:「多謝師傅!」
 
 
第二日Rachel同Elven約了在大學附近一間西式餐廳lunch。 講完一堆無聊話題後, Rachel又開始為明天比賽而擔憂。
 
「其實我真係好驚好緊張呀, 第一次出場就正選, 好驚有失誤。」Rachel帶點擔憂地說道。
 




Elven: 「唔駛咁驚失誤喎, NBA d球星都會場場有失誤啦。 你越在意就會越多失誤。 我以前其實都成日turnover, 之後每次練習我都同自己講, 今日唔可以多過3次turnover。 一開始係會好小心就住就住變得好唔果斷,但慢慢習慣左就會回復正常, 唔駛特別注意都少左好多失誤喇。」
 
Rachel:「講就易, 希望到時唔會怯場啦。」
 
Elven: 「我有無同你講過我幾時開始比賽完全唔會緊張同怯場?」
 
Rachel:「無呀!」
 
Elven: 「故事要返返去中六果陣的校際音樂節笛隊的小組比賽, 果陣其實己經有好多比賽經驗, 但有時係人多地方表演或者比賽, 都仲係會有少少緊張。 果日比賽演奏完一次後, 覺得都還可以, 但唔係最好的表現, 未必入到三甲。 點知去到最後隊隊都演奏完後, 評判竟然要求我地要再吹奏多一次。 果次唔知點解, 大家都無晒壓力, 純粹係享受舞台, 越吹感覺越好。 雖然最後都係輸左比最尾出場果隊, 不過老師話我地第二次其實比第一次吹得好, 只係因為裁判要判邊隊第一, 所以好集中搵我地錯處。 捉到一個我地就輸了… 好神奇, 自從體會過果次純享受的感覺, 之後我係人多地方面前比賽又好, present又好, 都唔會再緊張。 不過果次其實都係我最後一次係台上吹笛lu。」
 
Rachel:「好攪笑呀, 好似D武俠小說經歷過D奇遇後就學左一身好武功咁!」
 
Elven: 「又好似係喎…事後我都有研究點解第二次心態咁唔同。  諗返其實人緊張, 主要係兩個原因。 第一個係因為你著重結果, 你諗下如果你完全唔著緊輸嬴, 其實比賽果陣你係唔會緊張。 第二個係因為你自信心不足, 試諗下如果你對自己好有自信, 對自己Present的題目完全掌握, 唔驚人問問題, 其實你都唔會緊張。 果陣第二次上台唔緊張, 應該係因為大家都覺得賺多左次上台機會, 其實己經係評判對你的肯定, 果刻真係覺得輸贏都唔重要, 反而想好好享受大家最後一次的合奏 。 」
 
「不過講返轉頭音樂同運動又唔同, 音樂著重意境而唔應該有爭勝之心, 但運動就要對勝利有執著先可以發揮到120%的力量。 如果我唔著重輸贏, Aquatic meet果次我無可能游到最後的成績。 所以運動又有D調返轉, 當你滿腦子都係要羸, 哨子聲一響其實你個心就無位置再緊張。 當然, 這要有你相應的實力support啦。 所以返返轉頭, 其實都係果句practice make perfect。 當你緊張的時候, 你就深呼吸一下, 諗返自己有幾辛苦咁練習, 只要你自信比任何人都努力, 邊有可能唔贏, 咁你就唔會緊張架喇~ 哈, 好似好老土, 有講等於無講咁…」




 
Rachel:「係好老土, 但唔知點解出自你口我覺得好有說服力, 好似真係無咁驚了!」
 
Elven不自覺把右手放在Rachel的頭上輕輕拍了兩下, 然後說了句 :「加油啦, 你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