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Rachel並不知道自己被偷吻了,但Elven卻發現自己對Rachel的感覺不同了。他開始不時會想起她,會常常看她的MSN有沒有online,而當Rachel說起她的男朋友,他心裏會多了一點不舒服,他慢慢意識到自己真的喜歡上了這突然在他生命出現卻像已留下深刻印記的女孩,但他心裏並不願意接受這事實。
 
當一男一女的朋友其中一個喜歡上另一個,這段友情已經註定會變質,他不想失去這一位特別的朋友。和她相處那種自然舒服的感覺,這段時間碓實起了安撫Elven傷口的作用,他不願意這段友情夾雜了其他元素。當然Elven亦有想過若果他和Rachel在一起,以大家那麼高的同步率,應該也可以是十分合適的一對,但他知道他們並不可能。她有男朋友,而自己亦有Ada。雖然已經和Ada分手了一年多,但他並不覺得自己能放低Ada,甚至覺得自己一直說自己那麼愛Ada,又說會等她回頭,但才一年多自己便喜歡上另一個人,有一種背叛了Ada和自己的感覺,這是他不能接受。
 
於是乎,雖然他多了留意Rachel有沒有online,但卻少了主動聊她說話。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們少了很多交談,因為他不主動聊她,但她仍會主動聊他。有時,Elven會故意隔了一段較長時間才回覆Rachel,不過當感情開始萌芽,而你沒有襯早把它斬斷,就算你怎樣故意減少接觸,只要還有接觸,它還是會慢慢吸收這些養分成長。
 
事實上,除了MSN,Rachel不時也會send SMS給Elven。
 
「搭緊車返教會好眼訓… 仲諗緊做唔做Team Captain好…」
「等緊男朋友好悶…你做緊咩呀?」




「師傅,衣間餐廳好好食呀!」
 
不久,Elven就已經決定放棄所謂的迴避,因為他發現除非能狠下心完全斷絕來往,否則根本沒用,而且隨著感情興日俱增,他的心態亦慢慢有了轉變,他開始不再執著於等待Ada,開始厭倦了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
 
當等待和受苦不再是唯一方法,人自然會選擇逃離

 
(其實鍾意Racehl可以幫自己放低Ada,諗落都未必唔係一件好事呀? 到時只要可以忘記左Ada,然後再忘記埋Rachel,咁自己咪可以走出Ada的夢魘完全復活囉? 點都應該唔會衰過衣家呀…)
 
Elven腦海中慢慢形成了這想法。
 




就這樣又過了一段時間,本著”死就死”的心態,Elven決定放棄對自己的任何約束,讓自己的感覺隨意流動。
 
 
自此,Elven和Rachel 基本上每天都會有MSN 或者SMS 溝通,每星期都會有一兩次電話粥和出外一起吃飯。有一次,Elven在週末回家途中Rachel打來,結果他在屋企樓下由夜晚十點吹風坐到零晨一點,直至和Rachel收線後才回家。又有一次零晨三點Elven本身在宿舍已經睡著了,Rachel一個電話打來說做功課做到肚餓結果他便起床和她到附近吃宵夜。再有幾次,當他知道Rachel早一晚趕功課溫書夜睡,第二朝他會買份三文治和咖啡在Rachel回校上課時給她打氣。還有很多很多…
 
天氣漸熱,轉眼間,Elven最後一年的大學生活已踏入中後期,而最後一隊足球隊的比賽亦正式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