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了…)
 
雖然沒有隊友責怪Elven,但反勝的希望葬送在自己手上還是讓Elven陷入了深深的自責。腳腕傳來的痛怎也不及心裏的痛,種種的不甘和內疚不斷衝擊著Elven的淚腺。
 
 醫波過後,Elven回到hall沖完涼便躺在床上整理自己的情緒,然後慢慢睡著了。醒來已經是零晨一點,拿起電話才發現有幾個來自Rachel的SMS。
 
Rachel:「你無事嘛?」
Rachel:「Hello? 忙緊?」
Rachel:「知你無心情,不過可以的話都覆下我啦,好擔心你呀…」
 




 
Elven:「沒事呀,Sorry,應承你嘅野做唔到了…」
 
Rachel:「唔緊要啦,我知你盡左力,只係腳傷唔好彩啫,唔係實贏到! 完場果陣望住你係場上上發呆的背影,我都好唔開心個心好唔舒服…」
 
Elven:「傷都唔係藉口… 作為球員唔應該比自己受傷,同埋輸左就係輸左啦,無安慰獎的… 」
 
Rachel:「你肚唔肚餓? 我有D餓呀,出黎陪下我?」
 
Elven想起自己晚飯都還沒吃,確實有點餓便答道:「好啦,換件衫樓下等。 」




 
不久, Elven看見Rachel拿著一袋叮好的燒賣,兩隻雞脾和兩盒朱古力奶從hall走出來。
 
Rachel:「我地慢慢行返落西環海邊食?」
 
Elven:「好呀,無所謂。」
 
於是他們一邊沒頭沒腦地談天,一邊慢慢行到海邊的長椅坐下開始開餐。
 
Elven:「知你其實想專登帶我出黎,我無事呀,唔駛擔心…」




 
Rachel:「真係?但點解我感覺你仲係心事重重,比我好唔開心嘅感覺?」
 
Elven:「可能累啫,同埋輸波咁都真係會唔開心嘅…」
 
Rachel:「不如你張你心入面唔開心嘅野講晒出黎,可能會舒服D呢?」
 
Elven:「唔開心嘅野有咩好講呢? 我好快無事架喇…」
 
Rachel:「但我想聽你講,我想見下真正嘅你,因為你一直比我的感覺都太強大太正面喇,但直覺話我聽你其實都有好多唔開心野只係自己收收埋埋。」
 
Elven:「傻瓜,我係你師傅黎架嘛,有咩難關未捱過?而且點可以係你面前show軟弱呢?」
 
「咁你今晚唔好當我係徒弟,當我真係你的好朋友,將心入面想渲泄嘅野講晒我聽啦…」Rachel 望著Elven,很堅持地道。
 




望著Rahcel堅定的雙眼,從那閃亮的膧孔中,Elven感受到Rachel真切的關心,他不忍心拒絕。
 
Elven:「好啦… 我試下… 其實我覺得我好失敗,有個好好的女朋友自己唔識珍惜,然後又比自己的好朋友出賣,以前的中同又唔企係我果邊… 隔左咁耐,我都仲完全放唔低佢,仲會為佢傷心,其實我心底入面好睇唔起自己,覺得自己好廢… 然後游水又輸,籃球又輸,乜都做唔到。唔好睇我平時係你面前好似好有自信咁,其實係衣年幾,我真係無晒自信…今日最後果兩球罰球,如果我可以射入,就唔會累到成隊要一齊飲恨喇…」
 
Rachel:「我未失過戀唔知心戀真正感受… 但我覺得你唔應該將所有責任揹晒上身,兩個人分手,除非係你出軌啫,唔係大家都實有責任,再加上你地本身又Long D,入到大學又完全唔同環境,要keep到難度更加高幾十萬倍啦。 而且點可以因為自己放唔低就覺得自己廢架,正正因為你投入衣段感情,真係愛過付出過,所以先咁難放低,調返轉如果7年感情轉眼間你就可以放低無晒事,咁我反而覺得你有問題呀。其實衣D長情的男仔先Charming呀~
 
至於游水同籃球,我明輸左係難受…不過冠軍永遠只得一個,唔係贏就係輸架喇,而且輸的人永遠比贏的人多唔知幾多倍,唔可以因為輸就否定晒自己一切的努力,你諗下衣兩年的過程,就覺輸左係咪又真係完全無得著? 記唔記得果陣水運會共怖你地拎第三果陣全場的掌聲? 而且未到放棄的時候呀,你黎緊仲有隊足球呢~
 
或者你衣家真係有信心危機,但對我黎講你真係好比到信心同正能量我,只要係你講基本上我都會聽都會信,你知唔知呀,我近排發覺自己不知不覺間對你都產生左種依賴呀,所以比D信心自己啦。雖然唔係完美,但由隊都無到到今日的成績,我真心覺得你已經好勁!」
 
Elven:「哈,突然咁識安慰人,我都老懷安慰喇~ 放心啦,你講嘅野,理性上我完全明白,只係感性上未必係我控制到啫,同埋我咪一直講我無事囉~ 黎緊足球隊真係最後喇,一定要Champ!」
 
Rachel:「今次真係要講到做到呀,唔係我叛出師門,以後唔睬你!」
 
Elven:「咁為左你,都真係唔可以再輸喎~」




 
Rachel:「梗係啦! 同埋見你咁,我講個秘密你聽啦。記唔記得我之前講過其實我一早對你己經唔陌生?」
 
Elven:「記得呀。」
 
Rachel:「其實係中學果陣有段時間,我成日聽Susan講關於你嘅野架,佢以前單戀左你一段時間,只係你唔知啫~ 之後估唔到有日你會add我MSN,衣家仲做埋好朋友。哈,如果無Susan之前的詳盡介紹,我都唔會咁放心同你傾計咁快混熟架,果種感覺就好似識左一個己經神交好耐嘅朋友咁~」
 
Elven:「!!! 我真係完全唔知喎…」
 
Rachel:「佢果陣講到你好勁架,文武雙全,讀書運動音樂無一不曉,人又靚仔又Charm,係學校萬人迷。唯一缺點就係太早有女朋友攪到佢無機會… 所以比D信心自己啦,萬人迷!
 
其實果陣佢最後無同Paul一齊,同你都有D關係,不過放心啦,佢衣家對你無晒野架喇,係大學都識左新男朋友lu! 所以你繼續扮唔知啦,唔係佢實嬲死我! 唔係見你咁頹都唔會講你知呀!」
 
Elven:「多謝你講個咁大的秘密我聽喎… 我唔會出賣你嘅~」
 




之後她們又繼續講東講西,直至天色開始轉白,Elven發現Rachel突然挨著他膊頭睡著了。經過這晚, Elven覺得自己心情好了很多,之前一直積壓的鬱悶感亦好像消散了很多。想著想著,再望著旁邊這個女孩勞累的臉孔,Elven的嘴唇情不自禁地在她的額頭上輕輕點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