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賽前夕,Elven和隊友開完Pre-Match meeting 後回到房間獨自冥想,無論是嬴是輸,這也會是Elven為hall的最後一戰,三年來的血與汗都會在明天終結,Elven感覺既興奮又失落,這是他最後一次機會為hall為自己奪冠,之後這一切的生活模式都會改變。這時電話一震
 
Rachel: 「開完會未?可唔可以落一落留下?」
 
Elven: 「開完喇,好呀。」
 
Rachel: 「五分鐘後樓下見!」
 
五分鐘後,Elven看見Rachel拿著一個小盒從hall走出來。
 




Rachel: 「之前整開朱古力比男朋友見有多所以整多舊比你,當係為你明天打打氣啦~」
 
Elven打開發現是一塊圓餅形的朱古力,上面有 ”加油!” 兩個白色字。
 
「Wooo多謝喎! 好似係第一次食你整嘅野。」
 
Rachel: 「哈哈,因為我都好少整,希望好食同埋唔會食到你肚痛啦~」
 
Elven: 「咁以後整多D可以等我幫你試下味先喎~」
 




Rachel: 「好呀,睇下點。 明天加油呀!」
 
「放心,為左你餐飯我一定會嬴~ 我會示範比你睇咩叫刀仔鋸大樹!」Elven又習慣性把手放在Rachel頭上輕輕拍了拍說道。
 
Rachel: 「嗯! 我會黎睇你表演架~」
 
雖然Elven口裏說得信心滿滿,但實際上卻清楚知道要勝利就只能出奇制勝,一切還需要看老天爺的意思。既然明知Ricky和自己的長傳會比涷結,Elven想到的就只有增加進攻傳送點,所以在這星期的練習裏,重點都放在由龍門輝仔和另一位其貌不揚的翼鋒隊友Dickson直接長傳給Derek,而成功機會可能只得數次,因為試過一兩次後很快對手便會alert到然後作出針對性步署,所以一定要一擊即中,否則對手一發現便很難再攻破對方大門。而另一個決定因素,就是Elven能否有效挾制對方的港青球員,始終對方擁有一個人改變戰局的能力。第二天,Elven吃了Rachel的朱古力,然後帶著微微的甜意離開了房間到大堂和隊友會合。
 
比賽一開始,C-hall便處於捱打局面,幸好全隊跑動加上輝仔和Ricky的超水準表現屢救險球才能幸保不失,當C-hall搶到球後亦一如所料Ricky和Elven被徹底涷結,很快便失回控球權。而對方的港青10號球員,則彷彿仍在試探性質只作一些駁腳和短傳而甚少自行推進。比賽去到接近20分鐘,Elven終於等到對方防線不自覺越推越前,便作出了一個進攻的手勢,輝仔在一次對方進攻沒收皮球後,立即大腳一踢把球踢向對方後場,而Derek亦心有靈犀般突然一個轉身擺脫對方後衞往皮球方向追去,對方一次不集中成功造就Derek一個單刀機會,Derek面對對方龍門冷靜一個假動作扭過他然後輕鬆射入空門,C-hall在全場捱打狀態下憑一次突擊先馳得點領先1-0。
 




士氣大振的C-hall讓W-hall更難進攻,不過就在上半場最後一分鐘,對方港青球員突然改變了踢法,在娥眉月頂前一點的位置背著Elven接球後突然一個假動作把球通過Elven的小龍門然後轉身擺脫了Elven,Elven情急下只能跟著轉身盡量伸腳一踢,可惜只能踢中了對方的腳,結果在娥眉月頂要命的位置輸了一個罰球。港青球員一射,Elven只能目送皮球以一個完美的弧度越過自己頭頂然後直飛龍門死角,輝仔撲盡也碰不到皮球。在上半場完結前,W-hall 追成1-1。
 
 
半場休息場邊,Elven盡力鼓勵隊友和講解下半場戰術。
 
「雖然被追和,但大家都打得好好呀,係我唔小心犯規累失球,下半場我會盡量唔比機會港隊掂波,大家keep住上半場咁就得架喇,然後我會睇形勢再利用輝仔同Dickson的冷戰傳球比Derek,爭取多個入球我地就可以嬴架喇,大家加油!」
 
可惜球賽在下半場的發展卻不太像Elven的預期,對方明顯顧慮Derek速度所以把防線移後,因為看得出C-hall進攻板斧不多寧願中場讓C-hall有較多空位猜傳,然後一有機會就給港青突破發動進攻,C-hall的穩守突擊戰術失去了功用,只能苦苦死守和在自己中後場橫傳。Elven集中負責港青球員,截斷所有對手可傳給他的路線,效果是有但難免還會有幾次失敗,幸好隊友補位和輝仔的神救才能繼續保持不失。隨著比賽時間漸少,港隊球員開始急燥反而造成幾次失誤,但C-hall亦因為全場受壓球員太勤力跑動體力比平時消耗更快漸漸出現體力不支,Elven直覺覺得不能讓比賽進入加時,否則他們必然會成為輸波一方,於是在比賽最後五分鐘,當隊友在後場截到球後,他離開了自己中後場移到中圈較前位置,再示意Dickson長傳給自己,Elven利用身型把球控定,然後不同以往立即把球傳出去,Elven突然有個感覺防守自己的球員右邊有輕微失位,本能反應地一個假身然後從右邊突破成功擺脫對手引球推進,越推越近禁區,本來負責防守Derek的後衞只好上前攔截,Elven本身想立即傳球給Derek,但突然醒起這會越位因而改變成一個假動作想引球推過對手,但對手也不是打醬油的並沒有完全被騙倒及時回身肩碰肩和Elven撞了一下結果雙雙失平衡倒地,而這時對方門將亦出營想上前沒收皮球,這時一定要嬴的信念和Rachel的臉容突然在Elven腦海中出現,Elven在臨近跌倒前嘗試用左腳盡力一伸踢向皮球,之後便和對方門將撞在一起失去了知覺。
 
 
「Elven 醒醒!」Elven再醒來時發現隊友正在拍醒他,自己仍在球場,身邊圍滿了隊友和對手。
 
「個波有無入到?」Elven立即問道。
 
Ricky:「球証判左入喇,我地領先緊! 你有無事呀?」




 
「Yes!」Elven聽到後大叫道。
 
「你有無事? 仲比唔比到賽?」球証見Elven意識清醒問道。
 
Elven:「我無事了,可以繼續!」
 
球証: 「咁循例上你都要出一出球場之後示意你再入返黎啦。」
 
臨完場的至勝入球讓C-hall士氣大陣,加上Elven暈倒擾攘的時間讓C-hall球員得到了數分鐘的休息時間,而W-hall想立即追和的怒氣側因窒了一窒而泄了氣,結果C-hall成功守到完場,奪得歷史上第一個Champion.
 
完場哨子聲一起,C-hall所有隊員立即衝向Elven處圍在一起,然後大叫「Champion! Champion! Champion!」

這一刻,Elven覺得三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