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Elven和一眾隊友出外飲酒慶祝,開心酒加上一班男人,自然是狂隊沒有節制。飲了幾round,大家都已經帶有幾分醉意。而不知為甚麼,酒吧飲酒總會搭上一個真心話大冒險的環節,這次當然亦不例外。
 
轉了幾回合,酒樽自然轉到Elven身前。
 
Ricky:「隊長係咪仲係對EX念念不忘?」
 
Elven:「仲未放得低,不過近排感覺無咁痛了…」
 
輝仔:「follow up! 係咪有新歡?」
 




Elven:「似乎係…」
 
「Wooooo~」一眾隊友立即起哄
 
輝仔:「係咪隔黎hall個Rachel呀?」
 
Elven:「你又知嘅…」
 
Ricky:「你地衣半年晚晚傾計,又成日曖曖昧昧咁,真係當我地盲架咩~」
 




Elven:「唉…其實我覺得同佢真係好夾,同埋我好衰咁想利用佢忘記Ada,所以放任自己對佢有好感… 係咪好衰?」
 
輝仔:「隊長,我地見証住你衣兩年果種傷心痛苦,自然好希望你可以早日放低,搵過第二個開開心生活啦,感情無話衰唔衰架,你最後真係鍾意佢對佢好咪得囉!」
 
Ricky:「但我印象中佢好似有男朋友架喎…」
 
Elven:「係呀… 不過從Rachel口中,佢地關係好似又唔算太好,個男仔有時會發佢脾氣或者唔理佢… 不過衣一刻我都係想比自己鍾意第二個放低Ada啫,唔係想追佢…」
 
輝仔:「其實你有無諗過Rachel對你都唔係無野? 講衣D野你聽又同你咁friend,你話佢對你無好感我唔信囉…」
 




Elven:「我都唔知… 但佢又真係未試過對我講咩曖昧野,好似真係只係當我係好朋友,同埋有時佢都會講下佢同佢男朋友D開心野。」
 
Ricky:「唔好估下估下喇,愛情係自私架,行動啦隊長!」
 
Elven:「但我唔想撓人長腳…」
 
Ricky:「但如果佢男朋友係仆街呢? 對佢唔好呢?」
 
Elven:「雖然佢男朋友對佢好似係麻麻,但應該又未到仆街嘅… 不過我覺得自己越陷越深,佢係我心目中的位置係越黎越大,我都唔知將來會唔會忍唔住做左D咩…」
 
輝仔:「無論你咩決定都好,我地都撐你架! 就快兩年喇,係時候放低過去過新生活喇隊長…放過自己啦」
 
Ricky:「無錯! 黎,我地繼續飲! 今晚唔比醒住咁走!」
 
他們離開酒吧時,沒人能行一條直線。在的士回hall途中,Elven拿起電話才看見Rahcel的SMS。




 
「師傅仔,恭喜晒!你真係好勁呀,偶像! 得閒就諗下想食咩同睇咩戲啦! Enjoy tonight~」
 
「多謝支持! 諗到實話你知!」Elven回應道。
 
輝仔: 「又同Rahcel SMS! 快D乘機表白啦隊長!」
 
酒精嚴重上腦,加上身邊隊友不斷的慫恿,Elven不久後又send 了一句
 
「徒弟仔,其實我發覺我鍾意左你…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