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數次交談,Elven很想嘗試爭取再見Rachel幾面。不過前幾年Rachel的冷漠讓他很害怕再次被拒絕,然後換來失望,甚至連得來不易的交談機會都會再次失去。
 
「你明晚得唔得閒呀?」糾結了一輪,Elven最後還是忍不住send了message給Rachel。
 
Rachel:「得掛。做咩?」
 
Elven:「想約你dinner或者食個糖水呀。」
 
Rachel:「可以呀。」
 


「咁我搵下地方先,有無咩想食或者邊頭食?」聽到Rachel說可以,Elven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又很期待。
 
Rachel:「無所謂呀~ 或者沙田區近返大家返屋企都得架。」
 
Elven:「好呀,我搵下~」
 
第二天,Elven比約定時間早了20分鐘到達。他很緊張,雖然早排遠距離見過幾面,但對上一次大家近距離接觸,已經是五年前,他很擔心一會兒大家很多dead air讓氣氛尷尬,又或是會不會說錯說話讓Rachel不開心,然後大家又回到之前那五年一樣不再聯絡…
 
一直胡思亂想,Rachel終於出現。她身穿米白色及膝裙配上一件藍色線衫外套,依舊明豔動人。
 


Rachel:「Hi,好耐無見~」
 
Elven:「Hi,真係好耐無見…」
 
Rachel:「你個樣好似完全無變過喎~」
 
Elven:「點會呀,肥左好多喎…」
 
Rachel:「真係無變過…」
 


Elven:「哈,唔知應該開心定唔開心好。不過你變左好多,真係無左果種細路女感覺…」
 
Rachel:「一早話你聽我變左架啦~」
 
Elven:「不過仲係咁靚女呀~」
 
Rachel:「口花花啦你~」
 
雖然不再像以前那樣親切,但至少整餐飯Elven擔心的情況並沒有發生,大家也是閒談交待一下大家這幾年發生的事。
 
Elven:「原來如果我早半年轉工,我地就可以有短時間係同一座大廈返工喇,你係咪專登架…」
 
Rachel:「哈哈,公司要調我去第二度都無辦法架喎~」
 
Elven:「咁你同男朋友呢? 點解果陣會分手?」


 
Rachel:「可能一齊真係太耐,大家都有D唔知點行落去,所以大家都agree分手。但分左手後大家都好唔開心,然後無耐係某個聚會大家又見返大家,就好快又一齊返。」
 
Elven:「好似好兒戲咁… 不過有時係真係無左先知自己真正感受嘅。」
 
Rachel:「係呀,之後大家咪睇下可以有咩改變去改善問題囉。」
 
Elven:「嗯…捱過衣D難關好快就可以真正收成正果架喇~」
 
Rachel:「haha,咁又唔知喇。」
 
Elven:「咁結婚未啫?」
 
Rachel:「大家都有共識會結嘅,不過未有特別計劃喎。」
 


 
Elven:「哦~ 一陣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呀,好靚架,可以睇晒成個沙田,之後再車返你返屋企啦。」
 
Rachel:「咁正? 好呀。」
 
結帳後,Elven便駕車和Rachel到了火炭半山一個小亭裏眺望整個沙田的夜景,整條城門河附近的景色盡收眼底。
 
Rachel:「嘩,真係好靚,住左沙田咁耐都唔知有個咁嘅地方。」
 
Elven:「無介紹錯呢~ 我都係前排朋友帶我上黎先知。」
 
Rachel:「嗯,好舒服~」
 
然後他們就這樣靜靜地望著這美麗的夜景,維持了數分鐘的沉默。此時無聲勝有聲,但Elven內心其實十分忐忑,望著Rachel正在靜心欣賞景色的臉孔,一方面他很開心和Rachel看似能做回朋友,很想享受這和Rachel得來不易的相處時間,另一方面這再次的接觸確實讓他本以熄掉的痴心妄想再次死灰復燃,他很想伸手去抱著Rachel告訴她這五年自己有多辛苦,有多掛念她。當然,他知道自己不能夠這樣做,否則他就只能重回過往五年的日子,再一次完全失去Rachel。
 


(同樣的錯誤不能再犯了,比起斷絕來往那種失落,我寧願痛苦地做一世的朋友。)
 
Rachel: 「雖然你個樣無咩點變,但點解我覺得你個樣好心事重重嘅?」就在Elven仍在警誡自己時Rachel打破了沉默。
 
(因為你囉…)
 
Elven心裏這樣想,但口裏卻說:「係咩? 可能累掛,而且都真係有D野煩緊嘅…」
 
「嗯…唔好諗咁多啦,唔係好快變阿伯架喇。」可能意識到甚麼,Rachel並沒有追問下去。
 
Elven:「少問題啫,沒事~」
 
再閒談了一會,Elven便送Rachel回家結束了這歷史性的重聚。
 
以後別做朋友 朋友不能牽手


想愛你的衝動 我只能笑著帶過
最好的朋友 有些夢 不能說出口
就不用承擔 會失去你的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