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幾時履行你的諾言呀?」隔了數天Elven主動提醒Rachel。
 
Rachel: 「唔會走你數啦~ 下星期三?」
 
(下星期三? 咪就係同正史同一日?) 明知當天Rachel會因男朋友受傷提早離開,Elven當然不會蠢得再選擇同一日,不過這時他突然醒起要觸動到Rachel神經,不能事事遷就她,正史裏他就是太好人從不會生Rachel氣,會不會這是其中一個晶結所在? 也許他需要引証一些東西。
 
「好呀,睇XXXX好唔好?」Elven直接說出上一次他們商議好的戲名。
 
Rachel: 「好喎! 我本身都想睇衣套呀~」
 




Elven: 「知你口味嘛~咁約你四點半Campus等啦。」不過這次Elven故然約遲了個半鐘。
 
到了當日,一切也跟正史發生的一樣,只是這個電話並不是在電影中途而是在進戲院一刻響起。
 
Rachel: 「Sorry呀…我男朋友比賽整親可能要入院 ,我衣家要去睇下佢…」
 
Elven:  「佢無事嘛? 嚴唔嚴重? 駛唔駛同你出返去?」
 
Rachel: 「應該唔太嚴重掛… 唔駛陪我啦,買左飛唔好晒,你照入去睇啦~真係好對唔住…」
 




Elven:  「沒事,咁你走先啦,唔駛理我喇。」
 
「Sorry…」說完Rachel便急步離開了。
 
Elven沒有進入戲院,而是選擇搭車回了hall,戲他已看過不需要再看,但他需要凝做一個生氣的情緒。
 
當晚
 
Rachel: 「終於返到hall了,套戲好唔好睇呀?」
 




「我最後沒入戲院回hall了。」Elven簡單回了一句。
 
Rachel: 「下? 點解呀? 咁可惜?」
 
Elven看完message後便放下了電話,沒有再回Rachel。
 
又隔了兩天
 
Rachel: 「Hello~」
 
Elven看完還是決定已讀不回。
 
「你其實係咪嬲左我呀… Sorry呀…我請返你睇戲食飯補數呀…今次咩事都唔會再放你飛機!」隔了兩小時,Rachel見Elven 還是沒回覆於是再message Elven。
 
Elven還是已讀不回,他很想知道Rachel有多著緊自己。




 
又過了兩小時
 
Rachel: 「你係咪有事呀? 求下你點都應下我啦?」
 
見已經差不多,Elven知再玩便過火了。
 
Elven:  「我沒事呀,sorry,近排有點忙成日唔記得覆message。你男朋友有無事呀?」
 
「你嚇死我呀! 以為你真係嬲左我… 佢無事呀,係拗柴要抖返兩個禮拜囉…」看見Elven的回覆Rachel如釋重負立刻回道。
 
Elven:  「哦,無事就好喇,咁咪順便抖下休息下囉~ 咁你之前講嘅補償仲算唔算數?」
 
Rachel: 「呀… 算嘅…」
 




Elven:  「哈哈,講笑啫,想補償下個月22號那晚預留陪我一晚就得喇,最多我請返你食飯~」
 
Rachel: 「下?」
 
Elven:  「唔好諗歪,我想邀請你陪我去hall個Joint-Hall Ball呀咋…」
 
Rachel: 「哦… 個咁會唔會唔太好惹人誤會呀?」
 
「會有咩誤會?衣家咁多人知我地friend,又知你有個恩愛男朋友。 我唔理呀,你唔陪我我就真係嬲你!」這次Elven決定用較強硬的語氣不容Rachel拒絕。
 
Rachel: 「咁好啦,最緊要師傅大人你唔好嬲就得喇…」
 
Elven:  「算你啦~」
 
經了個數年社會的洗禮,Elven不再是從此那個黃毛小子。不能否認這次Elven對Rachel 使用了點機心,他知道Rachel是不會拒絕。一來她現在對自己有愧疚,二來感受到她這幾天碓實因害怕Elven生氣而感到焦急,直至知道Elven沒有生氣才鬆了一口氣。還有一點就是自己竟然因忙已忘記了覆Rachel message,這也反映了自己對Rachel並沒有多餘想法,若然真的對Rachel有意思又怎會忘記回覆? 這讓Rachel更放心答應Elven。當然這只是Elevn自己的猜想,他也需要去引証,而最後的強勢也是故意不再讓對方覺得自己凡事遷就對方,有時適量的強硬可能對事情更有幫助。




 
Elven苦思良久的結論就是如果要Rachel有機會鍾意自己,首先就係要適時讓自己不再鍾意Rachel。唯有不著緊,才有機會讓對方著緊。改變的成效還需要時間才知道結果,不過暫時至少Rachel繼續同意了Elven參與這個Joint-Hall b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