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偷吻事件的發生,讓Elven和Rachel的關係進入了一個未知的全新領域,也讓Elven知道了這本身對他是Rachel空白的五年的很多事。Rachel畢業後再讀了一年碩士然後加入了一間上市公司做management trainee,而她男朋友則自己開辦了一間以大自然體驗為主旨的活動中心。離開了hall後由於生活回歸正常,她們相處的時間多了,大家的生活圈子也再次接近了,所以一路上都再沒甚麼大爭執,感情穩定。Elven和Rachel則繼續這好朋友的關係,不時會互相message告訴大家自己發生的事,大概每一個月也會出來吃一次飯互相見面。相比起之前斷絕了來往,縱使Elven現在感覺遇還是不太好受,但對比之前已好了太多。以前沒經歷過失去,他以為抽身自己會比較好過,但經歷了那沒有靈魂的五年,他知道他寧願選擇現在這種幸福與痛苦間的雜燴。繼續加深大家的關係,等待四年後她們感情變淡分手的時刻,他知道這是他唯一的機會。
 
轉眼間一年多又過去,Elven憑著極強的儲錢能力,自己買了一個小單位搬了出來住。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他選址的地方和Rachel屋企只有一站之遙,這無疑讓他們更容易相約見面。
 
「下星期搵晚食飯?」這日Elven text Rachel問道。
 
Rachel: 「下星期唔得呀,去左旅行~」
 
Elven: 「咁開心? 同男朋友?」
 




Rachel: 「係呀,去日本~」
 
Elven: 「真係幸福!」
 
這對Rachel而言是幸福,但對Elven而言卻是折磨。每次聽到Rahcel說和男朋友去旅行,Elven那段時間的心情也會很差,雖然知道是理所當然,但一想起Rachel和第二個男仔朝夕相對,晚上互相相擁而睡,Elven的心就不斷在滴血。
 
為了平伏情緒,這段時間通常他也會把自己的schedule排滿,不讓自己太多時間思考。有晚他約了大學hallmates打籃球,但因為情緒不穩,有點發了瘋般想發泄,結果在一次剷籃中落地拗柴,而且因碰巧夾在對手們的兩隻腳中間沒有緩衝,清脆的骨裂聲讓Elven知道這次真的仆街了- 被送到急症室照了X光,腳腕有碎骨需要打石膏三星期,然後還要配戴高達腳再加復健三個月。
 
 
「返黎喇~搵日過黎同你食飯順便比份cheap cheap手信你呀~」Rachel回港後不久便text了Elven。




 
「咁好? 好唔好玩呀? 不過我估我短期內都出唔到黎見你喇…」Elven半躺在床上回覆Rachel。
 
Rachel: 「?? 點解??」
 
Elven: 「我跛左衣家隻腳打緊石膏呀 (苦笑)」
 
Rachel: 「!!!咁嚴重?  點整親架?」
 
Elven: 「前幾日打波拗柴呀…」




 
Rachel: 「你自己一個住喎,咁咪好唔方便?」
 
Elven: 「有兩支果D扶手棍其實都行到幾步嘅,有時都會落樓下買野食同補給物資。」
 
Rachel: 「真係慘… 叫左你快D搵返個女朋友咁咪可以有人照顧你囉!」
 
Elven: 「無法啦,無人肯要~」
(而我要的女朋友都只有你…)
 
Rachel: 「我聽晚放工過黎探下你啦,你唔駛買野食喇。」
 
Elven: 「好~」
 
 




翼日
 
“叮噹”
 
Elven慢慢走到門前一開門便看見Rachel,兩隻手各自拿著一大袋東西。
 
Rachel: 「知你無啖好食,所以專登買左餸上黎煮比你食呀,仲有D杯麵零食等你唔駛成日落街~」
 
「多謝你呀… 都係徒弟仔最錫師傅~」Elven一臉感動說道。
 
Rachel: 「睇落你真係好嚴重喎…話時話,雖然知你住衣頭,但我都係第一次上黎,幾骨子喎衣度都。」
 
Elven: 「係呀,都幾好住,有用心設計過架嘛,以後得閒咪上黎坐下,順便煮下野比我食囉~」
 
Rachel: 「哈哈,諗下啦,再係咁我都驚你變獨居老人,你駛唔駛裝返個平安鐘呀?」




 
Elven: 「可能都真係要…」
 
Rachel: 「傻佬! 坐低休息陣啦,好快有得食~」
 
望著Rachel在廚房為自己準備晚飯,Elven有一種幸福到要死掉的感覺,突然覺得原來隻腳斷了也不是甚麼壞事…
 
不久,兩碗熱辣辣的蕃茄牛肉麵加一碟清菜出現在桌子上。
 
Elven: 「嘩,好似好好食咁喎!」
 
Rachel: 「都係求其整咋,兩個人好似都唔食得多,又唔知你廚房有D咩,快D試下啦~」
 
「真係好好味呀!」夾了一注麵入口,那種幸福的暖流直入Elven心扉。
 




Rachel: 「真係? 我係咪都算入得廳堂呢~」
 
Elven: 「無得頂! 突然間覺得你男朋友好幸福呀…」(其實係一直都覺得你男朋友好幸福…)
 
Rachel: 「如果佢都好似你咁諗就好了…」Rachel的笑容突然僵了一僵,然後說道。
 
Elven: 「做咩呀? 旅行發生左D事?」
 
Rachel: 「又唔係,只不過有時覺得大家好似都淡左,感覺有D唔同…」
 
Elven: 「咁衣D時間每段情侶都會經歷過嘅,捱過就無事架喇~」
 
Rachel: 「希望啦… 算啦,唔好講佢喇,我仲買左雪糕一陣有甜品食呀~」
 
Elven: 「咁正? 不如你以後晚晚都上黎啦,最多我比返鐘點錢你呀~」




 
Rachel: 「你就想! 當我工人呀?」
 
打打鬧鬧完,Rachel洗完碗後便拿了兩盒雪糕坐到正在看電視的Elven旁邊。
 
Rachel: 「其實你有無諗過養返隻寵物唔駛一個人咁悶?」
 
Elven: 「唔會喇,我自己又要返工,成日留佢係屋企實悶死佢。同埋我好驚有左感情後又要經歷生離死別…始終佢地都係得十幾年命仔…」
 
Rachel: 「咁都係嘅…」
 
Elven: 「不過你講開寵物,講樣你實估唔到嘅野你聽呀,其實我好細個果陣都有算有養過寵物,果陣係鄉郊地區見到有隻牛BB 係屋企附近受左傷又無左牛媽咪,於是帶左佢返屋企包紥照顧左佢一段時間,不過之後要搬出市區,所以就被逼放生左佢lu…」
 
Rachel: 「嘩,養牛都真係幾特別,你可以做農夫喎!」
 
Elven: 「係呀…仲襯返我金牛座添白痴~」
 
「咩喎…有無聽過打石膏嘅人比人探完要要求探自己嘅人係上面簽名唔係唔會好?」這時看見Elven腳上的石膏Rachel突然笑笑口對Elven說。
 
「哈,你想簽咪隨便簽,畫幅畫都仲得呀。」Elven說完把腳放到一張椅子上。
 
「哈哈,好野~」說完Rachel便拿了一支筆開始在Elven腳上的石膏寫作起來。
 
“早日康復唔好再整親
徒弟仔到此一遊”
 
旁邊Rachel還畫了一個很大以前MSN他們會常常用的一個招積表情符號。
 
「攪掂!」Rachel畫完蓋上了筆一臉童心未泯的樣子。
 
Elven: 「小姐你貴庚呀?仲成個細路仔咁…」
 
Rachel: 「咩啫,做人間中係要低B下架啦,唔係好易老架~ 好啦,我差唔多要走喇,遲D得閒再黎探你啦。」
 
Elven: 「一定要呀,辛苦晒~」
 
接著三星期Rachel每星期也會上來一天照顧Elven,這讓Elven差點決定索性不去拆石膏扮跛等Rachel繼續照顧自己。在折石膏的時候,Elven特意叫師傅保留了Rachel寫字的一部份,然後俏俏把它帶回了家中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