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差不多半年,Elven的腳總算完全康復,雖然望著右腳腳瓜比左腳瘦了差不多一個圈,但還能跑能跳對一個做開運動的人來說是十分重要。
 
「徒弟仔有無興趣陪師傅做復健呀?」Elven突然想起這一世還沒有和Rachel上山觀看沙田景色,於是主動message Rachel。
 
Rachel: 「師傅叫到點都要架啦~ 你想做D咩?」
 
Elven: 「今晚一齊去跑步? 帶你去個好地方~」
 
Rachel: 「好呀~」
 




當晚他們就這樣慢慢跑上了由火炭直上的半山俯瞰著整個沙田的夜境。
 
Rachel: 「嘩,好靚呀! 住左沙田咁耐都唔知有個咁靚睇景嘅位添!」
 
Elven: 「無點你啦,幾辛苦跑上黎都值呀,頭先跑到一半你仲話要放棄~」
 
Rachel: 「咩啫,我驚你岩岩康復捱唔住又整親咋~」
 
Elven: 「我抖左半年都跑得仲好過你,檢討下啦team captain!」實情當然是Elven已做了一定程度復健訓練狀態回復到六七成才敢找Rachel一齊跑步。
 




Rachel : 「叻喇叻喇,咁你係師傅嘛,徒弟梗係要係師傅後面以表尊重架啦~」
 
Elven : 「係喇,知你最乖喇…」
 
Rachel : 「駛乜講~」
 
吵鬧完一輪,他們就一起靜靜欣賞著夜景。
 
「近排你有無睇”我可能不會愛你”? 好好睇喎!」過了一會Rachel突然問道。
 




「有呀,大仁哥同又青姐嘛~」Elven當然有看,活脫脫他就是李大仁的翻版,只是他沒有李大仁般幸運最後奪得美人歸罷了。
 
Rachel : 「係呀,好好睇,沒有驚天動地,只有細水長流。」
 
Elven : 「我都覺得幾好睇,不過佢地推翻左一樣野喎…」
 
Rachel : 「咩?」
 
Elven : 「就係男同女之間唔會有純友情囉。」
 
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咁你覺得呢?」Rachel 問道。
 
「你相信係男女間係可以?」Elven不敢回答,把波拋回給Rachel。
 
想了一會,Rachel答道:「或者咁講,我係一定要選擇去相信,唔係我點同你咁friend 呢? 可能之後到我地死果刻就可以証明男女間係可以呢~你睇我地friend左咁多年都無事呀!」




 
「但你唔好忘記程又青係一直都唔知大仁哥鍾意自己架喎,對我咁有信心我唔係大仁哥?」猶豫了一會,Elven還是大膽問道。
 
「哈哈哈,你就想做大仁哥,你邊有佢咁靚仔呀~」Rachel沒有正面回答。
 
「車,講到你就有程又青咁靚女咁~」Elven亦因害怕而沒有再在這話題上糾纏。
 
「所以我地都唔會係李大仁同程又青囉~ 抖夠未呀? 抖夠就跑返落去啦,今次我唔讓你喇~」說完Rachel便直接起動跑走了。
 
Elven:「今次我讓你5分鐘又點話呢~」
 
(唔係李大仁同程又青係暗示我地唔會好似佢地咁嘅結局? 定係…佢唔會係程又青?)
 
 
5分鐘後Elven開始起步,誰知沒多久便看見Rachel在路邊停了下來。




 
Elven: 「做咩呀你,無事嘛?」
 
「你有無紙巾呀…」見到Elven Rachel望著鞋底一臉尷尬。
 
聰明的Elven一望便知甚麼事,立刻從褲袋拿出紙巾並抬起了Rachel的腳幫她清理。
 
「我自己黎得啦…」扶著Elven以保持平衡,Rachel有點不好意思。
 
Elven: 「傻啦,衣D污漕野女仔唔好掂等男仔黎啦。牛屎都比你踩中,明天記住買六合彩喎!」
 
望著Elven一臉溫柔幫自己清理鞋底,Rachel想起以前她也曾在郊外踩中過獎,不過那時她的男朋友只是在旁邊瘋狂地傻笑了很久才給了她一張紙巾自行清理。
 
Elven: 「攪掂喇,乾淨返晒! 以後小心D喇知唔知呀?」
 




Rachel : 「唔該晒~」
 
(其實無論你咪李大仁都好,程又青都必定已經係最幸福…)望著Elven, Rachel心裏默默在想。
 
我想我應該應該不會愛你 
為了要努力 努力的不愛你 
所以我讓自己那麼喜歡你
這樣你就不忍心和我分離 
我想我討厭 討厭驕傲的你 
也討厭美好 美好的那個你 
於是我要自己假裝討厭你 
那麼你就捨不得離我而去 
 
我必須說我真的不會喜歡你 
我不喜歡你佔據我所有思緒 




連你的竊笑也像是鼓勵 
從早安後的早餐到晚餐後的晚安 
別笑了 別笑了 我不會喜歡你 
 
我放空了 我解脫了 
你還是在我的眼裡 我喜歡了 
我討厭了 影響不了我的呼吸
原來我 已經無法自拔 
我秘密的 愛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