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後,Elven和Rachel正身處馬爾代夫享受著他們陽光與海灘的蜜月旅行。
 
 
「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好耐,其實你係咪一早就知我鍾意你?」坐在水清沙幼,風光如畫的沙灘上,Elven從後抱著Rachel突然問道。
 
Rachel笑笑口,然後拿出手機給Elven看了一段片,是Rachel輸了比賽,他們到了海旁傾偈當晚Rachel睡著後的片段。片中看見Elven把外套蓋在Rachel上,默默望著Rachel然後開始流淚。
 
「初初睇我以為你係因為我輸左替我傷心所以喊。但睇多幾次後,我感受到你望住我果陣係帶有一種好深刻的感情,而我亦感受到果種哀傷係我帶比你… 果刻其實我就已經感受到你對我應該唔只友情咁簡單…當然之前某D時刻我都曾經有過懷疑,但始終唔肯定啦,特別係有時你好似又會對我好冷淡…」Rachel一邊回憶一邊說道。
 
(原來一樣比人偷影左…)


 
「你竟然暪左我耐! 咁點解你之後無避開我?」Elven問道。
 
Rachel: 「唔捨得嘛… 同埋你又無講過出口,咁梗係繼續扮唔知啦~  果陣其實都好掙扎,一方面知道自己回應唔到你嘅感情,一方面又想繼續留你係自己身邊…」
 
Elven: 「咁好彩你肯繼續收我做兵啫!」
 
Rachel: 「唔好講到兵咁難聽啦… 我果陣真心當你係我一個好重要嘅好朋友!」
 
Elven: 「咁其實果幾年,你有無D moment都曾經對我心動過?」


 
Rachel: 「都有嘅~」
 
Elven: 「幾時?」
 
Rachel: 「你估下~」
 
Elven: 「我做過咁多野,好難估架喎…」
 
Rachel: 「曾經有個moment,我都有衝動想偷偷錫你塊面一下,不過果陣未知你對我係點,所以最後都係唔敢… 不過果晚訓醒後諗返都真係好彩無錫到咋。」


 
這刻Elven恍然大悟!
 
「點解呀? 如果果陣錫左我之後可能就唔駛等咁耐…」
 
Rachel: 「唔會啦,果刻真係突然有個衝動,但錫左都肯定唔會同你一齊~」
 
Elven: 「所以我係註定要受苦…」
 
Rachel: 「唔受苦我點會知你有咁愛我呢? 同埋太易得到嘅野就唔會珍惜架喇~」
 
Elven: 「咁你咁講都岩… 不過9年未免真係太痛苦…」
 
Rachel沒有回應,只是扭轉了臉,輕輕吻了Elven的臉龐一下。
 


「不如我地返房咯~」見Rachel沒有發現自己的口誤Elven鬆了口氣提議道。
 
Rachel: 「咁早返房?」
 
Elven: 「返房等我好好珍惜你嘛~」
 
感受到Elven的不懷好意,Rachel臉紅地說了句「咸濕佬!」便拔腿逃走了。
 
Elven自然不會放過Rachel,立刻追了上去。兩人就這樣一直打鬧追逐回到了房中…
 
 
過了很久,Elven在床上從後抱著Rachel用還帶著喘息的聲音說道:
 
「所以其實你都一早知道我地係唔會証明到男女間都可以有純友誼?」
 


Rachel把自己的頭倚靠在Elven的膊頭上合上眼然後以帶點氣憤的語氣說道: 「仲好講! 我一直都好努力做到架,係直至你果日突然無啦啦錫我咋嘛…」
 
Elven:「所以我最應該多謝,其實係果日東壩上面隻牛呀。」
 
Rachel: 「點解?」
 
Elven:「你有無聽過吊橋效應?」
 
Rachel: 「無呀,咩黎架?」
 
Elven笑了笑沒有回答,心裏面真心多謝了那隻牛數十篇,然後就這樣抱著Rachel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