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嘟…
 
「Judy?」
 
「喂,Ada,你知道Elven…」聽見對方接聽,Judy緩緩說道。
 
「嗯…」聽見Elven的名字,Ada知道Judy想說甚麼,立刻回應阻止Judy繼續說下去。
 
Judy:「你得閒可以過一過黎我屋企嗎? 有d野我想比返你…」
 




Ada:「… 同佢有關?」
 
Judy:「係…」
 
Ada:「好… 我衣家過黎」
 
雖然大家都已經畢業投身了社會一段時間,不過Ada 和Judy還是十分友好的朋友,不時會相約見面。
 
“叮噹”
 




「咁快黎到呀?」
 
Judy打開門,看見了雙眼仍帶點紅腫明顯是剛哭過的Ada說道。
 
Ada:「今日放假屋企本身無野做咪直接過黎囉…」
 
Judy:「你係梳化坐低等我一陣啦。」說完Judy便走入士多房,然後很快拿出了一個大紙箱。
 
「本身我以為唔會有交衣箱野比你嘅一日,甚至都已經忘記左佢地嘅存在,不過衣家… 我估物歸原主會比較適合,而且我覺得應該要比你知道佢曾經為你做過d咩…」
 




Ada接過紙箱,凝望了它好一陣子,然後終於下定決心把它打開。映入眼廉,是一大堆信件和六個正方紙盒。
 
「個傻仔果陣每日都寄一封信同摺一朵花比你,足足600日,佢先肯正式接受你永遠唔會再返去佢身邊… D花我費事散修修幫佢用紙盒入好左…」說到這裏Judy忍不住,聲音亦開始略帶點沙啞。
 
「佢真係好傻…」撫摸著一封又一封的信件,Ada彷彿說給Judy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
 
把整個紙箱帶了回家,Ada望著紙箱發了一會呆後終於鼓起勇氣開始打開了最底層的一封信。
 
沒有Ada的日子 第1日 雨
 
親愛的Ada,
 
如果你睇到衣封信,唔知係咪代表你已經返左黎我身邊呢? 一定係嘅! 唔係你應該永遠唔會知有衣封信嘅存在… 我諗過喇,因為之前我同你太少溝通成日冷落左你,所以我決定左以後每一日我都會寫封信比你話比你知我果日發生過D咩事。而且我咁耐以黎都無咩送過花比你,所以以後每一日我都會摺一朵比你,等佢盛載著我果日對你嘅思念… 好希望將來有一日我地可以復合,然後我可以攬住你同你一齊睇返我寫比你嘅每一封信,到時一定好浪漫…  唔知最後會有幾多封呢? 希望越少越好啦,因為越少代表住我地越快就係返埋一齊!
 
你衣家應該已經搭緊飛機返英國了,估唔到我突然變到連送你機的資格都無… 諗返上一次,我終於明白點解果次我地感覺好似特別唔捨得咁,或者係一早大家心入面已經有不安的預感吧…




 
到衣家,其實我都仲完全未接受到你已經離開左我衣個事實… 如果係夢,我可唔可以快D醒? 衣個幾月,我不時都會回想返由我地相識到相戀的一點一滴,彷彿係一個好長的故事… 你記唔記得我地第一次嘅交談係點發生?

 
看到這裏,Ada的眼淚已經再制止不住又流了下來,她亦開始回想起屬於自己和Elven的故事。
 
 
在中一那年的水運會
 
「我衣家宣佈,第56屆XX中學水運會丙組全場總冠軍係 – 中一B班的黃天佑! 」
 
隨著體育主任宣佈成績,周圍的同學亦開始起哄。
 
「嘩 ,原來Elven游水咁勁架,中一已經打低晒中二三D師兄拎全場總冠軍!」
 
「你睇佢又高大又靚仔運動又叻!」




 
「佢仲要讀書又叻仲有玩音樂… 點解上天咁唔公平架…」
 
對於比較活在自己的圈子的我,那是我第一次聽見Elven這個名字,那時我只知道你是一個集外形、讀書、運動、音樂天賦於一身的男人,是自己中學的一個新星。
 
 
到到中二,我順利進入了精英班,很自然和你成為了同班同學。坦白說,開學第一天,雖然我知班上有這一號人物存在,但那時我並沒有特別留意你,只是照常活在自己的圈子裏。不過那天當我回到家打開ICQ,卻發現有一個叫 ”天涯浪客”的不知明人仕加了我contact。
 
「你好,我係Elven Wong呀,應該係你同班同學,你係?」
 
(係佢?)
 
「咁攪笑嘅你? 唔知我係邊個又add我?」我回應道。
 
Elven: 「係呀,我想add晒全班的同學所以周圍問人拎contact,但又唔知係邊個打邊個喎,所以咪每個都要咁問囉…」




 
我:「icic… 我係鄧詠欣  Ada呀,nice to meet you~」
 
Elven:「oh! 我記得你係坐我右邊隔黎後一個位果個女仔!」
 
我:「haha,好似係掛,sorry我都無特別留意附近邊個打邊個呀。」
 
Elven:「唔緊要,係我太唐突啫~ 係呢,之前未見過你,你上年讀邊班架?」
 
我地就係咁認識左對方,自此每一天你一見我online都會hi下我和我傾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