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兩日間,我地一次過跨過晒拖、攬、錫三個stage,進度可以話係一日千里。而初嘗那種滋味,亦讓我們經常沉醉於其中,特別是當我們有次無意間發現了你家附近一條很隱敝的冷巷後,我們不時放學後都會去那裏肆無忌憚地擁吻著,而亦從那時開始,我開始間中會暪著屋企缺席練水,然後和你到那裏”偷情” ,衣家諗返起,其實果陣自己都真係幾離譜… 當然,作為好學生,我地都一直好努力咁緊守那條界線,我已經令破左你18歲前唔拍拖的誓言,我唔可以咁自私破埋另一個…
 
轉眼間到了中四 ,由於分了文科和理科,當你因為我選擇了理科那一刻,我們很自然又被分配到同一個班別上。但這一年尾,因為我的不專一,讓你一次又一次受到傷害,亦間接造成了我之後需要承受自己種的惡果…

 
比起文科,其實我的數理科並出眾。若講合適,我一定是文科的料子。不過當時社會趨勢,理科一定是比文科有較好前境,加上我想和你一齊學習,你亦應承會一直幫我補習,所以最後我都選擇左理科,亦終於再次和你在同一個班房上堂。
 
初時我們仍然好甜蜜,學校亦越來越多人知道我們的事,就連陳sir在一次我們去海洋公園的時候碰見了我們後亦沒說甚麼,對我們投了信任的一票。不過也許對得耐總會厭,一齊得耐感情就會變淡,在中四學期尾,我感覺到你對我的態度慢慢地有了改變,你開始不願意花時間和我講電話,ICQ的message越來越短,很多時亦寧願把時間用在和朋友玩樂而不是我身上,不過我還是一直告訴自己可能情侶一齊耐左就會咁,蜜月期總會過去,所以自己要快點適應,不能把你逼得太緊讓你生厭。就算有人同我講見到你近排同另一個女仔走得很近,我還是相信你唔會背叛我。
 
然後,為了令你重拾對我的重視,我下了一個很大膽的決定 - 我主動要求你放學後來我家幫我補習。雖然我的細佬和工人都在家,不過那時細佬才剛剛升上小學,工人又要照顧他和預備晚飯,所以回到房把門關上,我們仍能享受屬於我們兩人的私人時間。當然,補習是真,你亦很有耐性教我,但每次補完習後我都會主動攬你錫你,然後慢慢地,我地自然都變得越來越過火,甚至滾到床上去,不過我仍堅守著我的底線,從沒讓你脫掉過我最後的兩個防線…
 




每諗返越衣件事其實我都好後悔… 果陣細佬年紀仲女細可能唔知咩事,但到佢大D諗返家姐有段時間成日同個男仔係房關上門,真係唔知佢會點諗我… 雖然佢大個後都無主動提過衣件事…
 
初時你都很理解,很尊重我,對我亦好像著緊回不少。不過雖然你從來沒逼過我做甚麼,但隨著一次又一次掃興的阻止,我還是能看見你臉上失望的表情亦變得越來越強烈,然後你對我亦回到像初初變淡了時一樣。

到了中四的暑假裏,你終於對我說出了那一番說話。
 
「我發覺我好似鍾意左第二個…」
 
聽到那一刻,我的心好像被擊穿了一個窿。
 




「係邊個? Maggie?」
 
「係…」
 
「好多人同我講見到你地越黎越friend,叫我留意下,但我都選擇相信你,相信你唔會傷害我,但點知原來全部都係真…」我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
 
你:「對唔住呀… 係我唔好…」
 
我:「唔係你唔好,係我唔夠好啫…」
 




你:「唔係架,你好好,對我亦都好好,係我自己花心… 我唔係想分手,只係我覺得兩個人一齊要坦白,我唔想呃住你…比D時間我我會努力忘記佢架…」
 
「我信你…」當時對你盲目的鍾愛,分手從不是我的選項,我只能亦願意相信你。
 
 
不過你對我信任的回應卻是
 
「Sorry,我真係控制唔到自己,我地不如都係分手啦… 我覺得咁對你好唔公平…」
 
一個月後你還是提出了了分手。
 
我沒有挽留,因為我最討厭那些死纏難打的人,又或者是從來我都覺得自己配不上你,所以我沒資格去留住你。那天,我只是選擇哭著轉身離開,心裏一直期待著你會突然叫住我改變主意,但你沒有…
 
回到家我只想躲在床上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再也沒有力氣才沉沉睡去。夢裏我夢見你抱著我同我講你只係講笑想玩下我,沒想過我會這樣傷心,說了句對不起,你唔會唔要我後便俯前吻著我,我熱烈地回應著你的吻,用盡全身的力把你抱緊,很害怕你下一秒便會突然再次消失,然後我醒來了,臉上仍佈滿了淚痕,我突然明白,夢真的要醒了。就好似一位灰姑娘遇上了傳說中的白馬王子,他們相戀相愛,但時間一到,白馬王子還是會離開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一樣,他們只能各自留下充滿美麗回憶的夢。我註定只是一個過客,那個位置從不應該屬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