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五開學,我們亦再次碰面。一方面,我期待每天仍能望見到你看你過得好不好,但另一方面每次見到你都會提醒著自己我已經再不是你的女朋友,特別是當看見你好像完全沒事和身邊的同學嘻嘻哈哈,我的心真的很痛… 到底我對你,是不是從來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那幾個月的煎熬,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時間,每晚午夜夢迴,我都會夢見你,醒來仍感受到臉上留有淡淡的淚痕。然後每一日,我都要裝作沒事的照常上學生活。值得慶幸的是,或許你還顧忌我感受,所以你一直和Maggie都只是處於曖昧的階段並沒有正式在一齊,不然我不知自己還能不能捱過那段時間。不過每日看見你,然後四周圍彷彿都能讓我想起和你的點點滴滴,那種痛苦讓本身我早已放棄的一個念頭再次浮現,我想離開,到外國讀書忘掉這一切。
 
過了幾個月,有一天你突然message我說黎緊校際音樂節你比賽需要一個伴奏,問我可不可以幫手。我不知為甚麼你還要找我,但對於你的請求我根本不可能拒絕,而且我心裏還是會期待著通過這次比賽,或者我們就能重新開始…
 
再次的接觸讓我本身已經慢慢開始適應了的心境再度產生了變化,雖然我很努力裝作沒事純以朋友的身份和你交談,但其實我很期待每次能和你再接觸,交談,合奏,然後再發生甚麼,當然每次最後都是失望… 直至臨近比賽的一天,因學校的音樂室臨時被其他人借用了,沒辦法下我只能讓你再次來到我的家練習。
 
一直相安無事,但練習結束後,你卻突然主動攬著我,親吻我,那熟悉的感覺以及我一直的期待,讓我亳無懸念選擇劇烈地回應著你,然後我們很自然又吻到在床上。隨著一件又一件衣服的脫落,我們各自又只剩下最後的保護。當你伸手想把它脫掉時,我突然醒悟按著了你的手,然後問了一句
 




「你到底當我係咩?」
 
你呆了一會,沒有回答我,然後拾起了我的衣服給我,自己亦慢慢穿上了散落在床上和地上的衣服。
 
「對唔住…」
 
望著你離開的背影,我的眼淚又開始不爭氣地流了下來,我很後悔說了那句說話…
 
不過幸好我們並沒多受這件事的影響,第二天你仍能順利拿下冠軍,能夠幫到你我很開心,好像你璀璨的光芒下,我都能佔有少少的功勞,我開始明白就算我不是你身邊的那一個,我還是能有其他位置去關心你。
 




我們一直保持著朋友的關係直至會考結束後放榜那一天,你問我成績的時候我終於鼓起勇氣告訴了你
 
「我之後會去英國讀書,唔會係原校升讀呀,你好快唔駛再見到我了…」
 
「…點解咁突然嘅…」你呆了好一會才問道。
 
「其實我一直都想去外國升學,不過以前因為你,我無再諗,但衣家無左衣個擔憂lu,而且衣度有太多唔開心的回憶喇,我唔想再留係香港…」
 
「對唔住…」你艱難地說出了三個字,可惜不是我想聽的三個字。
 




「傻啦,我應該多謝你幫我下定決心至真。」
 
當聽到了你決定要離開香港,我的大腦好像完全停止了運作,我完全沒有想過我帶給你的傷害和影響是那麼大… 那時就算分了手,我都能一直感受到你對我的好,讓我很天真有種一廂情願的感覺以為你會一直係我身邊,然後當有一天我覺得自己ready可以專一對你,我地會復合然後一直一齊,我當時真係好不知所謂…  不過當意識到你可能要永遠離開我,我突然明白你對我的重要性有幾大,我唔想就咁失去你,我更加唔想以咁嘅方式和你完結… 掙扎了數天,我鼓起勇氣繼續自私加厚顏無恥咁向你提出了復合的要求…
 
「我諗左好耐,我唔想同你以咁嘅方式完結… 係你走之前可唔可以比個機會我地係返一齊,留個美好的回憶比大家?」 消失了數天後你突然ICQ send一個這樣的message給我。
 
「你比d 時間我考慮下…」理性與感性的鬥爭,我需要一些時間思考…
 
一方面,我好開心你搵返我,因為果陣我知我仲好鍾意你,好想可以繼續同你一齊…
 
另一方面,我好驚我又會傷心多次,特別係我明知衣段關係係有限期… 一齊返然後到我走果陣我又要經歷多次分手? 那種感覺我真係唔想再經歷…
 
我不斷掙扎,思考,掙扎…
 
到了第二天,當我仍在天人交戰的時候,Sam突然打電話給我




 
「Ada,我咁岩經過你屋企附近,得唔得閒出黎食個tea呀?」
 
「好呀…」也許想逃離這個問題一會兒,我爽快答應了Sam。
 
其實那時我留意到和你分手後,Sam多了找我聊天甚至約我出街,不過那時以為可能只是出於朋友關心,他又沒特別說甚麼,所以之後很快也就忘記了。直到大學那件事後,我自然明白原來這時Sam已經喜歡我。不過其實你一直唔知,我最後決定應承你,和Sam的一句說話也有點關係。
 
在tea途中
 
Sam: 「決定左幾時過去未呀?」
 
我: 「過多個半月八月尾就會過去喇。」
 
Sam: 「係果邊無人無物,驚唔驚過到去適應唔到?」
 




我: 「講唔驚都係呃你啦,不過都係一個好好的成長經歷黎嘅。」
 
Sam: 「我其實都想去外國生活體驗下,不過暫時無你咁勇敢呀…」
 
 
我: 「唔駛驚喎,或者之後你黎英國呀,等我適應左後咪有人可以陪你唔駛驚囉~」
 
Sam: 「好喎,不過到時可能你都識左新男朋友唔得閒理我喇…」
 
聽到這句,我的笑容突然僵了一僵,然後以帶點苦澀的笑容說道
 
「都可能係架…」
 
「其實你有無諗過試下同第二個一齊?」猶豫了一會Sam又再問道
 




我有無諗過同第二個一齊? 係囉,我仲會唔會想同第二個一齊? 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我想一齊的,原來一直只有你… 我點可以放棄任何一個同你一齊的機會和可能? 就算最後失敗,我都唔想我地果陣以一個咁差的ending做結局…
 
我: 「無呀,暫時我都唔會諗衣D野住喇…」
 
當然,那時我亦沒有特別解讀Sam當時那略為失望的表情。
 
 
回到家,看見你在線上,我立刻send了一個message給你。
 
「我諗清楚喇,我應承你,有d野做左後悔,總比唔做後悔好。」
 
如是乎,我又成為了你的女朋友。
 
 
衣家諗返,到底衣個世界係用咩原理去運行架呢? 因為Sam一句說話,讓我下定決心同你復合。因為我的一句說話,讓Sam兩年後到了英國。那時,誰又會想到故事最後竟然會演變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