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hallmates其實都有問我,點解發生左d咁嘅事,我都好似完全無怪過你,仲咁努力想追返你… 因為得我先知道你為我地衣段關係付出過幾多,而我又曾經傷過你幾深,我根本無資格去怪你… 你係一個好sweet好sweet的女朋友,同你一齊衣咁多年,我好感受到被一個人愛的感覺係點,特別係當年我曾經傷得你咁深,但你都仍然一直對我好好,係你親身教識我點樣真正去愛一個人… 但亦正因為咁,我真係從未諗過你會離開我,因為你的愛,將我本來應該有的危機意識完全磨滅掉…
 
因為中七下半年會有mock exam和AL,那個復活節我沒法亦不適合回來,所以在中七那年的聖誔假,我回來變得十分忙碌,一方面想盡量比時間見你,一方面又要比多D時間屋企人,還要抽兩日和他們回鄉下探親。幸好幾過多方商議,最後我順利遊說屋企人比我遲一天才自己回鄉下,那樣我便能有多一晚可以陪你。
 
那晚我們乘纜車到了山頂吃晚飯。
 
「為左今晚衣餐,我捱左兩星期麵包呀~」
 
「辛苦你喇,多謝~」
 




「一切都係值嘅~ 之後幾個月我地大家都要加油喇… 衣份禮物送比你架~ 黎緊加油呀!」
 
我拆開了包裝紙發覺是一個人手織的Cushion,上面是我喜歡的MIFFY公仔。
 
「嘩好靚呀!多謝 Honey~ 」
 
「我花左好多心機逐條逐條毛織架! 你之後累就扒下佢上面休息下啦~」
 
「我會唔捨得幾整污糟…」
 




「小心D咪得囉~ 唔好比佢無用武之地呀…」
 
「好~我都有份禮物比你為你打氣架!」
 
我的禮物是一本簿,裏面貼滿很多我們的合照和回憶,而每張相旁邊都有我簡單的描述和感想。
 
 
「衣張係我地第一次睇戲的票尾,就係果日你突然偷襲拖住我~」
 
「衣張係我地去海洋公園玩完過山車你塊面白晒果陣我偷影~」




 
「衣張係我地上年一齊睇日落果陣~ 我地第一次一齊睇日落 (心心)」
 
 
我們一起很細心逐頁逐頁地觀賞。
 
 
「多謝你… 佢係我收過最好最珍貴的禮物…」看完後你一臉感動地對我說。
 
我:「我整果陣都好開心架,好似重新經歷過我地一齊後每一件事咁…」
 
你:「放心啦,之後我會繼續update衣本相簿,令佢越黎越厚,收藏我地更多更多的回憶~」
 
我:「咁我就將佢交比你喇~ 你一定要考好個AL呀,記住我媽以前講過我第日個男朋友一定要讀港大架~」
 




你:「無問題~ 等我考到之日,你夠18歲之時,就係我同你媽提親嘅時候喇~」
 
我:「低能~」
 
你:「你之後都要比心機呀,雖然果邊AL 易好多,但你想讀Art都要做好多野去豐富自己個portfolio呀。」
 
我:「係呀,所以我地一齊努力啦~」
 
晚飯後我們出外看夜景,那天的天氣很好,倚傍著你和你俯瞰著香港璀璨的夜景,就算沒有酒精加持,我也能感受到淡淡的醉意…
 
「黃天佑,我真係好鍾意你…」
 
「鄧詠恩,我都好鍾意你…」
 
「究竟要幾好彩我先可以遇到你呢?」




 
「唔係你好彩,係因為我上世一定做左好多好多好事…」
 
兩唇交接,我更加的醉了…
 
 
依依不捨零晨時份你送我回到家的門前,我仍感受到那甜甜的醉意,而醉往往讓人變得更大膽。
 
「不如你入黎stay多陣?」
 
「你工人係度唔驚?」
 
「佢應該訓左喇,細聲D就ok,你等我入去探下路先…」
 
門打開,內裏漆黑一片,我小心翼翼走了進去,看見工人已經睡了,便走回出來拖著你把你帶回房中,然後立即把門關上。




 
我不敢把燈打開,但靠著窗外滲入微和的月光,我仍依稀能看見你俊朗的輸廓,寂靜的環境讓我們能感受到彼此急促的心跳聲。這一切一切都更加催動著我們本已氾濫的感情,很快我們已經忘情地在擁吻並開始迅速地脫掉對方的衣服… 禁忌、激情、環境成就了我們無比難忘的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