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開心的兩個月,我們各自踏上了全新的環境,那時為了避免引誘,我還故意選了一間男hall,只可惜這也改變不了我們逐漸變得疏離的命運… 到現在,其實我都仍然不太清楚到底你最後幾個月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有時我都懷疑,就算時間可以重來讓我重新來多次 ,我是否真的能改變這結果?
 
上到大學的壓力比我想像中大很多,最重要是當見識到世界有幾大的時候,你才會意識到自己有幾廢。我記得你入左大學一段時間後,都曾經同我講過類似的說話,原來以前大家都只係井底之娃。為了不被其他同學拋離,我只能不停努力,而維持努力的背後,其實我很需要你的支持。初時我們都能夠好像以前那樣保持經常溝通,但慢慢地大家都好像因為生活的改變而忽略了雙方的需要,當這忽略成為了習慣,那它就會變成了日常,然後自然讓我們關係變得疏離。你知嗎? 當我習慣了沒有你,然後變成不再需要你,那麼我們這段關係已經是可以說是步入了死亡。還有一點我初時其實沒太為意,之後亦一直沒告訴過你,是隨著我接觸越來越多的叻人,以前對你那種偶像式的欣賞和崇拜亦不知不覺被淡化,我不再有覺得自己襯不起你這些想法了… 當然這有部份亦可能是因為隨著我們一起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已完全適應了自己身份的關係。
 
而就在我已經慢慢習慣了不再需要你的時候,另一個人的出現代替你給了我需要的。
 
在最後的復活節,甜蜜的感覺把我們的距離拉回不少,而且當知道你暑假會來英國時,我真的很期待和興奮,整天都不自覺地在手舞足蹈。只是過了不久,我們好像很快又再回復原狀… 不過無盡的projects和assignments,令我也沒有甚麼時間去思考這問題,只是每逢稍為能歇息的時間,慢慢我由想起你想見你,變成了沒有想起你而只是純粹想休息。而有天就在我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突然收到Sam的SMS。
 
「Ada,我下星期黎開London探朋友,之後會stay幾日呀,得唔得閒見下?」
 


「你到時再搵我啦,我近排好忙, 可能真係無時間理你… =(」
 
「唔緊要,到時再約啦。」
 
 
一星期後
 
Sam:「我係London喇,could have dinner tonight?」
 
「ok ar,不過係我大學campus食ok?仲趕緊份功課呀…」


 
Sam:「當然無問題啦~」
 
當我到餐廳時Sam看似已經等了很久。
 
「Sorry呀,做做下無留意時間遲左…」
 
Sam:「唔緊要我都係岩岩到咋嘛, 我多謝你百忙中抽空黎同我食飯先岩~」
 
「講衣D… 過門都係客嘛 ,哈哈~」


 
Sam:「你睇你個黑眼圈,真係捱殘晒喎…」
 
「無計啦… 有時都真係好辛苦,一陣仲要返去繼續砌個model…」
 
Sam:「你咁忙咁Elven點算?」
 
「哈,佢可能不比我輕鬆啦,我地衣家有時一星期先聯絡到一兩次…」
 
Sam:「咁有d難攪喎… 好彩你地感情夠深唔驚~」
 
「你又點呀? 前排散左幾時搵返個新架? 需要介紹出聲喎,我有D同學都ok架~」
 
Sam:「隨緣啦…衣D野急唔黎嘅~」
 


 
晚餐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進行。
 
「好啦,我要返去繼續努力喇,你住邊呀?」
 
Sam:「返返去個friend度訓囉。你個model有無野我可以幫手呀? 反正我無野做,又費事太早返去阻住佢同佢女朋友啦~」
 
「又真係幫到手喎! 咁快D行啦~」已是老朋友我沒有和Sam客氣。
 
 
結果他一直幫我幫到差不多天光…
 
 
「嘩… 原來做到第二朝喇,sorry,搵左你笨添, 我請你食早餐啦…」
 


Sam:「唔緊要,我覺得好好玩喎~ 不過好似仲差好多,你攪唔攪得掂呀…」
 
「唔掂都要掂啦,得返三日做咋…」
 
Sam:「一係衣幾日我幫你一齊攪掂埋佢啦,橫掂我都開始熟手衣D手作仔喇~」
 
「你真係無野做咁得閒?」
 
Sam:「無呀,本身之前完左個test同assignment都係諗住黎衣邊抖下咋嘛。」
 
「咁就唔該晒你喇… 做完請你食餐好嘅!」
 
確實我是有點擔心自己趕不及完成份功課,所以順勢找了Sam繼續幫手。那幾天我們基本上日對夜對一齊做份功課,他真的幫了我很大忙,而且一路有人陪住傾下計感覺亦沒那麼辛苦。頭一晚他就睡在我房地下,但之後因為睡得太少太累,我有點不好意思所以第二晚便讓他直接和我一同睡在床上,當然我們都真的只是純粹睡覺,甚麼事也沒發生。三天後,我們總算把這份功課完成。
 
「終於攪掂喇! 唔該晒你呀,無你我真係唔知要多幾多時間…」


 
Sam:「傻啦, 我都係第一次砌衣D model,幾好玩呀~」
 
「當你成日都要做就唔會覺得好玩架喇…好累喇, 返去補補眠我地今晚出去食餐好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