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Daniel初中時便已在教會認識,因為年紀相同,團契又在同一組,加上我地都住在沙田區,很多時活動完結後也會一起乘車回家,所以我們很快便熟絡起來。

Daniel一開始給我的感覺是玩世不恭型,對很多事好像也不太上心,不過慢慢我卻發現其實他只是對所有事也像遊刃有餘,雲淡風輕,問題發生時總能處變不驚地簡單解決問題,就好似世界上沒甚麼事值得他認真看待。記得在一次教會宿營,因為我們屬比較年長的一群,自然需要負責主要活動。而在一個戲劇表演中,當還有不到一個小時便要開始表演時,卻突然發現有組員大頭蝦把部份道具弄掉了。在大家都在發茅不知怎辦好時,Daniel主動走了出來拆解問題,一方面他找人聯絡宿舍職員看看有沒有機會把握時間找回失物,另一方面他開始重編部份劇情盡量把遺失了的道具影響減至最低,又利用灰諧手法把部份不見了的道具反變成一些攪笑位,結果最後大家都能順利演出,而且羸得不少掌聲。就是那一次後,我開始對Daniel改觀並發現他其實是一個很聰明亦很可靠的人。慢慢再深入交談,我又發覺了他幽默風趣的一面,而且對很多事都有自己獨特而有深度的見解,因此對他越發欣賞。不過要到真係開始鍾意,應該是我會考完之後嘅事了。

會考過後不久,Daniel的父親在一次意外中去世,那時Daniel表面上好像沒甚麼事一樣,只是盡力安排好父親的身後事,努力讓身邊的人不用擔心。不過有一晚因活動進行得較晚,完結後大家很快便離開,我本身想等他一起回家,但等了很久也不見他踪影,結果找下找下卻聽見他原來正躲在教會一間房裏痛哭,那是我第一次聽見他哭,了解到他軟弱的一面,他每一下的哭聲,都衝擊著我的心房,讓我感到十分難受… 不過為了避免他難堪我並沒有進入房裏,只是等他哭完出來後我才扮撞到和他一起回家。自那時開始,我發覺我對他多了一種特別的感情。

不過我和他發展成戀人的過程,其實並不順利。縱使知道自己喜歡上他,我卻不敢表達出來,但另一方面,我又很在意他對自己的看法和感覺。那時因為我們常常在一起,在中學雞年紀自然亦有很多無聊人謠傳我們是一對。雖然聽到這些謠言暗地裏我只有高興,但我亦害怕這些謠言會讓Daniel介意然後疏遠我。幸好Daniel在聽到這些謠言也只是一笑置之,並沒有影響我們之間的相處。只是在一次偶然機會下,我卻聽到他和另一個教友John的對話。

那時他們在一個活動室內預備崇拜的事宜,由於沒有關門,我碰巧經過時卻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放是便躲在門口旁邊偷聽他們的對話。





「咦Daniel,今日唔見你同Rachel一齊黎嘅?」

Daniel:「我之前有野攪唔係屋企出發咪無同佢一齊黎囉。」

John:「哦~襯人少少老老實實,你地成日出雙入對,行埋左幾耐啫?」

Daniel:「咪痴線啦,我地係好朋友咋,咁岩大家住得近所以成日一齊啫。」

John:「相處咁耐真係dd感覺都無?我唔信囉~」





Daniel:「無喎 ,我無可能會鍾意佢架,所以你地都唔好再成日講衣d無聊野,我男仔都仲好無咩所謂,人地一個女仔咁比人誤會實唔開心架。」

John:「知喇知喇,你講得咁firm,咁我都叫其他人收斂下啦...」

那時無意聽到Daniel的剖白後我很不開心,然後就削削離開了。之後因為難過,對方亦已表明不會喜歡自己,自尊心作用下我刻意和Daniel拉開了距離,不再像從前般常常和他一起。Daniel感受到我的變化並沒做甚麼,然後大家好像都慢慢接受了疏遠大家。

轉眼間過了一年多,由於拔尖我已經提早上了大學,Daniel則還要為AL打拼。不過這段時間,我卻突然多了位追求者,他是我們另一位教友Peter。我和他也認識了很久,以前的他並不是十分顯眼,比較沉默寡言,不過在那一年卻主動多了聊我說話,間中亦會約我出去吃飯。初時因為和他認識日子也不短,所以沒特別在意,只是隨著次數越黎越頻密,我亦開始注意到不妥當的地方,開始對他較為冷淡和拒絕他的邀請。

之後也許意識到我對他態度的改變,他亦慢慢知難而退。只是在一個晚上活動完畢後,當我在活動室執拾完物品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其實以前Daniel都會和我執拾然後一起離開,但近這一年大家疏遠了後就很多時大家都變成各自離開。





「Rachel,我有野想同你講...」他帶點氣喘說道,應該是從外面跑進來。

「你飲完酒黎?」嗅到他一身酒氣我問道。

「係...我需要飲酒壯膽先講得出...」

「不如有咩下次先講啦,我趕住走喇...」察覺到他眼神有點不對,我有點害怕。

「唔得!一定要今晚講!」他語氣突然帶點激動。

「咁你講啦...」無辦法下我只能見步行步。

「Rachel,我其實鍾意左你好耐...你可唔可以做我女朋友?」隔了一會,他緩緩說道。

「Sorry...我對你無感覺...不如我地都係繼續做朋友啦?」不用任何思考,我直接給了他答案。





「點解呀?感情可以培養架,你比次機會我啦,我會對你好好架...」Peter用帶點哀求的語氣說道。

「我已經有鍾意嘅人喇...」我希望我的坦白能讓他死心知難而退。

「...係Daniel?」Peter失望地問道。

「唔關你事...總知我同你無可能啦...」

聽到後他突然很激動走前捉著我膊頭。

「你唔好咁傻啦,佢唔鍾意你架!John已經同晒我地講Daniel表明唔會鍾意你架!」

「你放手啦,你捉得我好痛呀!」我嘗試掙扎但失敗。





「我唔放!我要你認清你同Daniel係無可能架!」

「邊個話我同Rachel無可能架?」這時一把熟悉的聲音從Peter身後傳來,接著便看見Peter被人用力拉後,然後我看見了Daniel的樣子。

他走過來把我護在身後,然後對著Peter說道

「我衣家同你講我鍾意Rachel,咁你可以死心啦?」

「但你之前明明講過你唔會…」

「我衣家改變主意得唔得呀?襯件事未攪大我勸你快d去洗過面冷靜下,唔係再繼續落去大家連朋友都做唔成!」Daniel大聲斥喝Peter。

「你好野!」說完Peter有點老羞成怒便氣沖沖轉身離開。

「你無野嘛?」看見他離開Daniel轉身溫柔地問我。





「我無野...點解你會係度嘅?」

「行到半路醒起漏左野咪返黎拎,點知岩岩遇到衣幕...睇黎以後都係等埋你一齊走好d喎...」

「嗯!」我開心答道。

一起回家途中,我鼓氣勇氣問他

「咁你岩岩講嘅野係真定假?」

「咩?」

「岩岩你話鍾意我囉...」





「岩岩要佢死心所以亂咁up架咋,你唔好放係心度...」Daniel難得帶點面紅說道,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展示害羞一面。

「哦...」我帶點失望。

「咁如果Peter再出現點算?」隔了一會我不死心又再問。

「咁...衣段時間我盡量唔比你一個人獨處啦」他說”地”字時明顯加重了語氣。

「其實…點解你突然好似咁討厭我?」感覺受到委屈我終於問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下? 點解咁講?係你討厭我喎...衣一年明顯係你突然主動疏遠我...」Daniel一臉驚訝望向我問道。

「因為你同人講你一定唔會鍾意我,我仲點好意思成日痴住你...」我委屈地說。

「點解你會知...你果日聽到晒?」

「果日我咁岩經過出面…」

「所以你係因為咁之後開始避開我?」

「咁你都講到咁,我可以點喎...」

「原來係咁!我仲一直以為你突然討厭左我...」Daniel臉上出現如釋重負的表情。

「我點會...」(我明明係鍾意你…)

「咁就好喇!」Daniel臉上重現陽光笑容。

「咁你可唔可以話我聽點解你一定唔會鍾意我?」但我仲未可以笑得出。

「呀...你真係想知?」Daniel一臉尷尬。

「想!」我鼓起勇氣。

「其實我果日係因為面子講大話...」Daniel擦著鼻子尷尬說道。

「!!!所以...」

「既然知你唔係討厭我我都唔介意怕被拒絕同你講,其實頭先我同Peter講嘅野都係真嘅... Rachel,我好早之前已經鍾意你...」

幸福的感覺來得太快,霎時間我突然不知怎樣回應。

「我...其實都鍾意左你好耐…」隔了一會我終於細細聲說出一直想說的話。

Daniel笑了一笑

「突然間,我有d感激Peter...」

說完他便突然抱著我,然後吻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