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明天得唔得閒呀? 係日本買左你最鍾意嘅芝士蛋糕比你呀~」剛下機的Rachel在回家途中whatsapp了Annie。
 
Annie:「Yeah~ 多謝! 渡完蜜月喇? 好唔好玩呀? 你就開心啦,又歐洲又日本,玩足三星期先返黎~」
 
Rachel:「Ok la~ 岩岩落機就搵你喇 ,你睇你幾有面呀~」
 
Annie:「咁你明天方唔方便過黎我同Jacky度? 咁岩我地都有D野想比你… 」
 
Rachel:「都可以呀 ,你地一齊住後我都未去過你地新居~ 咩黎架?」
 




Annie:「嗯… 明天你就知架喇… 你會一個上黎定同埋Daniel?」
 
Rachel:「得我一個咋,佢明天就要返工喇…」
 
Annie:「哦好,咁明天見啦~」
 
 
第二天
 
“叮噹”




 
「Hi 朱太~ 隨便入黎坐啦」Annie看見Rachel一臉高興。
 
Rachel:「打擾晒喇~ 個蛋糕你快D放入雪櫃先啦。」
 
Annie:「多謝表姐~」
 
Rachel:「你衣度都幾靚喎,廳又夠大,幾好幾好~」
 
Annie:「好彩咋,果陣咁岩有衣個靚盤放租,我同Jacky一睇就即刻扑搥了~」




 
Rachel:「証明你地同衣度有緣囉~ 係喎,Jacky呢?」
 
「佢有D野係房忙緊… 佢近排心情有D差」Annie的臉色突然變得有點暗淡。
 
「哦… 無野嘛?」Rachel察覺到Annie神色有異。
 
Annie:「你等我一陣,我同佢講聲睇下佢攪成點先…」
 
Rachel:「好呀…」
 
過了一會,Annie和Jacky一齊從房裏走了出來,Jacky手中拿著一本類似書冊的物體。
 
察覺到Jacky臉上的凝重,Rachel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沉默了一會,Jacky深呼吸了一大啖然後說道:「Rachel,Elven死左喇…」
 
「下?」
 
「…Elven死左喇…」Jacky痛苦地重覆了一次。
 
「…你講笑咋?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achel的腦袋根本不能想像自己聽到的事情。
 
Jacky:「… 我唔係講笑, 係你結婚第二日佢自殺死左…」
 
Rachel:「自殺? 你意思係因為我結婚所以佢自殺?佢點自殺架?」
 
Jacky:「無人知佢點解自殺… 但從時間上黎睇,係有衣個可能… 果日有人見到佢係尖咀海傍跳海...」
 
Rachel:「點會咁架… 我同佢都無聯絡好耐啦…」




 
Jacky:「佢有幾鍾意你,我地衣班close friend個個都心知肚明… 衣幾年其實佢成日都總係帶住種鬱鬱寡歡的感覺,一直都好後悔最後自己同你攪成咁…」
 
Rachel:「係我衰...一直對佢其實我都存在住一份愧疚感,但我真係無諗過會變成咁...」
 
Jacky:「係咪真係因為你無人知,而且都無人會估到,所以唔好自責… 我地唔講你聽住都係廢事破壞你去渡蜜月的心情,不過之前執拾遺物果陣伯母係佢床下底搵到衣本野,佢叫我交返比你...」說完Jacky把手上的書冊遞給Rachel。 (詳見36章尾)
 
「衣本係?」Rachel伸手一邊接過一邊問道。
 
Jacky:「你打開睇下就知...」
 
Rachel把書冊打開,很快便知是甚麼一回事,裏面很精美地用文字和圖畫記錄著Elven和自己相識的故事。
 
「可唔可以比我一個人靜靜咁睇完佢?」Rahcel把書冊關上後說。
 




「好,咁我地返房先,你睇完ok就叫我地啦…」說完Jacky和Annie便走回房間留下Rachel自己一個。
 
看見Jacky和Annie回到自己房間,Rachel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鼓起勇氣再一次打開了書冊。隨著一頁又一頁的內容呈現眼前,一幕幕的往事亦在心底裏被勾起,第一次的見面,campus獻花,海旁談天,joint-hall ball,1 on 1籃球賽,inter-hall後的晚上等等... Rachel突然發覺原來那短短兩年不夠的時間,她和Elven以朋友來說確實有不成比例的經歷,而讓Rachel吃驚的是Elven連很多細微位或是對白都記得清清楚楚,若不是被這書冊勾起,很多情節和對話Rachel自問自己不可能會記得,霎時間她能感受到這男孩到底有多喜歡和在意自己,但自己待他卻像用完即棄的膠袋,這讓Rachel感到更加內疚...
 
(你真係好傻...其實我有乜咁好值得你付出咁嘅感情?)
 
看畢冷靜過後Rachel便和Jacky Annie告辭,她需要自己沉澱一下。
 
「有件事希望你唔好介意,base on衣個故事,我幫Elven寫埋後續部份,希望可以係另一個世界幫佢完成心願... 大概講佢時光倒流返左過去,然後成功追到你,同你幸福快樂咁生活。  之後我張本書連埋D遺物燒左比佢... 未經你同意就咁做, sorry...」臨離開前Jacky對Rachel說。
 
「唔緊要啦,人都唔係度咯...如果人有下世或者真係有平行時空,我都好希望佢可以開開心心咁過...」
 
離開後,Rachel並不想回家,只是在街上漫無目的地溜漣,然後她來到了尖沙咀的海傍,Elven自殺的地方。
 
其實憑Rachel對Elven的認識,她並不覺得Elven是會因這些事而選擇輕生的人,不過事實如此,又不容她不相信。




 
(到底係咪我害左你呢... 如果果陣對你好D,你會唔會有唔同嘅選擇?)
 
(抑或從一開始我就唔應該同你傾計同你熟?)
 
(點解過左咁多年,你都仲放唔低咁傻呀?)
 
 
「小姐你發左呆好耐喇喎,無乜事嘛?」就在Rachel望著個海發了很久呆,一個阿婆突然出現在旁邊問道。
 
「我...無事呀,諗緊野啫...」Rachel禮貌性回答道。
 
「無事就好,唔好諗唔開又做傻事呀...」
 
「又?」
 
「係呀,幾個星期前有個後生仔又係好似你咁企左係度發呆好耐,之後我仲同佢傾左好耐計,點知我走無耐就見佢突然跳左落海,我咪即刻報警,但蛙人好似搵左好耐都搵唔到條屍,淨係係海底搵返佢個銀包,睇怕都凶多吉少喇...」阿婆一邊回憶一邊說道。
 
「個後生仔係咪二三十歲,高高大大幾靚仔架?」Rachel緊張追問道。
 
「係呀,幾靚仔架,不過個樣就好似好憂鬱咁囉…」
 
「係咪咁嘅樣?」Rachel用手機在facebook找了Elven的一張相問道。
 
「係呀,你識佢架?」阿婆略帶驚訝。
 
Rachel:「佢係我朋友… 咁佢死之前同你講左D咩?」
 
「佢同我分享左佢D故仔囉,之後就講佢衣一生最愛的女仔岩岩同第二個結左婚, 都唔知佢係咪為左衣件事跳海呢...」
 
「我都想知...」Rachel對阿婆說,又彷似和自己說。
 
「你唔會就係佢講果個咩米醋呀?」阿婆疑惑問道。
 
「係... 我就係佢口中果個米醋...」得到証實,Rahcel不知是因為內疚還是心痛,眼淚終於緩緩流下。
 
「果然好靚女呀,唔怪得可以令佢咁念念不忘啦... 唉,不過阿婆都唔知安慰你定責備你好喇... 感情衣家野,好就可以讓人好幸福,衰嘅就真係可以毀左人一生...」
 
「我真係無諗過會變成咁...」Rachel開始掩面痛哭。
 
「不過其實都唔怪得你嘅,怪只可以怪老天爺鍾意作弄人啦,佢嘅命中注定偏偏又唔係佢嘅命中注定... 不過阿婆都係八掛下,你覺得佢唔好咩? 有個對你咁好咁愛你嘅人,點解唔考慮下要咁對佢呀?」
 
「我都知佢好好,只可惜我嘅心無位置比佢呢...」Rachel繼續掩面痛苦答道。
 
「你個老公對你好好?你好愛佢?」阿婆鑿而不捨追問。
 
「我唔知點講...」
 
「好似有d難言之忍喎...見到後生仔同你都算有緣呀,不如你都同阿婆講下你個故事?」
 
也許是因為被Elven的死訊亂了心神,也許是因為阿婆也聽過Elven的故事倍有親切感,也許是因為Rachel現在真的很需要一個傾訴對象,結果Rachel竟然真的和阿婆開始分享了她鮮為人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