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Elven畢業離開宿舍前的最後一晚,我們出去傾了一晚通宵計。諗落原來我同Elven曾經試過三晚這樣出去傾通宵,一晚是他籃球比賽後,一晚是這晚,一晚是在一年後發生。和Elven傾計,是很舒服的一件事,而對於他畢業後要離開,我其實亦好唔捨得。感覺他走後,我就再沒有一個可隨時傾訴的對象,始終他已經離開了大學世界要過新的生活,我總不能再常常捉著他繼續說自己大學的事。而physically遙遠的距離亦讓我們比以往見少了很多,雖然我們還會經常message大家,但不得不否認那時大家有輕微升溫趨勢的感情亦因此而冷卻了下來。
 
由於yr3是我最後一年的inter-hall比賽,加上做了隊長令我花了很多時間在team和hall的事情上,這讓我和Daniel的感情危機進一步擴大。我們見面少了,吵架多了,那時我甚至覺得他根本不會是我將來的那一位,不過基於不想就這樣放棄大家還是努力苦苦堅持下去。而另一方面,我察覺到Elven亦慢慢在轉變,他給我的感覺不再像從前那樣開朗和正面,有時甚至覺得他有種負面的氣場。起初我以為可能是因為工作的關係,但從他在比賽前送給我的一份禮物中,我意識到這個轉變可能是因為我。在我最後一場比賽前,他送了兩份禮物給我。一份是印有我team相的陶瓷杯,而另一份則是他DIY的一個卡紙模型。第一份其實是我很喜歡的禮物,因為我覺得很有心思,亦很能鼓舞我。但第二份卻讓我感覺到壓力,因為明顯地這份禮物不是一個朋友會為你而製作的。不過那時我也沒再多想這問題,始終一直我都有表明自己立場,我亦相信他明白。遺憾地,之後比賽我落敗了,而Elven亦專登陪了我一整晚去安慰我。
 
經過他的開解,我心情本來是舒服了很多,不過第二天,我卻發現他原來做了一件讓我很生氣的事,有hallmate碰巧經過並影到他襯我睡著時偷偷錫左我塊面一下… 我生氣並不是因為被吻,而是因為我覺得他背叛了我們的友誼,背叛了我對他的信任。一直以來我們仍能做好朋友是建基於大家都知道並遵守朋友間的界線,但他這行為明顯超越了這條線,亦告訴了我他原來一直也放不低我。當我扚起心肝和他攤牌時,他亦直認不諱自己一直還很喜歡我,而在他說出叫我考慮他而和Daniel分手這說話時,我知我們的友誼真的要完結,再沒有其他選擇了…  我接受不了他有這種想法和心態。之後一段時間他也有嘗試再找我,但我覺得和他已經沒有可能再有信任,而且對他來說這應該反而是一種解脫可以讓他繼續move on,所以我狠下心腸冷對待他。自此,這個特別的朋友就從我的生命中被移除了。其實心底裏我好明白果兩年,佢真係幫左我好多好多,有時我都諗如果佢無鍾意我大家可以繼續做好朋友,咁有幾好呢? 可惜世事並沒有如果… 我只係希望佢可以盡快放低我搵到自己真正嘅幸福。
 
隨著忙碌的大學生活完結,我和Daniel間最大的問題亦不再存在,大家的關係回復如昔。不過經過時間洗禮,七年之癢類的問題還是會慢慢浮現並困擾著我們。幾年後,雖然大家都習慣了對方的存在,但大家的感覺卻像越來越淡,然後去到某個位,他提出了分手。那時心底裏我是不希望分手,但卻又不能否認大家的感情已經去到一個分水嶺的位置,要麼就接受這感覺然後走到結婚這一步,要麼就只能分開各自重新出發,而最後我同意了分手。
 
不過有時有D野真係到無左你先會知自己真正諗法。分手後的時間我一直都好唔開心,連工作亦沒甚麼心機常常出錯。幸好原來Daniel也有類似感覺,結果在一個月後因為某個教會活動讓我們再次碰頭,而活動後他提出了復合,我亦坦然接受。也許大家愛情的感覺是變淡了,但這並不代表你可以接受對方從自己生命中消失。有趣的是當心態上接受了這決定後,之前的問題好像又變得沒那麼重要了。Things will find a way they work。
 




又過了一年,我在Susan的婚宴上再次看見了Elven。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感覺上除了多了點風霜的痕跡外其他並沒甚麼改變。看見他和身邊的朋友有講有笑,前排亦聽Susan說過他交了女朋友,我想他早已放低了我正開心過生活,這對大家應該都是最好的結局。我有諗過主動過去打聲招呼,不過最後還是決定一動不如一靜,真係有機會面對面撞到才算吧,結果這機會最後並沒出現。回家看見Elven facebook  post了張和Susan的合照,基於我和這兩人的關係,我like了這張相片,這應該是我五年來第一次like Elven的post。 其實當日我是有諗過block Elven facebook,不過最後我想留有一個渠道比大家知道大家近況,不至於完全了大家的connection,所以便讓它繼續存在。過了幾日,我收到Elven久違了的whatsapp。過左咁多年,我相信甚麼也應該過去了,所以我和他開始談回天,甚至再見面。雖然大家不可能回到當日的關係,但若果能做回普通的朋友,那也算是個不錯的結局,只少可惜和遺憾感應該沒那麼強烈。不過到到真正見面,直角卻告訴我Elven並不是完全放低左我,從他的眼神,我還是能感受到他對我一種特別的感情。正當我還在猶豫應不應該和他繼續溝通時,我家裏卻出了一些事情。
 
事源是我一個阿叔問大耳窿借錢然後走左佬,不幸地我爸爸在不知情下成為了擔保人,自此我屋企便不斷被受滋擾。恐嚇訊息、電話、信件、街招等等,層出不窮,而最可怕的是對方擁有了我們全家的電話和相片。雖然說覺得對方應該只是靠嚇,不會真的做一些傷害性的行為,不過大家還是會覺得不安。這段時間Daniel很緊張和關心我,每天都會盡量接送我出入,又陪我們到警署報警。有他的陪伴,我的心安穩了很多,亦再次提醒了我Daniel是一個多可靠的人。最後不知是甚麼原因,滋擾行為維持了三個多月後就突然全部消失了。或許是大耳窿知道再找我們麻煩我們也不會幫阿叔還錢,及時止蝕控制成本吧。然後有一天,當我和Daniel晚飯後正在街上閒逛時,他突然說道
 
「不如我地結婚咯?」
 
「好呀。」沒有猶豫,我很自然答道。
 
由於我們想一齊從簡,於是佷快幾個月後我們便正式註冊成為了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