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聽落都幾好呀, 點解你頭先好似有D難言之隱咁?」聽完Rachel的自白,阿婆問道。
 
「因為在我結婚前一日,突然收到一個匿名SMS,內容係講Daniel係一個衰人,話我同佢結婚將來一定會後悔。
 
我看到後問她是誰但她沒有再回應。當時這message令我有點不安,但細想下自己和Daniel認識了這麼久,我自問很了解他是一個甚麼人,亦覺得結婚就應該要相信他,所以便只是把這當成是惡意攻擊的message,第二天照和Daniel開開心心結了婚。
 
不過在和Daniel渡蜜月期間,有日我無意間發覺了同一個電話號碼send了一句”BB 我好掛住你” 比Daniel…」
 
「你有無搵佢對質?」阿婆聽到這裏不知為甚麼感覺有點憤怒,還不知覺捉實了自己的拳頭。
 




「無… 我唔敢,當時淨係覺得好亂,然後努力扮作無事…而諷刺嘅係我記得果個電話號碼係同一個因為個號碼最後四個字咁岩同Elven生日日期係一樣… 然後返到黎突然就聽到Elven的死訊…」說到這裏Rachel又開始流起眼淚來。
 
「唉…或者冥冥中係有天意係入面…個後生仔連我聽佢講左一陣我都聽得出佢有幾咁愛你…」
 
「我知, 睇埋佢衣本畫冊我更加清楚…  咁多年,佢對我真係從未試過有半分差過, 永遠都好溫柔,可惜我真係回應唔到佢對我嘅感情…」Rachel陷入了回憶說道。
 
「就算你發現老公原來真係一直有第二個都係咁諗?」
 
「我無諗過… 而且Elven都已經…」Rachel聽到後呆了一呆。
 




「咁如果Elven未死呢? 比你重新揀一次,你會揀一個你愛嘅人,還是愛你嘅人?」
 
「我愛嘅人定係愛我嘅人? 我唔知呀…不過點都唔重要啦,或者等下一世有機會我再話你聽…」Rachel想了一想後苦笑道。
 
「如果我話有辦法比你再見Elven呢? 你想唔想見佢?」見Rachel動搖阿婆再追問。
 
「我唔明你咩意思…」Rachel突然抬頭愕然望向阿婆。
 
「想嘅就跟我黎啦…」說完阿婆突然從衣袋裏拿出了一個球狀物體放在地上,再拿出了一個疑似遙控器的物體按了一個掣,一扇門突然從球體伸展出來,然後阿婆便走了進去。Rachel看見後嚇得目定口呆,感覺像是看見電影裏幾十年後的科技情節,但再三猶豫後還是敵不過好奇心跟阿婆進了入門內。阿婆看見Rachel進來後後再按了一個掣,接著出面海邊突然閃了一閃,門便不見了一切回復如常。原來自從Rachel見到阿婆一刻起,兩個人身邊便像圍上了一層隱形薄紗,其他人都看不見他們,直至她們進了門內消失後一切才回復原狀。
 




Rachel進入門後跟阿婆走進了一條通道,然後很快便到了一間像高端實驗室的房間。正當Rachel想問阿婆這裏是甚麼地方時,前面一個影像吸引了她的注意。他看見Elven 正躺在一個玻璃容器入面,像沉睡了的樣子。
 
「Elven!」失而復得的感覺讓Rachel立即衝了過去想近距離看看Elven。
 
「你點叫佢都無用佢唔會醒架喇,佢嘅靈魂已經唔係衣個時空。」
 
「點解會咁? 你對佢做過D咩黎?」Rachel激動地問道。
 
「你應該感受到我係無惡意,我係要傷害你地就唔會花咁多時間聽你地講故仔啦。幾個星期前係頭先果度見到佢萬念俱灰,好似一心想尋死咁嘅樣,我咪提供左一個方法比佢去修補遺憾啫。」
 
「咩方法?」
 
「衣個世界係好複雜,唔係單單好似你地所認知咁。同一時間,其實係有好多唔同時空同時演繹緊係唔同的時間,唔同決定所造成的唔同世界。而我有方法將我地嘅靈魂轉移去另一個時空。」
 
「你意思係Elven個靈魂衣家係另一個時空?」




 
「聰明。」
 
「咁佢仲有無機會會返黎?」
 
「如果返去的目的或者疑惑得到解決,記憶嘅封印就會短暫解開,然後佢可以選擇返唔返黎。」
 
「咁佢的目的係咩?」
 
「你知道嘅。」
 
「…我?」
 
「係,所以無你的參與,佢其實係唔會返黎,因為就算佢係另一世界真係可以同你一齊,返到黎都會失去返一切… 除非佢係同衣家嘅你一齊返黎。」
 




Rachel陷入了沉默。
 
「其實衣家全世界都已經接受佢死左,雖然唔知佢係果邊係點,但至少可以重新過新生活都未必係一件壞事呀。除非你都有其他目的或者疑惑想解決,唔係你無必要冒險為佢咁做。」見Rachel很久也沒有出聲,阿婆又再說道。
 
「到底個系統運行法質係點? Elven點決定佢係去左邊一個時空?」Rachel再思考了一會後問。
 
「要攪清楚衣個技術唔係返返過去改變未來,而係去左另一個唔同的時空,而衣個時空的前設或背景同今生衣個世界可能會唔同。當你諗住想改變的事物,系統自然會將你個靈魂送去最接近你所想的果個時空。不過因為保護時空法側,靈魂過到去大部份的記憶都會被封印,可能只係剩低一D最深入的感覺和本能去左右自己的決定和行為,因為若果不斷帶著現世記憶穿梳於唔同時空係一件好危險嘅事,有D帶有不良動機的人好可能會利用衣種技術做D傷害別人或者世界的行為,所以穿越後你唔會記得自己係穿越者,只是重新在那時空生活,當然因為前設不同,封印的記憶亦可能會影響你做了一些不同的決定因而引申不同的結果。而就算最後條件滿足你選擇返返黎衣個世界,你都只會當發左場夢咁,唔會記得穿越衣個事實。」
 
「我可唔可以問Elven去左一個咩時空?」
 
「佢有講過自己有兩個最大嘅遺憾,一個係錯誤表白令到你地最後連朋友都做唔成,一個係點解佢唔可以早D係你有男朋友前認識你。佢好有信心咁話如果可以早D認識你,佢一定可以搶羸你老公喎。」
 
「哈,咁有自信? 睇下點...」聽到這裏Rachel不期然露出了點點笑容。
 
「咦,笑得出即係你心入面應該有決定喇喎...」




 
「嗯,發生左咁多野,如果可以從新洗牌,我都好想知道結局會唔會改變... 以前其實我都有諗過如果有下一世,我都希望可以有機會回應Elven報答佢,而當聽到Elven的死訊後衣種感覺就更加強烈… 衣家知佢原來未死又真係有衣個機會,我說服唔到自己唔去嘗試… 同埋關於Daniel,有D野我都想去find out...」再思考了一段時間,Rachel終於作出了決定。
 
(又或者其實我只係想逃避,唔想再面對衣家嘅Daniel…)
 
「既然你決定左,咁就諗住你想要嘅目的,然後食左衣粒藥佢,至於衣度D手尾阿婆會幫你善後架喇。」
 
「多謝你…可唔可以問你點解要幫我地? 」
 
「嗯…」阿婆彷彿亦進入了自己的回憶。「因為阿婆好想每個人都可以有多次機會,亦都好想知道個答案… 」
 
「咁希望有一日我可以返到黎講你聽個答案啦。」
 
「哈哈,可惜你唔會有咁嘅機會,正如頭先所講,你返到黎後只會當自己發左場夢,而我係你心目中亦只會變返做一個普通嘅阿婆,所以你唔會講到咩比我聽架。」
 




「噢,咁太可惜了...」Rachel有點失望和不好意思。
 
「傻女,其實如果見到你地可以一齊返黎,咁就已經係答案啦,唔係咩?」
 
Rachel聽後想了想,然後對阿婆笑了一笑,再說了句多謝後便把藥吞下了,很快暈倒在地上。
 
阿婆把Rachel放進了第二個玻璃容器並接上Elven的容器後,望著Rachel和Elven望了很久,然後右手突然往臉上一撕,露出了另一個面容。若果Elven和Rachel看見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時阿婆的臉容,竟然和Rachel有超過八成相似, 只是臉上佈滿了歲月的痕跡...
 
「希望你地唔會白廢我專登返黎嘅心意啦...」說完後阿婆便依依不捨離開了房間。
 
只是阿婆沒想過回到外面無耐,竟又遇見了另一個人,讓她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第二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