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間已接近sem尾。這天教會後Elven故意找了Daniel一齊lunch,因為暑假就快到,Elven覺得自己需要鞭策一下Daniel。
 
「你近排同Rachel點呀? 去海洋公園都幾個月前架喇喎,有無進展?」閒話家常完,Elven很快直接進入主題。
 
「無呀,自從我主動約返佢多左後,大家衣家就好似無晒野咁返返去以前咁friend囉,我其實間中都有講下少少過界野,但佢又好似無咩反應咁…」Daniel有點尷尬自己無盡力,又有點無奈Rachel無反應。
 
「唉… 因為佢一直先入為主以為你唔會鍾意佢,所以咪咁嘅反應囉…」為了推他們一把,Elven終於把Rachel之前聽到他和教友說話這事實告訴Daniel。
 
「原來係咁… 所以佢之前避開我都係因為咁? 即係佢對我應該都…有意思?」Daniel恍然大悟。
 




「衣個問題我代唔到佢答你, 你自己find out啦~」Elven一臉高深莫測地說。
 
Daniel:「嗯… 我會努力…」
 
Elven:「我可唔可以八掛問下,其實你係幾時開始鍾意Rachel?」
 
「嗯… 同佢friend左咁耐,其實一直對佢都有好感,習慣左佢係我身邊…不過真係意識到鍾意,應該係會考之後,果陣我老豆過左身,我一直扮無野直至有晚深夜我係教會終於忍唔住爆左… 然後出黎果陣我見到Rachel扮岩岩經過撞到我,果陣咁夜其實點會仲未走,所以我知佢係擔心我一直係出面等緊我,但又驚我怕瘀所以好細心咁扮經過撞到我唔知我岩岩喊完… 果一刻我覺得衣個女仔好細心體甜又溫柔…自此就越黎越鍾意佢喇。」Daniel一邊回憶一邊說道,臉上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咁Rachel都真係一個好好嘅女仔黎嘅~所以咪話我唔提你呀,黎緊佢入大學實有好多狗公埋身,你再係咁拖下拖下一陣佢比第二個追左你就後悔莫及喇~」 Elven知道差不多,再下最後一道藥。
 




「你講得好岩… 我都真係係時候要做D野…」Danie突然如夢初醒。
 
「加油! 嗱,我講左咁多野你聽,衣餐你嘅~」Elven拍了一拍Daniel膊頭說道。
 
不得不說,Elven無恥起上黎其實都真係可以好無恥。
 
 
當晚回到hall,Elven收到Ada的message。
 
「Honey…Sorry呀,你黎英國果陣我同唔到你一齊返香港喇… 我有D野要攪要遲D先返到去喇…」




 
「點解呀…」Elven十分失望。
 
「問你一個問題先呀,你愛唔愛我?」話風一轉,Ada突然問道。
 
「傻女,梗係愛啦!」Elven不用思索的答案。
 
Ada:「有幾愛?」
 
Elven:「好愛好愛!」
 
Ada:「我都好愛你… 所以為左你我其實落左一個決定…」
 
Elven:「咩決定? 你唔好嚇我呀…」
 




Ada:「我…決定下年返黎香港讀書!」
 
「!!! 你講真唔係氹我?」Elven不太敢相信自己所見的message。
 
「其實衣個問題我諗左好耐架喇… 一直我都想係外國繼續生活,但我知對你黎講係好難好難… 但衣個問題唔解決,我地總有一日要面對現實分開… 復活假後返黎後我一直諗應該點做,我真係好唔捨得你唔想同你分開… 所以為左你我決定左返黎香港。前排我一直send信搵香港D大學,而琴日Poly肯比offer我仲比我直接讀year2添~  不過美中不足係HKU唔收我無得同你讀同一間大學lu… 所以我要攪掂埋衣邊D野先走得唔可以咁早同你返香港呀…」
 
收到這訊息,Elven感覺很矛盾。一方面他很開心不用再和Ada 分隔異地,但另一方面他亦很內疚Ada為自己作出如此大嘅犧牲,就好似為左佢完全放棄左自己理想嘅生活,他很心痛亦覺得自己並不配Ada如此待他。
 
不想再用文字溝通他撥了長途電話給Ada。
 
「點呀honey,太感動所以要打比我?」聽得出Ada的語氣是很開心。
 
Elven:「真係好感動… 但點解唔同我商量下先呀?」
 
Ada:「因為我想比個驚喜你嘛! 同埋都驚到時無大學收你會失望… 而且我知同你傾你實唔贊成…」




 
Elven:「你真係諗清楚? 我知你唔鍾意香港嘅生活,我唔想你將來後悔呀…」
 
Ada:「放心啦,我諗左好諗清楚架喇…比起外國生活,我更加想要你係身邊嘅生活…」
 
「多謝你…」聽到Ada這剖白若還糾纏下去,那只是代表自己不了解Ada。
 
Ada:「想報答我就用你嘅一生好好愛我啦~」
 
「一定會!」Elven強而有力答道。
 
 
 
“今日我收到人生最好嘅禮物~”
 




Rachel在睡前拿著手機碌facebook時看見了Elven的新post。
 
 
「收到咩禮物咁開心呀?」好奇send了個message給Elven。
 
Elven:「你覺得有咩禮物可以令我咁講?」
 
「好難估喎…同Ada有關?」也許Rachel最想知的不是禮物本身,而只是這禮物與Ada有沒有關係。
 
Elven:「係呀」
 
「你地結婚嗱!?」當然知道這不太可能,不過這會讓其他答案變得容易接受。
 
Elven:「哈哈,痴線架你… 唔係呀,岩岩Ada同我講佢決定左下年返黎香港讀書呀~」
 




「嘩…咁大決定肯定係為左你啦! 果然係最好禮物~」明明心裏並不舒服,還是要強裝開心。
 
Elven:「應該係…不過我其實好內疚…好似誤左佢嘅人生咁…」
 
Rachel:「咁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嘅,或者佢覺得你比一切重要囉~」
 
Elven:「佢都係咁講… 所以唯有對佢好D用一生去補償衣一切啦。」
 
「咁你記住以後你地遇到有咩難關要成日咁提住自己呀!」雖然Elven的話給了Rachel一下重擊,但她還是盡了朋友本份去提醒Elven。
 
Elven:「多謝你呀Rachel!放心啦,我會報答你架~」
 
Rachel:「報答? 咩報答呀?」
 
Elven:「你應該好快會知架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