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nformation 唔該。」正在沉思的Elven回應了一句。
 
Jacky:「Annie, Year2, L-Hall, 讀緊Nursing」
 
Elven:「表妹? 幾好呀, 加油呀。 諗住點approach呀? 」
 
Jacky:「拎左MSN, 諗緊藉口點聊佢傾計, 所以咪黎問你意見囉。 你識佢表姐Rachel嘛,我知你實有方法幫我嘅!」
 
因為歌唱比賽關係,所以Jacky甚至全hall都知道Elven認識Rachel。
 




Elven:「咁我本身都識識地佢嘅,不過唔熟,放心啦,佢無男朋友架,其他information 我會嘗試幫你收下風架喇~」
 
「Yes! 我愛你呀team captain!」知道Annie沒男朋友,Jacky開心得手舞足蹈,直接想給Elven來個熊抱加熱吻。
 
「妖,死開啦。早幾日佢地籃球隊個team captain都搵過我問我可唔可以自己或者派人去coach佢地,衣家衣個優差梗係比你啦,限你三個月內攪掂!」Elven推開了Jacky後說道。
 
「Yeah! 多謝大佬~ 我即刻去預備唔會辜負你的一翻栽培!」 Jacky 講完就一臉興奮地離開了Elven房。
 
 





Jacky走後不久,Elven知道Rachel這時間沒有堂上所以直接打了給她。
 
「做咩咁好打比我呀?」隔了一回Rachel接聽。
 
「我有單堅料忍唔住要趕住話你聽!」Elven帶點興奮說。
 
「係咩?」Rachel立即來了興趣。
 
Elven:「我有hallmate想追你表妹!」
 




Rachel:「!!! 邊個咁有眼光?」
 
Elven:「Jacky,佢黎緊會黎coach你地籃球隊架喇~」
 
Rachel:「都聽過下個名…不過你竟然為左幫佢公器私用!」
 
Elven:「又唔好咁講,佢實力完全無問題,我個主力中峰黎架!」
 
Rachel:「咁佢份人點架?」
 
Elven:「佢都係一個好人黎嘅,以我所知應該都未拍過拖,中學又讀男校,所以未必識同女仔相處,我地幫佢改左個名叫電車Jacky~」
 
Rachel:「Annie都未拍過拖喎,岩晒!」
 
Elven:「其實雖然見過幾次,不過我同Annie都真係唔熟,計都無傾過幾句,你快D過D料比我啦!」




 
Rachel:「你想要咩料?」
 
Elven:「例如佢D性格喜好等等啦,等Jacky容易D投其所好嘛~ 不過你要守秘密唔好多口攪”禍”件事喎…」
 
Rachel:「我當然知道啦!」
 
接下來二人經常互相交換訊息,而Jacky 和Annie 在Elven和Rachel暗地裏的幫助下自然進展順利,距離真正一齊應該都只是時間問題而矣。
 
 

過了數天,這天Ada本身約了Elven一起晚餐,不過就在預備出門口的時候,阿Yan突然衝進來直接抱著Ada,Ada見到她雙眼紅腫,明顯剛剛大喊完一場。
 
「發生左咩事?」Ada抱著阿Yan,輕輕拍著她的背部安撫著她。
 




「阿東要同我分手…」哭了一輪,阿Yan稍為冷靜後終於說出。
 
「下? 咁佢分手理由係咩?」Ada問道。
 
Yan:「佢話覺得同我都係唔夾,大家性格唔岩…」
 
「咁你覺得係咪?」Ada一聽就覺得是藉口。
 
Yan:「一齊左咁耐先咁講好明顯係藉口!佢仲要係得到左我無耐就話要分手…」
 
Ada:「你地終於…咩左?」
 
「係…上兩星期我生日,佢提議不如book間酒店玩一日,我見近排自從間中用手幫下佢之後佢都無再點逼我我就應承左… 果日好開心,佢咩到就晒我超錫我,到到夜晚食完飯後返到房成間房突然都係花同汽球,仲貼滿happy birthday同I Love you嘅橫額,我好感動大家就開始攬攬錫錫,當佢越黎越有衝動時我諗住又用手幫佢解決,點知佢突然捉住我隻手,係我耳邊講左好多情話,話會對我好,一生一世愛我… 可能受當時氣氛感動,我發覺我身體都開始有D反應想要,加上我又諗起你講sex可以令兩人關係更進一步﹐於是就比左佢… 但我無諗過佢之後無耐就講分手…」說到這裏阿Yan又開始忍唔住喊起來。
 
(真係比Elven講中…唉…)




 
「係我害左你…佢真係一個衰人黎架,你認清左佢唔好再為佢傷心啦…」心想的當然不能說出口,Ada只好繼續抱著阿Yan安慰她說道。
 
 
「Honey sorry呀,阿Yan岩岩同男朋友分手喊得好犀利情緒唔太穩定,我諗我都係留低陪佢好D…下次再同你食飯啦…」等阿Yan情緒稍為穩定,Ada便入廁所偷偷打了個電話給Elven。
 
Elven:「佢無事嘛? 咁你好好陪佢啦」
 
「真係比你up中呀…」Ada有點抱怨Elven烏鴉口。
 
「下?」Elven一時間會意唔到。
 
「詳情我遲D再同你講啦,我返去繼續睇住佢先…」Ada這刻不欲解釋太多。
 
 




不過低處未算低,就在差不多一星期後當阿Yan情緒稍為平伏時,她其中一個跟阿東讀同一大學的好朋友給予了她致命的一擊。
 
「阿Yan,我岩岩見到阿東拖住第二個女仔… 同埋你唔好咁激動,我聽聞阿東私底下有同佢d close friend 講,佢果晚氹到你就範係因為佢之前偷偷地係你杯野飲落左微量催情藥… 件事都係佢個friend琴晚飲醉左爆嚮口先傳左出黎…」
 
阿Yan知道真相後正式陷入完全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