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我哋都要準備聽日直落墾丁嘅,因為最後先再返嚟玩轉台北。
 
老老實實,呢次旅行,唔期待夜晚就假嘅,呢次係復合完第一次,呢次嘅興奮同期待,不亞於人生第一次嘅時候。
 
但亦都有種羞澀係度,唔知點開口,同埋怕生硬,簡單講姐係未熱身啊。
 
最後我哋兩個攤咗係張床度,㩒緊手機,嚟嚟去去都係ig同facebook,又係心理戰。
 
望望佢個樣,又無咩反應,無咩表情,我只好靜觀其變,嗰種內心嘅爭扎,介乎於其實想要,但又唔想做到太出面咁。
 




無幾耐,我就頂唔住寂靜,話我去沖涼先。
 
「好。」
 
正當我入去享受緊獨自一人沖涼嘅時光嗰陣,呀詩佢亦都入埋嚟。
 
「哇!好凍啊~做咩開到個冷氣咁大?」呀詩佢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咁走入嚟,我係有啲吃驚,反應唔嚟。
 
「哇⋯⋯你做咩啊?」
 




「沖涼囉。」佢一邊講,一邊整理佢嘅頭髮。
 
「一齊沖?」我笑出嚟,幾估佢唔到。
 
「呢度咁大,唔一齊沖曬咗啦,喂喂喂⋯⋯借借啦,我好凍。」
 
於是我將個花灑拎走佢,淨係淋自己。
 
「屌你啊!!我好撚凍啊!」呀詩隻眼碌到好大。
 




我撚多佢幾轉,先將個花灑淋落佢去,專人服侍咁沖洗佢全身。
 
「喂!李建強⋯⋯你隻手啊⋯好唔安分喎。」
 
「邊有,我不知幾專心咁幫你沖,你自己諗歪姐。」我隻手已經係佢全身度遊走,而且我全身都已經準備就緒。
 
「係⋯⋯係咩⋯?嗯⋯嗯嗯⋯⋯啊⋯⋯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