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快撚到⋯⋯
 
而且啲海水打埋嚟,我眼都睜唔開,勉強開到一隻眼,而且我仲要抽到坐前面,食曬風。
 
無錯,我哋仲有猜包剪搥,今次就無分情侶組合,而係個人,猜贏咗揀位。
 
諗呢條橋嘅天才,正正係呀詩⋯⋯
 
仆你個街,我包尾。
 




我淨係可以揀船頭坐,因為無人想坐。
 
咁子晴呢就坐係我後面,呀詩坐係子晴後面,最後包尾嘅就係蕃薯仔。
 
一出發嗰下,子晴嚇到攬到我實一實,隔住個救生衣,都好似感受到子晴心口嘅澎湃咁,唔知係咪心理作用。
 
但玩緊嘅當下就無再諗太多,幾次係就嚟反艇嘅邊緣游走,因為都feel到個離心力,個師傅轉彎嗰下真係有「就反啦、就後啦」個錯覺。
 
最後係無心理準備嘅情況下落咗水,全部一齊跌曬落水,有個長頭髮嘅女仔係我隔離,蕃薯仔都係我隔離,我以為佢係呀詩嚟,下意識咁攬住佢。
 




但腰嗰個手感好似有啲唔係幾一樣⋯⋯
 
當我發現係子晴嘅時候,已經一臉尷尬。
 
但好彩我反應快:「喂,蕃薯仔,子晴係度啊。」
 
呀詩俾人拋咗老遠,我要慢慢游過去搵佢,而第一次落海,掂唔到地下嘅感覺好唔真實。
 
頭先講就講得大聲嘅佢,落咗海之後個樣驚青到,見到我即刻好似個樹熊咁攬住我,連隻腳都夾埋落我度。
 




我諗埋啲咸濕嘢,呢個位置啱啱好⋯⋯
 
「你又要驚,又要玩。」我取笑佢。
 
「咩喎,唔試下點得喎。」
 
無幾耐,師傅問我哋ok未,準備下一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