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終於返到嚟,個心太軟應該仲係冇穿冇爛。」我鬆了一口氣。

 回來的路程看似沒有甚麼阻礙,

實際上我沿途要不斷避開亂衝亂撞的路人,


 包括那些「好動的」臭小孩,

差點被他們撞飛我那珍貴的心太軟。




我看著啊童家的門鐘,卻久久未能按下去。

 此時我想起文姨所說的話,

「你要主動啲。」文姨的聲音在我心中響起。


 我在門前模擬了一遍待會看見啊童後要說我話。

 「死就死啦。」



我鼓起勇氣,伸出手來,碰到門鐘,


 我閉起雙眼,

按!下!去!
 

「叮噹」,

我的心開始狂跳,



手心也出汗了,


 擔心著啊童會有甚麼反應,不知會否不喜歡我這份禮物。

 「喀嚓」門打開了。

 「做咩啊你?」啊童疑惑地問。

 啊童穿著一件小背心,再加一條真理褲。

 我的眼睛又再次不爭氣地定睛看著她,

 她這樣穿,再加上她美若天仙的外貌,

 應該沒有男人能抵受得住誘惑,任誰都會不斷看她。



 「你...你又𥄫我!」啊童發現了我正在色迷迷地看著她。

 我立時回過神來,

 「冇...冇啊,我睇緊塊地毯咋。」

 啊童反了一下白眼, 

「你做咩撳鐘啊咁。」 

「我...我嚟賠罪㗎。」糟了,我剛才練習了要說的話現在一句也說不出來。

 「賠罪?你呢幾日係Whatsapp到都講咗好多次啦, 當面講係冇分別㗎。」啊童說。



 我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說。 

「係,我知,所以我帶咗啲野嚟賠罪。」 

「咩嚟㗎,我要視乎係咩嚟再去決定原唔原諒你㗎。」

 「你比我入嚟先啦。」 

「唉好啦,入嚟啦。」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