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當然地,在開學禮的途中,

我的四位兄弟全部陣亡,睡著了。


 我看一看坐在我身旁,正在深眠的Marcus,

腦中想到了個好主意。
 

我伸出兩隻手指,往他腰間用力一插,



 「啊!」他大聲高呼,

吸引了全禮堂的主意。


 我強行忍著笑,裝作若無其事地聆聽著校長激昂不過被打斷了的演講。

 他突然大叫的後果當然是引來老師的主意,

 最後老師狠狠地責罵了他一遍,



他被責罵的時候還用著一個充滿怨氣的眼神看著我。


 好不容易,歷時個半小時的開學禮終於完結, 

而整段演講中,我有留心聽的,只有一句,

 「我地今年既Form 3B將會有一位女插班生。」 

我們四五兄弟聽到這一句當然是十分興奮,



 一出禮堂在上課室的途中不斷討論,

亦十分期待這位女插班生。
 

開學日有兩三件事會令我緊張,

 一是我班我甚麼同學, 

二是我班的班主任是誰。

 三是選班會。 

「喂你估有冇女神係我地呢班丫嗱?」啊正問。 

「我感應到,有!」肥強說。



 「希望係啦。」魚蛋說。

 我跟他們一起走到班房門前, 

「各位,就由小弟為大家打開通往新一年的大門啦。」

 說罷,我便伸出手來,

鼓起勇氣,打開了班房的大門。
 

「我屌。」我快速掃視班房一遍後得出這句說話, 

「唔L係掛!」啊正崩潰地說。 



「係咪未到齊咋。」魚蛋問。 

為何我們會這樣說? 

因為!班房中!

連一個!係一個!稍為正常既女仔都冇!!!


 全部都係啲唔靚,

又或極肥,

又或係啲有公主病,

又或性格係古靈精怪的女生。
 



放下女仔不談, 但就連男仔都唔正常。 

一係唔出聲既怕羞仔,

一係就極MK,唔會想同佢地有任何接觸,
 

一係就係厹,同樣地都係唔會想同佢地有任何接觸。

 全班最正常的,就只有我們五兄弟。

 我們自己找了個位坐下,

 但正如我所說,我們是五兄弟,



所以總會有一個人要獨自坐,
 

而那個人,就是我! 

「喂點解要我係自己坐啊!」我不滿地抗議。 

「我地係你前面咋嘛,無所謂啦。」Marcus說。 

「喂肥強你又話我地班會有女神既。」啊正問。

 「可能個插班生係呢。」他回應。 

「我要求唔高㗎,正常樣就得㗎啦。」魚蛋說。 

「又唔好咁絕望,可能係女神呢?」我安慰他。 

「老師嚟啦,你估今年係邊個啊嗱。」

 「希望係好老師啦。」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